[乡土]平凡人生曲折路(53)

如果不是王麻来提亲,不会发生后面的事。

                    第一部

那天,王麻来秀莲家。秀莲要嫁给王麻的消息,就像一阵风,瞬间传遍了整个大队。

第十五章 林新成李桂荣办理结婚手续

王麻不仅嘴歪、鼻塌,而且个矮,用当地的话说,只有三兜牛屎高。仗着城里有当干部的亲戚当靠山,在乡里耀武扬威。秀莲呢,是队里最漂亮的女孩,眼睛像桂湖水一样清澈明亮,脸庞像盛开的荷花一样俊俏。但家里姊妹多,劳动力少,娘又病恹恹,靠爹挣那点工分,生活是啃着苦瓜熬日子。王麻掏出三百块钱,摔到桌子上,秀莲爹当场眼睛就直了。

                李杏花林志强订下终身大事

秀莲的事让我们气愤、难过。她的清纯美丽,就像《林海雪原》里的小白鴿──白茹一样,让我们心动。她常来听我们讲故事,有时帮我们做饭,或者把成堆的衣服洗干净,她是知青点最受欢迎的人。

                            4

第二天,秀莲看见我们也不说话了,脸一红,头一低,想匆匆离开。四清胳膊一伸,拦住她:“你真的愿意嫁给他?”秀莲想躲开他,不料四清坚决不让。秀莲跺着脚,带着哭腔道:“你以为我愿意?可我不嫁他,我嫁谁?”

李大林到林志强家给李杏花提亲说媒,李杏花并不知道,昨晚汇报演出结束以后,李朝阳回家了,李杏花没有回家。因为李朝阳夜里从来没有在他大队办公室里睡过觉,自宣传队开始活动以后,李杏花夜里就没有回家过,一直在他爹的大队办公室里睡,说是夜里那些男队员如果有个不舒服的了,她可以随叫随到。今天早饭时她回到家,她爹李朝阳又上公社开会去了。而李大林是按头天晚上李朝阳给他说的去办的。

是啊,她不嫁给王麻,还能嫁给谁?谁愿意背她家这个沉重的包袱呢?

今天,李杏花心里七上八下的很不是滋味。昨天汇报演出后,她回到她爹的办公室里正准备睡觉,就听到下了大院又拐回来的吕萍喊林新成回家的声音。李杏花对林新成与吕萍的关系一直很关注很敏感,他们两个人长得都很漂亮,一个是青春旺盛的英俊小伙子,一个是情窦已开貌若嫦娥的大姑娘,领导又让吕萍辅导林新成学戏,两个人天天在一块,难勉日久生情,越过界规,干出那种事情。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1

因此,她听到了吕萍喊的声音,就走出了屋子,悄悄地来到下坡南边的土院墙上,蹲下来观察起来。虽然夜晚比较黑看不清人的面目,但借着星光,还可以看出人的身影的移动情况的。

秀莲的话,让四清和我们都沉默了。但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依然让我们愤愤不平。

不大一会儿,吕萍从龙王庙门口走了过来,她下了斜坡,没有往正北她家所在的方向走,而是向南去,然后走上了上路西高坡上的斜坡,走到一队打麦场边停下来蹲了下去。

几天后,发生了件震动整个大队的事。那天早上,大队黑板上的一句话引起了轩然大波。秀莲的爹娘跌跌撞撞跑到黑板前,想把那句话擦了。但根本擦不掉,字是油漆写上去的。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很快,林新成从龙王庙里走了出来,他快速的下了斜坡,向回家的方向走,当走到一队打麦场时,吕萍站了起来,林新成走近了她,然后两个人走向了两个麦秸垛中间去了,再也沒有出来,这就不用想,夜这么深了,一个二十岁的小伙子,一个十九岁的大姑娘,走进这偏僻的麦秸垛中间,会不干那种事情?

要死的,做这样的缺德事。秀莲的娘一把鼻涕一把泪哭诉道。

当时,李杏花真的是醋意大发。林新成呀林新成,你那天在我和吕萍王俊梅三人面前,说得是多么光明堂皇,男女之间要注意形象,男女之间不要干出格的事,而背地里却和吕萍真枪实刀地干了起来。

秀莲爹呸的一声,一口浓痰喷在黑板上,气冲冲地往大队部走去。

林新成呀,我是多么的喜欢你呀,还托李大林到你家提过亲,你说你对我也有好感,你和吕萍能干那种事情,你为什么不能和我干那种事情?我虽然没有吕萍长得好,但我们又都不能成为你的妻子了,只想和你相好,长得好与不好,干那种事情还不是都一样。你和吕萍干了那种事,还有让她怀孕的可能,而和我干了那种事不用担心,我是大队赤脚医生,管着安全套和避孕药呢,全大队的已婚夫妇,想避孕都上卫生所领。你和吕萍先干起了那种事,是不是吕萍按王俊梅说的,先向你主动进攻了,对了,就是这样,是吕萍把你喊出来的,也还真是照王俊梅说的,只要女人先开口,男人就敢抱着走。吕萍为了自已的幸福能这样主动进攻,我为什么不能为自已的幸福去主动进攻?

老人讲到这里,停了停,又继续说,大队书记吉山听了很气愤,拍着桌子说,成何体统,一定要严查。

李杏花就这样胡思乱想着,一直在土墙上蹲着观察’着,好长时间后,一个人先出来向南走了一段又停住蹲下了,这可能是林新成,又停了一会儿,另一个人才出来,走到斜坡前下来顺着大路向北走了,这是吕萍无疑,先出来的林新成又站起来尾随着吕萍也向北走了。难道林新成还要到吕萍家睡?

老人是我的乘客,几次坐的士过桂湖时,总要说,开慢一些!然后,眼珠子一眨不眨地往窗外看。桂湖这几年成旅游休闲地,众多的国内外游客蜂拥而至。

直到看不见他们两个了,李杏花才回屋里。

今天,他又来坐我的车。桂湖现在变漂亮了,那时这里杂草丛生,一片荒凉的景象。他把目光从车窗外收回,对我说。

李杏花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想象着林新成与吕萍在一起的情景,脸发烧心发跳浑身骚动,由此,她又联想到王俊梅所说的她们生产队那些媳妇和姑娘与任俊秀相好的事,生产队大班子干活,男女之间整天在一起,为他们造就了相好的机会,别说他们那大村杂姓生产队
,其他那不太杂姓的生产队也不乏有那种事情,就连我们小小的李莱园,听说李馍头还与张小妈好,我那爹还和韩冰花好。那种事,人人嘴上都说不好,人人都还偷着干。

“你对桂湖很熟悉?”我问他。他嘿嘿一笑:“岂止是熟悉,简直是刻骨铭心。”

李杏花毕竟十九岁了,已不是情窦初开,而是情窦大开。她就这样胡思乱想的在床上躺着,直到大半夜才进入梦乡。

见我好奇,他就说:“年轻人,给你讲段故事吧。”

她怎么也沒有去想,林新成对情深意切要求的吕萍,经过推心置腹的劝说,两个人并设有发生那种事情,林新成尾随吕萍是为了保护她。

就这样,我一边开车,一边听他讲故事。

而李杏花因错误的乱想,竟下定了决心,要寻找机会,象吕萍那样,主动向林新成进攻,来实现自己的幸福。

吉山果然带民兵来查这件事。他找了一些嫌疑人来对笔迹,根本就对不出来,查了几天查不出结果,只好不了了之。

早上,她没有见林新成来上班,而吕萍来了。

虽然没查出什么,但这件事把秀莲推上风口浪尖,一时谣言四起,秀莲成了个不正经的女人。王麻知道后,坚决要退婚。秀莲遭受沉重的打击,没几天就憔悴了,像霜打的荷叶。我们好不心痛。

上午,她仍沒有见林新成来上班,而吕萍仍然来了。

“没想到会这样啊。”老人叹气道,“一年后,我离开了这里,后来出了国,在国外一晃就是几十年啊。”

李杏花心里不得所解,她又没有法子去问吕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