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火花

    序:这是发生在十几年前的战火里的一个小故事,虽然是虚构的,但是我相信在残酷的战争下,会开出与此相似的永恒的火花。故事的男主人公是一个勇敢的摄影师安德烈,而女主人公是一直偷偷深爱着他的战地记者卓娅。
    新闻厅的邂逅
    安德烈是一个摄影师,父亲用一生的积蓄为他开了一所影楼。但是战火连连,生灵涂炭。他放弃了这家影楼,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参军,但是由于他的身材过于枯瘦,军队并没有应他入伍。一开始他非常沮丧,后来,他决定用自己所学的知识参与这场战争。他决定要做一名战地摄影师,他要把最快的战争信息传递给他的同胞,不知是什么给了他足够的勇气,他背着自己心爱的摄影机一个人来到了中央新闻报社。他一进入新闻厅,就觉得空气异常的压抑,他看到仿佛所有人都沉浸在阴霾中。经过讯问后才知道,原来在争夺赫尔那高地时新闻厅里优秀的记者与摄影师在敌机的轰炸中不幸身亡。他来到了主编室,透露了他的来意,当主编把这个消息告诉所有人时,显然刺痛了他们的神经。“有谁愿意陪同这位年轻勇敢的摄影师去西战区报道新闻?”所有人都沉默了,大家面面相觑,这时,从角落里传来了一声悦耳的回答“我愿意”,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他的身上。原来这个胆大的少女是前不久刚来到这里的实习生卓娅。主编高兴地笑着,仿佛这笑意冲散了他所有的痛苦,“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你好,我叫卓娅,从今以后我们就是伙伴了”安德烈呆呆的站在那里,起初愣了一下,“哦,我是安,安德烈”随后慌乱的把手伸了过去,他看着眼前的和他年龄相仿的少女的笑容,这仿佛是他从未看到过的最美丽的风景……
    火花下的誓言
    紧接着的磨难开始了,这是两个年轻人做梦也从未想象过的,破旧的绿皮车行驶了两天三夜,将他们扔在了这个国家最危险的战壕里——西线阻击区。战争是异常的惨烈,这里每天都会有人死去,看着街道上的腐烂的尸骨,看着每天在痛苦中煎熬的战士,他们两个人第一次领悟到在大灾大难面前人的生命的脆弱。接下来的困难更大了,敌军的飞机把单薄的运输线炸断了,而守军的战士粮食已经不多了,而所有人还穿着单衣,接下来的日子,他们不光是要与敌人搏斗,还要与大自然,还要与他们自己战斗。12月底的冬天分外的凛冽,战士们已经开始杀马充饥了,每个人都忧心忡忡,安德烈也将要到达崩溃的边缘了,可是卓娅依然坚强的撑着,不管是手冻得如何铁青,仍然用纸和笔记录着不能邮出去的报道,并且每次都露出最甜美的笑容给士兵们唱着歌,讲着故事,并一直鼓励着安德烈要将敌人的罪恶记录下来。渐渐地卓娅成为了所有人的精神支柱,看着一天天变瘦的卓娅,安德烈的心都仿佛在滴血……,终于有一天,卓娅倒下了,安德烈发疯了一样,抱着卓娅冲进了医护室。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卓娅慢慢地睁开了蓝色的眼睛,她看到在床边熟睡的安德烈,偷偷地笑出了声,安德烈在小憩中也醒了过来,看看时间已经凌晨三点多了,“陪我出去走走好吗?”,“医生说你……”迫于无奈,安德烈妥协了。他们踩着破碎的瓦砾走了出去,来到了一个简陋的避难棚里,“我有点冷了”,“那我们坐下来休息一下吧,我去生火”两个人围坐在篝火旁,此刻的夜晚太安静了,仿佛空气都停顿了,安德烈支支吾吾的深吸了一口气,“卓娅,和你相处了这么久的时间,其实心底一直埋藏着很多的话,我,我……”“安德烈,你什么都不要说,这个战争实在是太残酷了,我现在只想把我的所见所闻回馈给我们的同胞,回馈给整个世界。等到我们胜利的那一刻,我希望你能驾着马车,来迎娶我,好吗?我要做你的新娘,到那时我要你送给我一个最浪漫的婚礼,我要和你一生一世在一起,生死不离”安德烈的眼眶湿润了,他把卓娅深深地抱在怀里,“我会的,我会的,我对着熊熊的火花发誓……”
    最浪漫的婚礼
    冬天过去了,这个国家也熬过了寒冬,迎来了曙光,敌人节节败退,面对着西线的胜利,和全国的胜利安德烈和卓娅仿佛英雄一样回到了家乡。接下来,他们本可以去结婚了,但是他们申请并获得了一个神圣而光荣的任务,那就是去克里拉广场采访这个国家的元首。今天元首会有一个与国民欢庆的演讲。
澳门新葡亰76500,    所有的人都兴高采烈,卓娅也把自己打扮的格外漂亮,安德烈从未看过如此美丽的卓娅。他们来到了广场,见到了总统先生。“瓦西里同志,你对我们的国家未来有什么打算”,“我们要重建我们的家园,让所有人……”镜头的另一边安德烈看到了一道黑闪闪的光亮,“小心,总统大人”安德烈丢掉了摄影机,一把扑倒了总统,啪,啪……血红色液体在安德烈的胸膛里流了出来,手枪击中了他的肺部和心脏。“不!”卓娅丢掉话筒跑到了安德烈的身边,“安德烈,安德烈,我在这里,你不要睡,马上就好了,不会疼了,我求求你!我求求你!”安德烈大口的喘着粗气,抚摸着卓娅的脸,“卓娅,对不起了,恐怕我不能兑现我的诺言了,但是我爱你,下辈子让我还给你一个最浪漫的婚礼,忘记我吧,找,找到你的幸,幸……”安德烈的手在卓娅的脸上划了下来……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有可能两三天,也有可能两三个月,“女士们,先生们,请起立,让我们欢迎这对新人步入婚姻的殿堂,他们是在战火中深爱着对方多年的——安德烈,卓娅”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门外,卓娅穿着漂亮的白色婚纱抱着安德烈的骨灰走了进来……

澳门新葡亰76500 1晚年刘伯承
作为一位军功赫赫的战争之王,在晚年却从来不谈淮海战役,甚至电视上一出现描写解放战争的镜头,也会立刻让人换台。在中国十大元帅中,刘伯承元帅显得有些另类。
对此,刘伯承曾经解释道:“我们牺牲一位战士,他的全家都要悲伤,这给那个家庭带来多大的损失!同样,一个国民党士兵死了,也会殃及整个家庭。他们都是农民的子弟,一场战争要损伤多少家庭啊!就是因为这个,每在战前我们连觉都睡不好。
现在战争结束了,我就不愿看、怕看战争的场面……我至今仍看到无数同胞为我们铺设的一条血肉模糊的路,我们是踏着他们的尸体走向胜利的。敌人也一样,他们也是我们的同胞啊!”
古人有云:“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刘帅正是深深地体会到了其中的含义。我们现在谈起这些名将,总是津津乐道,仿佛一场战争只是一堆漂亮的数字,仿佛每一位指挥若定的名将都是光芒万丈,却很少有人去深思:战争到底给了我们什么,又让我们失去了什么?
晚年时,刘伯承的儿子刘太行问父亲:“淮海战役打得那么漂亮,可为什么从未听您在我们面前提起过呢?”
刘伯承沉思良久,最后沉声地说:“你知道你问我的这些问题,我想到的是什么吗?千百万的年轻寡妇找我要丈夫,多少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找我要孩子,我心里很不安,你要我怎么说嘛。根本不愿意去想,就连看电影都不看打仗的。”
当一位名将回顾往事,那些精彩纷呈、惊险刺激的战争经历固然让我们血脉贲张,但中共将领很少有像刘帅这样,对往事充满了不安,充满了愧疚,让我们肃然起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