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风云依如歌 梅林情感散文文学集_散文随笔_好文学网

 微风吹过了夏天,不觉又已迎来了秋雨倾盆。时光如流水,流逝消去了多少梦里的情愁?各自安好,便是晴天。

五月的杨柳风
,努力地随着春雨亲吻土地的湿润,那一片娇柔的云霓裳,千帆洗心,只为与夏雨邂逅时的清纯。五月的初夏风,心如一张五颜六色的纸,梅林画山便是一望无际的春山,画水便是百媚千妩的秋水。温柔的五月风心在远方,因为风心里自始至终凝望霓裳云的方向。初夏的风深深地知道,近水遥山,云霓裳是风儿五百年前枕边问佛的故人!!

                              ——-题记

云儿你要来,你一定要随初夏雨袅娜而来,如果不,相思时,谁陪五月风千回百转??风儿弄字时,娇羞的云儿会不会伴风红袖添香?云儿的脚步,击碎晶莹剔透的晨露,风儿安静地微笑着,默默地等待,看那云儿跋山涉水而来。只因为,风的心中,唯有一朵柔情似水的娇云。云儿,你感觉得到吗?五月杨柳风,在天涯海角为你守候。只为与云霓裳相逢时的五彩缤纷。

  

五月杨柳风,妙手染纤尘,只为与云儿初逢时的静美。润一抹娇羞,浅浅地微笑,风儿深信不疑,霓裳一定是春花秋月的美。五月风就这样静静地等待,霓裳你不来,风儿就不离去。多愁善感的梦,犹如曼妙仙女的朦胧。风之梦,唯有云懂。云深处,风如约而来,霓裳便拈花捻月般的晒笑。

  一、花雨袭人,风云相遇

五月的脚步,雨滴在风儿心间流转,云儿你可知道,风一直伫立在这里,等你霓裳轻盈的出现?风云过隙生命如歌。因为,杨柳风和云霓裳没有错过繁花似锦的红尘滚滚。苍天老了,风云依在,初夏雨的洗礼,让云儿那么青葱,让风儿那么鲜活。霓裳你懂吗?有一种脉脉含情,永远不老。只为与霓裳初逢时的静好。

  

五月的风,在初夏深禅浅唱,只为与云霓裳邂逅时的淡然。思念着云的温暖,风的世界妙不可言,和风细雨缠绵地对霓裳倾诉,风的世界有云美的坦然。无论是天空平淡,无论是红尘简单,能够在天涯海角缠缠绵绵,朝朝暮暮,与霓裳相依风儿都喜欢。风儿一直很安静,很安静。想起霓裳,风儿却又沉默寡言。云儿你可知道吗?有一种爱,深藏心中。只为与你相依相偎时的恬然。

  那个名唤云儿的女孩儿,就这样依着窗,神思恍惚。屋内的收音机正播放着这首《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主播那充满磁性的男低音,幽幽地穿插着感性的话语,在歌里飘浮着:“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滴落心间的是无限的思念。月盈月缺,风起云涌,云中裹住了谁的思念?”窗外的雨滴,随风轻洒,如歌如诉。云儿就这样深陷在这种惆怅思绪中,独拥着往事唏嘘。凝视窗外的的天,风轻拥着云,化作漫天的雨丝,飘洒着。

五月的风,以一种玉树临风的伟岸,只为与云霓裳相守时的那些恩爱的幸福。无论青春多么妙曼,不管红尘多么缠绵。风儿只想告诉霓裳,云儿,我不来,你不准黯然离去。云儿,你可知道,山长水远,谁还会像如风的我一样把你爱怜?对你思念如风,如风般的思念。风儿的心,一直在这里,不曾离开。霓裳你看见吗?云儿你在,风儿我在,因为缠绵的雨梦也依然在。

  

云不散,风住尘香。往事如风,风把心为霓裳修成了一朵彩云,风心为云开,不为相见,只为与云儿求得这一份缠绵的情缘。霓裳前世,风儿今生,相伴来世,轮回里风儿欠霓裳一次幸福的回眸。风儿在天涯为霓裳默默地祈福,心向远方,因为云在远方。如果,如果云儿回眸,缘分五月,刹那五彩缤纷,繁花似锦,岁月铺满一地落英。红尘烟雨中,相思如风。

  如一阵清风吹来,夏日炎炎的暑气,在一池飘着荷香的园子里消散。那天的云儿着一身乳白飘逸的长裙,立在荷池边,风吹起了云儿长长乌黑的发丝,衣袂飘飘,出尘得像是荷塘中的凌波仙子般。美丽的人儿,不管在哪,都自然而然地成了别人眼中美丽的风景。而她自己,并不知道,落入别人的风景里,成就了一段相遇的佳话。云儿在多年后,还在想,在那场雨中,撞见了风,是今生初见的美丽,更是分离后,无期无望的念想。

五月湖瘦风桥漫,朱颜青丝霓裳暖,这一季五月的和风与霓裳共舞…风飞云舞,相邀执手,风儿许霓裳今生不变的诺言,红尘中的风花云月,搁浅初夏缱绻的露雨,沉默续了别离的伤痛;五月的初夏,一滴夜露潸然流落,伤了这一季痴迷,埋藏了红尘笑颜…

  

五月风停,霓裳晓寒,怨雨迟恨夜漫长,梅林的键盘,独自为那槐花铺写未完的离殇;星空璀璨,异域他乡的梅林如风般守望,守候思念烟花下的霓裳,思念故乡。相倾难相聚相望,归人何处寻,独自黯觞,风过云处,那雨露未干的痕迹,延续绝别的忧伤…

  本来还算晴朗的天空,不知何时飘来一朵云,风来水到,夏天的雨就是这样不用邀约,一阵急雨,便把在锦秀园荷池边看花的人们淋得抱头窜跑。云儿也在其中,用手遮住头发,也不看路,就急急地往荷塘边上的亭子跑。这时,一个年轻男孩,不知从哪个方向窜出来,只见他背着个画架,也急急地往亭子方向跑来,正好和云儿撞了个满怀,撞得是两眼直冒金星,“哎,什么人哪,怎么不看路啊?”两人不约而同地说出这话。雨点下得很急,虽然荷池离亭子不怎么远,可也足以把人淋得个落汤鸡模样了。这两人说着这话的同时,也看到对方的“湿意”,哈哈,不禁大笑起来。年青的人,年青的心,就被这场不期而遇的雨,淋湿,且快乐着。

梅林在五月风的出口,一直为云霓裳屹立,不曾远离。云儿你知道吗?雨在,云在,风儿依在。风儿只为与那一抹霓裳相舞相守一米阳光!!

  

  跑到亭子避雨,云儿这才发现,那年青人,身上背了个画架。“呵呵,原来你是个画家啊。”那男孩子倒是给云儿这么一句“画家”,弄得有点不好意思了,不安地说:“哪里啊,只是喜欢而已。”云儿凑上前,想看看画家都画了什么。呀,画得真不赖,只见眼前呈现一幅风景画,咦,怎么场景这么的熟识?男孩子画的是一幅赏荷图——风荷。画中荷塘边的一白衣女子,衣袂飘飘,在众赏荷游人中突显出来。虽然画的是侧面,但画面情景交融,赏心悦目之极。画的下边署着“风”字。“呀,原来我进入了你的画中了啊。”“咦,还真是你!”男孩惊喜着,一边看画,一边看身边的云儿,真的呢。画中女孩儿正是刚刚撞进他画笔下的人儿。当时男孩看到这位白衣仙子似的人儿立在荷池边,不由得看呆了,于是灵感突来,就顺手画下了这幅赏荷图,那云儿像是一朵开在池中的清荷,飘逸,出尘,美极了。是雨是画还是花,风和云就这样在荷花亭相遇相识了。

  

  二、清风吹过,云卷云舒

  

  雨,落在亭子的上面,滴嗒着,仿佛心跳一样规律。风,清清地吹着,悠悠地伴着雨中的荷塘。云儿的爽朗,和脸上的笑容,如眼前一池滴雨清荷一样绽放,落入了那男孩的心底眼里,一丝清凉淡然写在云儿的脸上眉梢。风侧目凝视这个撞入他怀里画中的女孩儿,不再像刚才一脸的不安和不好意思了。他们就这样并肩站在雨中的观荷亭中,云儿抬头不经意地看天,天上的云儿随着风吹云涌,慢慢地淡了,天色渐渐地明朗起来,“那云中裹住的雨儿,是谁的相思如丝漫天飘洒啊?”云儿的思绪又飘到了云端,云儿就是这样一个诗情善感的女孩子,浪漫,诗意,却不乏爱心,同情心。云儿在很小的时候,曾豢养过一只猫儿,那是只流浪猫儿,记得也是在这样的雨天里,一只孤独的小猫儿,在风雨中萧瑟着,缩在云儿放学必经路途的屋檐下,可怜地喵喵儿直叫,云儿虽然并不真的那么喜欢小动物,可是她的幼小的心灵里装着一颗同情心,见不得可怜的小东西在那喵喵叫。也好,带回去给阿婆做个伴,也好给家里放哨防鼠了。

  

  “雨停了。”两人不约而同地说出这句话,搅破了两人因初相识而静默着的一丝小小尴尬,空气中静谧安然的气息又回到了各自的心里,风和云儿不禁地再一次相视而笑了。此时,心中正有一种奇怪的惬意,氤氲在心湖,仿佛那荷叶上滚动着的的水珠,随着清风轻轻地滴入荷塘,清脆,悦耳,动听,在心的湖面漾开,激起了清清的涟漪来。

  

  “你住哪个区啊?”“莲塘”,云儿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你呢?是叫风吧?”,因为刚在避雨时看到他的画下面署的名儿了。风竟一时不知云儿问的是他住哪还是问他名儿。“哦,是啊。”“什么是啊?难道你也莲塘?”嘿嘿,还真是巧了,风的家正是住莲塘。所以在云儿说出莲塘两字时,心跳竟莫名地加速了,这小子是暗自欢喜呢。“不好意思,我叫风,住莲塘A村,请问您芳名?”呵呵,真是书呆子,还芳名呢。云儿好笑地说出“喏,你看天上,有什么?”“你叫云儿?”“嗯。”云儿漫不经心地答他。想到自己叫云儿,他居然叫风。是风云莫测呢?还是风清云淡呢?哈哈,亦还是风云人物呢?嘿嘿,想多了吧。云儿又不觉得笑了,她还真没想过,日后,这个叫风的男孩,竟然会和她的名儿有了交集。一时之间,还真是云里雾里了。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风看云儿笑得高兴,也不知所谓地跟着傻笑了。他想啊,长这么大,还真没见过这么爱笑的女孩儿。这种女孩儿,天生就是男子心中的可人儿,她会让你自然而然地跟着笑跟着乐儿。真好,这次出来写生,还真是天公作美了,一场雨儿,叫画中人撞入了他的怀中了。哎,还真是神雨呀,传说七夕雨就有这种神奇的功效,让相思相爱的人相会,沐浴在这爱的神雨里呢。话说七夕节也快到了,这场遇见,是不是冥冥中的注定呢?平时爱看小说故事的风也天马行空起来了,嘿嘿,竟有这佳人撞到我怀里来了,不是天公作美,又是什么呢?

  

  风出门时,脚踩着辆自行车儿,挎上他的画架等绘画写生工具,就悠悠然然地出发了。现在,见天色尚好,应该不会有雨淋了吧,竟自告奋勇地说:“我有车子,你要不要坐?我顺路送你。”“好啊。”云儿也不知怎么回事,一改平日对陌生人的不理不睬,竟然对这个风生出如许好感和信任来。于是,他们一起向公园的门外走去。来到寄存车子的地方,风跑过去快快地扶出单车来,迎着云儿这边走来,“这就是你的车子呀?”云儿以为风刚才大言说出的“我有车子,你坐不坐?”是什么样的跑车之类的呢,哈哈,笑死了,居然是自行车。行,好久没坐过自行车了,云儿也爽快地跑迎过来,“走哩,咱坐车子回家咯。”嘻嘻,风被她这样一吆喝,反倒不好意思了,哈哈,难得云儿不计较不嫌弃,真是个好女孩儿。

  

  此时,身边的微风轻吹过,抬头,天上的云儿,云卷云舒自惬意,雨晴心空天微澜。

  

  三、风清云淡,云水相伴

  

  自从锦秀园荷花亭相遇后,这两个叫风和云儿的有缘人,居然是毗邻而居的,彼此都住同一区,居然就是相隔一条街而已,还真是街坊邻居了。云儿还纳闷呢,怎么以前都见不到这人在小区晃悠啊?现在倒好,自从上次坐上他的车子被护送回家后,在这次日早晨,云儿下楼,刚打开楼梯大门,就远远地看到风站在对面的那棵树下,那辆蓝色的单车还是他的亲密伙伴般陪在他身边。云儿一见是他,倒也不觉得意外,只是心里觉得莫名欢喜。云儿走过马路,向站在树下的风走来。风一见她过来,急忙地说:“你好,昨天你漏了东西在我这了,我不知你住几楼,所以只好一大早在这等。”云儿一时想不到拉下啥东西,只见风从单车篮子里掏出了本笔记本。“呵呵,是呢,昨晚怎么也没找着这本新卖来的笔记本呢,原来是拉你那了。”云儿接过笔记本,说了声谢谢。

  

  因为这是暑假,风是这莲塘村小学的美术教师,所以他会有很多的时间出来采风写生。云儿,在一家私营的公司的企划部上班,专门负责在媒体的文字宣传,老板是个只重结果不管过程的人,所以云儿的上班时间可以自己调配,有时到公司就打个转,知道自己的工作事宜后,就可自由发挥了,只要不误老板的事就行。云儿工作效率向来是高效的,就像是天边的那片云样,天马行空,潇洒自如。所以年轻才气横溢的云儿,在公司深得老板赏识。前些天,云儿忙完手头的事,所以才得闲情到锦秀园子里赏荷呢,没料到竟在一场雨中撞见了风。从此,两人的心越走越近,数星星,看月亮。云淡风清,云水相伴。云儿一有空就会坐上风的“小跑车”,一路欢歌,陪他写生去。哈哈,调皮的云儿给他们的专座起的名儿。自此,“小跑车”见证了他们在一起的点滴清欢,见证了这份如风清云淡般诗心惬意的日子。

  

  云儿和风,在吃过晚饭后,就带上他们那辆“小跑车”,漫步在林间小道。来到一静处坐在草地边上的木栅栏上,轻言絮语地诉说着心中的欢喜。夏夜的萤火虫点亮了夜的星光,一闪一闪地,像是眼晴,像是星星,落入了草丛,晶莹如碧。云儿看着这些美丽的小精灵,再也坐不住,追着那些飘飞扑闪着的萤火虫,笑声点亮了夜的星空。“啊,太美了,风,你快来,快帮我捉萤火虫!”风看着那咯咯地欢笑着的云儿,也忍不住加入了捕捉流萤的欢乐之中。闪闪的荧光照亮了恋人的心空,诗意浪漫了一整个微风吹过的夏夜。

  

  狗尾巴草,一丛丛地开在微风吹过的青草地,开在那个风和云儿经常驻足谈心的乐园。没有星星的夜晚,月色却如水,清柔地洒在大地。今晚正是月朗星稀,云儿和风,在那丛流萤飞飞的绿草堆里,采来了狗尾巴草,想不到风画得好,手艺也真不赖,一会儿功夫,用两条狗尾巴草编着的草戒,就戴在他和云儿的无名指上,“一个给你,一个给我,愿此生缠绕一生的幸福,云儿,你愿意么?。”此刻的云儿内心充满着幸福及惬意,心想着,这辈子就这样了吧,无论风雨,无论贫富,无论疾病,都愿与风相依相偎。幸福就是你在,我在,只要有个人对你说:“宝贝,别怕,有我呢。”一种感觉,只要心中,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粗茶淡饭,咸鱼青菜也好好味,我想这便是这人间烟火最大的幸福了吧。

  

  “风起的时候,笑看落花,雪舞的时节,举杯向月。这样的心情,这样的路,我们一起走过……走过了春天走过秋天,送走了今天又是明天。一天又一天,月月年年,我们的心不变。希望你能爱我到地老到天荒,希望你能陪我到海角到天涯,就算一切从来我也不会改变决定,我选择了你你选择了我喔,我一定会爱你到地老到天长,我一定会陪你到海枯到石烂,就算回到从前这仍是我唯一决定,我选择了你,你择了我,这就是我们的选择。”这是当日风和云儿最爱的一首歌儿《选择》,相爱中的人,温情缱绻,情深如歌。那一刻,相遇成童话。那一刻,美妙如诗歌。那一刻,地老天也荒!誓言如歌滴落,清风明月两相宜。

  

  四、风起云涌,云中锦书来

  

  快乐的日子总是如天上的流云似地随风飞逝,不知不觉间,已是假期结束,风又迎来的学校新开学的日子。立秋过后,早晚的天气渐渐地有了些凉意。云儿的工作也随着入秋以来,忙碌起来了。似乎秋天的来临,就是秋收时节的开始了。

  

  这天的一清早,云儿来到公司,就被老板的秘书传话了,说是老板请她进去经理室。云儿于是到经理室那敲门报到。随着两声“笃笃”的扣门声,里面传来了一个中气十足的男中音“请进!”云儿于是微笑地出现在经理室,“魏老板,早晨!”,“云儿,有一件好事,你要不要听?”云儿笑嘻嘻地说:“好事嘛,谁不愿意听啊。”于是老板也不卖关子了,“云儿,眼看着我们公司是越做越大了,我想拓展下外地市场,你怎么看?”“好事啊,我支持的。”“嗯,很好,可这新公司的宣传事宜不容小视,我想派你去新公司做企划总监,配合新经理阳的工作,实际上,你等于是我派出去的信使,有什么情况,直接向我汇报。你怎么看?”“这个嘛,”云儿一想到要和风分开两地,就不免有些犹豫。老板见她这种表情,就表态:“你可以不必马上回复我,回去和家里人商量下,毕竟是一个女儿家,要远走他乡呢。”“嗯,好的,谢谢老板,我明儿再复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