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他,却失去了他

 这是一个很有人情味的仙界,允许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

我是一名天兵,常年负责把守天庭的九宫牢。九宫牢属于二级牢房,专门关押犯事的神仙。近年来由于凡间发展迅速,被关进九宫牢的十有九个都是那些闲不住,私自下凡玩乐的神仙。由于刑期不长,有部分神仙刑满释放之后死性不改继续犯事。后来玉帝得知情况,决定严惩私自下凡者。从原本三日的刑期增加到十五日,一下子震慑了众多想私自下凡的神仙。犯事的神仙少了,九宫牢也因此逐渐变得空空如也。
  
本以为严惩时期没有神仙再敢私自下凡,我也能放一个小假期,不料在申请假期当天,又有一位私自下凡的神仙被送进九宫牢。他便是一布仙君。一布仙君原本是专职天庭卫生的主管,因私自下凡被玉帝暂禁仙术并撤职判刑。刑期为三十日,依刑期来看,他除了私自下凡,似乎还犯了一些其它罪行。
  
从一布仙君被关进九宫牢的第一日开始,每当日落之时,他总会轻叹。我对一布仙君产生好奇便是始于他的轻叹。虽然牢房有条例规定,禁止与受罚者交谈。但九宫牢并非囚禁妖魔鬼怪的重牢,领导大多是一只眼开一只眼闭。当然,这和天兵自律也有关。
  
一布仙君被关押的第八日,日落之时又一声轻叹传进我的耳朵,这一次自己没管住好奇之心,问他:“一布仙君,你为何轻叹?”
  
一布仙君坐在牢房的石床上,没有盘腿,一副凡人的坐相。他透过铁门栏杆的间隙看了看我,反问道:“老弟,你懂爱情么?”
  
我对爱情方面的知识不太懂,只晓仙家大爱,自己含糊回答:“一布仙君,爱情乃属小爱,我们仙家应该要学习大爱——”
  
“不不不!”一布仙君摇着头打断我的话,他认真地说,“仙家的大爱虽已包含天下大大小小的爱,但男女之间的爱情是特别的。”我茫然地看着一布仙君,自己还是不懂。一布仙君见我一脸茫然,他随即道出轻叹背后的故事。
  
原来一布仙君担任天庭卫生主管期间,在一次清洁中意外拾到一种能偷窥凡间的仙水——“天露”。他拾得“天露”并没有往上报,而是偷偷私藏下来。在闲时利用“天露”偷窥凡间。一布仙君在偷窥期间,对凡间一位名叫月的女孩产生了兴趣,多次偷窥之后竟萌生下凡的念头。终于,在凡间一个情人节当天私自下凡,化身学者邂逅女孩,并与其相恋。奈何爱情的魔力太强大了,莫说凡人就连神仙也被迷得如痴如醉,让他忘了时间,迟迟未回天庭终被发现。临别时,一布仙君违反天条动用仙术,点石成金,金子留给那位名叫月的女孩作生活费。然后假借前往西方深造为由离开,而月则放话愿意等他,不管春秋轮转几回。
  
听了一布仙君轻叹背后的故事,我的好奇心又起,自己很想知道那位名叫月的女孩是否还在等他。因为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关押了八日,地上也就是已过了八年。对于凡人来说,八年是一段漫长的岁月,凡间能耐得住寂寞的人,多为佛门中人。
  
我小声问道:“一布仙君,‘天露’还剩了么?若有剩的话我帮你看看月是否还在等你。”
  
一布仙君皱起眉头,沉思片刻,大概以为当中有套路,但他确实想知道月的情况,最后还是告诉我,“还余半瓶,就藏在茅坑第二个蹲位的一块石头后面。”
  
我记下一布仙君藏“天露”的位置,随后咨询了一下用法,接下来便是思考何时偷窥。除了宴席之外,仙家们每月初一会进餐。我盘算着待进餐的时候自己假装闹肚子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去茅坑了。当下月底,偷窥凡间也是两日后的事了。在接下的两日里,日落之时我依旧听到两声轻叹,然而也说明,一布仙君已被关押了十日,地上已过十年。初一当天,进餐时我故意坐到上司旁边,又故意将食物弄掉,装出不小心的样子。继而当着上司的面捡起来继续吃,计划进行顺利,餐后自己再假装肚子疼,配合表情简直完美。上司看见我这般模样,先是取笑我一番,说我的食物沾到了哮天犬的便便,然后才让我去茅坑解决。天庭的茅坑十分干净,法力高强的仙家不用去茅坑拉屎,他们往往放一个或多个屁就搞定。也正因为他们一个又一个接连地放屁,天庭的PM2.5曾多次超标,就连面见玉帝,也要走近一些才能看清模样。说到玉帝老爷,他老人家已很久没有设宴了,不知是不是怕众仙宴后放屁而少设。
  
根据一布仙君所说,我在茅坑第二个蹲位的一块石头后面果真发现用精致的小瓶子装着的仙水——“天露”。我小心翼翼拿起“天露”,眼睛放亮,嘴角上扬。在当下的天庭,偷窥凡间是一种时尚,虽然有天条约束,但刑罚不重,能偷窥则偷窥,未偷窥过凡间者,OUT也。
  
我拿到“天露”后,关上门就地偷窥凡间。自己倒了些许在地上,仙水所到之处渐渐透明,紧接着高楼大厦映入眼帘。按照一布仙君先前地指引,我很快找到那位名叫月的女孩。月三十来岁,很漂亮,在一所学校门口经营自己的一间手抓饼店。她起早摸黑,进食材,做饼均独自一人。平时较少去逛街,大多时间都与家人在一起。观察近半个时辰,地上也就半个月左右。我发现月不曾与任何一位男性朋友约会,反而时常拿出与一布仙君的合照细看,看来她还在等一布仙君。自己被这个女孩的执着所感化,不由陷入了沉思。自从加入仙籍的第一天,后勤总管便传授给我仙家的大爱。王母娘娘更是大声地说爱我们,现在细细想来,一对一的爱确实是特别的。
  
随着地面变得模糊,我藏好“天露”,走出茅坑,回到进餐的地方。仙家们已散去,只看见新上任的卫生主管指挥清洁队干活。看着卫生主管的身影,顿时想起了一布仙君。自己转身向九宫牢走去,一路的心情变得沉重许多。我刚踏进九宫牢,一布仙君立马从石床上跳下来,他走到铁门处迫不及待向我问及关于月的事。我如实告诉一布仙君,说月还在等他。一布仙君得知月还在等自己,脸色乌云密布,他沉默了一会儿,随后朝着我跪下。在天庭上,拱手已是行礼,纵使面见玉帝也是如此。而跪,则属凡人的姿势,当我看到一布仙君下跪,自己同时也看到他已融入凡人社会的一颗心。
   “一布仙君快起来!你为何要下跪于我?”
   “老弟,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放你出去?”
   “不是,我想请你下凡走一趟,帮忙转告月别再等了。”
   “叫我私自下凡?”
澳门新葡亰76500,   “消失一会儿,不会被发现的。”
   不知为何,我竟会为此要求而犹豫,自己本来应该断然拒绝。
   “我求你了。”
   “好吧。”
  
天上一阵子,地上已一日,鉴于上司不爱巡岗,消失一会儿确实不易被发现。
  就这样,我被自己不自律的理由说服了。
  
我向一布仙君询问完下凡的注意事项后,以防不测,自己又想了想和上司的关系。记得上次王母娘娘设宴,我帮忙摘蟠桃,因老实未偷吃获得一个蟠桃的奖励,自己把蟠桃献给了上司。记得有一次路过天池,我碰见上司在偷看仙女洗澡,自己假装没看见。记得一个休息日,上司与后勤总管打赌某只仙鹤的羽毛数量,我在暗地里做手脚,帮助上司赢了。回想起来,还好,我和上司的关系还不错,如若被发现不在岗位上,假装闹肚子应该能搪塞过去。
  
各方面准备妥当便下凡去。一布仙君说下凡不可以带兵器和穿天兵的制服,我听从收起兵器和脱下制服,结果,自己以一身白色的长衫出现在凡间。随着风一吹,长发散开,那时候还是凌晨四五点,天还未亮,给凡人的感觉如鬼魅。我出现在月的小店前的一条马路中间。自己刚站稳,一辆黑色小车急刹在面前,车里立马传出“我操”二字,随后车上走下一个青年男人,样子长得很丑,像极了二郎神的哮天犬。
   “你大爷的,想找死啊?!”青年男人走过来推了我一把。
  
我虽有点懵,但心知不能与此人纠缠。自己很想使用仙术教训他,无奈却被内心里另一个遵守天条的自己制止了。
   “你脑子是不是丢了,找到马路中间来?!”青年男人又推了我一把。
  
既然不能使用仙术,本天兵决定显示一下神力。在青年男人再推我之时,自己迅速出手将他放倒,紧接着双手轻易托起车子,站在他的面前投去轻视的目光。青年男人见我能托起车子,立马对我四肢下地,他嘴上不停说着大爷饶命之类的话。看到青年男人的姿势,我觉得他真的很像哮天犬。说起来,自从二郎神升官后,哮天犬得势,自己也很久没看见它了。我谨记有要事在身,没有难为青年男人,仅要了他一身衣服和十块钱,其余苹果4代手机什么的自己也没要。青年男人一直保持着笑容开车离去,我看见那笑容忽然想起服侍王母娘娘的一位仙女,她特别爱笑,笑起来特别好看。
  
天色快要亮了,我束起头发换过衣服来到小店门口。月来得很早,骑电动车运载食材。她看见我,眼睛里露出怪异的目光,像看到疯子一样。素闻凡人最晓做美食,我也想尝一尝他们的手艺,自己向月递上十块钱,点了一份手抓饼。月自打开店门开始,手中一直拿着煎饼的小铲子,纤手不停颤抖。她见我递过钱,稍稍镇定些许,但小铲子始终不离手,一只手接钱一只手拿铲子提防着我。
  
“姑娘,别害怕,我知道你叫月。其实我是一布仙……先生的朋友,此次前来受一布先生所托,他让我来告诉你,叫你别等他了,找户好人家嫁了吧。”在等待手抓饼期间,我对月道出一布仙君所交代之事。
  
月听到我提及“一布先生”,炉子上的小铲子停顿了一下,她看着我露出苦笑,反问道:
   “你是我爸爸叫过来劝我别等一布的吧?”
  
“你爸爸?不,是一布先生让我前来,他在西方深造,不知何年何月结束,特意叫我转告你,别再等他了。”
  
“别骗我了,我知道你是我爸爸叫过来的,这十年里,他叫了好几个人来劝过我,但我是不会放弃的,我会等一布回来。”
   “姑娘,你要相信我,真的是一布先生让我来说此话。”
  
“你的手抓饼好了,小心烫,你回去转告我爸爸,我爱爸爸,但我也爱一布,我愿意等他,无怨无悔地等。”
  
凡人真固执,我劝不了月,决定先回天庭再作打算,自己接过手抓饼,摇着头转过身去。
   “先生!”临走之时,月突然喊住我。
   “姑娘,何事?”我回身看着月。
  
“如若你真是一布的朋友,想让我放弃,那么请你转告他,让他亲自来说。”
   “好。”
   “还有……”
   “请说。”
   “请你再转告一布,说我想他。”
   “我会的。”
   “谢谢。”
  
此时,月已热泪盈眶,眼泪落在热炉上,发出嗞嗞的响声。从泪水脱眶到坠落,整个过程我都看得清清楚楚。每一滴均包含着对爱情的执着和对爱人的思念。我不爱看凡人伤心便转身离开,走到转角处,自己咬一口手抓饼,吃到了洋葱,那味道真好,和小时候母亲做的煎饼卷一个味,很好吃,很怀念。
  
回到天庭,庆幸上司没来查岗,我把剩余的一半手抓饼从牢房铁门栏杆的间隙递给一布仙君,并把与月的对话全部告知他。一布仙君拿着手抓饼,听着我说的话,眼睛渐渐红了,他听完全部情况后又轻叹一声。
   “谢谢。”一布仙君向我道谢。
   “你们说话语气真像。”我想起临走时月也向自己道谢。
  
“在凡间,与爱人相处久了,互相之间的各方面会越来越相近,包括面容。”
   “我听说过,好像叫夫妻相。”
   “嗯。”
  
一布仙君咬了一口手抓饼,品尝中,眼泪终于忍不住决堤,他转过身,背着我哭泣。我看着一布仙君的背影,同时仿佛看见了月的身影,自己心生怜悯,奈何凡仙殊途,人老,仙未老,仙老,人不在。自开天辟地以来,仙凡恋能成就美事的寥寥可数。我换回衣服走到牢房门口,手持兵器老实地站着。眼前飞过两只仙鹤,它们一前一后欢快地追逐,时而高飞时而低飞,玩得不亦乐乎。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心境油然而生,这一日过得很快,日落之时牢房里依旧传出一声叹息。
  
次日,鉴于上司不爱来查岗,我又溜去茅坑偷窥凡间,继续观察月的生活,她依旧令父亲失望,拒绝了不少追求者,决意等待一布仙君。看到月如此执着,我很想再下凡去点醒她,凡人的容颜会随着时间改变,追求者也会越来越少,苦等一份未知结果的爱情,到头来可能落得孤独终老。如今,三十日的刑期才过了十一日,还有十九日,按天上一日地上一年来算,一布仙君刑满释放之日,月已是年过五十的人了。
  
一布仙君似乎也意识到凡间与天庭的时间差异,眼看第十二日将要过去,他坐不住了,开始在牢房里来回踱步。我看见一布仙君不安的样子,自己假装巡视各个牢房,其实当时整个九宫牢只有一布仙君一位受罚者,内心似乎想和他搭话,给予其最大能力的帮助。当巡视到一布仙君的牢房时,他喊住了我。
   “老弟,我要求见玉帝,请向你上司禀报。”
   “一布仙君,见玉帝所为何事?”
   “我要放弃仙籍,下凡为民。”
  
“放弃仙籍?一布仙君你要三思,凡间多少人用毕生致力修道,为求得道成仙。”

 

但人间有人间规律,生老病死。仙界也有仙界的规律,只要是一律私下凡间的,永不允返天。(但派下界的就例外)

 

这个有人情味的仙界千年来有一对很甜蜜的情侣,相爱一千年了,却还如最初般的恩爱。女孩美丽善良,男孩帅气多才,像人间的男才女貌天生一对之称般的一样,是仙界众仙称赞的仙界的一道美丽的风景线与爱幸福的象征。

 

可有一天上帝突如其来的一个消息,却打破了这原来所有存在的一切!

 

上帝每次带来的消息都会众仙聚集的宣布,当然每次男孩女孩都在其中。

 

上帝说:人间有了疾苦,这次的疾苦非一般的疾苦,必须由我们仙界的一位仙人下凡去与其分担。所谓的分担,就是去凡间做一位平民的残疾小孩,这样人间的一半疾苦就会由你来承载,一百年后你人间寿尽便可从反仙界。上帝问:此次任务,有谁愿意去担任呢?

 

不知道为什么所有的仙家都在犹豫、沉默,可在沉默中只有女孩用坚定的声音回应着“我去”所有的仙家都在此刻镇住了,包括男孩。可是看着女孩此刻坚定认真的瞳孔,男孩并没有反对。这么多年了,男孩深深的了解女孩,男孩那么懂女孩的善良,他知道人间有疾苦女孩比任何人都担忧,如果不让她去,她会从此失去很多快乐。男孩知道自己不能因为自己的爱自私的去剥夺女孩天生的善良。纵使众仙家在女孩随后震撼中一阵骚乱,接着都纷纷喊着他们去,可还是没有改变上帝的决定,上帝还是任命了女孩接受此次任务。

 

其实上帝早都决定了这次任务非女孩去不可!因为这次的灾难非同小可,只有女孩天生的善良才可承载化解的了这次将要来临人间的这场灾祸。

 

女孩下凡了。男孩也随其做了“永恒星”日夜守护着她。

 

其实女孩不知道,仙界对情侣一方下凡的也都是有一个规定的。那就是:凡是一方下凡的,另一方就要变为永恒星守护她,直到她人间寿尽返还仙界为止。

 

其实女孩的无私上帝这次特许了男孩可以继续留在仙界做神仙等待女孩人间寿尽返还。可男孩还是执意做天边的恒星永远守护女孩直到人间寿尽。上帝无奈,只得允许。

 

就这样男孩成了天边夜里的一颗最亮的恒星日夜守护着他爱的女孩。而女孩成了人间一位普普通通一家平民的女儿,从小患病在身,直到长大病情严重坐上了轮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