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4日,不再纪念的日子

 
  经同事的提醒,谨才翻了一下历,不知不觉却看着历出了神。今天是11月24,这个子刹那间闯进谨的大脑,勾起她的记忆,提醒着这个子所赋予的含义。只是如今再被提起又有何意义,她已经没有资格去纪念这个子。谨安静的站在窗前,欣赏着窗外烟雨弥漫的远景,慢慢的,她的思绪也随着远忽隐忽现的美景回到了过去,故事就这样被拉开来。

忽而转来一阵熟悉的香味儿,引得我不禁顺着那香味寻去。淡黄色的小花儿躲藏在绿叶之间,远远望去,好似点点繁星–是桂花儿!惊喜的奔到桂花树下,借助一朵掉落的桂花,不禁轻叹:“呐,今年的桂花儿,又开了呢……”

 

记得以前上小学的时候,学校里种了不少的桂花,一到秋天,便是满校园的飘香。她,是极喜欢桂花的,每次傍晚放学,总见她要在桂花树下流连好久。后来有一次我放学回家时,突然看见她手里捧了个小盒子,在那儿摘桂花,就走过去问她:“你……摘桂花干嘛?”她回头一望,见是我,便笑了,两个浅浅的梨涡挂在脸上:“可以洗干净了晒干泡茶,还可以做桂花糕呢!就算什么都不做,把它放在房间里,那多香啊!”我听了也笑,跟着动手。后来每到秋天,每到桂花飘香的时候,我们就一起去摘桂花儿,这一不仅仅是为了泡茶,也不全然是为了做糕,可以说,这已发展为我们之间一种无声的约定……

   
谨特别喜欢桂花的香味,学校道路旁边种的是四季桂,一年四季都会飘香。每到桂花盛开的季节,它就会开得特别美,香飘四溢,让她每次都忍不住想摘一些归为己有。“欧谨,你这样是不对的,你知道吗?政府在路旁种植桂花,是为了绿化这条道路,而不是让你们这些小孩子因为喜欢它的香味而去摘折的。”欧谨一下子慌了神,后面传来的声音是陌生,但却清楚的出了她的名字,她尴尬的站在原不敢回。直到听到整齐的声音,一致的步伐从边经过时,她才应过来,这次真的完了。

当初我也问过她为什么那么喜爱桂花。她说她也不知道,只是看第一眼时就喜欢上了,也许是因为她的娇小可爱,也许是因为它的万里飘香吧!明媚而灿烂的阳光折射在她那带笑的侧脸上,照在她身后的那颗桂花树上,显得那么精密有那么温馨。

 

再后来……就没有后来了。小学毕业,我们就几乎没再联系了。初中,我们不是同一所;给她发短信,却总是没有回音;QQ上,她那灰色的头像也没有亮起过。如今,是我们毕业后的第一个秋天,桂花开得一如往年的好,只是不见了桂花树下,那两个摘桂花的、小小的孩子……

   
“丁教官,我只是摘了一点点,我保证下次不会了,真的,放了我这次好不好?”丁鹏是她入学军训时的教官,军训的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跟他犯冲,有些动作老是做不到位,经常被他单独罚站。这样一来二去,她和丁教官也就熟了些,不过这份熟悉不知道是因为她过于愚笨还是她在他面前单独罚站的频率太高,她记住了他,他也记住了她。

“……我化作人鱼,只有七秒钟的记忆……”手机铃响了,唤回了我已然飘远的思绪。没有看来电显示,就直接按下接听键放到耳边。不想电话那头竟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娆,桂花又开了呢,我们在去摘桂花吧!我在那棵桂花树下等你哟……”我微微一怔,随即就笑了,看一眼手机屏幕,那头已经挂了。“又到桂花飘香时了呢。”我笑着,我进了手中的手机,向着约定地点跑去,嘴中还发出喃喃的自语声:“等我啊……”等我做什么?余下的话音却已在桂花香中随风飘散……

 

又到桂花飘香时……

   
“这次是恰巧被我看到,不被我看到的次数还不知道有多少呢,我要是这次放过了你,谁知道你以后还会不会。”欧谨被丁鹏这一翻理论说的脸都青了,哪有这样的人呀,不就摘了几枚桂花,有必要这样紧紧纠缠吗?以前她怕他,是因为他顶着教官的分,如今他已不再是她的教官,这会儿凭什么管她呀。想通了这些之后,在心里她好像站住了脚,不再畏缩。

_____________________分界线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是老师布置的一篇命题作文,小娆把它发上来分享一下,哥哥姐姐们表拍我

   
“我不就摘几朵桂花嘛,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摘,即使我不摘,到了一定的时间它自己也会凋谢掉,干嘛要让它自生自灭呢。再说我摘几朵,闻着它的香味,说不定待会儿我就能写出一篇文章呢,这样它的价值岂不比待在这树等着凋谢高,你说是吧。”丁鹏看着这女孩的一举一动,一笑一颦,心已经有些舒展。他才说一句,从她巴里驳他的东西就变了一连串,而且还好像有些理。军训的时候她就是这样一句一句驳他对她的惩罚,可能是鉴于他当时的分,不敢太放肆。如今大家各自回到自己的轨道,他好像是有些管不动她了。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看不出来你还真会讲,我才说一句,你就说了一连串,还硬把道理往自己套。这些天我一直在这条路巡逻,都没看见有人摘过桂花,你凭什么说别人也有摘,还理论一套一套的。既然这样,那就都不要说了,你跟我到你们纪检部去,我也懒得跟你扯,正也说不过你。”丁鹏作势要拉着欧谨走,她看他的架势好像要来真的,心里那些小小的侥幸早就被他吓没了。要知道到了纪检部可就真不是她几句强词夺理就能混过去,虽然折桂花只是一件小事,可进去了他们总得想方让她得到点教训出来的,所以她慌了。

 

   
“丁教官,你看这天也渐渐暗了下来,我想纪检部的老师也下班了,再说这事也是小事,我跟您道歉,真的,我道歉,我再向桂花树道歉。”看着欧谨一个劲的说好话低道歉,丁鹏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把她拉进自己的怀抱,趁她没应过来的时候朝她唇吻去。欧谨被丁鹏这常的动作吓倒了,不过她仍有意识就是自己仍在丁鹏的怀抱中,很奇怪,自己明明被侵犯,应该大喊大的,可这会儿她自己仍低着被他拥在怀里。

 

   
“你是害羞到脸红所以才不敢抬吧。”欧谨一听这话马抬起了,什么她害羞,明明是他不对,可她一抬他便又吻了她,就这样他们僵持了好久。“其实喜欢你很久了,从第一次你顶撞我开始,我们谈恋怎么样?”“是不是跟你谈恋你就不再追究我摘桂花的事了?”丁鹏被欧谨这一可的问题问倒了,他无奈的只能更紧的抱着她,看起来这真像是一场易。

 

   
欧谨回到宿舍,一个劲的傻笑。其实丁教官挺不错的,军训时就有很多女生喜欢他,虽然严肃了些,不过他今天也好可,因为她依偎在他怀里也能听到他心跳加快了许多。她把历找出来,在11月24这个子画了一个好大的圈,然后在旁边写了一个丁字。准备入睡时寝室电话响起,室友说是找她的,她跑过去拿起听筒便听到了丁鹏磁的声音和柔的问候,两人聊了好一会儿,不知不觉宿舍就熄灯了,听到室友入睡的鼾声,她才轻声的说挂电话。

 

   
躺在,欧谨根本无法入睡,傍晚发生的事一直萦绕心中。这是她的恋,刚才的那个吻也是她的吻,与异拥抱也是第一次,她现在整个人被甜蜜所包围着。难怪室友们都说谈恋是非常甜蜜的,她以前一直看着她们甜蜜着而自己却无法理解其中的奥妙,现在她终于理解了,原来谈恋真的很幸福很甜蜜很快乐。

 

   
“丫,送给你。”欧谨躺在丁鹏的怀里接受着他递过来的物,看着外包装蛮漂亮的,她坐了起来拆开了它。“好香呀,是桂花的香味。”丁鹏也坐了起来,把欧谨揽入怀中,

 

   
“你喜欢桂花的香味,我们部队里刚好有好几棵大的桂花树,就摘了些掠干做香包,这样你就能时时闻到香味了。”

 

    “你也摘桂花,次还敢罚我。”

 

   
“我那不是为了跟你搭话吗?再说折路边的桂花本来就不对,我们部队里的桂花很多都拿来晒干作桂花茶用的,所以我们质不一样,知道吗?”

 

   
“你强词夺理,还说我说话一套一套的。”欧谨抓起旁边的枯草就往丁鹏撒,然后自己站起来奔跑了出去。在冬太的照射下,在枯萎的草坪,他们俩就这样追追停停,度过了很美好的一个下午。

 

   
“丫,部队工作经常调换的,我有可能过段时要被调到另一个分区。”丁鹏的话带着些忧伤,欧谨从未想过他们会分开,更不觉得丁鹏被调到另一个分区有什么不同。他们本来也才一周见一次面,调到另一个分区肯定也能这样的。“你要是调走了,我就去看你,正我们是不会被分开的,我欧谨这辈子是要嫁给你的,等我大学一毕业,我们就结婚吧。”丁鹏搂着她傻傻的笑着,这小丫把一切看得太简单了。

 

   
她才大一,大学毕业还有三年的时间,三年间,变数太多。也许她还不明白他所说的另一个分区有可能是隔一个小时的车程,但也有可能是隔一天一的车程。

 

   
分别的子转眼间就到了,快到欧谨没时间适应,在送别丁鹏的那天,她哭了一。丁鹏说这次幸好,只是调到就近一个分区,以后来学校看她坐三个小时的车就行了。欧谨第一次感觉到了离别的伤痛,是那种百般不愿意,千般舍不得的割舍。这次的小分离让她感觉到了一星期见一次面其实是种奢侈,现在他们最多一个月见一次,每每想到这,她就心痛的哭了起来。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时间是把割开伤的刀,也是一条愈合伤的线。欧谨慢慢的适应了没有丁鹏在边的子,她把时间都放在学习,把精力都积聚在他来见她的那一次,所以她仍是快乐的。

 

   
看着历本又翻到了11月24这一页时,欧谨心突然一紧,眼泪涮涮的流了下来。她和丁鹏已经三个月没见了,丁鹏说他这次的训练比较集中,暂时没时间休息,等过了这段时他就来看她。可三个月过去了,他都没来,子都是在她翘首祈盼中度过的,但却一次一次的伤着她的心。这是她和丁鹏往一年的纪念,刚开始往时,她还计划着以后的每个纪念是要做些什么,如今她在,时间在,丁鹏却不在,一切仿如浮云,那么不切实际。

 

   
她一个人来到一年前她摘桂花的桂花树下,看着香飘四溢的桂花,又忍不住落泪。桂花凋谢了来年还能再开,她不用担心它到了明年这个时候会不会再开,因为桂花是有一定的自然生长规律,不像人,难以捉摸。她期盼着丁鹏能在这个时候出现,可她在树下坐了一个下午,都没有人。就在她想要转离开时,一个模糊的影出现在她眼前。“丫,怎么了,看见我呆了。”欧谨不顾形象快步的奔进丁鹏的怀抱,紧紧的抱着他,她害怕这一切是假的。

 

    “你不是说这段时间都很忙,没时间过来吗?”

 

    “这段时训练是很忙,但再怎么忙也不能错过今天不是吗?”

 

    “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子?”

 

    “当然,你说过的,今天是我们最重要的子,怎么能忘,给你这个。”

 

    欧谨接过丁鹏递过来的物,闻到了淡淡的桂花香,泪便立刻充满了她的眼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