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奴

  周晓民是远近闻名的怕老婆,每个月的零花钱才二十块钱,剩下的都要上交老婆大人。

老婆大人:
为进一步增进夫妻感情,确保本人形象不致毁于一旦,适当保留男子汉尊严,本着“挣多挣少,不花最好”的治家原则,现请求将本月零花钱由20元调整为100元,具体理由如下:
一、我的自行车已经伴我多年,要是没记错的话,是孩子没生的头几年买的,现在孩子已经13,每次出行时,我一个人骑已经处于超负荷状态,更何况每天孩子还要与我共乘,其负担可想而知,近一段时间,它已经多次向我罢工示意,为此,也曾提出书面报修申请数十次之多,每次你均以“坚持一下再说”为借口,一直未予批准,16日早晨上班途中,它老人家终于不堪重负,趴窝了,我连扛带拽长途奔波了40多家修车铺,均表示已无修理价值,并且卖破烂人家都不收,为此,我只得咬牙,花了1元钱坐车上班,不是我擅自花钱坐车,如果上班迟到,罚的钱要比这坐车的钱多得多,所以自作主张一把,如有不妥,可从本次下拨零花钱中扣除,为此,如有可能,我想用30元买个“除铃儿不响哪都响”的二手车改善一下出行条件。
二、17日中午单位停电,科里一行10人出去吃饭,我假装喝多逃避埋单的计划意外失手,其实也不是我愣装大眼儿,本来有人埋单,因为实在找不开零钱,我一时糊涂,乘着酒劲儿,将手里仅有的20元钱给了他,要知道这20元钱是晚上给孩子交的牛奶钱,没办法,下班前,我只得向老张借了20元钱,这两天他已向我催要多次,你知道,他们家那位和你一样,对老公管得特别细致,尤其是在经济方面,有时他的兜里甚至比我还干净。因为是请客,这20元钱已无要回可能,看在老张老婆和你一个单位的面子上,也看在我常年白吃白喝不埋单的面子上,这20元钱你还是批了吧。
三、上个月你过生日,结婚以来我第一次给你送了一束玫瑰花,本来是想讨你欢心,也为这次申请增加零花钱做好铺垫工作,不料你却以乱花钱为由,和我促膝长谈到深夜,直到我说花是从单位花瓶里偷拿的,你才罢休,说实话,那花真是买的,而且花了20块钱,2块钱一枝,本来想买9朵,表示我和你天长地久,可是人家花店老板说还是实心实意好,我就下狠心买了10枝,谁料想竟是那样的结果,可怜的是这20元钱也是从老张那借的,那次我和他说这个月还,现在都快月底了,他催了又催,再加上前面的20元钱,他都有点不耐烦了,这件事就算我一时糊涂,买花也是为了表达我的一片忠心,所以这20元钱你也批了吧。
四、前面三条所涉及的钱款是80元,再加上20元的每月固定零花钱,总计100元。
以上申请,如无不当,请批准为盼!

  周晓民在单位忙完了一天的工作,在单位公共澡堂洗了个澡。骑上电动车回家。老婆大人是有规定,下班半小时内必须得回家,要不然就惨了。

  周晓民骑电动车快到家了,在路口遇到个卖裤子的。周晓民看了看裤子,觉得老婆穿上一定很好看,做为他送给老婆的生日礼物挺好。周晓民用手摸了摸裤子。“嗯,裤子是纯棉的,挺好。”周晓民自言自语的说道。

  “这款裤子是纯棉的,价格超便宜,才八十块钱,现在八十元还能买个啥啊!”一个中年的妇女一边走过来一边热情的说。

  周晓民一听说要八十块钱,这可是要他四个月的零花钱,周晓民用手摸了摸钱包,就六十块钱。周晓民摇了摇头,转身骑电动车准备回家。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1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卖货的中年妇女没好气的小声嘟囔:“你看那穷样,还想给老婆买漂亮衣服,看样子他老婆也是个丑八怪,今天竟遇着这样的人,切!”

  “你说谁老婆丑八怪,我老婆漂亮着呢!不就是条破裤子么,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买了!”

  “八十!”中年妇女看了一眼周晓民,冷冷的说。

  “我兜里就六十块钱,要是行我就买了,不行我也没有更多钱了。”说这话时,周晓民都是咬着牙说的。

  中年妇女也没多说话,只是摘下裤子递给了周晓民,接过周晓民手中的六十块钱,周晓民把钱攥得很紧,中年妇女使劲用手拽了一下,把钱拽了过来。

  周晓民像是丢了什么重要东西似的,一下子长出了一口气,拿着裤子骑着电动车回家了,头也没回。

  刚一进家门,看见老婆手里拿着洗衣板,不耐烦的在家等着他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