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琥珀,琥珀是最美的尸体

     偏偏是在那个黄昏

03我和王子的相亲会 →_→不……不是吧?我是不是在做梦?(*>_<*)
我眼巴巴地看着那个家伙酷酷地坐下,差点口水就要落下来了。
真的很想拧自己一下,以确认坐在我对面的这个家伙真的是江纯一,安吉学园里最帅的王子!
我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和他面对面地吃饭,而且还是在我爸爸、妈妈和他爷爷、妈妈的身边!
他已经换掉了那身被我泼湿的校服,换上了一身简单的白色休闲装,但比他穿着安吉那身灰色的校服更加的俊美和帅气!有钱人就是有钱人啊,一定是刚刚直接去买了换上的。
他镇静自若地坐在我的对面,似乎已经忘记了刚刚发生的事情,就那样面无表情地坐着。
>‘<||||这真是太奇怪了!太奇怪了!
江家这么声名显赫的家族,怎么会请我们这默默无闻的关家吃饭?而且还是这样正式!虽然妈妈说江爷爷是外婆的朋友,但这餐饭吃得也太奇怪了吧。→_→
而且坐在我对面这个俊美得连女人都嫉妒的家伙,怎么可以连吃饭都那么迷人?*@[email protected]*看着他拿着汤匙慢慢喝汤的模样,却不发出一点点声音,我真的想冲过去一把掐死他算了!凭什么他可以这样漂亮?凭什么他可以这样帅气?凭什么他可以这样迷人?有他坐在我的对面,我都为自己身为女生而感到羞耻!
(*>_<*)看着他一小勺一小勺优雅而迷人地吃着,我连自己的汤都忘记喝了!
他却突然抬起头来,冷冷地扫了我一眼!
我立刻闪开自己的眼睛,却还是被他的目光抓了个正着!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脏突然在胸膛里狂跳,怦怦得连我自己都控制不了!
哇,你想要造反是不是?只不过是看见一个帅一点点的帅哥,至于把我胸膛都跳得咚咚响吗?
(*>_<*)我按住自己的胸口,愤愤地想着。
“关先生、关太太,很感谢你们今天来参加这个晚宴,也很感激你们愿意把你们的女儿托付给我们江家。我替纯一的父亲谢谢你们,也感谢你们对我们江家的信任。”=^_^=
那位严肃的江爷爷又开口了,但是他的话我却一点也听不懂。
(*@[email protected]*)什么?把我托付给他们江家?很感激对他们的信任?什么意思?难道……难道我爸爸妈妈不要我了?他们……他们要把我卖给江家吗?
哇,不是吧!虽然我平时淘气了一点点,虽然我平时不听话了一点点,虽然我成绩差了一点点,虽然我不乖了一点点……但是……但是也不能把我卖掉吧?他们江家可是称霸一方的超级富豪,难道还要买我去给他们家做佣人吗?
“爸!妈!”我吃惊地开口,“你们……你们不要我了吗?”%>_<%
“希沙,你在说什么呀!”妈妈不解地看着我。
////“妈!”我扑在妈妈的身上,“妈,我知道我们家很穷,我也知道我平时很淘气,但是……但是请你们不要把我卖掉!我以后会很乖的,我会很听话,我会好好学习,我会……”
“沙沙,你在说什么!”爸爸也朝我狠狠地丢过一句。>_<#
[email protected]我在说什么,难道他们听不懂吗?我……我不要离开家,我不要去江家!大不了以后我自己打工,我不会再要爸爸妈妈给我零花钱了!
“爸!妈!你们不要把我卖掉!我不要走!我不要去给人家做佣人!我以后自己打工,我不会再乱花钱了!妈!”我声嘶力竭地喊,眼泪都快飙了出来。
“希沙!”妈妈一把就捂住了我的嘴,“你在乱说什么啊!”^_^|||
桌上的人全都把目光转向了我。那个冷冰冰的家伙也直盯着我,目光中还有着一抹隐忍的不屑。
“希沙,我想你误会了。”~^o^~严肃爷爷亲切地对我开口,“你爸爸妈妈并没有卖你啊!我们今天来这里,只不过是……”他的目光溜过我对面的那个家伙,“在商量你和纯一的婚事。”
“什么?!” “什么?!”
我相信我绝对是从妈妈的怀里跳起来的,力量大得差点要把妈妈的椅子掀翻。
对面的那个家伙也跳了起来,但是却紧紧皱着他的眉头,表情比他的爷爷更加的严肃。
江爷爷一看到我们两个人都跳了起来,居然又绽开了那个“向日葵”般的笑容。
“你们两个还真有默契……”他摸着胡子对我们笑。
我看了对面的江纯一一眼,脸上突然跳上了一抹火烫。~*.*~
我……我哪里会和这个家伙有默契?他可是安吉学园的王子,我又算是什么呢?我害羞地低头。
“爷爷,你在说什么?”>_<#那个家伙却头脑清晰,居然还能冷冰冰地问出一句。
“对啊,江爷爷,你在说什么?”我惊讶地抬头,跟随着他问道。
“在说你们的婚事啊!”~^o^~江爷爷笑眯眯的,“爷爷曾经和希沙的外婆是好朋友,但是因为战争的原因,被迫失散了。现在我好不容易找到你们,可惜她却已经去世……
“为了我们两家永远不再失散,所以我决定让纯一和希沙订婚,两家从此结为亲家!不过因为纯一和希沙的年纪尚小,所以先给你们一段时间,让你们先谈个恋爱,等到你们高中毕业后,就立刻为你们举行订婚仪式,再送你们一同出国念书。大学毕业后,马上举行婚礼,然后纯一就可以安心地继承我们江家的企业了。”
江爷爷摸着他的胡子,把他“完美无缺”的计划向我们和盘托出。
我……我听得脸都快要抽筋了!
这位爷爷是有幻想症吧?居然这么简单地就为我们两个人安排好了人生?丝毫也不管我们的心里在想什么,难道把我们两个当做没有任何思想的布娃娃,想怎么摆弄,就怎么摆弄!?
“不行!”>_<# “不行!”>_<#
我和对面的那个家伙,几乎又是同时开口! 餐桌上的所有人都立刻一愣。……
“我才不要和他订婚!”我跳着脚喊。(*>_<*)!
“希沙!”妈妈想要拉住我。
“我绝对不会和她订婚的。”那个家伙的声音虽然没有我的响亮,却像南极洲里冰冻了三千年的冰块,冷冷的,让人无法接受。
“纯一!”江爷爷马上收起了自己的笑容,无比严肃地看着江纯一。
“你别想摆布我。”他说出了我的心声,“就算这个世界上只剩下她一个女生,我也绝对不会和她结婚!”
不对!不对!这句不是我的心声!这本来应该是我的台词,是我应该先说要拒绝和他订婚的!而且……他什么意思?就算全世界只剩下我一个女生,他也绝对不会娶我?他把我当成什么?廉价处理品?我才不屑和他订婚呢!虽然是安吉的天才又能怎样?虽然长得帅又能怎样?他凭什么这样说我?他凭什么这样目空一切!?
“喂!你!”我气得对他大叫,“我才不想和你订婚……”
那个家伙居然不等我把话说完,只是眼神扫了我一眼之后,立刻转身就走!
哇!他太气人了吧!(*>_<*)
“喂,你等等!我话还没说完!”我气得大叫! 他什么意思嘛!>_<#
“江纯一!你给我回来!”江家爷爷拍着桌子大叫。
“纯一!纯一!”那位日本阿姨看到儿子转身,才敢站起来喊他的名字。
可是好像根本没有人能管他,江纯一推开房门,头也不回地走掉。 砰!
巨大的关门声把大家都吓了一跳。 我更是快要把肺都气炸了!
这个自大的家伙!我话都没说完,他就敢冷冷地走掉!还说世界上就算只剩下我一个女生,也绝对不会娶我!呸!他把我关希沙当成什么?让我和他订婚?我才不稀罕呢!就算全世界只剩下他一个男生,我也绝对不会想嫁给他!不然……不然我就不姓关!
04可恶的家伙 那场相亲会就这样不欢而散。
而我气得足足有三天都吃不下饭,每次走过三年甲班的教室,我都想冲进去把那猪头揪出来痛打一顿!
他到底什么意思嘛!凭什么说世界上只剩下我一个女生,他也不会娶我?哼!喜欢我的男生多着呢,我才不会在乎他!在甲班了不起吗?是天才学生了不起吗?是混血儿了不起吗?是帅哥了不起吗?
哼!
生气归生气,饭还是要吃,学还是要上的。我可不能为了那个家伙,气坏了自己的身体。只不过就算是坐在教室里,我还是气愤不已。
这会儿正是课间休息,教室里吵闹得快要翻了天。这是我们三年丙班和甲、乙班最不同的地方,我们才不像那些自称天才的人一样,冷漠得只会看书看书,个个看得像是傻瓜一样。
“喂,你们快看!”坐在我身边的苏秀琳突然尖叫了起来,“是江纯一和尹成美耶!”
>_<#喂,有没有搞错!秀琳尖锐的叫声几乎要刺破了我的耳膜,但是却引得一群女生疯狂地拥上我们班邻近走廊的窗户,一群人挤在玻璃旁边大流口水。
汗……有必要这样吗? 我看着窗外那个掠过的高大身影,生气地吐吐舌头。
“希沙,你在干吗?”我的另外一位好友,就坐在我和秀琳前方的朴爱晶突然转过脸来看我,“快点过来啊!江纯一很少从我们这边走呢!”
“哼!我才不要看那个家伙!那个白痴!笨蛋!”我气得咬牙切齿。
“你怎么了,希沙?”秀琳终于听到我的声音,有些不解地转过脸来。
“没什么。”我不屑地扁嘴,“我最讨厌那个家伙了!”>_<#
“不是吧?”爱晶吃惊得连嘴巴都快要合不上,“江纯一!江纯一耶!安吉全校女生心里的白马王子耶!”
(*>.<*)[email protected]天,有必要说得那么夸张吗?我看爱晶的口水都快要流下来了。
“我才不管这些是非曲直,他到底是白马还是黑马,最好是花马!”我大笑。
“秀琳,她是不是生病了?”爱晶吃惊地看着秀琳。
“我看也是哦!”秀琳的手立刻就搭到我的额头上。
“我才没生病!”我立刻挥开秀琳的手!
“你没生病怎么会不喜欢看江纯一的?我记得前几天你还和我在天台上看江纯一打球,花痴得连口水都快要流下来了……”
秀琳这个家伙!居然揭我的老底!
“我才没有!”我生气地撇嘴,“我告诉你们,那个家伙是个很差劲的人!就算长得帅一点又能怎么样?看看他目空一切的样子我都快气死了!早知道他那么可恶,我就在吃饭的时候,用叉子叉死他好了!”
我真是被他气疯了,开始口不择言。
“什么?”秀琳尖叫,“你和江纯一一起吃饭?天啊,你们约会了?!”
哇……秀琳的声音简直能冲破我们三年丙的房顶,全班的女生一听到她的话,立刻就一窝蜂地拥了过来!
“什么?希沙和江纯一约会?” “你们一起吃饭?” “你们什么时候约会的?”
“他跟你说了些什么?难道你们在交往吗?”
[email protected]哇……她们七嘴八舌的,吵得我的头都快要爆开了!
“我才没有跟那个家伙约会!”[email protected]我生气地大叫,“是他爷爷约我爸爸妈妈一起吃饭!”
“什么?”这次换爱晶大喊,“你们……你们双方的家长已经会面了?哇!希沙,你动作好快耶!你什么时候认识的江纯一?怎么都从来不告诉我们?啊,你好坏,居然瞒着我们,算不算朋友啊!”
“对啊对啊,关希沙,你太虚伪了吧!居然连我们都不告诉!”秀琳也在我耳边喊。
—_—|||完蛋了!我真是要败给她们了!
“我才没有!我没有好不好!”我心慌意乱地大喊,“我真的不认识他,我也跟他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是和他家人一起吃了一顿饭,我说我很讨厌他而已!”我尖声大喊。
但是心里为什么会有异样的感觉?
其实我们在一起吃饭,不就是真的被安排相亲吗?他的爷爷明明就是想让我们订婚……可是……可是这件事绝对不能让这些家伙们知道,不然她们一定会吵得全校都知道!那样我就根本不用上学了!只凭江纯一的那些“亲卫队”,就一定会把我剥皮拆骨啦!
“你少来了!关希沙,快点跟我们说实话,你和江纯一是怎么回事?”爱晶和秀琳却根本不相信我。
“对啊,快说快说!” “快说!” “快点说啦!”
[email protected]完蛋了!我淹没在女生风暴的最中心,就快要支撑不住了……
可恶的江纯一!这都是你害的!是你害我的!T_T5555……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不会放过你的!可恶的家伙!

我滚烫的呼吸

在你的回眸里冻结

不再是爱人

而是

彼此的过客

——也许,故事可以这样开始,也就这样结束……

.

Pt╰1 

.

陌上的花开的时候,并没多少人认真的去看过,也不曾有人,一心一意的因着陌上花开缓缓归。如今凋败了,只留着一些的残嫣的痕迹,倒也不再去奢念了。暮阳西陲,淡红铜色的阳光带着柔慈的味道,慢慢在这个尾春的傍晚氤氲不散,带着一份诗意。

禾一个人从澡堂出来,并没有一丝抬头去看看夕阳的意思,等转过那个转角,恐怕就更不会再回头去看了。等再转过另一个拐角,就到男寝了。

从澡堂到寝室,不过二百米的距离。懒得收拾就没怎么打理,一副落魄的样子,月前烫过的头发,被热水洗过,无力的趴在头上。

如果在那条用石板铺就的路上,只有禾自己一个人走过,怎样都是情有可原的。可偏偏,在不远的前面,走来一个提着小篮子的女生。

这当然还不能叫做一个巧合。毕竟,每天从这里经过去澡堂的女生是那么多的。

快要擦不着肩而过的时候,他们彼此偷瞥了一眼。一个假装绅士一般去欣赏她身后的那棵树,一个,假装毫不在意的向这边甩甩头发。

夕阳还是那样静谧的散着柔慈的光色,笼盖着大地。也许今晚的月色也会这样吧?

被暖风一吹,没怎么擦干的脸总是皱皱的不让人舒服。禾从澡堂出来就兀自一下一下的鼓着嘴,好让面部活动不至更难受一些。

但也许就是那么一个细微如同尘埃般的动作,曝露了禾的身份。或者说,是那个女孩——南,依然在耿耿于坏吧。

只是,彼此没有停下脚步,依然各走各的。这次,是南先走到了转角。

“禾,好久不见……”

我想,禾终究还是看到了那抹夕阳,那样慈柔的光色。

就像当初,南把手放在自己手心的感觉。

.

Pt╰2

.

那时候,

距离现在最多会有多远呢

我还留着那件白色T恤

上面有你睡觉的痕迹

可如今都醒了

恍如隔世

——这,也许就是每个故事最通俗的结局

“真的是十五个巴掌呢……”禾虽然是亲自掰着指头数下来的,却在跟南说的时候,还是那样的底气不足。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禾说的,是在独自回家的路上看到的。挤着公交,迫不得已,站在一对情侣的对面。

女孩坐在男孩的左边。算是一个很浪漫的位置吧。女生穿的T恤上写着“我是掌柜的”。男孩的只是把“柜”改为了“勺”。

这是二零一零年的夏天。

那个“掌柜的”颇有几分姿色,这个,禾没敢如实的跟南描述。当然也没忘说一句关键的“总之没你漂亮呢还”。

面对那谄媚 的语气,南只笑不语。禾喜欢南笑起来那样毫无顾忌的眼神。

那位厨师长得很帅,这个,禾倒是如实说了,自然, 也没忘记说这么一句关键的“比我还是差那么一点呢”。

于是两个人咯咯的笑成一团。因为他们没有穿情侣衣,却在禾的口中变得至高无上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