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告白

  见茜茜越走越远,尚晨有种再次见面的我们会是几年后的感伤,不禁大声喊道:“我们什么时候再见面?”

栗子,会有别人也为你写诗的,你要相信,不久就会有的。

  “去你的,是以前上补习班认识的。”推了一下尚晨,解释着。

她,已经回不了头了。

  茜茜恼羞成怒的大骂道:“你麻痹,想死是吧?哥成全你。”说着,大大咧咧的坐上了电瓶车。

“诶,等等,你就这样拿着去吗?”

  “靠,前几天晚上不是刚见面的吗?”茜茜一副无语的表情看着尚晨。

“唔……好”

  休息了好一会,感觉到音乐提供的不再是舒爽,而是噪音,扔下它,尚晨拧着包,走到了平时不曾踏足但伴随半生学习的小房间,从东房间搬来了电脑椅,打开电灯,惊喜的发现居然还有用,拉上木门,坐了下来。鲁莽地翻出有丝丝细小细缝的玻璃瓶,瓶里只剩下几颗彩虹糖,一口气嚼完余下所有的彩虹。在台灯的聚焦下,那些裂隙当真是触目惊心,裂痕蔓延到瓶子的中间,破坏了瓶子的原味,却添加了一丝不规则的美味。尚晨拔下瓶塞,靠近瓶口,闻了瓶里的气味,糖果的味道,如果加入另一股味道,是不是更加美味呢?说干就干了,尚晨翻出了那瓶香水,倒入少许,盖上瓶盖。细细观察,是不是今天话说重了?要不要找个时间赔罪吗?女汉纸心里承受能力一定强悍,还是算了吧。

“啊……现在吗……呃……我现在不在家,我在……我在外面呢,下午给你打电话好了,就这样”

  好久没走这条路了,当真是怀念啊。尚晨感慨着,以前上学的必经之路,如今都有点陌生了,虽说马路俩边的景致不变,但陌生的熟悉感远不如以前那么的自然,熟悉。去年朝夕相伴的基友如今早已不知去向,而自己身边依旧闪出新的基友,只是少了那一份真诚而已。

她们去影院附近吃东西,栗子发信息给阿城:我在电影院这边,你来吧

  见茜茜饿虎扑食般的动作,尚晨急忙大喊等等,赶忙掏出手机,说这是吃快餐的习俗要遵守,拍完放心地挥了挥手,示意可以吃了。把照片发到空间里,用来羡慕那些贪吃的家伙。尚晨拍照的同时,手机角度向上,拍着津津有味吃着地茜茜。茜茜发现,瞬间捂着脸。

栗子打了两个字:谢谢。

  尚晨说完,才打量了今天的茜茜。一身黑白条的连衣裙,搭配光脚的凉鞋,还有那露额头的马尾辫。尚晨夸张的指着茜茜,说道:“汉纸,居然穿裙子?你见过穿裙子的汉纸吗?哈哈,我今天算是见到了。”

“你回家再看,到时候就知道了”

  “去你的,皮痒了是吧?”

栗子这才低着头走了过去,把袋子双手拿起递了出去,阿城想要拆开看,栗子慌忙阻止。

  看见向自己走来的茜茜,走上前去热情的打招呼:“哇哦,好久不见,茜茜。”

第二天,栗子给阿城发信息:你在哪里,我有东西给你。

  以前的学校没怎么变化,只是树木周围都添加了一层白色护栏,更加的好看一点,赏心悦目一点。尚晨把车停在了学校门口,如今的学校门口说成垃圾停车场也不为过,又是垃圾,又是轿车,卖烧烤的大叔直接把摊位摆在了学校必经之路,乱的一点也不像学校门口的样子,看了看手表,哎,就知道这货是一个不守时的家伙。

“你要给我什么?”

澳门新葡亰76500 1

那座电影院,以及对面的咖啡厅,栗子永远都不会再忘记了,她站在咖啡厅门口,对面的阿城向她招手,傍晚的微风轻轻地吹,栗子缓缓地向阿城走去,裙摆微微地晃动,栗子觉得,那是她那个夏天最美的时候。

  尚晨知道自己的包,尴尬的说:“没有面纸,呵呵,下次一定带。”

那顿饭,栗子不知是如何吃完的,不停地深呼吸,把手机桌面划来划去,去了好几次洗手间,栗子觉得自己又好气又好笑,没出息极了,但无论如何,总克制不住狂跳的心,原来,告白是如此痛苦的一件事情。

  沿途尚晨讥讽着茜茜的普通话,居然夹杂各种地方腔调。“你妹的,老子说的是标普,标普,标普。”茜茜一再强调自己标准普通话,只是加了点地方的腔调而已,嗯而已。

“那我去上吉他课了”

  “2014,见吧。”

栗子突然觉得自己没那么紧张了,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啊,她一直坚信,一切都是天意,所以就把一切交给上天吧,这样想着,栗子又觉得自己好奇怪,这一天也很奇怪,有一种不真切的幻觉,像是很多个梦里的其中一个,所以那一天,栗子都觉得自己像是漂浮着的,做着似真似幻的事,只有手心里沉沉的袋子,让她知道一切都是真切的。

  尚晨领着茜茜来到了一直都去光顾的KFC,点了几份自认为还凑合的快餐,去了二楼那个位置,可惜被人占了,只好委身隔壁那个小桌子了。

那天晚上,栗子去了广场的中央喷泉,遇见了同班同学,他说:栗子,你穿裙子真好看。

  “送你一件小惊喜,你看我多好,都想着你。你猜猜?”见茜茜不吃这一套,就叫茜茜闭上眼睛,说惊喜就是一睁开眼睛就该看到的,结果尚晨在拿的过程中,茜茜就睁开了眼睛,弄得尚晨一阵无语,拿出那个玻璃杯,里面装满了五颜六色的彩虹糖。

阿城打了电话来,栗子紧张地要死,电话响到四十秒的时候,栗子接了起来。

  尚晨问茜茜去哪家电影院,听到随意,就觉得就去楼上吧,听说那里有家电影院。茜茜跟着尚晨乘了电梯,来到了电影院。尚晨笑嘻嘻的表示要看鬼片,最近鬼片蛮多的。引来茜茜一阵摆手,示意自己可不敢看鬼片,还是看别的吧。结果选了最近的电影,一部小成本的爱情电影。

栗子毕业的夏天,闷热的空气里满是压抑的离别的味道,起码在栗子看来是这样的。她知道,那场漫长的窥探无论如何要有个结果了。

  在开车的路上,还遇到了茜茜的同学,煞有介事的停下来,聊了好几句。尚晨感叹着:“大姐,这你都能遇到熟人,我怎么不认识?难道是你包养的小秘?”

澳门新葡亰76500,栗子,你是个好姑娘,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随便啦。”

栗子将新裙子洗了晾到院子里,匆匆忙忙地洗澡,头发梳到一丝不苟。然后拿着东西,和表姐去了电影院,她想着,和表姐看完电影,然后两个人一起去见阿城,这样,或许不会那么尴尬吧。

  好吧,2014年再见吧,希望你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好吧,我请吧。”听到这话,茜茜立刻双手做了胜利的手势。茜茜边吃边玩手机。

打开手机,是阿城的信息:

  “我喝不下了,给你喝吧。”见尚晨不停摇头,茜茜认为还是要武力镇压了,却不小心洒了出来,洒在自己的裙子上。不满的问着:“有面纸没?别跟我说没有,哥觉得你包里什么都有。”

阿城到的时候,栗子一个人下楼去找他,那天阳光很好,阿城站在榕树的阴凉下,背着吉他,穿一条五分的短裤,红色的短T,栗子站在门口,呆呆地注视着他,突然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