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的长河没有源头

 

静坐流年,轻倚烟火,时光已悄然迈入十一月的门楣,窗外,风卷着雨,雨裹着树叶纷纷飘落,清风冷雨,丝丝寒意。聆听着风的呢喃和雨的洗礼,我把我的心挂在风里,任相思如绵绵细雨,缠绕在指尖,弥漫在心田。相逢的渡口,写满了流年的絮语,看一滴滴的雨水落地,溅起一朵朵的雨花,爱的梦境和诗意,在心海跳跃……

  

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静立于岁月的长河,在细水流年的平淡中品味生活给予我们的温暖所有的旧时光,都在身后布满青苔的路径轻轻绽放。一些碎碎念念,斑驳着岁月的青墙,默守一段淡然的时光。一直怀着一颗感恩的心行走于岁月中,收集一路点点滴滴的感动,让心在日复一日的平淡生活中默然欢喜。雨飘摇,丝丝绵绵,堆起了多少深深浅浅的思念与眷恋,轻轻的散落在时光里。那绵绵的情意,丝丝缕缕,总在我心底涟漪,盛开出温馨与芬芳。

  (1)

流连的岁月里,相守一份从容的静美。不为索求,只为那邂逅相遇的缘分,一个守望,在流年的轮回里执着。任思念的羽翼,渲染着光阴的漫长,岁月沧桑,情在眸里,爱在心上,默契着岁月里的那些感悟,极致了我生命的每一个清晨黄昏。此生有爱,我心不冷,镌把心灵絮语,串成入眸的风铃,悬挂在初冬的门楣,风吹起,在绵绵细雨中曼妙,几多留恋,深情,落进一泓温柔情怀中,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温柔了岁月,静好了流年!

  洛依依的儿子在厨房外叫她:“妈妈有你的短信。”

夜越来越深,雨从檐角下落,风在窗外穿行,山朦胧,水朦胧,树朦胧,人朦胧,一切,空朦迷离,如梦似幻。独倚轩窗,听风,听雨,时光,就这样漫过心田,湿湿的话语潮湿了思念的翅膀。盈一枚清浅,只听从内心指引的方向,剪一段流年的时光,捻一纸山长水远的思念,与你相拥相暖,将你的身影深深的镌刻在岁月中,于天地间布下一帘幽梦,悄然于心,那缠缠绕绕的念,随风摇曳,一泻千里……让爱意在时光里流淌,一直流向你的方向。真的好想与你十指相扣,感受着你掌心的温度,忘却红尘纷扰,去圆一场双宿双飞的浪漫。

  “我手正忙着,你拿来我看。”屏幕上显示的是个陌生号码。

当飞舞的思念随着沙沙的雨声盘旋飘远,穿越夜的弥漫,最后落在笔尖,许一世柔情给你。那一场情深意浓,始终为你停留。有清冷的风穿过虚掩的窗棂飘来,拂过脸颊,发丝掠过眉梢嘴角的瞬间,露出一窝醉心的浅笑。那一世的牵绊,都是心底最温暖的源泉。初见岁月的旖旎总是被点燃,脚步,总是在追赶,追赶一种沉湎,那些如春藤蔓延的情牵,那些安放在诗笺里缠绵的心念,都因你而鲜活生动。把沿途的美丽,写成且行且惜。

  短信的内容是‘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不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推开窗,一丝凉意夹杂着细碎的雨滴,带着暮秋的气息,迎面而来,顿时冷却了身上的薄衣。心中,却是阳光暖暖。一点点将温暖慢慢晕开,湿润着心底深处的那片柔软。隔着千里山水遥遥眺望江南的袅袅炊烟,隔着茫茫人海默默想念梦中那个身影,繁华若梦,青花烟雨已编织成一张密密的心网,把今朝的思念,留驻在梦的彼岸。默许一份暖,还有那暖暖的笑靥,牵挂,以温馨为墨绘成一片期待,将深情融入字里行间,待到春暖花开时,你便是我无悔的依赖。

  洛依依一不留神,刀刃碰上了皮肤豁开了个口子,血渗了出来,落在砧板上。晕开了,像落在宣纸上的笔墨,点缀出一朵朵绚烂的花。恍惚间有些景象在记忆的长河里翻腾了出来,携着一丝丝凉意在空白的情绪上肆意挥洒。

静默红尘,等一场如诗般的邂逅,等待你我相伴在烟雨江南,燃一世繁华,暖一场相逢,一起守着花开香色,细数云卷云舒的起落,任光阴一寸寸无情消逝与流转,待我们的青丝变成白发的时候,那些百转千回的缠绵,湮没在时光的长河中。与你,在一所滋满青苔的老宅里,隔窗听风雨,与你对坐浅酌,借山水清幽,点缀细水长流的温情,与山水共清欢,与岁月共老。

  (2)

(原创作者:来自网络)

  侯宇辉说他拥有这世上最好看的眸子,他说他的眼里装了整个星空,装了前世,装了今生。听到这话,洛依依只是抿嘴一笑并不反驳。

  洛依依深爱着侯宇辉,在初见的第一眼便失了魂落了心。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那日,站在好友身旁的少年,一身白衣低眸浅笑。洛依依从未见过这么柔的男子,像春日里的阳光照在心上,瞬间觉得温暖。洛依依想她与侯宇辉应该在上辈子就是认识的,奈何一碗孟婆汤下腹就失了记忆。在这时光的长河中与这人,失了聚,聚了散。这人生本就是为了与这人相遇才存在的。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一别三日,如隔三秋。洛依依托了好友,将那人约在了一处茶室。两人隔桌而坐,并不言语只是静静的吃着茶。有种叫爱情的东西也静悄悄的在这茶香里发酵膨胀。

  出得茶室,侯宇辉浅浅的看了洛依依一眼便牵了她的手。漫步在这高楼林立的水泥森林里。很多时候两个人,携手而行,并不需要那句‘我爱你’。

  洛依依以为这一走,便是一世光阴。只是,一世谈何容易。

澳门新葡亰76500,  (3)

  那日之后,洛依依便住进了侯宇辉家。每日清水淘米文火煮粥,柴米油盐酱醋茶。

  洛依依曾经是位画夜妆的女子,短裙裹身,踢踏着黑亮的小皮靴,行在幽静的午夜,在那些灯红酒绿的霓彩下留下曼妙的身影。这样一位女子甘愿为了爱情,洗尽铅华,粗布素衣。

  时光不急不缓的悠然行进着,洛依依渐渐的在这样的日子里沉了心静了气。每日捣腾一杯清茶便静静的翻了书页,任那日光由白亮变得暗黄。

  打开门,看到刘琪的时候,洛依依仿佛听到什么落地碎裂的声音,那声音刺在心上浅浅的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