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阳无辉

Part  19
 无声的约定

 Part
7  离别之殇

        平静的过了一个晚上,第二日用过午餐之后,众人便带着感慨的心情开始起程回家了。

  2003年4月初,正值清明前后。也许是离毕业的日子越来越近,意味着再过不久,大家就要各自分道扬镳了。平时再吵闹的同学们也都“平静”了下来。在那段期间,时常可以感受到班级里面充斥着一丝淡淡的伤感。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昨日那场雨来的突然,去的倒也干脆,丝毫没有拖沓之感。在这雨后的第二日,并没有如往常一般,在道路上显得潮湿烦人,反倒是因这雨后的天晴,使地面有了恰到好处的干燥,让行人可以感受到淡淡的泥土芳香的同时,也使人心情不甚愉悦。

  清明时节雨纷纷,说得确实不错。天空中淅淅沥沥的飘着细雨,微风一吹,将丝丝雨滴送入了学校楼道之中。一些学生踏过,留下一个个浅浅的脚印。渐渐地,随着更多的雨滴飘落,在无人察觉中,那些脚印慢慢的消失不见,亦或者,又被新的一些脚印所替代。未过多久,那些新增加的脚印又被其它的脚印覆盖。最后,在时间的流逝下,渐渐地干涸,只留下一串串即模糊又杂乱的印迹。谁也无法分辨那些印迹是属于谁的,或许有你的,或许没有……

       水泥路上,易晏双手插袋,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曲乐,似乎心情很是不错。在他身后,林若涵、童艳琳与李思思手挽手,并肩走着。

  又是一个阴雨天气,易晏与他另外两个好友,宋君杰,王辰风三人懒洋洋的靠在窗边,看着窗外下个不停的雨,一种烦闷的气氛弥满着。

       谈笑中,林若涵抬目看着易晏那在阳光下显得有些不羁的背影,目光有了不同。

  这时,王辰风突然问道:

       …………

  “你们有没有什么目标,或者说梦想?”

       天子岗一役,就这样随着众人的离去,在感慨中结束了。几人身后遥远处的那座山岗依然盎然耸立着,没人知道在那里有座山崖,在山崖上曾经有三朵娇艳的兰花,因为这几朵花儿,将两条年轻的命运牢牢地绑在了一起。

  “五年之内出人头地!。”宋君杰脱口而出。

       如今的山崖边,除却一些杂草在微风的吹拂下,瑟瑟摆弄外,已是空空如野。不过,在来年,这里或许还会绽放出那曾经拥有的过的灿烂。只是不知道,到了那个时候,是否还会有宿命的邂逅等待着它们。

  “五年?。”王辰风看了一眼宋君杰,不置可否。

       随着天子岗事件的落幕,大家也都重新回到了日常的学院生活。不过经此一事,不管是易晏,还是王辰风,只要是当日共同度过那一日的几人,随着彼此的联系,一种名为“羁绊”的东西在众人无所觉察中渐渐产生,并在持续的日子里,越结越深……

  “你呢,易晏?”说着,王辰风看了一眼靠在窗檐上的易晏。

学院中,许是因毕业的临近,高中三年级的同学们,心绪也是愈加低沉。渐渐地,“同学录”成为了班级中唯一热门的话题。

  只见易晏双手交叉,紧靠着窗沿,两眼无神的望着窗外,只见一条一眼望不到边的江河缓缓的流淌,并未因这雨天而出现任何波澜。偶有几粒雨滴随风溅到他的脸上,也似全然未觉。

这一日,易晏正趴在课桌上面,填写着班上一位同学拿给他的“同学录”。写到一半,无聊的易晏翻阅起了之前的同学所填写的内容。突然,一个名字映入了易晏的眼帘。

  “梦想?我不知道……”

细细地看着这位同学所填写的内容,易晏时不时的露出傻笑。纯真的笑容中有着一丝期待,有着一丝欣慰。

  “哎,又是一个迷茫的孩子”,宋君杰打笑道。

目光在色彩斑斓的页面上缓缓流动,最后,在一行用蓝色水笔所写的字迹上面停留——“我们能在一起吗?”在它左侧,十个黑色字体工工正正的写于纸上:最想知道的事情是什么?

  “那你呢,辰风?”易晏依然是望着窗外。

含笑中,易晏翻回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一页,并在其中一个问题后面重重地留下了几个字——对于喜欢的人最想说的一句话:我们会在一起!

  “暂时没有多么远大的目标,先毕业再说吧,毕业后不是有三个月时间吗?我打算先去社会上面实践一番,如果感觉不错就不去上大学了。”

写完,易晏带着一丝微笑盒上了“同学录”,继续保持着趴在桌上的姿势,并撇向林若涵的方向,目光闪动。

  “到时候一起去,我也想去试试,你觉得呢,易晏?”

似有所察觉的林若涵,侧过身回头看了一眼。顿时,四目相交,迸发出了一抹只有他们能够看到的光芒。

  “呃,既然如此,就一起去试试看吧。”

忽然,两人都笑了起来。那笑容很真,很真……

  说完,三人又沉默了。

Part  20  
 那一年……

  窗外的雨似乎永无止尽一般,不温不火的下着,压抑的气氛似乎更重了……

光阴如梭,而在这最后两个月里,更显如此。一个月,就在众人倒计时中悄然而过。

  沉吟了片刻,最先受不了压抑的宋君杰开口说道:

一个月的时间,说来不长,甚至可以说是极为短暂。但对于即将因毕业而分离的同学们而言,这最后的几个月是显得格外珍贵与不舍的。多数同学正盘算着毕业之后计划及考试的准备,也有不少忙于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记录着这同窗三年之中的点点滴滴。同学录、大头贴、记事本这类用以留住回忆的物品,其盛行程度一时间到达了巅峰。使班级里增添些许热闹的同时,却也徒增了不少的伤感。

  “对了,易晏,最近看你和林裸男走得挺近嘛,是不是有啥想法呀?”

这一个月,对于大多同学而言,除了临近考试的紧迫以外,那种因即将离别而带来的伤感也在渐渐蔓延。而对于易晏,这短短的一个月,却是非同寻常的一段时间。

  “瞎说什么呢?我是英语组长,他交作业背书都得到我这儿,多说几句话也叫走得近啊?哪你岂不是对全天下雌性生物都有想法了?”

在易晏接连不断的各种“攻势”下,终于在2006年5月13日这一天,林涵若答应了易晏,两人走到了一起。

  “哟,心虚了吧,我就这么随便问一下,你这么紧张干什么?”宋君杰的八卦本性表露无疑。

五月的天气,炎阳开始初现,白天的温度在经过一日的洗礼之后,到了夜晚却是显得格外清凉惬意。林涵若清晰地记得,在那一天傍晚,两人默默坐在学校篮球场上,在夕阳的余辉中感受着初夏的气息。晚风吹过,吹动了他单薄的衣衫,也撩起了她那乌黑的长发。顿时,一种属于青春的气息弥漫空中,久久不散。

  “晕,我懒得理你。”

她更是记得,当时他对她说了一句话,一句改变两个人共同命运的话:

  “不过易晏,君杰这一点确实没说错,你对林若涵最近特别上心,上次你还天天送她上学,回家,老实交待,你是不是真喜欢上人家了。”王辰风看了看他俩,也插了进来。

“不管是夕阳动人的余辉,还是黄昏伤感的暮霭,我都渴望与一个人分享和品尝,而那个人,只能是你!”

  “辰风,我说你都一把年纪了,懂什么喜欢不喜欢的。毕业后别去找工作了,先找个养老院养几个月再说吧,我都担心你找的那家单位嫌你年纪太大,不给交社保。”辰风比起易晏和宋君杰都长一岁,且长得较为成熟,因此他们俩平时总是时不时的拿这做文章,笑话王辰风。

那一句,很真……

  “再说她有男朋友了。”说着易晏似乎想到了什么,又补了一句。

就这样,两人抛开了一切的顾虑,在那暮色来临中,一双不同的手因为同一个理由紧紧地牵在了一起。

  “那只能怪你下手太慢了。”王辰风打趣道。

那一刻,很静……

  “老王此言差亦,常言道,只要锄头挥得好,没有墙角挖不倒。”恐天下不乱的宋君杰据理力争。

两人抬头,望向天边。那里,最后一抹夕阳即将被暮色代替,一弯金黄色的月亮渐渐出现在两人目光尽头。晚霞如同彩衣一般,披散在远处的山峦之上,一群飞鸟啼叫着穿过淡淡的月光,飞向远处。

  “什么倒不倒的,再过两个月都要毕业了,人家可没打算去大学,我就算有想法能怎样,所谓夕阳再美也只是余辉而以,所以劳烦你别再八卦了。”

那一幕,很美……

  然而,王辰风二人没有发现的是,在易晏说完这句话后,他的双眼流露出了一丝极为不易察觉的暗淡。

最终,在暮色即将彻底笼罩大地的时候,两道身影,牵着手,渐渐地消失在了月光的尽头。

  “你小子就装吧,看你装到什么时候。”

那一年,他20岁,她19岁……

  “切!”

Part
 21      涵之泪

  “叮呤呤!叮呤呤!”

最后的半个月,在林易二人相濡以沫中缓缓流逝。在这临近毕业前夕,两人自打相识之初,发生了第一次的争执。

  “上课了,回座位吧。”

这一日,刚考完试的易晏正于座位之中拿着一张五颜六色的彩页细细观阅着。其上描述的正是易晏即将踏入的新一片天地——一所名为XX职业学院的九流大学。

  说着,三人慢吞吞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盘算着自己心中的“梦想”。

林若涵走到易晏身旁,瞥了一眼其拿着的彩页,双目一丝暗淡闪过。

Part 8
 风雨中的决定

“易晏。”林若涵轻声叫唤道。

  随着上课铃声的响起,大家也都回到了各自的座位。由于易晏三人本就坐得靠近,纵然上课了,却依然在窃窃私语着。

“若涵,怎么了?”易晏放下手的彩页看向林若涵。

  “喂,老王,易晏,跟你们商量个事”宋君杰轻声叫唤着二人。

“明天就要毕业了呢……”她的声音显得有些踌躇。

  “什么事。”

不知是听出了林若涵的话外之音,还是看到了林若涵那显得有些委屈的神色,易晏双手握住林若涵,微笑着说道:“放心吧,就算我去其它地方,也肯定是邻近的城市,而且我也会常回来的啊。”

  “有屁就放。”听到动静的易晏转过头看向宋君杰。

“易晏,你能不能不要去别的城市,在桐庐也可以感受社会生活的啊。”

  “咱们马上就要毕业了,在这之前不做些什么吗?”

早在一个多月前,林若涵就已知道在毕业后,为了提前在社会上面经历一番,易晏会与王辰风、宋君杰一起去别的城市找工作。曾经的她也因这件事而深深的忧虑过,但在那一天,在易晏说出那句话后,她放下了,她释怀了。她觉得,两个人若是真心想在一起,那么,不管身在何处,心都是相连的。然而,她错了。她毕竟只是一个女孩子,一个与其它任何女孩一样,渴望能与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渴望被人疼爱,被人捧在手心的女孩,而这个人,她也希望是易晏,就如易晏说的那一句“那个人,只能是你!”。

  “什么意思?”辰风问了一句。

她想过去理解,在这时间以来她也是一直这么告诉自己。可是随着离校的日子渐渐逼近,林若涵终于再也无法保持那份刻意的理智了。

  “你们想啊,再过两个月我们就要离开这里了,很多同学朋友可能都不会再见面了。如果就这么走了,你们不会觉得遗憾吗?”

“其实我们已经打算好了,趁暑假三个月时间去义乌,君杰的姐姐在当地一家网络公司当经理,等放假了直接过去,也少了在茫茫市场上面找工作的麻烦了。

  “阿色(宋君杰的绰号),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别拐弯抹角的。”易晏白了宋君杰一眼厉声道。

我知道你想我留在桐庐,你不舍,我也想和你在一起啊!可是我已经答应他们,而且君杰姐姐那里也已经说好了,如果我突然不去了,别人会怎么看我呢?”当时的易晏,根本就不明白一个女孩想要的是什么,初次恋爱的他更不懂该如何去经营一段感情。

  “我在想,要不我们组织一次活动,去哪里玩玩,或者叫全班同学去看场电影,留个纪念呗。”

其实她们想要的很简单,不会考虑明天会如何,将来又会如何,只是单纯的希望能与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能在想念对方的时候能触碰到对方的脸。

  “看电影就算了,多俗,再说最近也没啥好看的影片。”易晏第一个否认。

“可是,可是我就是不想你去嘛!”林若涵眼眶微微泛红。

  “我觉得这个季节去哪里爬爬山不错,锻炼锻炼身体,而且这种活动也比较有意义。阿色,你们那里不是有座‘天子岗’吗?挺有名的,等这个雨季过了,咱们可以组织一些有兴趣的同学去玩玩。”

“若涵,你不是一直都知道我要去的吗?”易晏微微诧异。

  “至少比看电影强。”易晏双手拖着后脑勺,懒洋洋的斜靠着椅子说着。

“易晏,我们本来在一起的时间就不长,几个月后你又要去大学了,那个时候想见面就更不容易。而你现在又就要去别的地方,我怎么办?”林若涵几乎是抽噎着说道。

  “好吧,老大都发话了,就这么办。易晏,到时候把你家裸男也带上。”

还未在一起时,林若涵或许还能保持着自己的理智,坚持着那份刻意,但当两只手牵到了一起后,纯真简单的她,其小女儿姿态便在易晏面前显露的淋漓尽致。

  “你小子是不是皮又痒了?”

“若涵,就算我去了义乌,也会可以回来看你的啊,而且你若是愿意,也可以和我们一起去义乌啊。”易晏终究还是太过稚嫩,全然不明白一段感的建立是不易的,而要维系则更为艰难。

  “好了,那就这么定了。再过几天雨应该就要停了,我会在那之前组织好去的人员”。王辰风挥了挥手示意他二人别再拌嘴了。

“我姑姑已经帮我找了一份工作了,拖了好多关系才进去,我不能去义乌!”

  …………

“那你有空的时候可以来义乌玩的啊,反正本来就不远。”

  未过多久,放学的铃声在众人昏昏欲睡中响起,不到一会儿,教室里的同学便走得差不多了。

“易晏,你喜欢我吗?你真的喜欢我吗?!”见易晏丝毫没有改变想法的意思,林若涵开始激动起来。

  穿着雨衣,易晏独自一人慢慢悠悠的行驶在回家的路上,偶尔有些雨水落到他的脸上,还未等他擦干,又有一些落下、覆盖,流过嘴角,一丝涩涩的味道。

“我当然喜欢你啊!”

  风依然不停地刮着,雨依然不停的下着。宽阔的马路上,一个身穿雨衣的身影骑着一辆单车缓缓的前行着。忽然,他停下了脚下的自行车,仰头望向天空。在他抬首的过程中,其雨帽也随之滑了下来,露出一张略带迷茫的脸庞。

“那你就别去!”

  雨水不停的落下,溅到了易晏的脸上,落进了他的双眼。模糊的视线中,易晏看到天空布满了忧郁的蓝色,没有阳光,没有云朵,有的,只是那似永远不知停歇的绵绵细雨。沙沙声中,他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若涵……”

  “我,不想错过……”

“我不管,你要去的话我们就分手!”

Part 9
  计划

几滴泪水顺着林若涵青涩的脸庞,流过嘴角,滴落到了易晏的课桌上,扩散出一圈浅浅的痕迹。易晏下意识的用手指轻轻抹去,试图擦干其上的湿漉。

许是老天也觉得厌烦了,终于在4月10日这一天,停止了它向世人无休止一般的哭诉。阳光如金子一般洒脱大地,扫去了阴霾,唤醒了生机。鱼儿渐渐浮出水面,鸟儿重新飞上了枝头。一切的一切,显得那般清新与美好。

“若涵,你别这样,我们好好说。”

03计(二)的班级里一片欢腾,以迎接这久违的晴天。

“易晏,如果你非要去,就别来和我说话了!”说着,林若涵猛然甩头转身,含泪中奔出了教室。

“终于不下了,TMD,再不放晴,老子都要霉掉了!。”

易晏起身刚欲追去,目光不经意间略过课桌上面仍未擦干的几滴眼泪,停顿下来。指尖划过,摩擦的热量带走了上面的湿润,却无法抹去那一圈淡淡的泪痕。

“哎,阴沉了这么多天,总算结束了……”

易晏重新坐到了座位之中,凝视着桌面上那一圈圈淡淡的痕迹,若有所思。

“等星期六一起去烧烤,窝得够久了!”

随着上课铃声的响起,林若涵面无表情的回到了教室,只是微微泛肿的双眼分明告诉别人,她在不久之前曾哭过。

“……”

前排的李思思很快发现了这一不正常的情况,立马转头望向易晏,投来责问的眼光。

“……”

坐于身后的王辰风此时也察觉到了不对,拍了拍易晏问道:“易晏,你和林涵若怎么了?她看上去怎么好像哭过似的,你们吵架了?”

此时,班级右边最后第二排,属于易晏的座位上,宋君杰翘着二郎腿惬意的坐着。在其左则,王辰风双手交叉抱胸,眯着眼睛半靠在墙壁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