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对恃

  一

李玄通。

 

当这个名字从洛璃红润小嘴中传出来时,原本有些喧闹的广场仿佛是在这一霎变得死寂了下来,周围那些洛神会的成员们,神色先是一僵,然后那眼中便是有着浓浓的惊骇以及难以置信涌出来。

  第一次见到她时,她正在一片稻田间奔跑,小脚丫在泥泞中穿行,一旁的水塘中倒映着几朵白云,稻田中逐渐葱笼的稻苗映衬着她天真的笑脸,构成了一幅极其静谧又极富动感的画面。旅行至此的我心头一震,急忙取出相机,记录下了这美好的一幕。
这时,她跑到了我的面前,好奇地盯着我手中的相机,清澈的大眼睛里满是疑问。我问她:“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盯着我翕动的嘴角,她的眼神逐渐变得迷茫起来,过了良久,她突然“啊啊”地叫了起来。我心头一颤,这么美丽纯真的一个小姑娘,竟然是聋哑人。随后,我跟着她去了她的家,那是一个篱笆扎就的院落,不知名的野花遍布每一个角落,却挡不住贫穷与苦痛的如影随形。她母亲告诉我,田晓芸今年六岁,在一岁时因为一场重感冒而变成了聋哑人。

李玄通?天榜第二的李玄通?

  二

嘶。

  第二次见到田晓芸,已经过去了五年。五年间,我从一名怀揣理想的学生成为了一个四处碰壁的求职者,再次来到这个江南小镇是因为公司的一笔业务。
那一天,鬼使神差地,我走入了乡村深处,来到了五年前那个留给我美好记忆的稻田面前,我一眼就看到了田晓芸,她正在陌上仰首看云,长发随风微微荡起,嘴巴轻轻抿着,脸颊上有一抹温柔的光线,十一岁的田晓芸变得更加美丽了,但这美丽中却多了一丝清冷,我无法看到她仰视的目光,只能依顺着她的目光向天空望去,天空色彩分明,蔚蓝的天空有洁白的云朵,丝丝微风变幻着柔弱的白云,刹那间,我因四处碰壁而焦躁不安的心平静了下来。
时隔五年,这个令人无限怜惜的小女孩带给我心灵的冲击却有增无减。我来到田晓芸面前,她居然还记着我,冲我微微笑了一下,但是,我却看到,她望云的眼睛里有着遮掩不住的忧伤,她示意我在一旁的空地上等她,然后,她挽起裤腿走入稻田,顶着剧烈的阳光把两亩地中的稻苗逐一扶正、松根、拔节,很快,晶莹的汗珠顺着她光洁的额头落入了稻田。
一小时之后,田晓芸带我回到了她的家,我看到了她瘫倒在床的母亲,两年前,她因腰椎间盘突出没有得到及时治疗导致病情恶化,最终瘫痪,田晓芸的父亲一直在南方打工挣钱,照顾母亲与稻田的重任就落在了田晓芸身上。
我在田晓芸家呆了半个多小时,谢绝了她母亲留我在家中吃饭的邀请。在走之前,我悄悄把身上所有的钱都压在了田晓芸为我端来的茶杯下面。

众人面面相觑着,旋即在心中狠狠的吸了一口冷气,那可是北苍灵院学员之中真正的风云人物啊,与他们这些刚刚来到北苍灵院的新生不同,李玄通却早已是在站在了无数学员的顶峰,受无数学员的尊崇与仰望。

  三

这等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人物,竟然便是这般清楚的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1

牧尘盯着眼前这英俊的长发青年,虽然他也是因为对方的身份微惊了一下,但那黑色眸子中,却并没有显露出丝毫的敬畏或者惧意,只是一片平静。

  从田晓芸家走出来后,我仿佛脱胎换骨般变了一个人,求职的困难、生活的逼仄都变得不再那么艰难。我开始定期给田晓芸寄钱,令我欣慰的是,这些钱从来没有被拒绝过,这也让我更加努力地去工作。我想,或许这个只有十一岁的孩子并不知道,帮助她已成为支撑我努力奋斗的动力源泉。
但我一直没有再去见她,我总觉得,我与她的相逢应当不是一种刻意的安排,那更像是一种斩不断的缘分,冥冥中自有约定。

“你果然来北苍灵院了啊。”李玄通微微笑了笑,然后视线掠过了洛璃身旁的牧尘,眼中掠过点点异色,令人捉摸不透。

 

洛璃螓首轻点,然后安静下来,并没有挑起其他话头的意思。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你还是这副性子。”李玄通有点无奈的一笑,旋即神色逐渐的郑重起来,紧紧的盯着洛璃,道:“你不该来这里的。”

“这是我的事。”洛璃纤细的眉微微的蹙起,道。

一旁的众人听得两人的谈话,也是有些疑惑,看这模样,似乎洛璃与李玄通之间,是认识的。

“那些消息,是真的吧?”李玄通抿了抿嘴,缓缓的道:“真是没想到,连你都会有冲动的时候。”

洛璃沉默下来,眼帘微微垂下,但那琉璃般的眸子。依旧明亮,她所做的事,她从来都没有后悔过。

“是因为他吧?”李玄通的目光,终于是正式的落到了牧尘的身上。淡淡一笑,道。

洛璃眸子微凝,上前半步,刚欲挡在牧尘的面前,一只手掌却是突然伸出来。握住了她那纤细的玉手,她微怔的偏过头,然后便是见到牧尘对着她微笑着摇摇头。

这种时候,他显然是不会站在她的身后,让她来接受着那些质疑,那不是一个男人所能做出的事情。

牧尘握住洛璃的玉手,然后抬头望向李玄通,道:“在下牧尘,见过李玄通学长。”

李玄通盯着牧尘,并未说话。但广场上的学员却是能够感觉到一种压迫之感,缓缓的从李玄通体内蔓延出来,令得这片广场的空气流动都是减缓了下来。

一些靠的近的学员,忍不住的退开一些,那压抑的心头方才稍稍好受一点。

牧尘眼神平静,身形却是纹丝不动,虽然眼前的李玄通,此时给他一种犹如肆虐天地的龙卷风暴一般的压迫,但却却并没有退后一丝一毫。

那种压迫,来得快。去得也快,但当那压迫消散时,就连周翎等人都是感觉到背心一片冷汗,旋即心头暗感震动。这李玄通究竟有多强啊?根本就没出手,就已经让得他们精疲力竭。

李玄通眼中泛着一层淡漠的光,他看着牧尘,道:“如果刚才不是你那举动,我连与你说话的兴趣都不会再有了。”

“那倒是我的荣幸了。”牧尘不置可否的笑笑,这李玄通看似惫懒。但其实有着一种渗透进骨子中的傲,而显然,后者的能耐,也的确具备着这种傲的资格。

“不过…”李玄通缓缓的收回目光,道:“为了你好,也为了她好,你还是离开她吧。”

洛璃琉璃般的眸子中,寒意陡然掠过,刚欲说话,却是被牧尘拦了下来,他望着李玄通,笑了笑,道:“这事,恐怕就只能恕难从命了,你把我当癞蛤蟆也行,我就是想吃天鹅肉,我也知道这会很困难,说不定会让我遍体鳞伤,不过…”

他握着洛璃透着点点冰凉,但却极为娇嫩的纤细玉手,笑道:“有些东西,的确值得去追逐,即便那条路再难,也得走过去。”

李玄通眉头皱着,声音也是缓缓的变冷下来,道:“你根本就不知道她背负以及承受着什么,这个世界从来就不是公平的,所以她也不能跟寻常女孩一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