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

 

2016年8月22日 星期一(不,又要上班了!)天气:阳光暴晒心情:一片无爱


  蓝沁像往常一样在等公共汽车的时候背着英文单词。
  “车来了诶。”正当她完全投入到英文单词的背诵中时,耳朵边突然出现的声音把她拉了回来。
  “你怎么知道我要坐的就是这辆车呢?”蓝沁扭过头反问那个人。
  然而。
  “不好意思,我在打电话,你刚刚是在对我讲话吗吗?”身边的少年一脸抱歉的微笑,他的手心里是一个精巧的蓝牙耳机。
  “诶?啊,没有啊。我在,我在背单词。”蓝沁手忙脚乱地举起英文书,来证明自己说的都是实话。总不能告诉他,他在电话里讲的话,被自己自做多情地当成了……
  “呵。车来了呢。”
  啊诶?那这次总是在跟我讲话了吧?
  
  不拥挤的车子似乎不能被称为公共汽车。结合了各种人群各种味道的汽车因为载重太大,行驶地分外缓慢。
  蓝沁不擅长坐车,从来都是。但是今天有些不同。她周围充斥的不再是工人们淋漓的汗味,上班族浓郁的香水味,而是干爽的青草香味。少年特有的味道。
  生命里突然出现的少年。
  
  “蓝沁,帮我去下面买点酱油来。”华灯初上,家家户户都升起了袅袅炊烟。正在投入地看着新买的动漫杂志的蓝沁突然听到这样的要求觉得很不乐意。
  “不去的话就把你买的那些乱七八糟的闲书给丢了。”蓝母双手插腰,油腻的手在已经泛黄的围裙上留下更加明显的印记。
  “好啦,我去就是了。爱情小说
  想到是傍晚,应该也不会碰到熟人。蓝沁丝毫没有犹豫地就穿着绿色的上衣,红色的睡裤出了门。
  便利店门口的落地玻璃上印出一个头发蓬乱,衣着鲜艳并且奇特的少女的身影。或者说,现在这样的我,称之为一个欧巴桑也不为过呢。蓝沁自嘲的想。
  没有想到的事,在词语字典里面,叫做意料之外。
  在蓝沁看见那个陌生又熟悉的背影时,几乎要把手里的酱油瓶摔碎。要上去打招呼吗?可是对方是今天早上才见过一面的男生。
  “你好。”

今天是星期一,昨天是星期天,明天是星期二。今天天空很蓝,而我,很困。

澳门新葡亰76500 1

哎,人生已经那么艰巨了,为何还会有周一?每天都要忙着上网,哪有时间上班。

  男生闻声惊讶地回头:“是你啊。呃,你的穿着还真是……居家啊。”似乎是想尽了可以用来形容蓝沁现在的样子又不伤害到她的话,憋了半天,他终于想到了一个词语。
  “呵。”蓝沁找不出话来,只能陪着干笑。
  “不过看上去很适合呢。”
  吓?这是什么意思?蓝沁有点恼怒地回头,却看见男生朝自己伸出双手。她盯着那双修长的手臂不知所措。
  “我帮你拿吗?”灯光下微微泛红的脸孔。“虽然,不是什么重的东西呢。”
  
  二
  楼迎迎背着画板走在回家的路上。她手里紧紧握着老师发给她的美术大赛的报名表。终于可以用实力来跟妈妈证明,画画不是浪费时间的东西了。
  楼迎迎太沉浸于自己幻想,以至于没有听到纷至而来的脚步声。只是一瞬间的松懈,手里的纸张就被风吹了去。
  “诶?我的报名表啊!”楼迎迎刚要去追,冷不防却被人拉住了手,一起朝前面奔去。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状况?楼迎迎只感觉到风在耳边呼啸着吹过。拉着她不停奔跑的人最后拐进了一条小巷边上的暗门。还没有等楼迎迎发问,就被一个眼神阻止了。
  嘈杂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不断地有咒骂声在身边响起。那些恶毒的肮脏的字眼让楼迎迎不自觉地颤抖。
  “那里好像有人!”似乎是被发现了,楼迎迎的心脏几乎都要跳出胸口。却只可以在一瞬间感觉到突然凑近的鼻息和青草淡淡的味道。“对不起。”在那个人说完这句话后,楼迎迎觉得天地开始旋转起来。
  她被亲吻了。
  “原来是一对小情侣。”
  “再去找找,别让那小子跑了。”
  当脚步声再次远去,楼迎迎终于被放开。
  “真的是对不起啊。”眼前的男生逆光看着她,尽量露出温柔的笑容,“我也是没有办法。“那,作为回报,让我为你画一幅画。”楼迎迎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来的勇气,竟然对
  一个陌生的刚刚对自己做了亲密举动的男生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然而,男生只是看了看楼迎迎手上的画板,微笑着说好。
  
  三
  聂小小龙飞凤舞地在纸上写上了电话号码。
  “充一百,是伐?”
  “恩。”
  “呐,充进了。你再看一下,这个号码是伐?”
  然而只是一眼,聂小小的全身骤然冷却下来。
  可是,怎么会这样啊啊?!聂小小瞪大了原本就很大的眼睛,明明自己最后的一位数写的是“7”啊,怎么会变成“1”了呢?我的话费啊!
  无奈之下,聂小小尝试着拨打了那个与自己只差一位的“幸运”号码。她拿着电话的手
  因为紧张还是有些发抖。万一遇到一个不讲理的人该怎么办呢?
  所幸的是,电话还是很快就接通了。
  “喂,你好。”
  还好是一个有礼貌的人。聂小小松了一口气:“那个,你好。我是手机号码只与你差一位的人。刚才不小心把话费存到了你的电话里。我想,我想……”
  “啊,你是想要我还电话费吗?所以我还觉得奇怪呢,怎么手机里突然多出钱来了。不过怎么证明是你给我充的呢?”
  聂小小本来放下去的心又揪了起来。“我在学渊路的报亭。十分钟内你过来,证明给你看我就是那个人。”聂小小说到后来几乎是赌气了。直接还不就好了吗,还要这么麻烦。
  “好。”没有犹豫的答应下来的声音。
  
  直到那个身影出现,聂小小都百无聊赖地坐在路边的台阶上打手机游戏玩。
  
  “是你吧?充错了话费的人。”头顶的阳光被挡住,聂小小感到瞬间的清凉。
  “恩,是,是的。”
  “还真是粗心呐。”男生居高临下地看着聂小小,“不过也算是缘分吧。起来吧。”说着伸出手把聂小小从台阶上拉起来。
  聂小小一下子站立不稳,跌进男生的怀抱。
  青草的香味啊。
  
  如果我可以像蓝沁那样在超市里面不顾形象到跟你打招呼。
  如果我可以像楼迎迎那样要求你做我的绘画模特。
  如果我可以像聂小小一样打电话给只差一位号码的你。
  你会不会像我描写的那些温暖而美好的男生一样,给我一个站在你身边的机会?
  
  如果你听的到如果。

我每天都是在日理万机的生活中度过,总有数不清的傻蛋前赴后继的跑来调戏我。大概是因为,人长得漂亮,不过这也就算了(高昂的头得意地抬起),毕竟关键是我还有一个不仅好吃还低调的名字咕噜!喵子!不仅男女老幼,通通都跑到我的碗里来。这不,那只老马又来骚扰我了。

老马:早上好,上班上班!

 

喵:恩。

老马:昨晚撸到11点回去,早上起来头痛。

喵:哦。

老马:你不会安慰一下我瘦小的身躯?

喵:不。

老马:靠,装高冷啊!

喵:下班了!

老马:我吃完饭还得加班去。妈蛋,不能比啊。

喵:中午没有睡,脑子混乱,工作出错了。(哭脸)

老马:欠拍,来让我拍两下就清醒了。

喵:滚!

老马:等下,有个妹子加我QQ,不知道是啥情况。

……

一会儿,老马发来聊天截图一:

1。【She:很高兴认识你!能陪我说会儿话吗?

老马:不是在陪吗?

澳门新葡亰76500,She:我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吧,我叫高雪,来自山西,23岁,刚来这边的,应该在你附近吧,你叫什么名字呢?

老马:乔晨。

She:不好意思,可能打扰到你了,就是想找个人说说心里话,心里难受!

老马:没事,我也是23同龄人。你说,我听着。】

老马:会不会是骗子?(惊恐脸)

老马:我怕!我该怎么办?我方得不行!

喵:还乔晨!恶心么?

老马:那真是姓名不能暴露了。防人之心不可无。乔晨是我一个同事的名字,他知道了会不会打死我?(假哭脸)

喵:会。你准备受屎吧。

老马发来聊天截图二:

2。【She:说了不怕你笑话,我被一个男生骗到了这边,我太傻了,他骗了我的感情!来了这边之后才发现他就是一个衣冠禽兽!都有女朋友了,他还拿走了我所有积蓄,跟你说这些你不会笑话我吧!

老马:朋友你打字真慢!那你来跟我吧,我有房有车有存款,长得也不赖,就缺个女朋友就能结婚了。我讲真的,我不开玩笑。】

老马:万一是真的我是不是太坏了?(大笑脸)。

喵:我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吧,我叫咸鱼,来自广东,23岁,刚来这边的,应该在你附近的。你能陪我聊会天吗?说了不怕你笑话,我被一个男生骗到这边,我太傻了,他骗了我的感情,表白之后才知道他喜欢的不是我,还只是想上我。跟你讲这些你不会笑话我吧?

喵:你看看,好可怜。赶紧给个爱的抱抱,给个安慰,给个红包!

老马:会,因为你名字太难听了。我不想跟名字难听的人聊天,不好意思。

喵:我叫咸鱼菌,菌咸鱼也可以,鱼咸菌?

老马:真难听,不聊!

喵:滚!

老马:还是琁好好听点。

喵:现在个个人都啊好啊好啊的叫着。你可以叫我好妹妹,或者好姐姐也成。(大笑脸)

老马:你不一样啊!你叫穷好,与众不同。

喵:滚!(黑脸)

老马:啦啦啦,你来打我呀,来呀!

喵:老马,我觉得我们的缘分也就到这了。我对你的疼爱已经到了尽头了。等我下次去南京打屎你!(大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