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事

 

        世间有很多事,你不知道的事,你的事,我的事,最后,成为我的事。

    1

       
多少年以后,夏小沫一个人独自走在街头,看尽世间繁华,回想那一个人,也没有后悔当年的遇见。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太阳已经渐落西山。

       
叮叮叮~一阵狂躁的下课铃声响起,把正在发呆的夏小沫惊醒,夏小沫拿起手机,10点30分,离吃饭时间还早,就去图书馆溜达一圈。离期末考试还有半个月,这是夏小沫的第一个大学期末考试,虽然脱离了高中三年紧张的题海战术,但对于好学生夏小沫来说,考试之前认真复习似乎成了常态。

  夏日的太阳回会去的那么早吗?

       
冬日的阳光始终懒洋洋,夏小沫在去图书馆的路上不禁打了个寒颤,不由自主的把脖子往高领毛衣里缩了缩,行行走走的同学们都穿上了厚厚的羽绒服,南方的冬天似乎比北方更冷了一些,这是夏小沫离开北方的第一个冬天,他有些怀念家里的暖气。

  夏小沫感觉自己的眼睛是那么恍惚,夕阳下金灿灿的光芒映入她的眼帘却是那么黑暗。

         
夏小沫经过操场时,看见三五个男生在打篮球,从夏小沫懂事开始,他就是个喜静的男孩子,他没有北方男子的粗旷,反而有点南方男子的温柔。天这样冷,三五男子仍穿着短袖短裤在球场上奔跑传球,夏小沫不经多看了一眼,也就是这一眼,改变了夏小沫的一生。

  眼泪止不住的想要从眼眶里滴下来,当听到自己已经得了白血病那个消息的时候,他突然间感觉,她的世界要塌了,瞬间的震惊犹如大海上的汹涌波涛,席卷的自己连尸骨残骸都没有。

       
引起夏小沫注意到男生正在传球,穿着白色的球服,动作娴熟的传球、接球、上篮、球进了。夏小沫心里莫名的悸动,不自主的红了脸,男子望向这边,夏小沫总觉得是在看他,脸又更红了,夏小沫慌张的走了,这是夏小沫18年以来第一次如此慌神,夏小沫似乎明白了什么。

  目光呆滞的没有目的地的朝前走去,心放否被掏空了一般,空洞的只有无止境的黑暗。

     
离期末考试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夏小沫去图书馆的日子更勤了,每次经过篮球场夏小沫都不经意地向篮球场看,但是每次都没看见那个男生,夏小沫心中不免有点失落。

  似乎没有地方可以去,似乎自己放否被这个世界抛弃。

     
和往常一样,夏小沫在图书馆认真地做题。“同学,你可以给我讲一下这道题吗?”一个很有磁性的男声在他耳边响起,夏小沫抬头一看,正撞上男生的眼,摆在夏小沫面前的这张脸是前几天篮球场上看的男生的脸,夏小沫好似脑充血一样,突然暂停了思考,静静地把男生看着。“同学,你可以给他讲一下这道题吗?”苏泽新再次说。夏小沫这才反应过来,小声嗯了一声,便拿起来题来看,好学生夏小沫很快把解题方法告诉苏泽新,对于四肢发达、头脑相对要简单一点的体育生苏泽新,很快把崇拜的目光投向夏小沫,夏小沫心中那次涌上一股悸动。“我叫苏泽新,明后天我也可以来问你题吗?”苏泽新说。苏泽新,多好听的名字,夏小沫在心中把他的名字默念一遍,说了一句好。就这样,夏小沫和苏泽新成了好朋友。夏小沫负责给苏泽新讲题,温习功课。苏泽新则负责带内向的夏小沫打篮球、聚会等。

  夜幕即将降临,灯火璀璨的城市里,光怪陆离的霓虹灯散发着纸醉金迷的耀眼光彩,微黄色的街灯照耀着匆匆擦肩而过的行人,显得那么苍白。

     
苏泽新打球,夏小沫就在看台上看书等他,苏泽新篮球打得好、人长得高帅,看他打球的女生很多,给他买水的女生也很多,他从来也只是笑笑不接受,就嘿嘿地喊着夏小沫说去买水。夏小沫就跟着他,等需要学习的时候夏小沫就很用心地给苏泽新讲题,于是苏泽新每次考试都能通过。于是学校里传言苏泽新和夏小沫是同性恋,看苏泽新打篮球的女生开始变得越来越少,苏泽新对此不理,因为他一直是一个头脑简单的人,对夏小沫来说,他喜欢这种传言,也希望他变成现实,只是,他不知道怎么开口这件事,现在的生活是美好的,就他们两人,夏小沫想,还没必要捅破这层纸,就这样享受生活,也许苏泽新也喜欢这种生活。

  街道呼啸而过的车辆只留下刺耳的汽笛声和刺鼻的汽油味,一瞬间,夏小沫真想走到马路上,看着对面飞速而来的车辆冲过自己的身体,自己在天空中带着红色的血色花朵绚丽的飞舞,那该是一种多么美丽迷人的景象呀。

       
大三下期的一天晚上,刚洗完澡的夏小沫接到苏泽新的短信说是在校门外的一个小酒馆等他。等夏小沫穿好衣服匆忙赶到小酒馆时,看见烟灰缸里已经有几根烟头,桌子上也摆放着几个空酒瓶,暗黑的灯光笼罩着整个小酒馆,苏泽新的脸色看不出任何颜色,颓废笼罩着他的脸,让夏小沫看着心疼。夏小沫坐下,也开了一瓶酒,第一次喝了一口,真难喝,夏小沫想,关心地问怎么了。苏泽新也不搭话,自顾又来了一瓶酒,一饮而空。

  苦笑着扯开自己的嘴角,一抹淡淡的无奈和寂寞涌上了眼膜。

       
“她来找我了。”苏泽新说。她,夏小沫听着,心里不自主的难受,夏小沫没有说话,这是他第一次听苏泽新说女生,说感情。之前他一度认为,他和苏泽新能就这样生活。

  手提包里的电话响了一边又一边,不用看,夏小沫也知道是谁的,这个世界上除了他,就再也没有人,能够如此的给自己不厌其烦的打着电话。

       
那是苏泽新初一就暗恋的女神,学习好美丽大方,苏泽新花了整整一个初中三年,才将女生追到手,每天上下学接送女神,帮女神买早晚饭、拿书包,夏天给她打伞遮太阳,雨天给她撑伞遮雨,冬天给她暖手都是苏泽新的活,他很乐意很享受,看着女神和其他男生一起讨论题他也不吃醋,他始终觉得女神是爱他的,所以当高三时,女神跟隔壁男生暧昧到其他同学都知道的时候,苏泽新仍然不愿意相信,于是分手,大醉一场。女神和男生考入了理想的学府,苏泽新因为是体育生也考上了夏小沫的学校,只是从此以后,苏泽新不再和任何女生接触,在他心里,仍然住着女神。

  但他,林洛,又何尝不是坚强下来活下去的勇气和理由呢,如果是一年前,或许自己应该会感激这场足以吞噬掉自己生命的病,而如今,她真的舍不得他呀。这个世界抛弃了她,只有林洛给予了她这个冰冷世界之外仅有的温暖。

       
女神是下午联系的苏泽新,女神也失恋了,和女神一起上大学的男生拿到了交换生的名额去了国外,一个月后和女神分了手,于是女神想到了苏泽新,想起了他的好。

  哪怕是自己远在两个不同城市的的父母,也没有这么关心自己,一个月连一个慰问的电话都觉得很奢侈。哪怕是自己给他们打电话,他们也很少有关怀,有的似乎只有金钱的挥洒。

       
不要相信她,夏小沫刚想说这句话。“我决定原谅她,以前都不记得了,现在好好和她在一起。”苏泽新说。一股难受涌上夏小沫的心里,他想哭,可是不能。这一顿酒就这样喝完了。

  夏小沫悲伤的望着在夜幕下映衬的通明的夜空,上帝呀,你怎么又给我开了这样一个玩笑呢?亲爱的,洛,如果我离开了这个世界,你会有坚强下去吗?

       
第二天早上起来,夏小沫只觉得头疼,头天晚上的话还浮现在心中,夏小沫想,他们隔着这么远,也不会影响他和苏泽新,可是他错了。这以后,夏小沫除了在篮球场上能看见苏泽新,其余时间苏泽新都是陪女神聊天、打游戏,苏泽新也没有其他时间找夏小沫,找夏小沫也是功课上的事情。夏小沫给苏泽新建立了个邮箱,把账号和密码发给他,每次功课的内容都通过邮箱给他。偶尔,苏泽新找夏小沫吃饭,饭桌上的话题永远是女神,夏小沫就这样沉默着、沉默着。苏泽新因为一直沉浸在幸福中也一直没发现。

  打开电话,没有理会林格的来电和信息。

       
转眼间,毕业季到了,夏小沫问苏泽新,你想去哪个城市工作,苏泽新想都没想就说去上海。那是女神上学的地方,夏小沫心里想。“你呢?”苏泽新问。“也许回老家吧,也许找个南方小城,我不适合大城市。”夏小沫说,是的,他是一个内向的人,他喜欢安静,他适合安静的小城,不适合喧嚣。毕业了,苏泽新收拾好行李,在机场和夏小沫说再见。夏小沫就这样看着苏泽新离开的背影,泪眼婆娑。

  翻出一个号码,直接拨了出去,“嘟嘟”的两声之后便通了。跟妈妈的话大概也就那么几句,夏小沫几乎都能用手指头数出来妈妈那几句应付自己的没有感情温度的关怀话语。

       
夏小沫毕业后就留在了读书的这个城市,四年的大学光阴让他习惯了南方湿润的空气,双休的工作让夏小沫有很多自己的时间,他更加的思念苏泽新,几次想去看苏泽新都被自己心中的声音压制了行动,不要去打扰他。夏小沫就这样按时上下班,养一条小狗,想苏泽新就去校园走走,看看当年两人一起去的地方。这样,也好。

  跟妈妈简明的说了自己的了白血病的事情。短暂的几秒钟震惊之后,妈妈才不可思议的尖叫起来,夏小沫用很平静的话语给她解释了一番便直接挂掉了电环。

       
苏泽新又失恋了,这是在夏小沫某天睡梦中被电话吵醒听到的事。因为上班,女神变得更加物质,攀上了一个老板甩了刚刚工作挣钱并不多的苏泽新。原来感情抵不过金钱,抵不过真心。电话那头的苏泽新喝了很多很多酒,不停地诉说着,让电话这头的夏小沫很心疼。挂了电话后,订机票、给领导发短信请假,第二天夏小沫就出现在苏泽新的出租屋里,出租屋很乱,夏小沫现在楼下超市买了点饮料、零食,又上楼把苏泽新乱扔的脏衣服洗了,把出租屋收拾干净。就陪着苏泽新坐着,也不说话。苏泽新看着夏小沫,笑了笑,说谢谢你小沫。这一句说得小沫心疼,小沫说我第一次上海,你陪我逛逛,就当见识见识,苏泽新清楚,夏小沫是想转移他的注意力。7天很快过去了,夏小沫回去上班了,刚开始夏小沫每天给苏泽新打电话,询问苏泽新的心情。慢慢地苏泽新也走出来了,心情开朗了很多,小沫也放心了。小沫就没有每天打电话了,他怕苏泽新会烦。

  他从话音里感觉出来了,妈妈还是关心她的,只是她不明白,关心自己为何父母会离异,重新组合家庭,为何把自己想扔包袱一样丢在离他们那么远的这个没有温暖的城市。为何仅仅只有物质上的挥洒,而连一句温暖的关心话语都没有。

       
又开始正常的工作,日子就这样简单的过着,一年半后的一天,夏小沫接到苏泽新的短信,短信内容是“小沫,我要结婚了,是看着就想照顾一辈子的人”。夏小沫又一次脑壳充血,半天没回过神来,他要结婚了,真心的要结婚了,从此,他的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是他的妻子孩子。夏小沫请了假,在家里躺了两天,在这两天里他不和任何人说话,不接电话,不看短信。他难受,悲伤,可是他不能诉说。他爱苏泽新,从他看见的他的第一天起,便再也忘不了那一张脸、那一双眼,可是,他们都是男生,他不敢把那层纸捅破,他不想和他变成尴尬的人。

  难道只有在生与死时候才会知道珍惜和关怀吗?或许,这就是人性的劣性吧。

       
夏小沫想起了之前给苏泽新发学习资料的邮箱,苏泽新应该没用了,他给里面发了封邮件,内容是他爱他,一直都爱。然后关掉手机,睡觉。他想,苏泽新应该看不见,他说了心里轻松了。他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只有他和苏泽新,他们在一起生活,一起买菜、煮饭、看电视。他不想从梦中醒来,他想一直就活在梦中。

  2

         
事实上,苏泽新也真的没有看到那封邮件,苏泽新结婚了,过了一两年当爸爸了,还是那样头脑简单地给夏小沫就分享幸福,只是因为带孩子的时间多了,和夏小沫联系得更少了,由每个月联系再到半年再到一年。

  等到林洛以最快的速度到达酒吧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原本林洛愤怒的心情还想好好的教育一番的,但当他看到夏小沫醉醺醺的倒在酒柜上的时候,她的心一瞬间便碎了,所有的忿恨,一瞬间都成了心疼。

       
夏小沫一直一个人,夏小沫的父母思想开放,也不催促,夏小沫的每天的生活就是上班、回家、遛狗、看苏泽新晒娃,看苏泽新的照片、回想和苏泽新一起的日子,苏泽新,他的生活中始终都是苏泽新。就这样吧,夏小沫想。

  夜晚的风依旧那么清凉,有一股吹入心的刺骨。

         
你不知道很多事,不知道那年你喝的大醉呼呼大睡我偷偷吻了你的额头,不知道为了给你买你喜欢的东西我淋了很久的雨,不知道到我站在你背后偷偷说了很多次我爱你。也好,这样你就不会有负担,你就可以安心生活,你就可以快乐。

  林洛背着夏小沫在空旷的街道上向前走着,原本想带她回学校的,可以看时间便知道宿舍早锁了。

  夏小沫很安静的睡在林洛的背上,头倒在肩膀上,带有体温的脸很紧很近的贴在林洛的耳朵和脸颊上,林洛感觉很舒适,很温馨,他好想就这样一直走下,知道天涯海角,直到海枯石烂。

  随便找了一个旅馆,开了一间有两件床的房间。林洛帮忙脱掉了鞋子,小心的帮她盖上被子。然后关上灯,静静地坐在地上,趴在床沿上,双眼带着温和的神态仔细的看着夏小沫。

  时间放否凝固了,他的眼里放否只有她,在这一瞬间,天地间只有面前这个人,这个让他一生都迷恋的女孩。

澳门新葡亰76500,  过去的一切都在眼帘上掠过。

  初次在酒吧在偶遇,那个行为举止及其疯狂,还带着甜甜的微笑的女孩,一瞬间便紧紧的扎住了他的心,虽然舞蹈掉的很张扬,但就那么一秒钟,他便深深的爱上了他的微笑。

  她是一个很迷人,很善良的女孩,但林洛知道她的内心是那么的孤单和哀伤,她需要有人关心,他需要有人爱,

  在那爱上夏小沫的一秒,他就发誓,如果可能,他会用尽一生对她好,让他微笑,让她幸福,让她戒掉忧伤,让她戒掉孤寂的落寞。

  他知道她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于是,他便每天晚上到那个酒吧,只为等她,偷偷的待在很安静,很遥远的角落了也笑,仔细的看着她,看着她笑,他便也会开心,看着她哭,他也会黯然伤魂。见有人对她图谋不轨的时候,他便会用尽一切,保她安危。

  终于,有一天,当自己头破血流的时候,便看见她静静的站在他面前。

  原来她什么都知道,她是一个很聪明的女孩,当林洛一次又一次出现在酒吧,并用很安详的笑容注视着自己的时候,她大概都已经知道了些什么。一夏小沫后来的话说,她冰冷的世界让她很难相信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但就是林洛。这个可以为她付出一切的男孩,从那一次为了自己和别人火拼的时候,她才开始相信,这个世界,终于有点同情她了。

  知道两人开始交往后,林洛才知道那次火拼是夏小沫及时的报警,那几个混混听到了警鸣,所以才放过了自己。

  回忆就像流水般匆匆在眼前流淌,其中的甜蜜感充斥着林洛心间的每一个角落。虽然,这次,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相信,她会告诉自己的,明天的她会继续保持着他所爱的纯澈的微笑。

  睡梦中的夏小沫双手紧紧的握住林洛的手,舍不得松开一丝,她怕一松开,自己就会从此丢失了他。林洛感觉到了,谁们中的她很孤单,很需要温暖,于是,他也赶紧紧紧的回握着。

  两只手在这个孤寂的夜幕城市下互相汲取的温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