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20岁女生的回忆录(1)

  现在,我必须离开了。我走到街角,然后转弯。答应我,别看着我,把车开走,离开我,就像我离开你。——《罗马假日》

仔细回想到最早最早,钉子球没有睁开眼睛的回忆,也记不起是否有人亲过她,有谁抱了她,最早最早..是幼儿园。钉子球在一张绿色的木床上哭着醒来想要给爸妈打电话..

  

幼儿园很小,是迷你版的初中,一切一切都是缩小版的样子。包括楼梯,滑梯,桌子,椅子…

  蕾蕾有三个不同的名字,她有一天跑来告诉我说的。一个是英文的,一个是法文的,还有就是现在这个,我们都知道的。

在幼儿园里,有个黑长直的女人是校长,她的头发最后总是很齐整,穿着卡其色的西装和尖头细跟高跟鞋。还有一个红色卷发及肩的老师,很温柔,脸上总是带着笑容,教的大概的文科。还有红色爆炸头的师奶,每天早上会分早餐,比如最好吃的酱油鸡翅,又或者是速冻包子,不管是哪个..钉子球都很爱吃。记得有一次分早餐的时候,爆炸头师奶和小朋友们说,你们不要跷二郎腿,这样不好;还有就是她会帮钉子球的可爱朋友把包子的皮撕下来,每次分包子的时候都会,但是钉子球并不知道为什么。

  英文的和法文的都很难念,她可读得真好,我们听蕾蕾说她的名字,可我们都念不好。她说,爱斯基摩人都给自己取很多的名字,他们还给雪取了三十种不同的名字。我们都很羡慕蕾蕾,因为她有三个不同的名字,还有漂亮的花格碎布裙子。她说,这些都是我爸爸告诉我的,他看过很多很多的书,你们知道吗?很多很多,就像天上的星星那么多。她是那么的自豪,蕾蕾她长得那么漂亮,她说他的父亲在法国,是个大学的教授,她们每星期都通电话。关于这一点我深信不疑。

钉子球在学校有两个玩的比较好的可爱朋友,当时流行S.H.E,她和她的可爱朋友总会有想当的那个明星,每次挑人的时候都没有人愿意当Ella,大概是觉得她比较男性化,比较强势的钉子球总会设法让她的可爱朋友当Ella,而自己只需要选好自己喜欢的Hebe就好了。还记得当时每个人都想当妹妹,但钉子球的年龄却是最大,于是乎她谎报了她的生日..把9.24说成了10.25。

澳门新葡亰76500,  

在幼儿园的时候钉子球还做了一个梦,梦里钉子球的头发有半层楼那么长,她站在台阶上,梳她的头发。

澳门新葡亰76500 1

同班级里,有个很瘦的男生,眼睛很大,带着眼镜。钉子球挺喜欢他的,他们总是一起玩过家家,钉子球当妈他当爸。一次只有他们两人的时候,他牵了钉子球的手,并说喜欢她。后来钉子球要再念一年幼儿园,他们分开了。只记得在一个晚上,钉子球接到了他的电话,他说他出了车祸,很想她。

  我的家住在S城的闸口区汉山路上,本来这里是个好地方,后来就变得不好了。我的爸爸妈妈时常在吃饭的时候就会说起这个事情,太多的外地人都挤进来了,太多太多了,A城B城C城,F城……所有人都觉得S城是个好地方。为此,我们常常觉得骄傲和毫无来由的幸福。

自从有了在夜里哭着给爸妈打电话的事后,钉子球爸妈不忍心让她去托管,于是钉子球她的爸爸每天都来接她放学。在回家的路上,有个报刊亭,钉子球很喜欢看里面的《小公主》,一本10块,在当时来说算是价格不菲了,但是钉子球她爸总是会买给她。在报刊亭对面,有个面包房,那里有钉子球最爱吃的糕点和蛋挞,糕点是一张松软的蛋糕饼里面包着酸甜的乳白色酱和肉松、两口就能吃掉一个。记得一开始还没有葡式蛋挞,蛋挞只卖5毛钱。

  汉山路有三到五个弄堂交叉分布在路的两侧,最近虽然逐渐热闹起来,但是大人们总是说这并不是什么好事情。他们不喜欢已然习惯的生活被无情地打破,新开张的热气腾腾的包子铺馄饨铺毫无疑问地打击着他们原本就非常脆弱的心理防线。路口本来有个修鞋摊,现在是一个报刊亭,修鞋铺移到了一边。报刊亭里有个二十多岁的大姑娘,她似乎很喜欢看书,所有人路过那里都会看到她坐在那里低头看书。旁边的修鞋铺发出叮叮砰砰的声音也一点影响不了她,传说她是旁边修鞋的老头的孙女。路口第一个弄堂拐弯处有一家书店,书店的旁边是个小诊所,再旁边是一家24小时便利店,书店和诊所都是外地人来以后开的。

有的时候钉子球他爸会因为工作原因让钉子球在幼儿园的门口等很久,但每次他都会买来钉子球爱吃的食物,于是乎钉子球每天都会在幼儿园门口静静的等着她爸爸的身影出现,虽然有的时候等到天都暗了..也因为这个原因,钉子球他爸换了不少工作,只为了离她女儿的学校近一点。可是后来也因为此,年纪大了后能胜任的工作便越来越少,钱赚的也越来越少。

  我们时常去书店看书,却从来没去过诊所,不管我得多大的病我妈妈从来都不带我去这家诊所,她宁愿带我去更远的大医院。去诊所的人都是一些外地人,他们面黄肌瘦,诊所里的医生是个和蔼的老奶奶,穿着白色干净的白大褂,和大医院里的医生一样微笑。我从来没进到过里面,尽管我很想进去看一看。我和我的同学都喜欢去书店里看书,我们都喜欢去,店里面有各色各样的人,就和书店卖的书一样杂。书店里时常会进一些漫画书,数量不是很多,却是我们喜欢看的。我们从来没有买过书,我们没有钱,可我们看过所有店里的漫画书,《机器猫》还有《七龙珠》。

  从24小时便利店再过去,白天是一溜卖菜卖水果的地摊,早晨是做大饼油条和生煎包子的露天铺子,到了晚上则是大排档。沿街的法国梧桐因为这些原因变得脏兮兮,从来没有人理会过它们,之前他们没来之前,它们则是弄堂里的人晒晾衣裤的架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