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错过那个宠你的人

 

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此刻,她坐在我对面,轻轻地端起小瓷杯,微微翘着兰花指,小口地吮着咖啡。岁月就像是指尖滑落的水滴,在她身上似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虽年届不惑,但依然温婉美丽。论不上大家闺秀,但也是有些情趣的。闲暇之余,她喜欢弹弹琴,读读诗。唯一遗憾的是她至今仍是孑然一身。二十多岁时,亲朋好友张罗着帮她相过几回亲,但最终都无疾而终。旁人都说她眼界高,但究竟是什么缘故,不得而知。过了三十,做媒的人渐渐少了,她的日子倒也清净了许多。

潺潺流水,一把金丝铁扇缓缓展开,扇柄两侧各自攀附着一条双目紧闭的金龙。

见她放下杯子,我唐突地问道:“不想嫁人了吗?”她答:“每个女人都期待自己披上婚纱的那一刻,我也不例外呀。”我又问道:“你到底想找个怎样的人呢?”“想找个肯为我买西葫芦汤的人。”见我一脸诧异,她咯咯咯地笑了起来,清澈的大眼睛笑成了两弯弯月,灿烂的笑脸如孩童般纯真可爱。

应裘按住左侧的龙尾,一条金龙打开双眼,两颗血红的宝石镶在眼底,一排锋利的锯齿在扇头展开。按下右侧的龙尾,另一条金龙露出两颗蓝色龙眼,细密的银针从扇骨里射出。

他们曾是同事,某次加班,他提议晚餐吃炒菜,菜由她点,他只管买来。她说,“买个红烧肚档吧,再来个素菜。突然好想吃西葫芦,如果没有,类似的菜也都可以。”他去了两个街区外的饭店,回来时右手手指上勾着一个大塑料袋,袋里齐刷刷的一沓白纸盒,盒里盛满了饭菜。他两只手中间还小心翼翼地捧着一个大号的汤碗,碗里是满满的滚烫的西葫芦汤。放下碗,他甩了甩僵硬了的手指,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应裘抬手一掷,尹月接过铁扇,冰凉的铁扇犹如一朵带刺的花朵在他掌心飞旋。

他说饭店里只有西葫芦做的汤,没有单炒的。她笑他笨,那就买别的素菜呀!他没生气,只是傻傻地看着她笑:“你想吃,我就买了来哦!”他宠她,可她没放在心上。

“天殇军出自梨园弟子,尹云宣教你的那些本事可不止是用来唱戏的。”应裘倚着假山一副悠闲的说着:“就算不用我教你,你也知道该怎么做。”

再次相见,他已为人夫。此时她才顿悟原来在她心里他是唯一那个她愿意嫁的人。

“在你看来杀人就是那么随意的事情?”

原来,这就是她的故事。

“你不需要杀人,只要银针出窍引开他们的注意,到时引起混乱就能争取更多时间。只要你不失手,没有人会怀疑到你身上。”应裘一耸肩,肩膀便传来几分疼痛。

人生旅途中,我们会错过很多人或事,但请珍惜那个肯为你买西葫芦汤的人,请别错过那个宠你的人!

尹月不安的问道:“那你呢?”

 

应裘咬了咬牙,“我到里面找我要的东西,到时候我们在码头会合,要是等不到我,你一定要离开这里。”

尹月凝望着她,微微颔首。“你也是。”

“什么?”应裘愣了愣。

尹月缓缓说着:“要是我没逃出来,你就……”

“阿黍!”应裘打断他的话,目光投向在他身后走来的阿黍。

“师父,先生。我是来叫你们吃饭的,没打扰到你们吧?”

“当然没有,走吧!”应裘走在阿黍身边问着:“今天吃什么?”

“豆腐炖蛋、芍药木耳、鲜菇油菜、素三鲜……”

阿黍还没说完,应裘便不耐烦的抱怨着:“这都吃几天了,怎么还是素菜?”

“先生身子还没好,师父说了要吃得清淡些,不过还有一份清炖排骨汤专门为先生做的。”

尹月走在她们身后,应裘回头瞥了一眼,闷闷的走回洋房。

三人坐在餐桌前,应裘撇开一桌的素菜,端着一盆清炖排骨汤放在面前自顾的喝着。

“阿黍,想不到你的手艺这么好,这几天吃你做的饭都吃馋了,以后你要是不在我可得饿死了。”

阿黍听了忍不住笑着说:“先生,这几天您吃的饭加起来可比我吃一顿还少。我还以为是我做得不好吃呢!再说了,就算没有我,不是还有师父嘛!”

应裘一脸不屑的说着:“就他那三两下的手艺哪能跟你比?”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呵!”尹月在一旁嘲讽着,“你也不数数犯浑的时候这饭桌一天被你掀了几回?再好的手艺也折腾在你手里,说起来我还从没见你进过厨房,连喝口水都是我给你烧。整天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您要是嫌弃,麻烦以后自己做饭!”

应裘埋头喝汤,嘴里含糊的说着:“简直是比杀人还麻烦。”

饭桌上顿时陷入了沉默,尹月默默吃着饭,应裘手里一顿,抬头看了阿黍一眼,低头继续喝着碗里的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