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服破了

  看见黄德的时候,他正穿着件大号的白衣在刷墙,是自己喜欢的淡蓝色,他比以前消瘦了很多。

是啊,贫穷其实也不可怕。在那个缺吃少穿的年代里,我记得清楚,有时读书做题的时候也会头痛的厉害,因为没有吃过鸡蛋,更不要提牛奶了。每每放学回来,一到家我二话不说就是找吃的。家里也实在是穷,除了窝窝头和高粱馒头,白面馒头母亲总是和我说家里来客人的时候再吃。生活啊总是这样坎坷,但母亲没有收邻居的钱。也许那一刻自己朦朦胧胧明白一个道理,日子可以穷,但是众人拾柴火焰高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嫁给我好吗?”

还没有到晚饭的时间,母亲就从缝纫机前站了起来,大声和我说:“修好了,可以穿了。”我跑过来看看,裤子确实修好了,母亲在裤子划破的地方加了一块布料,那是一朵花,不大,但是很好看。我拿在手里,不停的摸着。那一刻心里想着明天上学就穿这条裤子,好看,有花。

  “好。”

母亲愣了一会儿,笑着说:“你不是有吗?”我不乐意,抱怨着说:“不,我要新鞋子,不要旧的了。”母亲听了转身回屋了,我知道鞋子也没有了。吃饭的时候不开心,总是觉得为什么自己和别人不同?为什么人家都有那么好的鞋子?为啥我要一双都没有呢?

  说着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条项链,正是当初两人争吵的那条,黄德亲自给杨怡带上:“这条项链你戴起来真好看,就连那些明星也比不上你。”

没过几天,有一天放学回家。到了家里,母亲赶紧喊我过去,说是亲手做了一双布鞋。那一刻自己激动的不得了,从母亲手里接过鞋子,书包都没有放下就把鞋子脱了。母亲做的鞋子有点爱不释手,可能由于是新的,穿起来不舒服。我站起来到院子走一走,那一刻才觉得幸福来的太突然。

  那是一个下着小雨的夜晚,杨怡有点悔恨的站在公交车站,刚才要不是自己的上司要求自己干完那个文件在下班,自己又怎么会错过今晚最晚的公交车?

第二天我穿新的鞋子到了学校,老师依然罚我站着。不过那一刻自己已经有了不同的想法,至少不会有坏情绪了。后来自己成绩慢慢的改变,虽然没有第一,但是也在班里挺不错的。我记得清楚,从那以后自己没有站过墙角。

  那天,他带自己去看了他的那栋两层别墅,还告诉自己:他的房子现在还差一个女主人。杨怡发现自己的脸有点烫,心跳又快了几分。

有一次和邻居伙伴到果园玩耍,爬树的时候忽然裤子被枝条刮破了。伙伴们都笑话我,我恼怒成羞一只手捂着,一只手遮着脸,偷偷的往家走。还没到家门口我就喊母亲,自己的裤子破了。母亲闻声走出门来,走的很急,到了身旁拉着我的手往家走:“没事没事,回家换一条裤子,这条裤子我来补一下。”

澳门新葡亰76500 1

后来邻居家都知道母亲的手艺,那些婶子啊大娘啊有空就来我家,带了一个口袋,里面都是各种不同的布料。有的要给自己的女儿做一件衣服,有的儿子要相亲,赶紧过来找母亲做一身西服应急。母亲都是笑着把口袋接过来,她和她的缝纫机悄悄的开始忙碌起来。有时晚上我都睡觉了,不过还是看到母亲坐在缝纫机前来回的修剪着衣服。

  “要不要我载你一程?”他笑着问杨怡,他的笑很温暖,让人有如沐春风的感觉。他虽然不是骑着白马来的,却也是开着宝马出现在自己面前的。

果不其然,第二天到了学校,大伙看到我的裤子,都过来问问在哪里买的。我笑着说这裤子买不到,是我妈亲手用缝纫机做的。那一刻大伙纷纷羡慕,自己也在心里默默的感激着母亲。虽然不是买的,虽然兜里也没有零食,但在那些个“富家子弟”里,自己一瞬间仿佛有了小小的成就感。

澳门新葡亰76500,  只是,渐渐地,那天过后,他就再也没有再来找过自己,半个过多月后,终于再次看见他了,只是他的车上坐着一个比自己更加漂亮的女孩,他只是笑着告诉杨怡说:你的头发有点开叉,应该换一种洗头水。

我很纳闷裤子都已经破了,肯定不好补。那一处不像平时划破了,被枝条刮破了一大块,需要用不少布料才能堵住,但是这样的裤子肯定不好看了。我抱怨着:“妈,这裤子不能穿了,你看少了一块布呢?”母亲笑着说没事,她有法子。

  黄德原本的同事,热心的把黄德现在的地址给了她,杨怡看着地址又呆了半响,才把那张小纸条小心的揣进了口袋里。

昨晚和朋友出去溜达,走在马路上的时候,为了躲一只小狗,我和同事赶紧跑到路边的绿化带里。不曾想躲是躲过去了,我的裤子划破了。那一刻很是尴尬,幸好不大,但是总觉得心里有点别扭。那一刻我就在想,要是母亲在身旁该有多好啊。

  杨怡当天就回了自己所在的,已经晚上十点了,但杨怡还是毫不犹豫的打车向自己的公司而去,只是在公司前一个路口向左拐。

不几天衣服做好了,邻居们过来拿,她们都会给母亲几块钱。母亲从来没要过,她常常和她们说:“都不是很容易,有钱就省下来给孩子买点吃的吧?咱们这乡里乡亲的,谁没有一点事呢?以后不要再这样了,不然我可不给你们做衣服了。”邻居们听后也激动,坐着陪着母亲聊着。

  杨怡顺势抱住了他,这是她第一次抱他。

生活好了,房子高了,车子有了,只是再也没有人找母亲做衣服了。想到母亲,我一阵心酸。母亲不做衣服了,她去了镇子上的货场打扫卫生,我不让她去,可她还是背着我偷偷的去。

  这样的日子让人烦躁,杨怡已经看不见两人的未来还有什么光明可言,所幸,属于自己的白马王子出现了。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一晃十多年而过。如今自己读了大学也找了工作,再也不用担心那种啃着窝窝头的苦日子。如今村子里的生活慢慢都变好了,正如当年母亲的心愿一般。大家只要相互帮助日子总能过好,这一天来的也不算是晚。

  杨怡决定去找黄德,才突然发现;这半年多来,除了黄德找过自己两次,自己从来都没有主动找过他,甚至他找自己的那两次,自己都是那么的不耐烦,而且心中还有另外一个他。

那几天读书也没有动力,每天都在想着鞋子,后来也不想了。老师问我的作业那么潦草,我无言以对,其实更是默默的反抗。但这样好像不好,老师不甘示弱,罚我站到墙角一处面壁思过。自己心里委屈,其实也就是为了想要一双鞋子,但是母亲没有同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