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

  1.

  记得年少懵懂时,牵着你的手,你是我的青梅,我是你的竹马,你就像一条小尾巴,我走到哪里,你追到那里,你总喜欢搂着我的胳膊,似撒娇地问我:“我们什么时候才能长大?等长大了,小妹一定要嫁给琉哥哥!”我轻轻地揉揉你的头,眼眸中盛满了世间所有的温柔,每每都会重复着:“快了,快了!”你会笑得很开心很开心,银铃般的笑声充满整个院子。

  “过来,到你了。”他看着她,笑得宠溺。

  那年我弱冠,你小我两岁,犹记得你满眼泪光出现在我面前,因为哽咽,声音听起来糯糯的软软的,小声地问我:“琉哥哥会不要小妹吗?”我满脸疼惜,抱着你娇小的身躯,坚定地说:“不会的!我一定会等着小妹,等小妹及笄那天,亲手绾起你的青丝,十里红妆,娶你为妻!”你笑了,仍旧笑的那么开心。

  她喜欢玩切西瓜,但也仅限于喜欢切里头的火龙果。原因无它,因为它少嘛,她说。他无话,只得在前面替她切其他的,等到火龙果时按个暂停,唤她过来。

  两年过去,你已及笄,敌军来犯,侵扰我国边境,你为丞相之女,我为将军之子,我被派去击退敌军,并不知情的你跑到我的家中,拿出梳子,满眼渴望,收起刚刚的愁绪,走过去接来梳子,梳着你那柔顺的长发,轻轻地绾起一个样式,简单、大方,配极了你的气质,我牵着你的手,仔细端详你的容颜,在脑海中刻下你的一颦一笑,你娇羞的低下头,才想起你已不再是年少,现在的你已有了少女应有的矜持,正思索要不要告诉你,手下的士兵却已来报:“将军,我们该上路了!”你似想起了什么,反握起我的手,握得那样紧,眼中满是恐慌:“琉哥哥,你…你不是要去边境的对吧,你说过小妹及笄你便娶小妹为妻,琉哥哥从来不骗小妹的,今天小妹及笄了,琉哥哥……”你的泪水爬满了整个脸庞,窝在我的怀里,停止了说话,我抱着你,揉你的发,似安慰你,也似安慰我自己:“小妹乖,琉哥哥答应小妹的事怎么可能做不到呢?只不过敌军来犯,边境城池危在旦夕,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我怎能弃他们于不顾?况且,我一定会回来的,到那时,定铺就十里红妆,亲手为你披霞戴冠,娶你为妻!你,还会等我吗?”你抬起头,伸手摸摸我的脸:“小妹当然会等琉哥哥,不管多久,定会在你目光所能触及的地方等着你!”对我来说,最酸的情话莫过于此了吧,因为,这毕竟是你的第一次!

  他喜欢看她笑,便每次送她去学校的时候带她去转角处的甜品店吃抹茶蛋糕。哦,对了,她最喜欢吃的便是抹茶。

  你送我到城门外,我依旧是揉你的发,四目相对,此时无言胜有言,转身,跳上马背,向你挥手离去,怕看你泪如雨下,所以不敢回头,你却抛去样子,大声喊道:“上官琉璃,你给我记住,我沁苘茹会一直等着你,你要是敢死在我之前,我一定自刭在你墓前,你要是敢把我忘了,我一定亲手剜出你的心脏!”那是你第一次叫我全名,第一次那么不顾形象,回首,你却笑了,笑的那样开心,我嘴角向上弯起,大声回你:“一言为定!”

  “木翦,你哥哥又来送你了。”一旁的同学笑道。

  三年征战,大获全胜,对你早已思念成疾,十日的路程,缩成了五日,却发现早已物是人非,你扑到我怀中,梨花带泪,向我诉说了三年中的全部经过:“先帝在时,对你我两家委以重任,引起太子的强烈不满,先帝驾崩,太子登基,你我二人又已定终身,太子生性多疑,便暗中培养自己的势力,因为你的父亲虽已年老,却又屡建功劳,因而威望极高,此刻你也正在边境杀敌,除去你家只会引起朝野的强烈不满,于是新皇便将目光锁在了我的家中,先是借口父亲年事已高,让他赋闲在家,然后又慢慢地伪造假证,想要对我家斩草除根,永绝后患,但父亲毕竟威望还在,除起来也没那么简单,毕竟莫须有的罪名谁会信?然而正是这莫须有的罪名,害得我一家200多人死于非命,如果不是那天,我照例去你家等你,陪老夫人说话,恐怕此刻我……我……我便再也见不到你了啊!”你情绪越来越激动,气的连咳不止,眼泪簌簌往下流,我只能抱你在怀中,轻轻揉着你的发,说着安慰你的话,就像小时候一样,你慢慢平复了心情,动听的声音却使我冷透了身体:“琉哥哥,小妹怕是再也等不到与你合卺的那一天了!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何况是灭门之仇呢!琉哥哥,你会帮小妹的对吧!”我僵硬地抬起手,摸摸你的脸,揉揉你的发,对着你渴求的眼神,颤抖的说声:“好!”是啊,你是我的小妹,你说的话我怎么可能会拒绝呢?!

  她漾起笑,“是啊。”

  还好你不爱出门,出门也是坐着轿子或戴着面纱,所以没人知道你的样子,我按照你的计划,对皇帝说你是我的远房表妹,叫做上官涪梨,母亲已帮我们打点好了亲戚那边的一切,皇帝并没有查出什么,便打消了顾虑,你长得很美,又有才艺,很快便被封为了皇后!大典那天你披霞戴冠,化了淡妆,笑得很开心,容颜倾城,却少了曾经的单纯,多了一丝算计与阴谋。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1

  皇帝很宠你,不久你便有了皇嗣,我和你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甚至没有,不知不觉间便养成了习惯,喜欢上了向相反的方向眺望发呆,是为了重新回到过去吧!那样,我一定不会再放开你的手,可惜却再也回不去了,也许你已经忘记,我却仍记得你第一次对我说的情话:“小妹当然会等着琉哥哥,不管多久,定会在你目光所能或触及的地方等着你!”此刻我只能在心里默默地对你说:“琉哥哥也一定会守着小妹,不管多久,定会在你目光所能触及的角落里守着你!”自嘲的笑笑,我的爱在你面前早已低如尘埃!转身回房……

  但他于她也不过是一位哥哥,而他也确实是她的哥哥,是他多想了罢。

  皇子周岁那天,你对皇帝的恨早已按捺不住,偷偷的在袖中藏了匕首,在宴会进入高潮时,你拿出匕首刺向皇帝,殊不知,皇帝对你早有戒心,向一旁躲去,并一把抢走你的匕首,你看形势不对,转身就向我家跑去,看你惊慌失措的表情,便知道最坏的事情已经发生,拉着你的手想把你藏起来,皇帝已经带着禁卫军赶来:“上官涪梨,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刺杀朕!”你看他时的眼神冷的骇人:“你当初杀了沁丞相一家的时候却是也没想过自己也有被人报仇刺杀的一天吧!”皇帝的表情瞬间白了起来,颤抖的说:“你.你是沁丞相的女儿,沁苘茹?”你已经接近了疯狂,冲到皇帝面前,抓着他的脖子,咆哮道:“你没资格提我的父亲,你没资格叫我的名字,你害了我一家全部人口,我要杀了你为他们陪葬,你去死吧!”皇帝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你,一时间忘了反抗,旁边的士兵拿出剑向你刺去,显然是忘记了旁边的我,我保家卫国许久,未想过有一天会和自己人兵戎相见,一剑刺向那个士兵的心脏,所有人都惊愕地望着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要杀那个士兵,我淡然的说:“杀她者,我必诛之!”望向你,心里默默的说“你是我的小妹,我怎能舍与他们伤你一分一毫,他们想要杀你,便让他们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扭头回来,继续

  当初听到她要去外地上大学时,他恨不得让她改志愿,留下来。天晓得如果他不在了,她会怎样,他很怕。

#p#副标题#e#

  他联络在H市的朋友,帮他在当地租一个离她学校近的房子。

  望着那些士兵,皇帝已经反应回来,掰开你的手,大骂你“贱人”,你趁他喘气,跑到我背后,皇帝望向我,冷冰冰的开口:“爱卿可是要背叛朕?”同样冰冷的声音:“苘茹是我未婚妻!”“未婚妻?呵!她现在是朕的皇后,并且已诞皇子,早已失了处女之身,这样一个不干不净的女子你也要吗?”“那又如何!”“好,好一个那又如何!真是感人啊!那你们就一起下地狱吧!放箭!给朕杀了这对奸夫淫妇!”万剑穿心的滋味很不好受,望着怀里安然无恙的你,我笑了,揉揉你的发,用尽全身力气对你说:“我爱你!”声音却小得听不到,想要再说一次,可身体已不自觉向后倒去,隐约听到你说:“琉哥哥呐,你真傻!小妹不是说过了,如果你死在我之前了,我便自刭在你墓前!你说的话小妹已经听到了,小妹很开心,小妹是笑着的,小妹没有哭,你睁开眼睛看一下!对了!琉哥哥你看不到呢!那小妹去找你给你看,琉哥哥,你走得慢一点,否则小妹会追不上的!我也说到做到了呢!琉哥哥,我爱的一直都是你哦!”从我身上拔出一根箭,向你自己的脖子划去,“吧嗒……”是你我的生命钟自动停止的声音……

  他陪她去H市,他申请调到H市的分部。一切顺利成章,一切都是他爱妹心切。别人如是想。

  本以为黄泉路上有你相伴,定不会孤单,但谁曾想皇帝居然请法师对我施下诅咒,害得我灵魂无法进行投胎,鬼界不收我,我成了游魂,只能世世寻找你的轮回,追寻你的脚步,没想到你也被下诅咒,轮回次次都活不过25岁!你会恨我吗?恨我没有如约在鬼界等你!恨我害你不能长寿!恨我在每次投胎之后都不去找你!后来看到你格外喜爱彼岸花,眼泪却从我眼角滑落,原来你一直都明白,你也从未怪过我!

  “哥,你是不是很爱我呀?”她抬起头望着他。

  彼岸花开叶落,叶生花败,花叶生生两不见……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嗯?”他心惊了一下。她难道知道了,不对,那表情不像是知道的,他一贯把自己的感情隐藏地很好。

  “当然了。我不爱你我爱谁。”他揉了揉她软软的发,他总是可以有比其他人更好的理由来接触她因为……“你是我的妹妹嘛。”

  “最爱哥了。”她扑到他的怀里,把头蹭了蹭,过了会,睡着了。

  最后还是他抱着她下飞机的,他不忍吵醒她。

  旁边的乘客以一种原来是这样的表情看着他们,他没有解释。他想,这样的时光,哪怕只有一点,他都不愿破坏。

  “这是你男朋友呀,呦,藏得够深的。”她朋友见到他打趣道。

  “不是,他是我哥哥。”她垂着头,耳根有些泛红。她害羞了,他知道。

  “靠,你竟然让你哥哥来陪你上学,你是何居心?!”

  “我哥他不放心我。”她踮起来勾着他脖子,“是吧,哥。”她眼睛含笑,她有一双潋滟的桃花眼,顾盼生辉。

  他点点头,勾起笑,“是啊。”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2

  “哥,你知不知道你说话的声音很好听。”她后来这样对他说。

  他揉揉她头,这是他的习惯,笑:“是这样的啊。那你天天听,听不烦吗。”

  “当然不会,因为是哥嘛。就算不是也不会讨厌啊。”她果断地否决了,语气坚定。

  因为……是她的哥哥,她最爱的哥哥,最疼她的哥哥。

  2.

  小时候,父母整天吵架。小小的她只懂得躲在房里的书桌下,偷偷地哭。

  “小木,你怎么在这里,来,哥带你出去。”那样温润如水的少年,她的哥哥,向她伸出了手。

  她停止抽泣,点点头,把手向他递过去,少年的指节分明。

  那是她唯一一次见到他发那么大的火。在他牵着她经过客厅时,那两人还在争吵,大有互相扭打起来的趋势。他盯着他们凝望了良久,少年手上的青筋扭曲,“你们两个有完没完,小木还在这里,你们不会出去吵吗,她还这么小!!”

  “你看看这就是你生的好儿子。”两人愣了下,又重新吵了起来。

  他领着她走出去,重重地把门关上,似要永远不要再看见他们。

  直到到楼底下,吵闹声才小了点。

  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一个水晶果盘被扔了下来,一声又一声,又有不少东西被扔了下来。

  “哥,你看……”她扯了扯他的衣角。

  “小木乖,不怕。”他揉了揉她的发,牵着她走开。

  “嗯,小木不怕。”小小的孩子拉着哥哥的手,不大,却很温暖,很想,牵着一辈子。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