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海】王瘸子的新网友(小说)

  黑王寨的男人,找媳妇简单,往往就是一句话,会做饭就行!当然,这话里有戏谑的成分,哪个男人不是把媳妇考究了又考究,才娶上门的。

  (一)
  村里人近日来都在议论,王瘸子最近变样了。人变精神了,衣着也整齐了。不管走到哪里,嘴里都哼着小曲儿。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这王瘸子是遇上啥喜事了呢?
  乡村的早晨是热闹的,勤劳的农村人,在报晓的鸡叫声中,已早早起床了,妇女们一边忙着喊叫着孩子们,早起上学堂,一边熟练地点燃了灶火,烧水做饭忙活着。男人则早就已下地了。晨起的阳光,缕缕地炊烟,忙碌的人儿,热闹的乡村景象。
  王瘸子的家门口,停了一辆四轮车,车上装了很多兔子笼,一只只白白的兔子真招人稀罕。小孩子们围了上来,东看看,西瞅瞅,眼馋得不得了。大人们也跟着过来了。书记老根叔也来了。“我说老大啊,你这是搞得那一出?”
  王瘸子笑着说“老书记啊,我这是带头走致富路,养兔子。”
  “看看你能的,你知道这兔子怎么养吗?”
  “就是,就是,你怕连你自己也养活不了吧,哈哈哈……”不知是谁说了一句。惹得一阵大笑声。
  如果是在往日,这王大非得急眼,可今日他不急也不恼,还是一瘸一瘸地忙活着。小心地把每只兔子请回家里。人们这才发现,他家院子里,不知何时已砌好了一排排的兔子窝。整齐地象一排排小洋楼。
  村头巷尾又多了一话题。李家婆娘是出了名的大嘴。所以外号叫“李大嘴”。就见她眉飞色舞地说着“看王瘸子能滴,还养兔子呢,他连老婆都养没了,还能养好兔子?”
  只见几个婆娘也应着“哎呦,真是瞎折腾,最后啥也折腾没了,就消停了。”
  “也说不准,也许他真能弄出点名堂来,听俺家柱子说,王瘸子有一个叫什么的友友,挺有本事的,是他让王瘸子养的兔子,也许这事能成”。柱子妈在一旁说着。“什么友?不会是年轻人说的网友吧?”李大嘴爱传话也懂得多。“对,对,对,就是网友。”村里人对这个所谓的网友又添了许多色彩。有人说这是一个女人,且年轻漂亮,还有人说,这是一个神仙下凡,来帮王瘸子致富的。说归说,闹归闹,但谁都没见过这个人。就这样一直猜测着,继续着……更有人会说,还什么网友呢,不会是个骗子吧,可她能骗王瘸子的啥呢,啥也没有,除了那三间瓦房,就是那一院子的兔子了,再说,他哪里来的钱养上了这么些兔子的呢?
  
  (二)
  这王瘸子原名王来顺,他父母是老年得子,取名来顺是希望一生顺顺利利的,平平安安。可世间的事并不是都和想象的那样美好,在来顺二十几岁时,父亲得了癌症,一命呜呼了,母亲可能是太想念父亲的缘故吧,在父亲死后半年多也走了,追他父亲去了。这来顺一直都是爹娘的宝贝儿,父母在世时啥事不管不问的,好在爹娘给他定了们亲事,女家是邻村里的姑娘,名叫荷花。长得挺俊俏,也心灵手巧。来顺父母走后,本家的叔叔大爷们开始张罗来顺的婚事,但也是顾虑重重的。来顺的二叔说道“不知人家姑娘啥意思,咱还是托媒人再去问问吧,现在大哥大嫂都走了,人家要是反悔了,不跟咱了,咱也木法子”。来顺的本家大爷说“也行,问问人家啥意思,要是有什么要求,咱尽量满足她,只要把婚事办了就好。”
  于是乎,赵媒婆拎着一大包礼品去了荷花家。当说明来意时,荷花爹第一个就反对:“我说她赵姨啊,这门亲事就算了吧,本来吧,这王来顺就不咋地,现在他爹妈都没了,往后的日子还指望啥啊,来顺也没一技之长,就指望从地里刨食,我可不能把女儿嫁过去了。”
  荷花娘也说“就是,就是呢,本来好好的一家人,现在就剩他一个人了,这来顺不会天生是克星吧?”
  赵媒婆说尽了好话,荷花爹娘还是不同意。荷花从里屋里出来道:“我们有手有脚的,干嘛非指望着老辈子给挣钱养家,他爹娘虽然死了,只要我俩一条心,不怕过不上好日子。”
  赵媒婆顿时笑了,“这么说,荷花没意见?”
  “嗯,俺没意见,俺喜欢的是王来顺,不是他的家里有啥。”荷花有点羞,脸红红的。
  就这样,不管爹娘的反对,荷花嫁给了王来顺。一年后,生下个女儿,取名“王树枝”。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三)
  现实的生活,锅碗瓢盆交响曲。这来顺娶了媳妇后,也知道过日子了。跟着村里小包工的建筑队干活。每天早出晚归的,荷花在家照顾孩子,空闲里守着自家的责任田,小日子也过得红红火火的。
  可不知从何时起,这来顺迷上了买彩票,建筑队也不干了,孩子老婆也不管不问的,天天就泡在彩票大庭里,整个人就象疯了一个样。没有人知道他是不是中过大奖,但只知道家门口堆满了要债的人群。荷花也曾劝过“咱别买彩票了,好好的过日子吧,哪有天上掉馅饼的事。”来顺把眼一瞪说道“臭娘们,少说话,你都懂个啥,只要能中了奖,我们吃喝都不用愁了。”
  荷花摇摇头,看看女儿树枝,泪掉了下来。
  终于有一天,来顺回到家时,老婆孩子都走了,来顺才发现,自己真的错了。后悔的同时,下定决心不再买彩票了。就又回到了村里的建筑队。打算好好的过日子。可屋露又逢阴雨天,就在一次砌墙时,来顺从建筑队的架子上掉了下来,导致左脚后跟骨折,变成了走路一拐一拐的瘸子。这日子过得真是不顺,打那时起,这王瘸子彻底灰心了,建筑队不干了,责任田不管了,每天昏昏沉沉地过日子。一副邋遢模样。
  
  (四)
  这一恍三四个月过去了,王瘸子的大门口又来了一辆车,和上回一样,车上装满了兔子笼。只见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王瘸子开始卖起了兔子。这獭兔还真是好价钱,一斤能卖到十二元钱。村里人都羡慕起来。王来顺脸上也挂满了笑容。说话也有了底气。“行了,够个头的兔子就这些了,过半个月你们再来吧,那时候还能卖一批。”
  收购商也笑着说“那行吧,还真木想到,你才开始养兔子,经验还不少,这是不是往后就缺不了货了?”
  “那是自然,兔子繁殖挺快的,一个月就能生小兔子,只要管理得当,我这里不会有空窝,你们尽管来就是了。”王瘸子自信满满地。
  村里人开始眼馋了,有好几家也想养兔子。老根叔晚上来到来顺家。“我说老大啊,把你这手艺跟大家说说,也让一部分人富起来呗。”
  来顺递给老根叔一杯茶。“这养兔子也是有风险的,小兔满月后十几天,得打防疫针,还得算成本费,成活率加上饲料费,算下来一斤兔子就花六块多钱。这以后的行情怎么样,我也说不准,就怕大家都养上了,价钱下来了,都挣不到钱。”
  老书记也觉得有道理。“来顺啊,你这门路从哪里掏来的。你再给问问这市场行情呗。”
  “不瞒老书记,这些都是我的一个网友教我滴,包括才开始养的兔子,都是她给我弄来的,且还是赊给我的,要不我哪有这些本钱。一些养兔子的经验,都是她在网上传给我的。”王来顺说这话时,陷入了沉思中,“真想见见这个网友,不知道她长得啥样,她可是我的恩人呢。”
  
  (五)
  王来顺几经思考,他对他的网友发出了邀请。“我们可以见一面吗?村里有许多的人想养兔子,可我不知道以后的行情会怎样,希望见面后详谈。”
  网络那边传来一句“你自己不想见见我吗?”
  “想,我当然想见见你,谢谢你的恩情,可我怕你不会见我。”
  “星期天在仙客来饭店见面,不见不散”。
  “仙客来”?这可是村头的饭店,她怎知道我们村里的饭店,莫非她是我们村的。王来顺还想问些什么,那边已经下线了。
  星期天,来顺打扮一番,一身西服加领带,整齐的不倒摺,脚上的皮鞋锃亮。人显得精神了,连那一拐一拐的左脚,好象也不瘸了。村里人也来了不少,大家都特别想见见这位神秘的人。十二点左右,一辆小车停在了“仙客来”门口。车上走下来一名时髦的女人,带一副墨镜。那身影似曾相识。她身后跟着一名小女孩,四五岁模样,生得俊俏。来顺看呆了。这是他家的树枝,自己的亲生女儿。
  来顺睁大了眼睛,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女人。“您好。”他伸出的手握住了对方的手。“你是荷花,是荷花……”泪水流了下来。
  “树枝,来,这是爸爸……”荷花一手摘下了墨镜,一手拉着女儿。
  村里人都围了上来。“还真是荷花,荷花,你们母女这几年去哪里了?”
  荷花笑了笑,“大家都坐吧,听我慢慢说。”原本荷花领着女儿走后,也吃了不少苦,后来,经过别人介绍,在一家养兔专业户家打工,学会了一些技术,再后来,自己也开了一家养殖场,专门养獭兔。还和许多外地商户签了收购合同。她一直放不下来顺,在一次网络空间转悠时,发现了来顺的QQ号,就加他为好友,并帮他养上了兔子。来顺拉着树枝的手说“闺女,和爸爸回家去。”
  树枝回头看看妈妈,说“妈,咱回家吧?”荷花点点头。

  那些被娶进门的媳妇,不单是会做饭,还会料理家务,更会下地干活,一句话,是出得厅堂又入得厨房。

  真正把这简单落到实处的,是三瘸子。

  在黑王寨,瘸子是可以跟废人同日而语的,肩不能扛手不能提,上个坡下个坎还得指望一根棍子帮忙,这样的男人在婚姻上想不简单都不行。

  三瘸子腿瘸心眼却不瘸,常拄了根拐棍在寨子里转悠。一般人转悠吧,是对野鸡野兔香菇木耳的上心,他倒好,只对花花草草的感兴趣。也是的,一个瘸子就算碰上个瘸兔子病野鸡也只能干瞪眼,花花草草的除在风中抖抖身子,怎么也移不动半步路的。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1

  是三瘸子帮它们移的步!

  黑王寨上花花草草不少,但惹人眼的不多,三瘸子却偏偏在这些不惹眼的花草中做足了工夫,居然让他弄出了点名堂。

  这名堂跟兰草有关!

  三瘸子从寨里挖回了大批兰草,屋前屋后院里院外地栽,他看过电影聊斋志异中的那个《秋翁遇仙记》。人家秋翁一辈子侍弄花花草草的,和仙女居然有了缘分,三瘸子不奢望有一天仙女降临他的小屋,他只是想让屋子里有点生机。

  有鸟语有花香,这日子总强似一个人家徒四壁冷冷清清吧!三瘸子承认自己是家徒四壁的,但他绝不承认自己的日子过得冷冷清清的。

  古人有梅妻鹤子一说,三瘸子书念得少,上升不到这个境界,三瘸子只觉得吧,在花花草草中打发日子,倒也不那么凄惶!

  那些兰草倒争气,开出姿态汪洋的一大片。日子久了,便惹上人的眼了。

  惹人眼的是三瘸子培育出的几个新品种,三瘸子的培育有点无心插柳一说,小小说www.haiyawenxue.com

所以三瘸子并不知道,他的兰草中,有虎爪金兰,有红粉佳人,有玉玲珑等等值钱的珍品。

  其实在三瘸子眼里,珍品不珍品的都是一株草,能开花亦喜,不开花也欣然,他图的是一片生机。别人图啥,他懒得揣测,三瘸子在待人处事上是简单的,不设防的那种简单。

  就有人领了女人上门了,问三瘸子,要媳妇不?三瘸子刚过了想媳妇想得发疯的年龄,他知道自身条件太高,高得瘸子差不多要断了这个念想。

  三瘸子就笑,要也得人家愿意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