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链

  经过一番沉思后,寒浅心终于懂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感谢杜晟熙阴差阳错地告诉她事情的真相,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骂他那么小人竟然随意的调查别人的身世。
寒浅心破涕为笑说:“哎呦呦,这亏你的,都不知道该谢谢你还是说你的,总之我要会课室了!”
啊?什么情况?杜晟熙心想。

周围的人群知道刚才有人在恶作剧,他们反而从自己的班级走出来向群蜜蜂似的拥在走廊上,杜晟熙看着人群,突然地嘴角染上一丝阴险的笑,他慢慢靠近寒浅心用他有力的双手死钳着她的肩膀,不好!寒浅心突然意识到了来者不善,善着不来的说法。寒浅心尝试着挣扎,试着逃开他的魔抓,可是这些都是徒劳的。他以掩耳不迅盗铃之速轻碰她的唇,寒浅心瞪大眼睛看着他“这是你欠我的,上次的事我不会就此罢手的!”他轻声说,这声音仅有他们能听见。“那是误会……”寒浅心跟他解释“唔!”“哇,学长竟吻了她!”震耳欲聋的声音再次响起……有些人想害你,不需要大动手脚,只需要一个无形武器:“流言蜚语”杜晟熙再次堵上寒浅心的唇。他想干嘛?寒浅心突然发现那是她的初吻!简直就是欺负人!寒浅心用力地推开他,很意外她居然没掴他耳光大骂“变态”,因为她怕打了他反而弄脏自己的手,太不值得了!杜晟熙故意舔舔唇玩笑般笑着。“你又在玩什么幼稚游戏!”寒浅心愤怒地问他。“是很幼稚的,不过不是我陪你玩”他转身离开。待寒浅心抬起头时早就看不见他了,仅有大部分女生用恶狠狠的目光看她“不知羞耻,明知熙学长有未婚妻的”但是有些女生就好心地说“你要小心他的未婚妻”唉!寒浅心叹口气并没有多余的解释,解释就说明你在掩饰。关她们什么事!正所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寒浅心很无耐地摇头坐下,人群也纷纷离开,班上的女生和她挺好的,她们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说:“要小心一点!”寒浅心苦涩地笑着感激道:“谢谢!我会的!”何思颖也来了,她坐在寒浅心身边说:“谢谢你不生我气!”寒浅心淡淡地说:“我们是朋友!”她难以至信地看着寒浅心笑了。他有未婚妻的,他不可能无事不登三宝殿。寒浅心突然警惕起来,被算计了!隔天早晨寒浅心上学的时候突然收到一封匿名信,问了班上几个和她不错的女生她们摇着头:“不知道啊”信上的内容寒浅心没多想,在好奇心的作祟下,寒浅心拆开信看顿时吸了口冷气,所谓的匿名信其实就是警告信,何思雪走过来问:“浅心你怎么了?脸色不大好!”“没事”寒浅心收拾心情笑了笑。“是啊?”碰巧何思雪看到她手上的信,当时寒浅心没来得及阻止何思颖,却被她看到信的内容,“怎么回事啊?是不是上次的事?”寒浅心毫不犹豫点头,心中委屈到极点。“对不起都是我,要不是我贪玩就不会把事情搞糟的。我去跟她们解释”何思颖为了上次的事十分内疚。“别去!你去反而越抹越黑她们不会相信你的”寒浅心拉着她。“那怎么办?”何思颖十分着急,“只能远离那个人了,事情一过就会风平浪静的!”寒浅心说。有些失望了,其实核心知道大家都不喜欢看短篇小说的,说其实在,核心也一样不喜欢,短篇小说没有像长篇或者中长篇小说那样吸引人的眼球,也没有过多的人物复杂关系,自然不能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但是浅忆核心还在在校学生,腾出的时间本来就不多,就算放假也要打打工温温习什么的,所以只能暂时地写着短篇,其实当初也是满怀信心的,只是希望能展现自己的写作水平罢了。有时候我还对自己说,其实现在还在刚刚开始的,只要我坚持,我要谦虚地去学,一定会有所收获的。所以,大家的一句赞美,一句批评都是给浅忆核心做好的礼物,因为我才能看到真实的自己,看到自己的不足和优势。谢谢大家了……这天刚好在下雨,雨势不大,撑伞便显得多余了。心情糟到极点,想跑到海边,一个人静静地坐到明天,可是这都是凭空想象出来的!寒浅心独自走去往日和左亦旋坐的位置,突然地想起他,他就是那么的温柔,像一缕阳光般照在心房,虽然想处的时间很短,但她凭着感觉可以知道他是个善解人意的人,想着想着出神,嘴角不经意扬起一丝淡然的笑容,如果他能出现就好,真希望他能来!“原来你在啊!”背后的声音传来过来,寒浅心以为是左亦旋来了,便迫不及待地回眸看着他,却发现不是!“是你?你来干嘛!”寒浅心没好气地说。“我不能来吗?”杜晟熙迈着修长的脚步走过去,“你好像很失望啊,是不是在等什么人啊?”杜晟熙走近寒浅心的身边问,寒浅心迅速闪开冷冷地说:“关你什么事啊!”不等他回答,寒浅心很想走开,跟他呆在一起自己都有生命危险啊,自己答应过妈妈的,不可以再像小时候那样,耐不住自己的倔性子。杜晟熙拉着她问:“喂!别那么没有礼貌了,怎么说我们也有些不寻常的关系的”寒浅心似笑非笑地问:“是吗?那样也叫有不寻常的关系嘛?我貌似跟好多男孩子出去夜店的,我们的关系有更不寻常的”杜晟熙以为自己听错了,看着她竟说不出话。“你可以放手了吗?看着这样,我觉得恶心啊!”寒浅心是个善变的人,这句话一语双关,看来笨蛋都听得出了,其一寒浅心觉得杜晟熙的想法十分恶心,其二,要让他对她产生厌恶感,那样一切都可以恢复平静了。杜晟熙真的放开她的手,就让她从自己的视线消失,杜晟熙不会就此罢手的,他要好好调查她的身份。。。。。刘琳听着她的姐妹给她细细说出了整件事情,顿时压不住起来,生气地说:“真的要给些颜色给她看!”那种神态就像别人抢了她心爱的玩具般,整个人显得既骄纵有颇有些孩子气。隔天早上,寒浅心看着窗外的雨,心中好像有些不一样,那种感觉,就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何思颖问:“怎么了?浅心!”寒浅心感到十分不安说:“我感觉几天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不会的,别想多了!”何思颖安慰道。寒浅心一样是来到那个草坪上,看见了左亦旋坐在那里,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便悄然无声地坐在左亦旋旁边,朝他招招手问:“怎么了?”左亦旋不说话,打开手递到寒浅心面前。“啊,真是我的链子,你是怎么找到它的?”寒浅心兴奋极了,“终于找到链子了。”左亦旋缓缓地说:“是我拜托一个朋友找的,没想到真是你的!”“谢谢你,也谢谢你的朋友!”寒浅心带上链子说。左亦旋站起身说:“以后我们不要在见面了!”“什么!”听到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寒浅心紧张地问,“为什么?我做错什么了吗?你帮我找到链子我还要好好感谢你一番了,为什么突然说这个啊!”“不!你没错,错的是我的爸爸!”左亦旋朝着寒浅心大吼,“以后不要再见面了!”说完便离开了。寒浅心愣愣地站在那里,动也不动。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他会变得那样啊!为什么啊,寒浅心捂着嘴嘤嘤地哭了起来,就像无助地孩子在茫茫人海中哭泣。恰巧杜晟熙也走过来,本想好好地嘲笑一下她的,但是见到她这个样子竟有些不忍心了。“喂!”杜晟熙喊了声寒浅心,“干什么?!”寒浅心问。“切!”看着寒浅心还能说出话竟有些好笑,还以为她会一直哭呢!寒浅心彻底地怒了,她把生气地力量凝聚起来奋身走向杜晟熙大骂:“又像看我笑话吗?我就知道你这个人那么腹黑的,有事没事就快来嘲笑别人,很好笑吗?没见过女孩子哭泣吗?”杜晟熙竟然得意起来了“我当然见过女孩子哭咯,可是竟没见妹妹被哥哥欺负的哦!”“什么乱七八糟的!什么哥哥妹妹的!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寒浅心虽然听着很蒙脑可是她还保持冷静的说。“哦!还真的不知道啊?!我是刚才的那个男的不就是你的哥哥吗?哦,也难怪了你会不知道的,都没有见过面,话说也奇怪了他不讨厌你吗?”杜晟熙像在自言自语又像在于寒浅心说话。恐怕这下子寒浅心总算是知道了,原来那个人就是就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了,那个时候母亲还带自己去他家里玩耍,看见自己的母亲与那个阿姨聊了一会儿后母亲就含泪带着自己离开了,不过那个时候她还什么都不知道,和年幼的左亦旋一起玩,看来自己没记错的话,左亦旋刚才说了一句话“你没错,错的是我的爸爸!”这大概就说明了左亦旋早就知道了,知道自己是她的妹妹了。。。。。。

那些可怕的事情可能要持续到一天的时间吧,寒浅心不知道,更不知道怎么面对,也只想逃避,更想回家。其实在杜晟熙面前她只是在逞强,她不想让一些无关紧要的人看到她哭泣罢了,只是当寒浅心走在路上时,大家都用奇怪的目光看着她,寒浅心顿时不安起来,大家都莫名其妙的,一定又发生什么事了吧,会不会刚才和杜晟熙聊起来让大家误会了,还是……
何思颖看见寒浅心回来不禁问:“浅心你去哪里了那么久才回来!?”“哦,没什么啦,刚才去见朋友啦!”寒浅心平静地说。
“这是什么啊!?”何思颖握住寒浅心的手带羡慕地说:“好漂亮的手链啊,浅心这不是你之前要找的链子吗?现在找到啦!”寒浅心的心抖了抖,这条银链究竟是福还是祸呢,是因为它的不见才会遇上左亦旋的,是因为它的不见才可以知道自己的身世。寒浅心对这条链子开始怀疑了,虽然她不相信会有邪门的事情发生,可是心中却不安。寒浅心好想立刻打电话给母亲,好想问问当年发生的事情,可是她却退缩了,她很害怕真相会像杜晟熙所说的那样。
“浅心,你走神了!”何思颖摇了摇手说。
“嗯?是啊!”

寒浅心收拾一下东西看着外面,阳光像泼散的威士忌般慵懒地照在床边,几声鸟叫声在耳边响起,让人觉得有丝毫的倦意。路上的嘻哈声时不时传来,窗下站着的人影让寒浅心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怎么会是他?他来这里干什么?“不管他是不是来找茬的,都要避开他!”寒浅心暗自地说。
“思颖我要出去了,下面那个男的如果找我,你就说我不在吧!”“嗯,好的!”何思颖不问什么就答应了。

澳门新葡亰76500,将近晚上夕阳西下,丛树两旁小鸟微鸣,风呼啸着,单薄的身子受不住这样的寒冷,寒浅心双手紧紧地裹住自己的两肩,把头深埋在怀里。身后的沙沙声让人恐惧,总觉得后面被人跟踪似的,寒浅心向后张望着,却没发现什么,寒浅心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快点别让她跑了!”微弱的声音在后面传来,寒浅心暗叫不好的时候,一个大大的麻布袋子早把自己捆好了.
“喂,你们是谁啊!快放开我!”寒浅心喊着说.
“别吵,怪就怪在你自己惹上不该惹的人!”一个女的说.
“别跟她废话,刘琳姐还在等着呢!”另一个女的说。很快,寒浅心就被请到一个阴暗的房间了.
沉重的高跟鞋声音踏在地板上,给不平凡的夜晚增添了诡异不安的气氛,寒浅心仔细地听着外面的声音顿时不安起来,麻布袋顿时被打开了,寒浅心面无表情地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说:“抓我来干什么呢!”“啪”被叫做刘琳姐的少女恶狠狠地扇了寒浅心一巴掌。

寒浅心捂着脸大骂:“干什么啊,有什么事不能直说,为什么动手啊!”
“哼,谁叫你不知羞耻,连我的未婚夫也敢碰!”刘琳振振有词地说。
“你的未婚夫?谁啊!!”寒浅心问。
“哼,你就装吧,睡醒你不知道啊!他是杜晟熙!!!”刘琳大声地说,似乎在宣布自己的占有权一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