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  整理自网上

  情如薄雾爱如烟,沧海桑田在人间。

1盘古开天

  万年修道一朝悟,不负苍天不负仙。

   混沌初开,天不是天,地不是地,一片荒芜。

  1、

有盘古大神孕育其中,亿万年就这样慢慢的流淌过去,故事开始的时候也不知道是那一天了,只知道盘古突然醒来,拿起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开天斧劈开了着亿万年压抑着的天地。浊气下降是为地,清气上升是为天,盘古屹立在这天地间每日将天托高一丈。

  大胆,苍颜星君,你平时放荡不羁,不尊礼法就算了,现在竟然私自下界,并与花妖咏樱相恋,更为助她化形,偷盗仙丹落尘丹,打碎仙界一块壁垒,导致南明离火下落,下界生灵涂炭。触犯天条,罪无可恕,如此,你可知罪。

    三万六千载在盘古的不眠不休中过去了,天地的雏形逐渐成型。

  落云山上,金光四射,云层翻涌,仙军浩荡,为首一人头带紫金盔,手握斩妖剑大声喝道。

   
盘古累了,庞大的身躯在天地即成时倒下了……左眼为日,右眼为月,头发成繁星点点,鲜血变成江河湖海,肌肉变成千里沃野,骨骼变成草木,筋脉变成道路;牙齿变成金石,精髓变成珍珠;气为风云,声为雷霆,汗成雨露,头与四肢化成了五岳独尊,脊梁却成了天地间的支点不周山脉,肚济却化成了一片血海,那血海方圆几万里,里面血浪滚滚,鱼虾不兴、鸟虫不至,天地戾气全都聚在了此处,洪荒众人将此处唤做幽冥血海。……洪荒也就由此而来。

  灭尘子,你不必再说。天帝能娶妻生子,却不允许诸仙谈情说爱,天帝能统御诸天,却不允许诸神放浪形骸。我不服,为何我就不能。

盘古身死,但精神不灭。此时天地之间生异象,只见天际慢慢垂下无数玄黄之气,又有无边紫气充斥于天地间

澳门新葡亰76500 1

他在这洪荒留下了一道清气和十二道浊气。一道清气演化成了:太清太上老君、玉清原始天尊、上清通天道人,也就是我们经常看见的“一起化三清”。三清卷走了三成功德以及由三成功德化成的天地玄黄玲珑宝塔

  更何况三界平等,咏樱本是落英谷中一株五百年修行的朱樱,为凡人观赏,带来芬芳,处处与人为善,与自然和谐相处,我巡游无意遇见,见她快要化形,每日与她相伴,却没想突生爱意。为了她化形,偷盗仙丹又如何,三界毁灭又如何,我只为能轻瞥她那幻变的容颜,与她长相厮守,直到天荒地老。

十二道浊气就演化成了十二祖巫:

  只见一白衣青衫的道人,面如冠玉,眉眼间剑挑飞龙,身背苍流尺,面色桀骜的说道。

蓐收:全身金色鳞片,左耳穿一条金蛇,脚踏两条金龙,人面虎身,肩胛处生羽翼,西方金之祖巫。

  哎,如此,你是打算抵抗到底了,到那时形神俱灭,就由不得你了。

  句芒:全身青木颜色,鸟面人身,脚踏两条青龙,东方木之祖巫。

  只见灭尘子叹息的说道。

  共工:蟒头人身,脚踏两条黑龙,手缠青色大蟒,全身黑色鳞片,善操纵洪荒水势,北方水之祖巫。

  可惜了,咏樱,我怕见不到你化形后的清丽容颜了,再也不能伴你身边,看你摇落一树樱花雨了。你,怨我么?

  祝融:兽头人身,双耳穿两条火蛇,脚踏两条火龙,全身火红鳞片,南方火之祖巫。

  我扶着那一株纤细的朱樱花,纤细的手指缓缓的划过,面带惋容。

  后土:人身蛇尾,背后有七只手,前面也有两手,握两条腾蛇,中央土之祖巫。

  不怨,我本人间大山深处一株妖植,百年孤独,于日月滋养中萌生灵智,但能遇见你,为你摇一树樱花,是我一生的幸运。

  天吴:八首人面,虎身十尾,风之祖巫。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我佛慈悲,苍颜,你本是宇宙洪荒外一陨石,自洪荒中萌生灵智,道祖亲自点拨你化形,承载诸天命运。如今,你却为情所困。你可曾后悔?

  玄冥:全身骨刺,巨兽,雨之祖巫。

  只见远方金光灿灿,云彩飘浮中,一佛陀身坐莲花,手掌虔诚的一合,静默的说道。

  强良:虎首人身,拿两条黄蛇,雷之祖巫。

  我自洪荒域外而来,虽是顽石,但我情比金坚,天要断我情,我便把天捅破,地要覆我情,我便把地掀翻。我万年化形,万年修道,万年困顿,如今,方寻回本心,为情义无反顾,虽九死其犹未悔。

  翕兹:人面鸟身,耳挂两条青蛇,手拿两条红蛇,电之祖巫。

  痴儿啊,痴儿!既然如此,我将抹去你这一世记忆,让你重新转世,生生世世,历经情劫,愿你早日明悟天道,脱离苦海。而你,咏樱,哎。我没法看透你的命运,想必你的身份不一般,既然如此,又何必至此啊。

  帝江:人面鸟身,背有四张肉翅,胸前、腹部、双腿六爪;善速度,四翅一扇二十八万里,全身红鳞

  多谢佛祖,我信你,但我更信我自己。咏樱,你要相信,就算我忘记这诸天万物,也唯独不会忘记你。不管你是谁,你都是我苍颜亿万年来无法或缺的存在。

鸿君成圣收徒

  颜,这是我这五百年来,听过的最动听的情话。我会等你,等你下一世,身披九天星辰,乘着樱花雨来看我,万物熙攘,我想我一定要第一眼将你认出。

洪荒之中一阵莫大的威压陡然降临,天空中亦是忽现祥云万道,瑞气千条,异香袭袭,大道威势浩浩荡荡而来,天地之间莫不感应。其后,洪荒广博大地上突然演化造化大道,天花乱坠,地涌金莲,紫气东来,九天之上一股股浓郁的仙气落下,隐约可听玄奥的法音,可见异象,一时之间洪荒大地上,草木凡兽,奇珍异宝数不尽的灵物被点开灵智化形。花草树木在这一刻皆弯起了腰,好似再行那匍匐跪拜之礼。。

  2、

鸿钧得道了。、

  时光荏苒,岁月无情,五百年瞬息而过,这一世,我叫帝问。

“吾名鸿钧,得造化玉牒,今悟通大道,成就混元,顺天而行,于三十三天外紫霄宫中开讲天机,凡洪荒中有缘灵物皆可前来听讲。”。

澳门新葡亰76500 1

要理解的是洪荒是个神仙妖怪的世界,“道”是那时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于是各种灵智已开的生灵脚不旋踵奔向了紫霄宫。鸿钧出声之时,洪荒万物无论巫妖鬼仙俱都身不由己跪下,停下一切动作,河水不流,风儿不吹,一概生灵尽皆侧耳倾听。直至那声音歇止良久,洪荒中这才又恢复了勃勃生机。

  是的,我叫帝问,又名帝九,是诺夏帝国的九皇子,诺夏帝国是九州大地南州边陲小国,国力并不雄壮,可也国泰民安,路不拾遗。听父皇说,我出生的时候,天空中九彩祥瑞,流星坠落,父皇想要问问苍天的意愿,故取名为帝问。

  洪荒生灵在鸿钧话音落下之后,尽皆谈论、猜测他是何模样,是何物得道。却见无数大神通者纷纷起行前去听道,只见得天上流光不断往三十三天外飞去。到了天外混沌时,不得不在混沌中小心翼翼地行走数年,直至感应到了紫霄宫的方位。

  所以,父皇从小对我给予了很大的期望,认为我是天赐之子,不顾朝中大臣们的劝谏与帝道继承,欲立我为太子,将来好为一国之主,守护这一方百姓。于是,从小就要我学习很多东西,除了帝王之术外,武艺谋略,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地理天文,机关算数都要我样样精通,可见,我的童年并不洒脱。我的兄长们除了大哥帝霸之外,都对我产生戒备与敌视,所以在宫中我从来没有一个朋友。身在宫闱之中,很多身不由己,我已经离世的母亲婉妃曾不止一次这样对我说过。

  只见一座古朴、玄奥建筑物立于混沌之中,门上挂着一个牌匾,上书:紫霄宫,其字恍若有“道”的轨迹。门两旁各自站立二位道童,一男一女接引听道者。几段石阶蜿蜒而下,宫里布置简朴,高台端放一个蒲团,下方则是放着数千个蒲团,大殿四周刻画着玄奥至极的大道符文,看上一眼只觉心神似乎要呼之欲出。

  但我生性薄凉,放荡不羁,更兼儒雅淡泊,处处与人和善,父皇很是不喜,认为为帝着,承载上天眷顾,传达上天法旨,当睥睨万物,霸气超绝,但我始终认为,治大国如烹小鲜,当恩威并施,为帝着当礼法并重,以人为本,方能使百姓安康,天下臣服。

鸿钧开讲的时候座次是这样的:前三位是三清,就是我们已经提到的太上老君,元始天尊,通天道人。第四位女娲,第五位红云,第六位是鲲鹏。

  不过父皇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我十五岁的时候,该是每位皇子设置封地的时候,将我派到了帝国以南的地方-南漳,说是磨砺我,培养我的帝气。这里是人族与妖族的边界之地,不算富有,也不算贫瘠,但这里山林深处,山脉起伏,层林茂密,生长着各种奇珍异植,珍禽猛兽,古木参天,花海将倾,宛若世外桃源。从远古以来,都流传着山中有妖物的传说,所以漳州十万民众从来没有一人敢深入其中。

而其他的生灵是没有座位的。

  我并没有多在这闹笼一般的皇城停留,指令刚下,第二天清明,我就孤身一人前往我的封地,漳州,父皇临行前派了五百个侍卫护我安全,我叫他们先去我的封地等候我,毕竟长这么大,我第一次出宫,难免心中有些小激动。

说道这里我们要插入一个故事,名字叫做:红云让座。红云是何许人也?据谣传说她是应该天边的第一道云彩。

  3、

鸿钧宣布开宫讲道的时候,鲲鹏凭借着自己无与伦比的速度抢得了紫宵宫中第五个座位,坐在鲲鹏前面的正是离紫宵宫最近的红云。

  远离了宫闱深锁,似乎连空气都变得异常的新鲜,走马观花,好不自在。一路上各种人形形色色,一路上各种自然风光美不胜收,我走走停停,反反复复,似醉似醒,走过闹市,也睡过孤岗,逛过烟花柳巷,也看过星月交错。

鸿钧快要开讲时,西方接引、准提(先天菩提树)二人才赶到。红云却是做了一回好好先生,将座位让给了接引,旁边的鲲鹏碍于面皮,也将座位让给了准提。故事完毕,我来继续。时间在洪荒好像是最不值钱的玩意了,几万年就在这样的讲道中过去了,终于有一天鸿钧的大道讲到了终点。这时候的鸿钧一如他一出世是那样,还是那样的牛逼。

  当我赶到漳州时,三月已过,这里人声鼎沸,百姓过的也还自给自足,各自有各自的幸福。但我生性安静,不喜喧嚣,不爱闹市,偏爱那十里荷花地,千里快哉风。听说这里层林深处,风景甚是优美,心中生出想要一探究竟的想法。

澳门新葡亰76500,他做了一件涉及到以后整个洪荒大陆的事情。那就是:封圣。传出了他最著名的七道鸿蒙紫气(是由天地之间的最纯清气所化,内含天地法则,是成圣之基。在盘古开天辟地之前,和天道伴生,天道由49道紫气组成,掌握一道紫气,鸿钧自不周山上得造化玉碟,造化玉碟乃天地未开之至宝含有49条紫气,在盘古开天之时,遭遇天谴,四分五裂,鸿钧得的乃是最大的一块,含有7道紫气,其余下落不明)。

  虽说这里妖物经常出没,但我身为皇室中人,修炼帝道武术略有小成,父皇也曾夸我天资聪颖,师傅浮云道长,诺夏帝国国师也说我是万中无一的练武奇才。我想,只要不遇到有灵性的妖物,我应该能勉强应付。当我绕过曲曲折折的小径,扒开层层叠叠的丛林的时候,就被眼前薄雾氤氲,虹色绚烂,更有飞瀑横跨,鸟语花香的景象惊呆了。

照我们后世的理解鸿蒙紫气应该是成圣的必备之物,即成圣之基。

  不禁赞叹:世间竟有如此美景,夫复何求。我再深入其中,层林密布间见一幽谷,此时正是花开时节,蜂飞蝶舞,香气弥漫,清风徐来,满谷的樱花此起彼伏,肆意飞舞。放眼望去,在樱花林中,有一棵五人环抱的硕大樱花树上,它的樱花全都盛开了,阳光穿破云层把白皙的樱花映衬的晶莹剔透。

那么这七道紫气给了谁呢?

  而那树下,似乎还站着一个姿态清幽的女子……

三清每人一道,接引,准提各一道,女娲一道。也就是在座位前六的主。由此可见:占座要靠前。最后一道呢?给了红云,也就是因为这道别人求都求不得的鸿蒙紫气给红云带来了洪荒第一霉(鲲鹏对此一直记恨在心,认为如果红云不多事,它不也早证得大道了?就找了个机会偷袭红云,结果红云不敌,被灭当场,转世轮回去了······)的称号。

  一身雪白的抹仙长裙,不加任何的修饰,鲜嫩纯净的樱花点缀在发端,只是纯净的白。乌黑飘逸的长发将樱花般淡淡的肤色衬托的更加白皙。黑色,白色,这世间两种最纯粹的颜色在她的身上完美的融合。她给人的感觉并不是简单的素雅,而是——圣洁!她圣洁的好象天上的仙子,不食人间烟火。风轻轻的吹过,撩起她的长裙,黑发缓缓的晃动着,一片片粉红近乎莹白色的樱花瓣,从树梢飘落,在她的身畔曼妙的飞舞。
风将她的长发吹起,轻轻的掠过粉白的脸颊,和着飘落的樱花,在空中飘扬着。转过身来,她望见了我,唇边的微笑,在阳光里宛若皇宫里的七彩水晶般晶莹透明…

老君为太极图(可定地水火风),原始为盘古幡(可出混沌剑气划破虚空),通天为诛仙四剑及剑图(以剑图与四剑可布诛仙剑阵,入阵非四圣不可破),女娲为山河社稷图(自成天地),接引为十二品莲台(防御至宝,亦可成阵)、准提自造七宝妙树。

  而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那么的梦幻!
就好象一副似曾相识的美伦美奂的画卷。

封圣完毕后,鸿钧这个大boss便隐遁了。洪荒成了圣人们的洪荒。于是有了一句流传广远的话语:圣人之下,皆为蝼蚁。

  颜,五百年,你终于来了,就算没有九天星辰,没有樱花烂舞,我也愿意你跟你走。

龙凤大劫

  只见她薄唇轻启,清泪如潋地说道。然后缓缓向我走来,和着漫天飞舞的樱花,唯美又和谐。

   此时天地初开不过数十个元会,万物刚刚繁衍化形。

  五百年,终日凝眸,为只为能亲自触摸你的面容,我每日都在虔诚的祈祷苍天。

  飞禽以凤凰为尊,鳞甲以神龙为长,一个在天,一个在海,划地而治。

  说着说着,她纤长的手指慢慢的抚摸上我的脸,触感无言,那么温暖而柔软,那么美好而无邪。

龙族族长名祖龙,乃是一头九爪神龙,为盘古的睫毛所化,身形尽展不知有几万万里,修为高深,然肉体太过强横,迟迟未能化形,常年在东海深处沉睡。麾下有祖龙九子及一干龙族水族,坐拥四海。

  颜,原来她等的不是我。我心中莫名的一痛,好像心被撕裂了。不过我还是暖言说道:

  凤族族长名盘凤,是应运而生的第一头七彩神凰,和祖龙一样,修为也极为高深,而且自开天辟地以来,便镇压着西方的不死火山,得享功德在身。座下神凤猛禽无数,称霸苍穹。两族间实力旗鼓相当,无分高下,相互顾忌。洪荒在这微妙的形式下,保持着短暂的平和。

  姑娘,想必你认错人了。我叫帝问,帝道的帝,问天的问。并不是你说的颜。

然先天三族桀骜不驯,三族自恃掌控洪荒一方的霸主,肆意欺压弱小生灵,导致生灵怨恨,诅咒三族。但凡受到三族压迫的生灵,怨恨,诅咒凝结聚集成一体浮于九天之上。三族气运缓慢衰弱。

  不,我说你是,你就是。这一世,你就是我的颜。不,是我的帝问。

  鸿钧算证道机缘,向洪荒西方之地而去。遇罗睺,罗睺得证道机缘,两人对战,罗睺欲以诛仙剑阵灭杀鸿钧,却被鸿钧自爆灵宝逃离,罗睺暴怒。

  只见她认真地,一字一顿的说。美丽的眸子里闪烁着坚定。

  罗睺在洪荒西方之地建立势力,招纳、蛊惑洪荒生灵,行奴化性质的教育,修习魔功。并派人入三族布局,挑拨先天三族自身的矛盾,以此来引发三族大战,收集先天三族精血、魂魄,蕴养诛戮陷绝四剑。

  我的心中似乎有一块郁垒正在消解,好像我与这个女子有种莫名的联系,既然如此,她愿将一生托付于我,我必不负她。

鸿钧自和罗睺一战被诛仙剑阵所创后,稍微疗养完伤势便行走洪荒之中找寻大神通者,以破诛仙剑阵。金翅大鹏鸟食龙族,三族齐聚东海,争端起,龙凤两族族长斗,龙族设阵,凤族和麒麟族以阵破阵。罗睺暗中埋伏,夺渔翁之利。

  4、

三族大战,这时,罗睺布下诛仙剑阵,困住三族,以三族精血蕴养诛仙四剑。三族族长陨落,三族所剩无多。

  于是,我很自然留了下来。听她婉声细语的告诉我这里是落云山中的葬花谷,每到花开时节,蜂飞蝶舞,香气弥漫,清风徐来,满树樱花乱颤,落英缤纷。

  曾被三族欺压的种族满洪荒的追杀着剩余的三族,使得三族原本便不多的族人如今死伤更多。三族的气运直线下跌,只余能够传承种族的气运,但是却无缘再次称霸天地。

  她说,她叫咏樱,从小生长在这里,土壤是她的母亲,日月是她的的父亲,很久很久以前,这里并不是荒无人烟,万物曾和谐相处,只不过人族壮大之后,肆意的破坏自然,导致万物失谐,

  时光穿梭白驹过隙间,洪荒大陆之上混乱不堪,杀戮不断,只见洪荒之中怨气冲天,煞气弥漫,整个洪荒一片狼藉,到处都是血液汇聚形成的河流以及水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