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沫之死

  砰地一声门在我面前关上了。

   
但是苏沫的内心还是不安的,因为每当她倒霉的时候,事情就会一件接着一件,她以为遇到子凡以后一切都会变好的,老天爷也终于知道心疼她了,心疼她这么多年的遭遇,心疼她从小到大的不容易和艰辛,岂料是她想的太过美好,老天爷从未认真对待过她。

  “我时间不多了,成全我吧,成全我吧,钟暮宇。”

   
工作中苏沫强势霸道却又善于交际,可生活却时常跟她开着不大不小的玩笑,说不大却伤她入骨,说不小却使她更加顽强。她总有运气特别差的时候,她始终这么认为,每当她觉得逐渐变好的时候,总会有接二连三的事情将她击垮,让她的神经紧绷,幸好不算太倒霉,至少没有出现最后一根稻草将她压垮,自我安慰和调解后她总能爬起来,重新变成别人认识的那个苏沫,那时的她总是一个人,生活还算眷顾,可现在。。。。。。

  可是你知道吗钟嘉北,我经过无数次心理斗争之后鼓起勇气对你坦白,你的一句话,就把我打回了深渊,从这一刻开始,我一个人溺在深渊里,在其中挣扎的只有我,我看到我的心在每个无眠的夜里腐朽、颓败。

   
从小到大,在苏沫的记忆里除了抛弃便是分离,更多的是颠沛流离,以至于她的内心总是动荡不安,她想依赖谁却又不知道谁可以依赖,于是她在软弱中逐渐变得独立,顽强,像一只打不死的小强,她以为她真的刀枪不入,可感情却是她的死穴,更像是她的命脉,总是遇人不淑,也不敢轻易相信谁,直到遇见子凡,她才知道她要找到的人大概便是子凡这样的。

  距离公司还有十分钟的路程。我面无表情地看着公交车上的时钟。八点零五分。

   
等待的第五天,这天实在太美好了,天气晴朗,天空湛蓝,云朵纯净。苏沫早在之前就约了朋友要去看画展,原本想学画画的她,现在也只能作罢了,她希望在最后的日子里就算不能实现自己的绘画梦想,也要做一件与梦想有关的事情,那就是看画展。昨夜苏沫一夜未睡,不是不困,而是她还有另一个梦想,那就是作家梦,她要将自己的故事写下来,即使不能全部写完,她也写完了目前为止所能想起来的一切,还算完美吧!直到现在她大概没有什么遗憾了,至少在梦想方面她圆满了。唯一让她觉得遗憾的是子凡,她爱他,她想和他结婚,她想给他生孩子,她想和他过接下来的人生,她想和他去许多她没去却一直想去的地方,她想和他留下许多许多美好的回忆,她想占据他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最重要的是,她想和他一起慢慢变老。可一切都不可能了,她的人生走到了尽头,如此快而短暂,她不禁笑了,笑里充满了苦涩和无奈,还有说不尽的辛酸,老天爷是心疼她太累了吗?所以要这么早的夺取她年轻的生命,让她歇歇?而这一歇就没有尽头,这才是无尽的深渊吧?如果让她选择,她宁愿继续艰辛的活着,漫无目的的在现世继续飘荡挣扎,那样她才觉得自己还在呼吸,这才是真正的活着,因为只有活着一切都有可能,包括她的子凡。

  乔月坐在床边正在削一个看起来很清脆的苹果。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1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

   
提交了化验报告医生说还要等一周,一周以后才能知道消息,这对她来说就像凌迟,每一天都是更深的凌迟和折磨,她害怕是不好的结果,又期待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可是在等待中她觉得浑身都不舒服,仿佛哪里都不对劲,好像一下子就成了一个废人。

  钟嘉北你等等我啊,等等我啊。

   
第七天,苏沫的手机响了,接电话的人是子凡,医生通知她来拿化验报告单,电话里医生告诉子凡苏沫没什么大碍,只是有点小毛病吃点药治疗一下就好了,让子凡叮嘱苏沫别忘了来医院拿报告。挂了电话子凡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瘫坐在地,他懊悔自己没有注意苏沫最近的精神状态,他懊悔自己没有给她更多的关心,他懊悔自己没有注意她最近的不对劲,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懊悔也是徒劳,苏沫走了,她再也回不来了。

  这人就这么个德行,仗着自己是医生,逮着人就跟训孙子似的,你要是不理他还好,自己扯两句就算完了,你要是跟他唱反调,他非得跟你从夏商周的事实理论到嫦娥三号登月的意义。我跟钟嘉北在一起混了三年,他总跟个事儿妈一样跟在我们俩屁股后面,搞得我现在见到他比见到我妈还头疼,一大男人怎么这么能唠叨。

   

  “钟嘉北,我……我好像喜欢你。”

   
等待的第三天,她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变得绝望了呢?夜里她看着入睡的子凡心里五味杂陈,早上她看着尚未醒来的子凡心里更加的思绪万千,想着想着她又睡着了,迷糊中她感觉子凡醒了,可是她还是觉得好累,她不想醒也不敢醒,只能继续迷迷糊糊的睡着,直到子凡起来洗漱准备去上班时,她才强打着精神从床上坐起来,看着子凡洗漱换衣,听着子凡边刮着胡子边和她说话,她其实一句都没听进去,此时她的脑子里已经无法正常思考了,有些空空的却又觉得沉甸甸,她笑着和子凡彼此拥抱并目送他上班,直到关上门的那一刻她再也撑不住了,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她觉得自己离死好像不远了,浑身所有的机能都好像在抗议,在叫嚣,在痛苦的嚎叫。她的心情低落到谷底,又从谷底跌落至无尽深渊,负面情绪将她笼罩在一片漆黑的地方,她挣扎着出不去,就像她在梦里被人追杀一样,无论她怎么跑,敌人总能找到她,即使梦里她有魔法也总会失灵,连梦里都被敌人任意摆布,何况她无能为力的现实世界,她能做的只是静静的等待结果,可是等待对她来说太煎熬,从小她最讨厌的就是等待,这让她原本就焦躁的内心无比抓狂,可又无处使力,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软绵绵的让人力不从心。她觉得自己要疯了,即使她知道结果不一定是坏的,但这些对她来说都没用,因为她从来都会只往坏的方向去折磨自己。

  “你见到他又能怎么样?”钟暮宇揉了揉太阳穴,“两年了,你确定你还爱他,而不是一种习惯?”

   
她手上拿着医生让她去化验的报告,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哭,她以为她的生活正在变好,岂料生活从未眷顾过她,又再次拿她的生命开玩笑,如果从小到大的生活和家庭她无法选择,那从她可以掌控自己的命运开始,生活也从未眷顾过她。她从一无所有到现在的小有成就,都是靠自己一点一滴拼搏来的,还有她等了许久的子凡。可是为什么当她觉得自己的人生开始变得不也一样的时候,生活却跟她开了这样的玩笑?她的好日子还没开始却又跌落谷底,不~这次跌落的是深渊,深不见底的深渊,压抑的让她喘不过气来。

  钟暮宇端着杯子的手一抖。

   
等待的第四天,太累了,累的她喘不过气,但此时的她内心反而逐渐变得平静,平静到她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是的,不重要了,人总有一死,只不过早晚而已,也许她是运气不好的那一个,她生来就是受苦的,生来就是体验人世疾苦,然后年纪轻轻就香消玉殒的那个人,是呢~老天根本就不会心疼她,她以为她摆脱了一切麻烦以后,她的人生就可以从头开始了,可是老天却不是这么想的,她笑了,笑的有些无奈又莫名有些沧桑,更多的是遗憾,她还没和子凡结婚,还没生属于她和子凡的孩子,也不知道什么是家,老天爷就要剥夺她的人生了,她只觉得不公平,太不公平了。就在她原本已经快接受自己即将迎来不好的结局时,她去洗手间的时候突然在纸巾上看到了从身体里掉下来的一大块像腐烂的肉一样的东西,她彻底绝望了,她觉得自己不用再等什么化验报告了,因为她的身体已经告诉她答案了,她知道自己已经坏掉了,从内开始腐烂,她不想让子凡看到自己最丑的样子,她要让这一切提前结束,这样她就不用再继续承受精神上的折磨,而子凡也不会看到她丑陋的样子,她希望她在子凡心里永远都是美得。她已经做好决定了,一个可以结束一切的决定,也许这才是完美的。

  可是我还是很想你。

   
第六天,她不等了,她知道她已经被判了死刑,如此不如早点结束自己的生命,免得日后更加痛苦,也许她很自私又胆小,但这也许是她逞强了二十几年唯一一次认命,她不希望自己生命最后的一点时间,是躺在重症监护室里,靠体外呼吸机和生命维持系统苟延残喘,那对爱美的她来说太痛苦太难堪了,不如用她喜欢的方式美美的离去。想着想着苏沫快睡着了,是的,她吃了一整瓶的安眠药。眼皮越来越重了,思维也越来越混乱,现在她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混沌的思维越来越沉重,渐渐的她再也抵抗不住睡意的来袭安静的睡去,再也没醒过来。

  我坐在路边,没有知觉。我想起两年前我和钟嘉北大学毕业,毕业酒会上,只有我没有喝醉,同学们让我送钟嘉北回家。钟嘉北喝的酩酊大醉却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走到我面前给了我一拳,“我不要让他送!让他滚!”然后他抱着我开始哭,一边哭一边说:“因为我怕我真的爱上你啊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结语:如果苏沫注意看医生给她开的那些药的说明书,她大概就不会那么快的结束自己的生命吧!

  【你和我这美梦啊也已诉尽】

   
苏沫最近内心越发焦躁,她以为过了25岁以后,自己的命运会越来越好,离悲催的人生也越来越远了,可是最近几个月发生的事情,让她又莫名的不安,虽然现在她不再像从前那样,遇到任何挫折都自己一个扛着,因为有另一个人和她一起承担,那个人就是子凡。

  快到家的时候我说,“搬回来住吧。”

   
等待的第二天,这天因为子凡觉得她睡的有点久说她变得有点懒了,她忍不住告诉他自己身上痛,之前怕他担心没敢告诉他,子凡一听有些紧张,立刻来到床前让苏沫背对着他平躺好,苏沫乖乖的躺好任由子凡帮她按摩早就酸痛的背部,子凡略带责怪道:“以后痛了记得跟我说,别自己忍着我会心疼。”苏沫听到这句话什么也没说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她不敢让子凡知道她内心的焦灼,却在听到这句话时差点坚持不住,内心险些溃不成军。一直以来她都习惯自己一个人扛着所有事情,即使有了子凡她也不敢彻底依赖,她不敢,也害怕,怕依赖习惯后就变得脆弱,她本就脆弱,一切的坚强不过都是因为不甘心而强撑着。“离拿报告的日子还有六天了呢!”苏沫在心里念叨着,这么想着她又觉得身体哪里不舒服了,仿佛腿也不能动了,是的,她走在路上觉得腿是麻的,挪步子都有些吃力。她只得打车回家,此时,她只想尽快回家,回到那个租住的地方,即使那个地方不属于她。现在她不知道是身体的痛让她睡不好,还是精神上的痛让她睡不着,总之她的心理负担有增无减。

  我没回答她,因为我看到从面对着的厨房里走出去的修理工,我只看得见他的背影,没错那就是钟嘉北!我甩开乔月的手追下楼的时候,钟嘉北已经走出了很远很远,我大声呼喊钟嘉北的名字,钟嘉北却加快了步伐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想奔跑着去追他,但是我已经没了站在原地的力气,我虚脱一般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等待的第一天,她照样每天吃着医生开给她的药,她不知道这些药具体是干嘛的,她只知道医生让她吃她就吃,她觉得医生的话总归是没错的。白天她到处去面试找工作,运气不知道算不算好,当天面试的公司都让她去上班,抉择过后,她喜悦的想要答应其中一家公司,晚上回家的路上她犹豫了,因为她不知道自己的化验结果到底是好是坏,而她又是个喜欢做最坏打算的人,她怕最后的结果是令她不能接受的,耽误了用人单位工作就不好了,于是她只好打电话婉拒了邀请她上班的公司。地铁上她突然觉得浑身都不舒服,此刻的她身上就好像要散架一样,想吐又浑身无力,她猜测自己是不是快不行了,情绪也变得低落,只是不敢告诉子凡怕他担忧。于是她忍着痛,度过了焦虑的第一天。

  “哟,钟医生要结婚了,啥时候的事,”我一听马上不装死了,“新娘子谁啊?漂亮的话我们拜把兄弟~”

   
等待的第六天,今天子凡说要去公司加班,下午会早点回来,他让她在家里乖乖等他,苏沫朝他笑着点头,在子凡临走时苏沫叫住了他:“子凡~”子凡回头:“嗯?怎么了?”苏沫朝他张开双臂,子凡宠溺的望着她,走到她面前揉揉她的头发,深情的将她搂进怀里,仿佛为了回应苏沫的热情,子凡拥抱的更紧了,“子凡,我会想你的!”“傻瓜,我也会想你的,你乖乖在家等我,困了就继续睡一会儿。”“嗯~好!”说完子凡摆摆手关上门上班去了。苏沫躺在床上回忆了一个小时,她发现自己的记忆力真的越来越差了,除了能回忆起近期发生的事情,以前的事她都想不起来了。她知道再回忆下去也没有意义,只会更加痛苦和不舍,她现在要做的应该是平静。苏沫起床去洗澡洗头,洗完澡吹干,她换了一身她最喜欢的衣服,穿上最喜欢的鞋子,循环播放她最近最喜欢的音乐《女儿情》,画着她最喜欢的妆容,订了她最喜欢的鲜花摆在床头柜上,一切准备就绪以后,她打开自己的电脑放在桌子上,上面是她写的小说,题目她尚未想好,她觉得任何题目都不适合形容她短暂的一生。电脑旁是她写给子凡的书信,足足有五页纸,密密麻麻的,每一个字都是她对他的不舍和爱恋。

  【我懂活着的最寂寞】

  “高城,你怎么了?”

  “高城,高城,醒醒……”乔月惊慌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费力地睁开眼睛,发现我躺在阳台的地板上。乔月扶着我站起来,我晃了几晃才站稳。

  【终将一无所有之前】

  “我也喜欢你啊。”

  我拿着HIV确诊书跟乔月签了离婚协议。

  我看这经理指着的这张照片,平淡无奇的面孔,显然不是钟嘉北。

  “钟嘉北?前几天死了,你不知道吗?”

  乔月只拎着一个行李箱就住了进来。房子是钟嘉北走之前过户在我名下的,很大,我一个人住的话会有回音。他走之前还留了一缸金鱼,不过很快就被我养死了。

  以为我的灵魂早已在两年前的那个夜晚得以救赎,钟嘉北一直在我的心里,他只能陪着我了,而且随着我的生命,伴着我的呼吸,永远不会离开,直到我们的灵魂重新团聚。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2

  “就你有心理咨询师资格证是吧!”我翻了个白眼,“我觉得你肯定知道钟嘉北在哪里。”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3
 

  我没有争辩什么,钟暮宇说的字字掷地有声,让我无法反驳。

  乔月没说什么,倒是钟暮宇不干了,瞪着我说:“你既然娶了乔月就跟乔月好好过日子,我不说你也没点良心?结婚一年了你们俩还是分居,你这是想干什么,白白耽误别人的青春有意思?你从晕倒到醒来,乔月差点急疯了,你对得起乔月吗?就为了一个不知死活的人,你要折磨自己折磨别人到什么时候?”

  “营养不良导致休克,有点贫血,而且还高烧,”说话间钟暮宇拿着化验报告单走了进来,“这里没条件化验详细的数据,你待会儿自己去医院查吧。不过你可真行,这又不是旧社会,没人不让你吃喝,你居然能作成营养不良。你当你是小萝卜头在渣滓洞里修炼成仙呢?怎么我用不用找人给你来个特务甲乙丙丁凑个戏,省的你不尽兴。”

  【你拥抱的并不是总也拥抱你】

  “我说你有完没完!我们这里真没有钟嘉北这个人!”在我再三询问之下,经理终于没了耐心,“那天我们派出去给你修冰箱的就是这个人!”

  我环顾四周,背景是白色,有一种淡淡的蔷薇花味道。

  死了?

  钟暮宇把化验报告单一扔,对乔月说:“你赶紧把他弄回家里去,万一死在我这里下个月我结婚入洞房的时候多他妈晦气!”

  “不,我是说……我好像是gay。”

  我闭上眼睛装死。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