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差点荒芜了婚姻

澳门新葡亰76500,黄山排云楼宾馆¥170起立即预订>

我一直不敢再想这个叫诚山的男人,却也一直忘不了。

展开更多酒店

我和老公孟景文是2010年结的婚,
2012世界经济再次出现泡沫,身处外企的他工资一减再减,我不免抱怨生活水平下降,这更加给了他压力。

发表于 2003-01-31 16:19

去年春节我登上了期望已久的黄山,引用与我同行的一位小姑娘的话“真没想到黄山是这么美的。”
我习惯每次出游前都会收集前往地的资料阅读参考,携程里的前辈们给了我很大的帮助。我会到“目的地指南”、“游记发表”、“有问必答”等这几个栏目把有关资料复制下来再打印出来,然后搜索出黄山的地图,于是便可以先来一次又一次的纸上旅游,边看游记边比划地图,以便找出最适合自己的旅游线路。但最后的结果是,千辛万苦做出来的功课也敌不过钱的魔力,最终以约两张黄山机票的价格1630元跟了广州南航国旅的黄山四天团。中肯地说,以这个价钱得到以下四天的食住行游购娱,我觉得还是可是接受的,但只恨时间太少,我们真正爬黄山的只有一天时间,而且徽州古民居就只去了西递和宏村,其它值得去的都没时间安排了。
团队安排本来是晚机去的,但后来改成了早机去,所以到达屯溪还不到中午,天气晴朗且舒服,并无想象中的冷,庆幸自已在出发前从硕大的背包中孤注一掷地抛了那件厚厚的羽绒。可是此时的屯溪老街却令我失望,很多店都已关门闭户回家过年去了,即使开门的,所售无非是公仔之类的工艺品,并无特别之处,老街与之所形容的“活动的清明上河图”我觉得根本是两回事。
午饭后我们有半天的自由活动时间,当地导游就建议我们宏村、西递,但我们团21人当中有一半都希望下午休养好,把体力留在明天爬黄山所以都没去,包括我的朋友和我,想想今早五点就爬起来赶飞机,现时恨不得与枕共舞,况且我们觉得半天时间不足够,而且最后有一天自由活动时,决定把这个行程留在最后一天。
整个下午睡足之后就是到晚上的团年饭了,当时旅行社说有烟花汇演节目,原来就是在宾馆门口烧条炮竹和几把烟花,不过在黄山市倒是很多市民都有在门口放烟花的习惯,使得我们吃完饭后行夜街都见到烟花处处,难道他们不觉得危险的吗?I
wonder why?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兴奋至极、精神饱满地开赴黄山了。首先是去翡翠谷,由于是冬天,一来水不多,二来竹也少了份翠绿,所以惊喜不多,倒是难得地看到几潭翡翠般的碧水,不过自然是与九寨、黄龙的水无可比拟了。在山脚用完午餐后我们就正式登黄山了,是从前山慈光阁坐缆车上的,所以就错过了一线天等的景点,而且天都峰正在封山,然后就从玉屏楼-莲花峰-鳌鱼洞(正在修缉中,不能上,须绕道而行)-光明顶-飞来石-排云楼宾馆。我们所到这两天天气晴朗,所以并没有看到挂满雪的树,只看到在山的阴面还剩一堆又一堆的雪,感动得我们这些视雪为珍稀物的广东人欢呼一片片。“鬼斧神工”肯定是发明来形容黄山的,太贴切不过了。后来走到飞来石处看到了落日的最后一眼,那是我看过的最美的日落。太阳落山之后温度就下降了很多,不过在走的过程中我们都是在穿一会、脱一会的状态下走过来的,团队把我们的住宿安排在排云楼宾馆,来之前都听网友们说过山上的吃住如何如何的奇贵,所以面对满桌的饭菜我们都感到相当的满意,在菜足饭饱后我们还首尝了脚底按摩,不过舒服就没有,倒是按得我们一排几个女的吱喳乱叫,是他们技术太差,还是我们毛病太多?
第三天早上我们5点半就爬起来奔去北海的清凉台看日出,说奔一点不假,一来我们从宾馆去清凉台路途不近,起码要三十分钟,二来人多,不抢占先机怎能争得观日的好位置。虽然没有导游带路,但所走之路两旁都有路灯,所以很容易就把我们带到清凉台,我当然“蛮有经验”地听从前辈介绍在清凉台占领一席之地,但看完日出之后听直上猴子观海处的朋友说那里够高,看的日出更完整,是一点点的吐出来,我所看到的日一出已经是相当高,相当耀眼了,也许清凉台这个最佳位置只是对于夏天而言,因它的前面相当空旷,但偏偏冬天的日出走到右边去了,所以看到时已在山顶了,看完日出后我们就打道回府吃早餐了。你看我们看日出是多么的虔诚,不倦地奔去,不悔地回来。
用完早餐后我们就去了排云亭和梦幻景区,由于梦幻景区是新开发,所以我们一行走了大概一小时后就走原路返回了,最后登场的是梦笔生花和始信峰,大年初二人开始多起来了,特别是在始信峰,我庆幸我们走在年三十过来,在人多之前走过了黄山,所以我当然听从“走路不看山,看山不走路”的规律,始信峰,我也开始相算黄山为什么那么吸引人了。下山的缆车是自费的,我和朋友没坐,想测一下步行下山到底是花多长时间,但导游就相当不高兴,他说我们走路的空让坐缆车的耗时间等我们,没办法之下他要我们必须在1点钟前在山脚汇合,然后再出去吃午饭。于是我和朋友还有其他团友从11点多开始走下山,觉得乍走了那到久都仲未到半山亭,再这样走法,1点钟是到不了的,还是跑为上策,接着我们就跟着刚走过来的挑山工跑,虽然他挑了一担的被单,我们只背了个背囊,但他跑得比我们轻松多了,幸好一路上可观的风景不多,使得我们能专心赶路。最后,终于把走在我们前面的团友抛在后面,准时在1点钟到达目的地,让导游没有白眼我们的理由,实际过程需要一个半小时。
午餐后轮到导游的节目了,什么参观茶叶庄、宝石场、蛇药馆,仍有不少团友掏了腰包,其中我也在蛇药馆中了一招,当时小姐用蛇油来帮我们按摩倦得几乎麻了的双脚时,舒服了不少,于是我别的不买就买她手上帮我揸的那支,准备回去孝敬有风湿的老妈,谁知回去用就不灵了,回想起来可能有用的药只涂在小姐的手,并不是手上的蛇油,所以我在此忠告各位要跟团的朋友,到导游领去的购物点可要捂紧自己的荷包。
当天晚上我就联系明早去西递、宏村的车,我拨通了在携程的“有问必答”黄山那一part出现概率极高的yingyan程导,我就是要看看这个被评价得又煲又贬的程导是个怎样的人。最后以租一天车去西递和宏村两个地方260元成交,他还免费做我们的导游。自知是贵了点,但不想出去找车麻烦所以就此决定了。
第二天吃完早餐拿了机票就离团了,程导相当准时,八点半我们就准时出发了,大概一小时的车程就来到西递了。前两天天气还好好的,今天就下起了微微细雨,平添了几分寒意。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说西递不值一游,我觉得还不错嘛,就是人多了点,商业味浓了点,不过它的古屋相当有特色,甚于宏村。最不满的就是程导到了中午就老催我们过宏村了,我们游兴尚未尽,只是跟着讲解员粗略把西递的主要街道走完,还想自己到处走走。但他就说我们不会体谅司机等等,我们可是出了260元包了一天车的呀,若不能随意上下车,那我包车图什么?不过出门在外,万事以和为贵。
中午我们就随车过了宏村,当车停在路边,我们一下车望过去南湖和另一端的宏村时,我和朋友都情不禁地说:“好靓啊!”此景只应画中有,人间难得几回见。那南湖、那拱桥、那村屋、那垂柳,简直就是一幅赏心悦目的国画。感觉上宏村比西递舒服和自然,但两村都备受游人渐多而带来的污染的浸害。我们足足在宏村呆了一个下午,吃了一顿农家饭,然后就依依不舍地离开,前往机场了。
美丽的黄山、美丽的徾州,来自南方的我要回去南方了,有机会我还会来,但愿下次再来时您还是那么迷人,那么美丽,那么恬静。
不禁想起了动情的一句:人生痴绝处,无梦至徽州。

孟景文私下跟我商量:“还是辞职吧,活人不能让尿憋死,再说为了将来也得努力一把,是不是?”开始我没同意,一直鼓励他坚持住。可越来越恶劣的国际环境令他一再失望,孟景文固执地办了离职手续,当他把那点遣散金交给我时,我刚好在单位跟同事闹了点意见,一见他真辞职,便火了:“这下利索了?你的以后怎么办?谁给你交五金?养老靠谁?你怎么做事不深思熟虑一下呢?”

我的反复无常让他不知所措,开始为工作发愁,可年龄大了,学历又不算高,加上大学生毕业潮,工作一时之间得不到解决。那几天,家里的气氛异常紧张,我们都极力避开谈工作。半个月后,还要上班的我突然接到孟景文的电话,他蛮是兴奋地说:“琪琪,我找到工作了,去北京一家外企做拓展,负责开拓北京市场,事情比较急,今天就出发。”

澳门新葡亰76500 1

连面也没见上,孟景文说走就走了。

我怕面对冷清的家,环视一下热闹温馨了一年半的新房,突然有种想流泪的感觉,他一走,我心里空落落的。

渐渐地,孟景文越来越忙,似乎工作进展顺利,他在北京的客户跟朋友多了起来,而我却一天天在家里呆着,花似的枯萎,特别是夜里,习惯了拿他的胳膊当枕头,习惯了闻着他的发香睡觉,如今,他不在身边,令我彻夜难眠。

说给孟景文听,他鼓励我出去走走。正好临近十一,为了避开旅游高峰,单位提前组织轮休,我报了个旅游团去了黄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