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流浪狗奇遇

1

我记得我不喜欢宠物店的。

小淘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淘气,他“噔噔噔”跑过去,抱住一位正和同行人边走边聊的男人的腿,就喊:“爸爸,爸爸。”

我怎么毫无意识地来到了这里?

男人愣了一下,小淘则笑容灿烂、天真无邪地望着他,男人哈哈大笑,一把抱起小淘,在他圆嘟嘟人参娃娃般的脸上亲了几口,“好儿子,来爸爸抱。”

视线的正前方有个女人在整理店面,我寻思着一定要问问她我是什么时候走进店里的。

随即,男人就在旁边小摊给小淘买了一个米老鼠头像的氢气球,把线绑在他手腕上,柔声细语地说:“可不能扯断了,不然呼呼呼,飞上天就没了。”

难不成昨晚的醉酒现在还没醒…

小淘开心地晃着绑着气球的胳膊,“哦哦”叫着向我奔来,男人这才注意到我,也向我走来,他的轮廓也从远景变成了近景,我看了个仔细:二十八九岁的样子,皮肤麦黑,个子不算很高,衣领裤角都很平整,是个有品味的讲究人。

我想走向她,可是却怎么也动弹不得,好像身体不是我的。

“我叫鲁明,你是新到这里开店的吗?我以前没见过你,怎么做着生意还带着孩子?”

正当我挣扎的时候,我看到有人走进这家宠物店,脚步声轻得难以惹人注意。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1

一个短发、穿着灰色棉袄一脸不安的女孩出现在眼前。

我擦擦小淘嘴角的口水,说:“孩子不到三岁,还不能入托,没办法,孤身一人,只好自己带。”

我断定那是一名中学生。

鲁明眨眨眼睛,显示明白了:我是个离婚女人,独自带着孩子在这儿开着简陋的杂货店。他笑笑说:“真不容易。”他离开时,小淘一个劲儿向他挥手再见,嘴甜得像蜜似的:“爸爸再见,爸爸再见。”鲁明的脸笑得开了花,也向他挥手:“爸爸会再来看你的,宝贝再见。”

出于对学生的莫名好感,我想对她微笑,可是我的表情似乎很怪异。

鲁明果然很快来看小淘了,一阵是棒棒糖,一阵是变形金刚,哄得小淘一天见不到他就会到处寻找。鲁明住的地方离我的店只有五十多米远,他开着一个塑产品加工厂,厂子不算大,三十来号人,从此,小淘就成了那里的常客,被鲁明一抱走就好几个小时不见人影,回来时水足饭饱,还有捎带。

或许她感觉到我想表达些什么,朝我看了看,又笑了笑。

当然,小淘一直叫鲁明“爸爸”,鲁明也以“爸爸”自称,甚至当着他女友赵菲的面也自称爸爸,赵菲尴尬地对我笑着,无可奈何,我却有些感伤。

随即转向柜台边上的女人。

2

“那只啊,那是我昨晚刚捡回来的。”

第一次,鲁明踏进了我的家门,一间十平方米的筒子楼,一张双人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个简易衣柜,还有些做饭家什,这便是我的全部家当,很寒酸。

“可是我没有钱!”

鲁明把睡着的小淘轻轻放在床上,一抬头便看到了墙上的一幅油画,装裱得很好,画中是个半裸女人,迷醉着眼斜躺着,这么高雅的艺术品装点在这窄小陈旧的小屋里,显得很不合拍。

“没关系,反正也是流浪狗,送你吧。”

鲁明脸红了,他已经认出来画中女人就是我,他不自然地看到画的右下角有个签名:翱翔,2004年6月20日。鲁明脸色有些僵了。

我听到女孩在和店主交谈,很不明白她们的意思,因为女孩不时地朝我看看。

“叫你见笑了,这是我三年前遇到的一位采风画家给画的,可惜他的名字我都不知道,只知道他叫翱翔,文人老用笔名。”我边收拾墙角的垃圾边说,像说着与己无关的故事。

我决定走过去,问她们在聊什么,可是我发现自己不但动弹不得甚至连开口的能力也失去了。

“画得不错。我得走了,照顾好小淘。”鲁明匆忙离开,走到门口,我让开撅着屁股清扫的身体,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我想我一定被邪魔附身了,不然就一定是在梦里。

不是不想看,而是不敢。

为什么我的嗅觉没有问题,似乎比平常更加灵敏。奇怪的是我明明闻到了旁边那只小狗的尿骚味,嗅到了小猫的腥味。

我是如何忍受的?我不是该立马逃离现场了吗?怎么把这一切都看成了理所当然。

脑海里的为什么还在不停的转,眼前又出现了让人不解的事——女孩为什么要向我走来。

她是怎么把我抱起来的!

我缩小了吗?

她会魔法吗?!

我拼命想说出疑惑、喊出声音。

然后,我耳边传来了撕裂般的狗吠声。

我清楚地听到声音的源泉就是我,我无法想象发生了什么。

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挣脱,跑到有玻璃的地方。

难怪我的身体不听使唤,怪不得女孩能抱起我,嗅觉异常灵敏是有原因的……

原来,我就是她们口中的流浪狗。

我想狂奔,想离开想要寻找让我变成此般模样的原因。

“她看起来很痛苦。”女孩小声地说道。

就在这时,我看到了女孩眼中和我一样的绝望。

如果一个人笑得跟你一样开心,你不会有什么好奇心,可能就是买了一件漂亮衣服啊。但是如果一个人的眼神跟你同样痛苦,你一定会想知道她在经历着什么、是什么使她如此沉重。

尤其对方还是一个学生。

我决定跟她走。

我乖乖地走到女孩面前,定定地望着她。她重新抱起我,又对我笑了笑,似乎她的世界瞬间明亮了起来。

女孩抱着我,再次和店员道谢谢。

有你,世界充满光亮

走出店门,天色已晚。我感受到刺骨的寒冷,身体一直哆嗦。女孩把围巾脱下盖在我的身上。

寒冷的冬夜,即使是元旦节街道依然冷清。

女孩时不时看看怀里的我,每看一次就抱紧一些,似乎手心里的是个宝贝——明明别人告诉她这不过是条流浪狗。

女孩抱我上了公交车,我想她应该要回家了。想着可以去认识一个新世界,突然感觉没那么绝望,反而有点期待。

我开始想象女孩的家庭情况。

可是我竟发现越临近家门女孩就越紧张,我明显感觉到她呼吸的节奏有很大的起伏。

本该是吃完饭的时间,女孩家里没有任何要进餐的迹象。客厅里放了许多包裹,像是为要出远门的人准备的。我很好奇元旦节这一天有谁要外出。

“姐姐你终于回来了。”说话的是一个约莫十岁的小女孩,一副乖巧的模样。“爸爸说已经买好了票。”

女孩没有把我放下,朝妹妹说道:“我不走。”“妈妈呢?”

这时一个憔悴的女人从卧室走了出来,“晓晓,这是哪里来的狗?”女人生气地说。

我终于知道了女孩的名字。

“宠物店送的。”女孩紧抱着我。

“今晚就要走了你带回来干嘛?”女人显得不耐烦。

“妈妈。你真得走吗?我们可不可以不走?”晓晓近乎哀求。

“你爸爸说已经买好了票。”女人头也不抬地回答。

“爸爸说爸爸说……你什么都只知道听他的。”晓晓情绪激动。“他一问你要卡你就给他,他打你你就让他打,现在他要我们辍学你也同意!你就不能反抗吗?!”晓晓哭了起来。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呆呆地蹲在了地上。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眼眶湿了。晓晓如果看到我的模样一定会惊讶流浪狗的感性。

女人苍白的脸上也满是泪水。

一旁的小女孩扯了扯女人的衣袖:“妈妈妈妈”又扯了扯晓晓的衣服:“姐姐姐姐。”

“爸爸说一到那边就帮你们找学校,”女人低语。

“反正我不走。”晓晓倔强地说。“你们有没有想过我的学习?”

女人沉默,只是抽泣。

我为自己看到的一切悲叹,一个孩子竟然被自己的父母强求辍学!

但是到底是为什么呢?究竟发生了什么使得这个家庭要逃离这座城市。

我想一定与晓晓的爸爸有关。

男人走进家门的时候,小女孩叫了一声“爸爸”。晓晓却是投以仇恨的目光。

“东西都收好了吗?”男人朝女人问道,语气很是消沉。看得出男人年龄不大,但却十分沧桑——八成是生活使然。

“没有。”晓晓抢着回答。

“那还不赶紧去整理呀?”男人口气生硬,一点都不像在对自己的女儿说话?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我不走。”晓晓似乎有点颤抖。

“票都买好了,你不走一个人留在家吗?”男人开始不耐烦。

“一个人就一个人,不用你管”

“反正你只管赌博就够了,不是吗?”

我感受到了晓晓爸爸的强烈恼怒。

也看到了晓晓决绝的眼神,我很为她担心,不知道她接下来会被强加怎样的命运。

我奢求有人能将这个家庭解救。

敲门声打破了沉默。

走进门的是两位老人,他们面色沉重。显然在经历着不愉快的事。

“外公…外婆。”晓晓和妹妹同时喊道。

看来老人家是知道晓晓一家要离开的事情了。

“哪有这样做事的!孩子不要读书了?”外婆立马落泪。

“你不要管,我会帮她们重新找学校。”男人点了一支烟,大口地吸。

“晓晓不走。”外婆拉着晓晓的手。“都高中了,不能这样折腾。”

“她不走自己住啊?”男人轻笑。

“我来养晓晓,你们要走就走。”外婆坚定地说道。

我看到晓晓的眼睛饱含泪水。

外婆和爸爸“谈判”的时候没人插嘴,留下晓晓的决心外婆一定是来之前就想好了。

“你说得轻松,她还能和小峰两夫妻一起住啊?” 晓晓爸爸仍然轻笑。

“不用你担心,总比跟你出去强。”“小峰是她舅舅,还能不可怜这个孩子!”外婆抽泣着。

“不行,不能去你们那住,你又不是不知道小芳怎样,还不天天得数落她!”
我第一次看到男人闪现柔软的目光。

“知道可怜她你还造孽!小芳再怎么不好也是她舅妈。”

………

几番谈判之后外婆终于说动了晓晓的爸爸,晓晓留了下来,住外婆家——其实是舅舅家。

不可改变的是晓晓的爸爸妈妈要带妹妹去到另一个城市。

晓晓,这个十五岁的女孩,将要面对怎样的挫折,我无法想象也无法预知。

但是我知道我将不能再陪伴在她身边——晓晓的舅妈为人十分苛刻,对晓晓以及晓晓的外公外婆一直不好。

晓晓告诉外婆她会把我送“回去”,免得惹舅妈讨厌。

暗黑的路上,需要光亮

“多了个人就算了还带回一条流浪狗!”晓晓的舅妈一脸嫌弃地说道,也不顾及面前的女生正在经历怎样的痛苦。

“我明天就把她送走。”晓晓低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