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黑夜经过你

 一年天空的颜色始终是灰蒙蒙没有一丝云朵,无意间你闯入我的视线,于是天空中便多了一条七彩红云。

  

  十月的微风里依然有夏天的味道。

  早上醒来时才发现喉咙有些不适,吞咽口水时感觉就像有东西卡在喉咙里一样,怎么咳它都不肯下去,头也昏沉沉的,这是我从小落下的毛病,只要不舒服,就会连累喉咙。

  打电话给伊蕊让她帮我取消今天所有的安排,她说,好,要不要陪你去医院,不用了,哪里都不想去,只想睡觉。

  朦胧中听见电话铃声,皱着眉摸索着枕边的电话,还没等我把电话贴近耳朵就听见经纪人在电话另一端大喊:“秋苒你不能推掉今天的日程……,”他的话还没来得及讲下去,我就挂断了电话。

  没多久,就听见震耳欲聋的敲门:“秋苒,快点收拾下,公司早都放出话,说你今天会出现在首映礼上,现在各路记者、媒体都等着呢……。”

  咣,不知哪来的火气,把手机朝门扔去,我说了,今天哪里都不想去,或许是我无端的发火起了作用,我隐约听见伊蕊拉经纪人离开的脚步声,门外渐渐安静下来,翻过身,阳光透过浅蓝色的帷幔照进来,刺得我睁不开眼睛。

  我喜欢蓝色,有人说那是天空的颜色,也有人说蓝色会使人忧郁,我大概就是这样的,我好希望有个宽厚的臂膀出现在我面前将我揽入怀中给我力量,别怕有我,可是却没有,甚至翻遍电话簿我都不知道可以给谁打电话。

  在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里,我摸爬滚打了很多年,从最初没有名气不入流的演员到时至今日家喻户晓的明星,我付出了太多太多,就算是一个陀螺也会有停下来的时候,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我厌烦这个曾经给我带来名利的圈子,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提线木偶一举一动都被人摆布,望着镜子里的人时常怀疑那还是不是最初的自己。

  把心中的烦闷曾对伊蕊讲过,她是个合格的助理,当我讲这番话时她只是远远的望过来,脸上挂着微笑,任由我发泄心中的不满直到精疲力尽,但我始终记得伊蕊离开时说的话:“秋苒,你打拼了这么久,你放得下所有吗?”

  是啊,我放得下吗,我自己也不知道。

  两天后越发觉得喉咙难受,还伴有小小的发烧,其间也吃过伊蕊带过来的药,还是不见好,伊蕊慌了,还是去医院吧,总这么挨着算怎么回事啊,只要不烧傻,能记得你就好,我自嘲的跟伊蕊开玩笑,她白了我一眼。

澳门新葡亰76500,  咱们走路去医院,伊蕊知道我的执拗也没再说什么,出门时,虽然帽子、墨镜全都带上,可我还是开心的不得了,我也记不清有多久没像今天这样走在街上了,以往全都是坐在保姆车上,身边围着许多人,根本无心看风景。

  可能我是一个对周遭观察不敏锐的人,出门时才发现此时已进入了浅秋时节,树上的叶子正悄悄变黄,当微风轻轻吹过时,树叶一片两篇的落下,踩上去发出嚓嚓声。

  大夫看过我的喉咙后说没关系,扁桃腺引发的炎症,输三天液就好了,回去记得多喝水多休息,果真像医生所说的输了一瓶液后,身体轻松了许多,喉咙也没那么难受了。

  回去的路上我和伊蕊坐在明亮整洁的地铁车厢里,看着身边的男男女女从容的翻阅手中的报纸,要么低声耳语来打发无聊的时间,车厢的液晶电视播放着娱乐节目,有人离婚了,有人又怀孕了,有人耍大牌。

  秋苒不是那种人,讨厌的记者总是乱说……顺着声音望过去,坐在我斜对面的一个女孩一边抬头看电视一边跟同伴小声的嘀咕,这时车到站了,女孩和同伴下车了,又有其他的乘客上来,看着女孩离去的身影,我突然有些羡慕他们的悠闲生活。

  回家后把这久违的快乐写进信箱的漂流瓶里,许久以来我想这是一个唯一能把心里话对陌生人说又不会泄露身份的地方,不管心事还是隐私都可以随心所欲,只有在这时我才感觉自己是个普通人。

  很快点击发送后不久,就收到一个回复的漂流瓶,依旧是我喜欢的蓝色瓶子,既然这么想他,就去看看吧,何苦为难自己呢,王菲的歌从头唱到尾,但我一句都没听清,我失神的站在窗前发呆,脑海中一直重复着刚才那句话,窗子上闪现出宋柯的笑容,他的笑容依旧是那么阳光帅气,那一刻我的泪像断线的珠子又一次为他落下。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我也有,我的底线就是宋柯,这也是我一直以来没有再碰触感情的原因,这么多年我都是这样独自一个人走来的,我想除了他没有第二个人可以走进我的心了。

  无论怎样的人生都交织着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恨情仇,我的初衷是丢下我和宋柯缠绵的爱情轻装上路,但我错了,我怎么都逃不脱,甩不掉的将他深深放在心里,在不同的影片中我可以游刃有余的演绎这不同的人生百态,可我的心里却一直重复着同样的故事。

  

  二、

  第一次遇见宋柯那年,我16岁,那是个花季般的年纪,可以无所顾忌的大声讲话,开怀的笑,剪着短的不能在短的短发,他出现后,我才发现原来的自己不见了,这时的我不再大声讲话,长发已悄然爬上肩头,牛仔裤和T恤被压在衣橱里,喜欢坐在秋千上抬头看蓝天。

  记得那是临放暑假的前一天,我穿着白色连衣裙走在校园里长满梧桐树的小路上,与迎面的宋柯遇上,他望过来的目光羞红了我的脸,低垂着头与他擦肩而过,他身上好闻的桂花香让我心跳。

  那一年夏天我们恋爱了,和宋柯在一起的时候我快乐的像只小鸟,虽然我们年纪相仿可他却有着和同龄人不相符的细心和温柔,放假的时候他带着我去长满油菜花的山坡上放风筝,蓝天在我们身后,在河边放飞写满我们心愿的纸船,纸船随着河水随波逐流,在铺满落叶的小路上我们牵手走过,落叶在我们脚下欢唱。

  只是一切来的太突然我还没做好任何心里准备就发生了,那天我接到宋柯妈妈打来的电话时,电话都没放好我就冲了出寝室,在他的房间里宋柯抱着膝蜷在角落里头发也乱糟糟的,走到他面前轻声喊他的名字,宋柯也不里我,努力忍着不让眼泪落下,我们还说好十一放假的时候,我要去北京看他,怎么才几个月不见就变成了这幅样子。

  宋妈妈把我拉到客厅说:“当初接到学校的电话没想过会是这种状况,以为就是学习压力大什么的,谁知当我见到他时,心一下子就凉了半截,医生说他得了抑郁症,其实所有的抑郁症都有它的根结,可没有人知道他的根结在哪,从他回来一直就喊着你的名字。”

  这时,我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泪,冲过去一把将宋柯抱进怀里,也就是从这天开始成了一个转折点,病越来越严重,躲在房间的角落里谁都不肯见,唯有我才可以接近他,于是我每天放学后就过来看他,在学校的时候我就整天呆在图书馆看关于抑郁症的书。

  宋柯的状况时好时坏,好的时候,他拥着我入怀轻声说对不起,支起画板为我画画,午后的阳光倾泻进来撒在他的脸上,安静的像个孩子,看着他空洞的目光我的心撕扯般的疼,宋柯发病的时候,他伤害着自己同时也伤害着我,那时我身上时常是青一块紫一块,让我痛苦不堪。

  终于有一晚,宋柯纵身从14层飞跃而下,只留下了一张字条,他说,小苒,忘了我吧,谢谢你的照顾,我捧着字条嚎啕大哭,我不知道他跃身跳下楼的一瞬间在想什么,有没有后悔那么做。

  那段日子,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只要一闭上眼睛全都是宋柯趴在水泥地上的样子,脑海中不停出现我们曾在一起的快乐日子,时光盗走了最初令人心动的东西,留下的只剩下消磨,从那以后我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抹去宋柯留在我记忆深处的所有回忆还有他阳光的笑容。

  就在我也接近崩溃的边缘时,我又回到了北方,稀里糊涂的进了演艺圈,一切以崭新的方式开始,只要空闲下来的时候,我就不自觉的想念宋柯,常常夜深人静的时候睡不着,我渐渐养成了酗酒和吸烟的习惯,这些年我都是这样过来的,仿佛是场梦。

  

  三、

  我的喉咙终于好了,可以参加各种活动了,可我却发现自己竟无法安心的踏下心来工作总是心神不宁,似乎有一根线扯着,坐在保姆车上与路人擦身而过看着他们悠然自得模样,我就越发渴望宁静的生活。

  向公司请了长假,走出办公室时经纪人在身后大喊,秋苒你敢离开我就敢把你雪藏,不信你试试,我无所谓,虽然这话我没说出口,不过我还是决绝的离开,在机场接到伊蕊的电话,别理他,你去吧这里有我,等着你回来,还没等我说谢谢,她就缓缓的挂上了电话。

  从飞机上的窗子望出去,大片大片的云朵,柔软的像棉花糖一样,手指在窗子上胡乱的画着,飞机遇上小小的气流轻轻一颠把我惊醒,这才发现在窗子上我写下的是宋柯的名字,忍了许久的眼泪又一次为他落下。

  离开三年后,我再次回到鼓浪屿,上一次回来的时候还是那年的清明节,我对这里充满感情全都是因为宋柯,也因为这里满载了我儿时所有的回忆,我抱着花来看他,轻拂去墓碑相片上的尘土,宋柯的笑容还是那么阳光、帅气,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

  我对他说:“我又回来了,自从你走了之后,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适合我的男人了,工作也让我感觉好辛苦,所以我回到这里陪你,今后每天我都可以来看你了,开心吗?”

  与鼓浪屿联系最紧密的莫过于大海了,我在离海边不愿的小渔村住下,这里离宋柯很近,推开窗子就能听见海浪拍打暗礁的声音,空气中弥漫着海水的味道,夕阳余晖染红了天边,沙滩上留下了我一串串脚印,一切都美极了。

  渔村的村民很淳朴、善良,那种感觉让我安心,好像我从未离开过,没有人在乎我是不是明星,在这里我就是我自己,我可以每天素颜的走在街上,根本不用担心会有记者和影迷。

  或许生命中注定有人离开又有人来了。

  第一次听到文程的名字是在房东阿婆那里,她说:“阿苒,我要去我小女儿家小住几天,她快生孩子了,一个人忙不过来的,我这两间祖屋就先交给你和文程帮忙照看下了。”

  文程,就是前两天来这里旅游的男人,和我一样租住在阿婆这里,看他的行囊就知道他是个长期行走在路上的旅游者,我努力回忆他的样子,但脑中还是一片模糊。

  那晚有人来敲门,起身打开门还没等我开口,他就说,我是住在隔壁的房客,房间里停电了,我翻遍所有的柜子都没找到蜡烛,可以借给我一根吗?

  这才想起阿婆临走时托付给我的事,这个村子由于电力不够,每个星期固定有一晚停电,阿婆说,隔壁的房客去别的地方旅游了估计这两天就回来了,你帮我送两根蜡烛过去,可我却给忘记了。

  就这样便和文程认识了。

  世界上最寂寞的事件里,一个人吃饭显然是在其中的,每晚我都懒得做饭只泡一包方便面饱腹,不过文程却不怕麻烦,看他从市集上买来新鲜的蔬菜,哼着歌站在案板前切菜,不久香气就飘了进来。

  那晚,我在窗前偷偷望过去,与文程迎过来的目光相遇,他微微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我一惊躲了回去,过了一会他来敲门,可以陪我吃顿饭吗?

  文程做的菜让人看着就有食欲,说实话他做的全都是我喜欢吃的,吃了一口西红柿炒蛋,里面竟然有妈妈的味道,那晚是我这么多年来吃的最饱的一次,你不能总吃方便面,对身体不好,你怎么知道我吃方便面,可是话一说出口我就发现自己这个问题好笨,文程笑笑不再讲话。

  慢慢的从文程口中得知,他的梦想是做一名厨师,也算是为了实现母亲的心愿,文程的父亲是一名厨师,当年他母亲因一道红烧狮子头爱上了文程的父亲,只是文程的父亲英年早逝,母亲忘不了父亲做的红烧狮子头,从那时起文程就学着做这道菜,可母亲总是摇头说他缺了一种感觉,只是这种感觉是什么连母亲自己都说不清。

  文程喜欢旅行,喜欢行走在路上的快乐,于是他背着行囊四处去旅行,每到一处必吃当地的红烧狮子头,如果味道特殊就会跟当地的厨师学,然后回去做给妈妈吃,许久以来渐渐养成了一种习惯。

  一天早上文程来敲门,为了感谢你每天陪我吃饭,我送你一份礼物,文程将我带到一辆摩托车旁递给我一顶安全帽,走吧,见我迟疑便开玩笑说,我不会把你卖掉的。

  他的车开的很稳,暖暖的阳光照在我的脸上让我睁不开眼睛,轻柔的微风吹拂着我的脸庞,我摘下安全帽任由微风处乱我的长发,慢慢松开揽着他腰的手,张开双臂眯着眼睛拥抱太阳。

  当我睁开眼睛时整个人惊呆了,此时我仿佛置身在童话的世界里,蓝蓝的天空与碧波荡漾的海水相连,海鸥在海面上盘旋,空中的朵朵白云静静的漂浮着,细软无比的沙滩弄的我脚心痒痒的,我从没见过这样美的景。

  大海可以带走你心中所有的烦恼,我试过很管用,说着文程使劲的朝海中央大喊,他的喊声似乎也带动了我,我也学他的样子冲着大海深处喊,直到嗓子沙哑我才停止,可我却开心的不行。

  鼓浪屿其实不大,如果绕着海岸线走不用一天就能走遍,只是我从来没尝试过,每次来这里我都把自己包裹的像刺猬一样,文程带着我四处乱逛,他是个不错的向导,知道哪里有名胜古迹,哪里有当地的美食。

  在一家小酒馆里,我们就着昏暗的灯光给所有认识的朋友写明信片,把平日里不敢讲的话全都写在上面,然后放到邮筒里会有专门的邮递员把这些写满肉麻话的明信片寄走,我给父母、伊蕊、经纪人还有其他朋友都写了明信片,也给宋柯写了一张。

  我说:这些天以来我想了很多,这些年过去了我不能在这样折磨自己,还有很多工作再等着我,我决定放下了,我不知道我可以不可以真的做到,但我会争取,小柯,谢谢你让我成长。

  写完这些话时,我心里真的轻松很多。

  文程递给我一张他写给我的明信片,你还记得那个少年吗?我抬起头望着他,文程又递给我一张很旧甚至有些发黄的老照片,是一张毕业照,上面有一个女孩,扎着马尾,头微微抬起眯着眼睛在看天空,这个女孩的动作与严肃的毕业照有些格格不入,但我还是认出来,那是我,十几年前的我。

  而文程指给我看的男孩就是他,那个曾经因打架而受到学校处分的少年,那个让她毫无怨言补课的少年,还有那个曾经跟他说,你是同学中最棒的,就因为这一句话改变了他一生。

  眼前的男人和曾经斑驳的记忆慢慢融合在一起,那样的场景里面有我,有宋柯还有文程,只不过那个时候他常常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望过来,可我从来没注意过他。

  从那个时候我就把这个瘦弱、文静还有些倔强的女孩记在了心里,冥冥之中我一直在等待着,没想到这次竟会在这里与你见面,从和你见面那一天起我就告诉自己,不会在放开你的手。

  文程递给我手掌,愿意和我一起开始新的恋情吗,此时我的心慌乱的厉害,可我还是将手不自觉的放进了他的掌心里,泪在眼眶中打转,这双手好像有一股魔力,好像这一刻我等了许久。

  这回爱情来了,我不再犹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