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们,给了我来自这个陌生城市的第一份温暖

 第一卷:情窦初开

初入大学的第一门必修课——军训,结束了。这一段时间里的记忆马上变得朦胧,我不记得烈日下的军姿的劳累,我不记得踢正步的分解动作时的僵硬,我不记得做错动作时的慌乱,这些都模糊了,仿佛不曾是自己的感觉,仿佛没有过这些感觉……

Part 1    易晏

但我却能清楚地记得初见我们教官时的熟悉,我们教官很像我的一个高中同学,而那个同学也考取了军校,今后也会是一名军人!我还能很清楚地记得我在连队里和同学们聊天时的欢笑,我们来自不同的地方,我们讨论各个地方的风俗,方言,美食,特产……我还能清楚地记得拉练那天下着大雨,教官与我们一同前行的陪伴,同学为没伞的教官递上雨伞,然后教官为没伞的同学撑伞……

  初夏的夜晚,总是透露着一股清凉与安宁的味道。田野里、草丛中、池塘边时不时的传出几喽虫鸣之音,也并不会使人觉得吵闹与烦扰,有的,只是一种无比和谐感觉。

进入大学的最开始,是教官的陪伴最多!每天凌晨五点我们就得起床,每天凌晨五点,他们也得起床,我们要一起在操场集合,我们一起迎来清晨的阳光,我们一起被笼罩在清晨的薄雾中,我们一起呼吸着那清晨的空气……清晨的一声声口令,清晨的一步步的队列训练,都有你我的互相陪伴……

大马路上,一个单薄的身影快速的奔跑着,撑开双臂,露出掌心,似在极力的感受着夏风所带来的惬意与飘逸。飞奔中,他静静感受着晚风肆意地流淌在他手掌之间,细细的品味着它的温柔。突然,他双掌猛然一握,似乎想要抓住什么,然而,从他失望的神色分明可以看出,他并未成功。未过多久,他又撑开了手掌,继而握紧,随之又撑开,又握紧,如此反复不停。只不过每一次撑开之后,他跑得更快了……

那天识图用图,你们交代完识图的注意事项后,我们便开始了训练,我们走过校园的一条条小路,我们穿过学校里的一栋栋建筑,我们经过一个个打卡的地点,我们还要走过学校里的那座山,山上的路旁,居然每隔几十米就有两个教官在那里等待,看到你们站在那儿,我觉得你们个个都很英武!个个都很亲切!当我离终点越来越近,我看到很多教官都在那里等着,就像是在等待亲人归来……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你们给了我们第一份温暖……

最终,他的背影渐渐地消失在了这浓浓的夜色之中,没有人明白他究竟在尝试什么,也没人知道他到底奔向何方,只是从他每次撑开双掌那一瞬所流露出来的神情可以知晓,他的坚毅里透着一丝别人无法看懂的无奈与颓然。

今天,军训结束,你们被邀上主席台,仅仅只和我们说了声再见,就转身离去,没有留下你们的联系方式,没有留下以后的来日方长,没有留下……可是你们仿佛又留下了太多,你们留下了我们的思念,你们留下了我们的不舍,你们留下了这十多天来的汗水的记忆……你们看着我们走完队列分列式,看着我们表演完军体拳,这是你们训练的成果,不知道你们心里看了是不是高兴……我们的教官只比我们大两岁,还只是第一次带军训,不知道对他来说,这第一批军训出来的学生是否对他的意义不一样,这次的军训我们有没有给他带来什么……我多想知道教官心里想什么,一样大的年纪,我多想和你成为好朋友!

他,25岁,叫易晏。祖籍浙江金华,祖先为避饥荒而迁移至浙江桐庐,属浙江省省会杭州所管辖。易晏出生于一普通的农户之家,父母文化程度都不高,又因农村嘻玩风气浓厚,加之父母少于教育管理,使得易晏儿时异常顽劣调皮,曾一度的被村民们称之为“孩子王”。好在其父母都是善良朴实之人,这也造就了易晏从小善良乐观的本性。

我想起高中时的军训的教官,军训完后也是默默地离开,不给我们留下任何的联系方式,留下的只是落寞的我们。这是部队里的规定吗?可是在我心中,教官就和老师一样,他们是我们进入学校的第一位老师,那些天就是他们的陪伴让我有勇气去熟悉这个校园,就是他们的陪伴让我们走近军队!可是为什么教官不能和老师一样与同学在今后的日子里仍保持联系呢?我们也爱教官,就像爱朝夕相处的老师,哪怕仅仅只是十多天的相处!

因其玩性实在太重,中学时代的易晏,学习成绩总是波动不定,终于在他17岁那年,成绩平平的易晏,只能进了当地一所普通职业高中就读。正是在那里,易晏终于踏上了他一生中最为珍贵的青春之旅。也是在那里,他的性格渐渐地发生了一些不为人知的转变。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教官,真的和老师一样重要,我真的感谢教官十多天来的陪伴,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在我面对新事物感到惶惑的时候,你们的陪伴让我放宽心,让我慢慢地来熟悉这里的一切,你们的友爱让我感受到了来自这个城市的第一份温暖!

17岁的他,风华正茂,正是最为激情,最为青春之时。那是的他,青春洋溢,那时的他,敢爱敢恨,那时的他,年少轻狂,那时的他,不懂爱情……

如果还有以后,我希望与你再相见!

初入高中,满怀憧憬的易晏在慢慢品味着有大教室,大操场,电脑房,多媒体教室所带来的新鲜感的同时,也结实了不少新朋友,其中有男有女,也有她。

她,一个可爱迷糊,傻里傻气的女孩,不过却有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林若涵。

 Part 2  相识

初入高中,丰富多彩的学院生活,令完全以玩乐为目的的易晏喜出望外。打球,网吧,通宵,KTV,泡妞,谈八挂聊是非,直令易晏感叹“活着真好!” 

不过玩乐归玩乐,如果学课门门挂彩蛋,却也不是易晏愿意看到的结果。因此,对父母颇为忌惮的易晏还是会时不时的“专心”几把,争取能在父母面前PASS过去。而这些课目之中,尤为英语,易晏倒是表现了一丝丝不错的天赋,也得了不少英文老师的夸赞。 

他与她的第一次交集,或者说他对她第一次的观注是在开学之前的军训期间。 

2003年8月20日,离军训开始之日已过五天。那天,炎阳高挂当空,烈日下, 03计二的同学们(易晏和林若涵的班级)顶着个大太阳,应教官的要求——徒步走到他们学校另一分校,翰光校区。因此,易晏他们需要迎着烈日,冒着大汗在一小时内走完全程大概十公里的路程。

 行程,在教官的大声呼喊中起程了。“怨声载道”的徒中,发生了一件小事。

 一位叫“郭明”的同学,因其自感不堪烈日照射,实在是无法走动了,而想了一个法子:假装自己肚子疼,走不动了。很俗套的一个借口,但却很有效。老师们立马给那位叫郭明的同学安排了一个车子。就这样,他安安稳稳地坐上了车,顺顺利利的抵达了目的地。

 时过半晌,易晏他们也陆陆续续的到了。当他们到达并看到郭明风风光光地在学校门口“迎接”他们到来时,林若涵不岔的说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