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4日,不再纪念的日子

   
这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以来都是在强制控制自己的好奇,并把心锁着,其实她也是一个花心的人,她会欣赏不同的异,并感受着他们带给她不一样的感受,从与他们谈话吃饭间感受他们对女的关。就这样,丁鹏也渐渐的走出了她的世界,她的心也慢慢的装下了另外许多的人,许多的事。

 
 我喜欢看学校门前的汤逊湖。多少个漆黑的夜晚,我走在冷风中,看着层层叠叠的浪花,一朵朵的扑散在岸边,惊吓着鱼儿跃出水面。岸边千丝万缕的柳丝牵动着我的手,高悬皎洁的月亮映衬出我的真心。夜晚真美,多少次真想依湖而居,了得一生,让风捎去安康,吹散忧愁,还我一片洁白的处女地。

   
“看不出来你还真会讲,我才说一句,你就说了一连串,还硬把道理往自己套。这些天我一直在这条路巡逻,都没看见有人摘过桂花,你凭什么说别人也有摘,还理论一套一套的。既然这样,那就都不要说了,你跟我到你们纪检部去,我也懒得跟你扯,正也说不过你。”丁鹏作势要拉着欧谨走,她看他的架势好像要来真的,心里那些小小的侥幸早就被他吓没了。要知道到了纪检部可就真不是她几句强词夺理就能混过去,虽然折桂花只是一件小事,可进去了他们总得想方让她得到点教训出来的,所以她慌了。

   深秋,它又开花了。丹桂飘香,让人沉醉。

   
“我不就摘几朵桂花嘛,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摘,即使我不摘,到了一定的时间它自己也会凋谢掉,干嘛要让它自生自灭呢。再说我摘几朵,闻着它的香味,说不定待会儿我就能写出一篇文章呢,这样它的价值岂不比待在这树等着凋谢高,你说是吧。”丁鹏看着这女孩的一举一动,一笑一颦,心已经有些舒展。他才说一句,从她巴里驳他的东西就变了一连串,而且还好像有些理。军训的时候她就是这样一句一句驳他对她的惩罚,可能是鉴于他当时的分,不敢太放肆。如今大家各自回到自己的轨道,他好像是有些管不动她了。

   因为我知道“生活”才是我最好的老师。

 

 
 大学第二年,人潮渐渐离我远去,我们不在有早晚自习。于是,我有了更多的支配时间,我开始结交两个好朋友:一个是图书馆,一个是体育场。我退去了学生会的职务,开始为看什么书,学什么知识犯愁。这一年冬季,我拿着大一暑假兼职的钱,报名参加了驾考,并在45天后拿到驾照。这一年春季,我开始报名自考,拿着奖学金开始了一段学习成长之旅,两年后拿到了本科毕业证。在闲暇之余,我开始走遍学校周边的大街小巷,那里的别墅最有风格,那里的高尔夫球场最绿,那里的大学图书馆风气最好,那里有一条适合锻炼的幽静马路,那里有一片属于自己的短暂时光。

   
“丫,送给你。”欧谨躺在丁鹏的怀里接受着他递过来的物,看着外包装蛮漂亮的,她坐了起来拆开了它。“好香呀,是桂花的香味。”丁鹏也坐了起来,把欧谨揽入怀中,

 
 渐进深秋,院子里的叶儿黄了,枣树挂上了“红灯笼”,稻穗开始点上亮金色,只有桂花在一旁默默散着花香,让我畅游记忆。

    “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子?”

   
也许你在大学也有一件事让你记忆尤新,也许很简单,也许很傻,但毕竟都是曾经的我们所做的,淡然一笑就好,哈哈!

 

   至于那桂花香,在繁忙中我忘却了。

    “我还得过两年才能申请转业,到时就可以和你一起了。”

 
 大学一年级,初来乍到的我们,开始为各种生活所忙,事情之多,稍不注意就被学长学姐“诓骗”。今天为什么活动准备,明天为什么比赛准备,后天为什么社团活动准备,反正每天都有杂七杂八的事情左右。大一的晚自习我好像都没有上过几次,全部都是学生会宣传部为我请假了。这是我大学干得最愚蠢的一件事了,荒废读书的大好时光。为此,我都责备自己好多次了。如果让我在读一次大学,我绝对不在会为各种证书,各种社团活动,各种争前恐后的事所左右。读书嘛,就应该回归读书的初心,自由、平等,真正的寻找一次属于自己的理想国待着,认真静默的读书,增长知识,远离硝烟。

   
“这次是恰巧被我看到,不被我看到的次数还不知道有多少呢,我要是这次放过了你,谁知道你以后还会不会。”欧谨被丁鹏这一翻理论说的脸都青了,哪有这样的人呀,不就摘了几枚桂花,有必要这样紧紧纠缠吗?以前她怕他,是因为他顶着教官的分,如今他已不再是她的教官,这会儿凭什么管她呀。想通了这些之后,在心里她好像站住了脚,不再畏缩。

 
 大学第三年,我开始更加留恋这里的一草一木。黎明静悄悄,我就开始起床,趁着没有人潮的时候,记录起身边的点点滴滴。我睡过的床,我亲爱的室友们,我占座的教室,还有我窗前的桂花树。

 

 
 花开的早晨我做了一件在别人看来无聊透顶的事,当然也不会有人知道,只有我的铁杆室友才知道。每天早晨六点,我开始在校园的角落里,做起了这件无聊的事。我趁着露水摘桂花,每天我都会摘几棵树的桂花,每次并不会摘很多,象征性的摘几朵,以免被人发现控诉我“挖社会主义墙角,摘社会主义桂花”,所有每次我都小心翼翼的做着这件事,直到我将校园里的每棵桂花树的桂花摘了个便,最后我终于凑齐了。欣喜若狂之后,我开始在宿舍的阳台上,和着我的兰草、芦荟、薄荷一齐享受日光浴。直到桂花全部变了棕褐色,很干很枯,却香气四溢饱满。自到大学毕业我一直保存着那小袋桂花,那是学校留给我的遗产,那是我自己留给自己的记忆,很多年之后,我也许会笑自己当初的做法有多么愚蠢,但愚蠢过后呢?更多的还是欣喜,回忆。

    “是丫嘛,怎么这个时候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直到昨日回家,趁着喉咙有点不舒服才记起,还有沉香的桂花。我泡了一杯桂花茶,品茗许久,思绪万千。它颜色依旧,香气依旧,桂花茶味道依旧。就算,我离开学校很久以后,我还是会记起当初的我是什么样子,什么味道,我就是我自己。一个爱多愁善感,一个傻傻甜甜的我。就像桂花一样,不管变成什么样子,枯了也好,黄了也罢,始终会保存自己的那份甜!直到尽头。

 

   “桂花开了,好香,小江。”清晨,我们徐徐的夹着书本从桂花树边划过。

 

一缕桂花,一抹香

 

 
 “快走,还有两分钟就迟到了,哪有心思嗅花香啊。”小江说。在大学里我们依旧会担心上课迟到,因为身边有一群“夜猫子”的室友。最后几分钟往往是人潮涌动的时候,早了不会有这种情况,晚了也自然不会有。就这样,我在一个人潮又一个人潮中忽视了花香的存在,闻到更多的是人情味。

 

文/梦川

   
“好,你好好休息。”欧谨挂完电话时,泪似断线的珠子往外掉,止不住的眼泪流满了整张脸。他真的不记得今天是什么子,真的没有过来陪她,她所有的期望都落空,整个人像泄了的皮球,蹲坐在地。

   
“丫,部队工作经常调换的,我有可能过段时要被调到另一个分区。”丁鹏的话带着些忧伤,欧谨从未想过他们会分开,更不觉得丁鹏被调到另一个分区有什么不同。他们本来也才一周见一次面,调到另一个分区肯定也能这样的。“你要是调走了,我就去看你,正我们是不会被分开的,我欧谨这辈子是要嫁给你的,等我大学一毕业,我们就结婚吧。”丁鹏搂着她傻傻的笑着,这小丫把一切看得太简单了。

 

 

 

 

 

   
时间是把割开伤的刀,也是一条愈合伤的线。欧谨慢慢的适应了没有丁鹏在边的子,她把时间都放在学习,把精力都积聚在他来见她的那一次,所以她仍是快乐的。

 

 

   
在室友的带动下,欧谨已不再是一个人躲在宿舍看书看电视,而是跟着她们一起外出逛街吃饭唱歌,她把自己释放了出来。大学三年的时间她一直是紧闭的,不愿意去接触新鲜的事物,只想着丁鹏会来接她,他们会长久一辈子。疏不知原来放开自己的世界是这么精彩,她开始试着接触其他孩,从中她尝试到了好多以前没体会过的快乐,原来她的世界不仅仅只是一个丁鹏就能填满的。

    “好吧,你一定要过得幸福快乐,我祝福你。”

    “你也摘桂花,次还敢罚我。”

 

 
  经同事的提醒,谨才翻了一下历,不知不觉却看着历出了神。今天是11月24,这个子刹那间闯进谨的大脑,勾起她的记忆,提醒着这个子所赋予的含义。只是如今再被提起又有何意义,她已经没有资格去纪念这个子。谨安静的站在窗前,欣赏着窗外烟雨弥漫的远景,慢慢的,她的思绪也随着远忽隐忽现的美景回到了过去,故事就这样被拉开来。

   
“丁教官,我只是摘了一点点,我保证下次不会了,真的,放了我这次好不好?”丁鹏是她入学军训时的教官,军训的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跟他犯冲,有些动作老是做不到位,经常被他单独罚站。这样一来二去,她和丁教官也就熟了些,不过这份熟悉不知道是因为她过于愚笨还是她在他面前单独罚站的频率太高,她记住了他,他也记住了她。

   
“丁鹏,我们分手吧。”欧谨知道自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有多么的无耻,可她忍不住了,她想要大大方方的接受另一份正在向她靠近的,一份切切实实看得到摸得着的。

 

    欧谨接过丁鹏递过来的物,闻到了淡淡的桂花香,泪便立刻充满了她的眼眶。

   
欧谨回到宿舍,一个劲的傻笑。其实丁教官挺不错的,军训时就有很多女生喜欢他,虽然严肃了些,不过他今天也好可,因为她依偎在他怀里也能听到他心跳加快了许多。她把历找出来,在11月24这个子画了一个好大的圈,然后在旁边写了一个丁字。准备入睡时寝室电话响起,室友说是找她的,她跑过去拿起听筒便听到了丁鹏磁的声音和柔的问候,两人聊了好一会儿,不知不觉宿舍就熄灯了,听到室友入睡的鼾声,她才轻声的说挂电话。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丫,你想好了吗?”

   
相聚过后总是换来分离,这次丁鹏离开前征询了欧谨一个很艰难的问题。但她还是剔掉感的思维,用最理的思维给了丁鹏答案,所以丁鹏这次调到了一个离欧谨需要坐飞机加火车才能到达的地区。

 

 

 

 

 

 

   
“今后的每个今天我们都要在一起过,11月24,是欧谨和丁鹏最值得纪念的子。”欧谨边哭边许诺着。

 

    “想你了,你睡了吗?”

 

 

    “是的,再过半年,你呢?”

   
谨看着历的子,如今已经不知道是第几个11月24了,曾经那个让她狠心离开丁鹏的朋友也不知换了几任了。岁月如梭,离开丁鹏的子似乎过得特别快,一恍然间,她已经离开大学工作好几年了,只是如今看到这个子她仍是会记起丁鹏,不知现在的他怎么样了,应该也结婚生子了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