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杜月笙最后的女人:一开口万人空巷,一转身再无“冬皇”

  她出身梨园世家,5岁学艺,7岁登台,12岁公演,14岁已在上海滩声名鹊起。18岁那年,为了唱响京城,心高气傲的她选择了北上。她不知道,一场恋爱正在前方静静地等她。
那个男子被一群人簇拥着,是临风的树,是海上的月。人生初相遇,擦肩而过,四目交汇,如电光石火,擦燃一段爱。那男子也看到了她,早在她登台试声时,他已在下面赞叹不已。他冲她一望、一笑,她便呆住了,只喊了一声:“梅大爷……”
在台上,他是花旦,她是须生。
她唱到:“好人家来歹人家,不该斜带海棠花,扭扭捏捏多俊雅,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他唱到:“我这里将花丢地下,从今后不戴这朵海棠花。”
眉来眼去,芳心暗许,她便痴了心,要戴这朵“海棠花”。
说不清有多少名门公子为她神魂颠倒。容貌上,她超过了以美著称的十大坤伶;才气上,她那时已唱响京城。
他大她十三岁,且已有两房妻室。她才不在乎呢,只要有爱,做妾又何妨?!
但他的二夫人不同意他们结婚,甚至不许她进门。他便妥协,在一个叫“缀玉轩”的地方简办婚礼——她最终不是被花轿抬入的新娘,这也注定了她的悲剧。
她的粉丝——一个富家公子,听说她结婚,大受刺激,举抢挑衅。两个名伶,一桩命案,震惊京城,也成为他们感情的转折点。自此以后,那个优柔的男人便有点退缩——爱情入秋,西风画扇。
更可恨的是,他母亲去世,她披麻戴孝去守灵,却被管家逐出。他二夫人还是不让她进门,他却不劝阻,听之任之,淡淡道:“你回去吧……”
她愣住,泪水在刹那间滂沱。原来,她用心抓住的只是绵密的哀愁和屈辱。他自私而懦弱,她与他什么都不是!嫁他一场,连个名分都没有挣到。
我这里将花丢地下,从今后不戴这朵海棠花。回来后,她立马在报上连续三天登出启事,宣布与他脱离关系。
那夜,暴雨如注,他在她窗外立了一夜,她在窗内哭了一夜。门,却始终没有打开。
她是个为爱豁出去的人,那个她最爱的人却伤她最深。自此以后她便不再笑,变得冷漠而神秘。梨园里那朵铿锵玫瑰忽然凋落,绝迹江湖。她咬牙对他说道:“今后我唱戏,不会比你差。此生要么不嫁,再嫁也要嫁个跺地乱颤的!”
她心灰意冷,也曾皈依佛门,后来又闭门研习戏曲,隐居数年。
数年后,她再度复出,唱功炉火纯青,人称“冬皇”。这时候,她又遇上了他的第二个男人——她的真命天子。
其实早在她12岁公演那年,他已开始关注她。因为她四处演出,不能时时听到她的声音,他便花巨资为她出唱片。
他很后悔放她北上,后悔同意她嫁那个“旦角”。她离婚时,他出面替她讨公道,替她要分手费。
她绝食四天,得了胃病,他动用直升机,把憔悴的她从北京拉到上海。他给她治病,花重金为她请名师授艺,买豪宅送她……生怕她受半点委屈。
这个男人,真正如她所说:跺地乱颤。整个上海滩都是他的,相遇时,他已经很老了——大她21岁,且有很多姨太太。只是他做的了主,他让她住进了他的家。
她伴着这个男人,守在病榻前,端茶喂药,悉心照料。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年,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与她补办婚礼。
不光结婚,他还让他的儿女向她下跪、磕头,叫她“妈咪”。
他的这些作为,随便哪一条,都是那个旦角大师做不到的。这两个男人对她的感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什么是爱,还用说吗?!
他们结婚一年后,他便辞世。他千金散尽,并无多少财产留给她,但她不后悔——盛名、财产,对她来说都是云烟,真爱才是金。
自他走后,她便独身,直到死去。
她叫孟小冬,一个至情至性的女子,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一个敢爱敢恨且情深的女子。
她遇见的那两个男人,一个是梅兰芳,一个是杜月笙。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1

 

作者| 丸子

来源| 最人物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可她这一世,一出戏,唱不尽。

1947年8月30日这天,上海滩万人空巷,而中国大戏院里一票难求,座无虚席。众人屏息以待,只为今天的一出《搜孤救孤》,因为这是孟小冬的最后一次演出。

戏台之上大幕拉开,演员粉墨登场,戏开场了。可这一次时间似乎过得格外快,观众们都还意犹未尽,锣鼓已渐停,一曲终唱罢。很快,台下雷鸣般的掌声响起,经久不息。

从此以后,戏台之上,“梨园冬皇”成了绝响。

在无数人不舍的目光里,孟小冬转身入了后台,只留下了一个清冷的背影,渐行渐远,终于不见。

都说人生如戏,戏如人生,而孟小冬这一生又何止一出戏可以唱得尽。当时光远去,她的那些故事依然在逝去的岁月里闪着微光。

1907年的上海迎来了一个寒冬。肃杀的天气里,一道嘹亮的婴儿啼哭声给孟家带来了无尽的喜悦,这新生儿就是孟小冬。

孟家是当之无愧的梨园世家,从爷爷孟七到父亲孟祥辉和其他叔伯,每个人都投身梨园。从小的耳濡目染,使孟小冬对京剧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9岁时她便师从孙派老生仇月祥学戏。从此,整个童年里都是不断练习唱念做打的日子。除了吃饭睡觉,她终年不休。

这样的生活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有些辛苦无聊,但孟小冬却从来没有抱怨过。相反,因为爱戏,她乐在其中。

12岁那年,她首次登台便博得了满堂彩。两年后,年仅14岁的孟小冬已经在整个上海滩声名鹊起。众人评价她——“扮相俊秀,嗓音宽亮,不带雌音,在坤生中已有首屈一指之势。”

这样的成就一部分得益于过人的天赋,更多的则是源于数年如一日的苦练。

但是,这些还远远不够。因为在梨园,不入京,不成角儿,这是行业规矩,也是铁律。孟小冬自然知道这些,她想要精益求精,那么进京深造就势在必行。

18岁那年,怀着期待和忐忑的心情,她去了北京。只是没想到,这一去,彻底改变了她接下来的整个人生。

京城梨园界中高手云集。但仅仅半年,孟小冬这个名字就已经红遍了整个北京城。大家公认她是“千千万万人里难得一见的,在女须生地界,不敢说后无来者,至少可说是前无古人”。

孟小冬戏装

戏好人美的孟小冬很快就受到了众人追捧。台上,她雌雄难辨,嗓音浑厚;台下,正值花样年华,眉目如画。

就连袁世凯的女婿都曾经感叹,“当年有美貌之称的名坤伶,姿色都不及孟小冬。”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可孟小冬的一门心思只放在了唱戏上,尽管已经名动京城,但她仍不满意。源于对艺术的追求和热爱,孟小冬一生都在虚心学习。

各方比较后,她费尽周折,历经多年,终于得以拜在了大名鼎鼎的余派创始人——余叔岩的门下,成为其关门弟子。一连五年,孟小冬学艺不缀,敬业执着,终成“梨园冬皇”,无人可及。

在事业上,孟小冬用努力赢得了当之无愧的辉煌;可是在感情上,一段情动却是水月镜花一场空。

就在孟小冬享誉京城梨园界的时候,她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或许也是唯一一次心动——梅兰芳。

梅兰芳

与梅兰芳的第一次见面是不期而遇。那是一次义演活动,演出结束后,面对着后台的人来人往,向来喜欢清净的她想出去透透气。

有些狭窄的过道里,迎面走来了一男子,长身鹤立,温润如玉。只望了一眼,她就认出了来人,那是当时如日中天的“伶界大王”——梅兰芳。

擦肩而过的一刹那,孟小冬垂下头,低低地唤了一声,“梅老板”。这一眼,终是成了一辈子的执着,无法忘却。

再见面时,应众人的要求,二人合唱了一出《游龙戏凤》。一个是须生之皇,一个是旦角之王,珠联璧合,注定了这是一出好戏。

更何况,这戏它本来就多情。于是在举手投足、一颦一笑之间,故事从台上到了台下,孟小冬和梅兰芳恋爱了。

孟小冬和梅兰芳在戏台上

“梅党”中有明眼人看出了二人的情投意合,便热心撮合他们在一起,想要成就“小冬配梅郎”的一段佳话。

而落花有意流水有情的两位当事人顺水推舟,情到浓处,开始谈婚论嫁。而问题恰恰也就出在了这里。

梅兰芳当时已经有了两房妻子,尤其是二房福芝芳,性格强势,早在听到梅孟二人假戏真做的时候就放出狠话,她绝不允许孟小冬踏进梅宅一步。

而一身傲骨的孟小冬同样不肯低头,要她去做妾,这绝不可能!此时的梅兰芳左右为难,他不想放弃孟小冬,但也不敢惹怒福芝芳。

孟小冬和梅兰芳

束手无策之际,有人出谋划策,对于福芝芳,先斩后奏,到时她也奈何不得。至于孟小冬的担忧,梅兰芳再三保证:

“我绝不让你做妾。我虽有两房妻子,但明华病重,不在北京。此处虽有芝芳,但我承诺你必定与她平起平坐。”

听着梅兰芳的信誓旦旦,孟小冬妥协了。那时的她只有20岁,满心以为,只要有爱,就万山无阻。而一句誓言,便能到地久天长。只是,人在太年轻的时候终归不懂,再信誓旦旦的承诺在现实面前也会不堪一击。

孟小冬和梅兰芳

一场简单到不能再低调的婚礼,省却了三书六礼,算不得明媒正娶,孟小冬就这样嫁了。按理来说,这万不是她的性子。可是,为了那个人,她早已经让自己低到了尘埃里。哪怕委屈,也依然甘之如饴,义无反顾。

婚后的孟小冬没有住进梅宅,而是在外面一处叫缀玉轩的地方安了家。这自是不合礼数,既然嫁进梅家,却不曾入梅宅,这又算得哪门子梅夫人?但她又一次忍了,她想,梅兰芳在的地方就是家,那么梅宅又算得什么?

新婚燕尔,两人琴瑟和鸣,无疑是岁月静好的模样。可是,好景并不长。婚后,孟小冬不便再抛头露面,于是告别了戏台,赋闲在家。

但不唱戏的日子带来的不是轻松,而是失落。毕竟从小登台,戏早已是她身体和生命的一部分。

孟小冬和梅兰芳

孤单的她希望梅兰芳可以多陪陪自己。但是,那时的梅兰芳几乎每日都有演出,更何况,他还有个梅宅要回。于是孟小冬独守缀玉轩的日子越来越多。

为了排遣孤寂,一个人的日子里,孟小冬开始学画、练字、煮茶……生活倒也充实了很多。等梅兰芳来时,两人既有琴棋书画诗酒茶的风雅,也有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朴实。

如果日子就这样下去,倒也不失为一种浪漫美好。只可惜,天不遂人愿,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打破了缀玉轩里的平静。

孟小冬男装


孟小冬有众多“粉丝”,可是其中有一个迷恋她到了病态的程度,在得知她嫁给了梅兰芳之后,竟然揣着一把枪要去复仇!阴差阳错下,《大陆日报》的经理张汉举替梅兰芳挨了一枪。

这一枪下去,闹出了人命,也将舆论搅得沸沸扬扬。小报捕风捉影,竟说那凶手是孟小冬的情夫!一时之间,梅孟二人处在了风口浪尖上,尤其是孟小冬,被各方不断口诛笔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