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杏枝头少年郎

 

 

    “咦?浅儿?”一个声音惊奇道。
    浅儿也有些诧异,看到他只是个包子铺老板,厌烦道:“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他反问:“我怎么不知道?”
    他接着道:“我好久都没看见你了,现在看你穿的,倒像个有钱人。”
    浅儿仔细询问,才知道,自己也许缺失了一部分记忆。
    毕竟才过了多久,自己不可能忘却。而且仔细想想,外婆也是贫穷人家,自己除非在这里帮忙,不然,是没有那么多钱支撑到今日的。
    这个困惑一直持续到出嫁那日,她画了精致的妆容,戴上了凤冠,披上了霞披,盖上了红盖头。
    她要把自己的一生,交付给那个瘸子。
                                           七
    支开了喜娘,浅儿一把扯下红盖头,凝视着镜中的自己。
    她就必须要嫁给一个废人?
    不!
    她脱去这些累赘的东西,收拾好金银细软,逃!
    她知道,此为不明智之举。但她别无选择。其实,她明明可以嫁给他的,最起码,一生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但她不愿。哪怕有可能会受到追捕,但她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虚荣而卑鄙。
    她的狠,她的恨,只是因为那个男人。
    她只是个弱女子,逃不了多久就被抓了回来。她坐在地上,发丝凌乱,眼神涣散,嘴噙浅笑。
    宋启痛心地问她:“你当真嫌弃我,只是为了利用我才同我在一起?”
    浅儿坦然地说:“是。”
    并没有想象中的暴跳如雷,反而听到他说:“好,我放你走。”
    她惊讶地看向他,却发现他眼中的神情与无奈——
    她想起了一个人。
    许多事一股脑地涌入她脑海中。有小时的自己嬉笑着跑闹的身影,还有伏在一个少年怀中的自己,还有靠在他肩上看星星的自己……
    这些场景,都汇成了一张脸,清晰地出现在她眼前。
    他说,我来守护你。
    他们并不一样。宋启眼中有很多东西,耻辱与隐忍。而夏末,www.haiyawenxue.com
澄澈干净。唯有那份深情,他们是一样的。
    呵,深情。
    她竟一直不知,夏末喜欢她竟如此之深。
    但对不起,面对两个同样爱着自己的人,她只能负了宋启。她只有一颗心,无法分成两半。
    她要去找他!她冲破周围的下人们,丢下身边价值连城的行囊。
    大门敞开着,浅儿心中戚戚然。她不是没有看到那棵杏花树,花朵繁缀,枝条如柳条般柔软,如同粉色的瀑布。更不是没有看到,杏花树下几乎风一吹就会逝去的少年。
    她忘掉了他,也忘掉了感恩,忘掉了温柔,只记得恨。
    所以,这样犯下无可挽回的错误的她,还有资格同他在一起吗?
    夏末的眼睛缓缓睁开。浅儿只想这样逃离,哪怕面前的,是她一心挂念的夏末。
    “浅儿。”
    听到这声称呼,她僵住了。
    “浅儿,没事的。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会守护着你。”
    爱着你。
    浅儿阖了眼,一步步凭着感觉走向他。直到投入一个怀抱。
    她讶异地睁眼,然后,一点一点,也环抱住了她。
    她陪着夏末坐到树下,夏末气若游丝,面上却是一贯的笑,仿佛能融化千年冰雪,净化人的心灵。而这棵杏花树,也飘扬地下着花雨,落了她满头。
    “我害死了人。”
    “这是命。既然已经如此,就不要自责了。”
    浅儿侧目看他:“你不是说,不可有害人之心吗?”
    他已经很虚弱了,却还是打起精神道:“看着你不开心,我也不忍。我不是神仙,总是有私心的。”
    浅儿从未了解过这样的夏末。
    “我不配,同你在一起……”浅儿终于说出了这句话,她怕她不说,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咳咳。”夏末道,“有什么配不配的。我还是妖呢。”
    浅儿终于落下眼泪,哭花了脸。也像是,摘下了虚伪的面具。
    她不知道夏末为什么会虚弱成这样,几乎垂危。但她知道,她无力回天。
    “夏末。”
    “嗯?”
    “我以前说过,很羡慕妖拥有永恒的生命。”少女双手抱腿,把头支在膝盖上。
    夏末静静地聆听,或许是因为已经没有力气。
    “我曾听说过一句话。若我白发苍苍,容颜迟暮,你会不会依旧如此,牵我双手,倾世温柔。”
    浅儿的眼神天真而甜蜜:“我没有那样美的相貌,让你一见便倾心。”
    “但是,我已经深爱上你。就算我容颜迟暮,你年轻依旧,我依然只是希望,你能在我身旁。或者,只要你安好,我便心满意足。”

    “您拿好。”送走了一位客人,卖冰糖葫芦的李大娘擦了擦汗。还没来得及歇一会,就听见一个清脆如出谷黄鹂般的声音喊道:www.haiyawenxue.com“李大娘,我要两串糖葫芦!”
    不用猜,就知道这是谁。她一边包着糖葫芦,一边道:“每次都要两串糖葫芦,你吃的完吗?”
    浅儿摸了摸被刚才沿途商贩们给她的东西吃的圆滚滚的肚皮,嘿嘿地笑着。
    李大娘把糖葫芦递给她,推回她拿着几文钱的手,熟稔地说:“我不要你的钱。小孩子,多吃点东西好,看你瘦的。”
    浅儿接过,硬是把钱塞给了她,一溜烟儿,不见人影了。
    “唉,这孩子。”李大娘无奈道。但她脸上却是慈祥与欣慰。
    甜甜的糖衣包裹着山楂,一口咬下去又酸又甜。浅儿口齿不清地问道:“好吃吗?”
    夏末颔首。浅儿觉得有些挫败。为何同样是吃东西,他的吃相就能如此优雅。果然,人与人是不同的。
    小巷深处,传来阵阵哭声,好像是小孩子的抽噎。他们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
    “我们就是抢你的东西,怎么了?!”一个孩子用耀武扬威的得意声音掩盖住了本来的稚嫩。这句话刚落,又是几个孩子的附和声,各种侮辱的话语不堪入耳。
    “求求你还给我!我娘快饿死了!”带着哭腔的声音苦苦哀求,却换得一阵拳打脚踢。
    浅儿一听,知道是那些小乞丐们的恃强凌弱。她向来看不惯这些,一时间怒气冲天,什么都顾不得了。她甩开夏末的手,冲到了那些孩子跟前,质问道:“你们怎么能这样对他?”
    那两三个孩子衣衫褴褛,见到是个稍大一些的人,脸上不可一世的神色便有些惊愕,不过转念一想,她只是个女子。也就满不在乎:“你是哪根葱?多管闲事!”
    浅儿气的跺脚:“人命关天!他已经很可怜了,你们居然还要欺负他!真是禽兽不如!”
    夏末随后就到,轻轻握住她的手,示意她冷静。他们确实有些过分,夏末便施了法术。那几个孩子见小石子竟自己会动了般,砸向自己,个个哇哇大叫着,哭爹喊娘的跑了。
    “哼。”浅儿见到他们的狼狈样儿,转头笑着问坐在地上犹带惊吓的孩子:“你没事吧?”
    “没,没事。”好像找回了魂,那孩子怯怯道,“谢谢您。”
    “嗯?”浅儿没想到他这么有礼,手忙脚乱地解释,“不是我,是他啦。”
    孩子见她手指向的地方什么都没有,有些茫然。夏末渐渐显出形态,那一双琥珀色的眸子含着笑。
    那孩子仿佛看见很恐怖的东西似的,惊叫:“妖怪!”说完,拿起手边的小石子砸去!
    浅儿急了:“喂!”可他哪里听话,转眼间就出了巷子,没了踪影。
    浅儿恨得牙痒痒:“你救了他,他还恩将仇报!”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他面上的笑容消失,眼里却是藏着千年落寞的温柔:“没事的,人与妖本来就对立,他讨厌我也是常事。”
    他结结实实地挨了那一下,莹白手掌抚上了微微泛红的脸颊。
    浅儿看的心疼,嘟囔道:“他不喜欢你,可是我很喜欢啊!是妖就要被歧视吗?”
    夏末听到这话,宽慰道:“人与妖各有道。他们有自己的苦衷,我们也要理解。我们只要保护我们能保护的,坦荡荡活在这世间,便足够了。”
    话语温润,带着些悯天怜人,却是坚定而认真的。琥珀色的眸子里澄澈干净,让人不敢相信,这是活过许久,看过许久的妖。
    翩翩公子,身居浊世,洁身自好。他就像一张白纸,简简单单。却又好像懂得许多,看得透彻。
    浅儿也被感染了。他不笑的时候,也是如此温柔。他未曾欠过谁,也未曾负过谁,就如他所说。
    “但……”
    “无碍,有浅儿喜欢我,就已经是我最大的幸运。”
                                      四
    仿佛有一阵电流击中浅儿的心,她只觉得心中痒痒麻麻的。又像涓涓溪流浸润心田,让她有说不出的舒服。
    他们周围是暧昧的气氛,浅儿一抬头,刚好撞进他柔情似水的眼中,仿佛带着蛊惑人心的力量,明明是如此圣洁,却让她的心跳无端加快。
    终于,对视许久之后,夏末道:“你去铺子抓药吧。我有些累了,就在这里等你。”
    浅儿红了脸:“嗯。”
    她慢慢地走,一步一回首地望着夏末。他依旧那样笑着,让她宽心。但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这是她从未有过的。好像他下一刻就会消失在自己眼前,再不相见。
    她终于蹭出巷子。甩甩头,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呢,竟想些没有边际的荒唐事。
    她提着药飞奔回了巷子,步履如飞。她马上就能印证自己的直觉,她坚定了信心走着。
    但当她看到巷子里空无一人时,她立马慌了。她很想找个借口,却无法骗过自己。她大喊:“夏末!夏末!”
    回应她的,只有疾风卷起几片枯叶,仿佛在嘲笑她作为的徒劳。她边走边喊,可眼前的一切都深深刺痛了她的心。
    夏末……你为什么要走呢?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1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