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的夏天――向左?向右? 从此陌路

 
2007年1月16日21点20分,一场大雪自C城上空轰轰烈烈地落下,如同一场恢弘而盛大的爱情盛开在我的视野,我站在宿舍的阳台上伸出手去,洁白的雪花在我的掌心里顷刻消失,楼下有女生在大声地欢闹。
  宁亚奇,那一刻我只能想起你。
  我给你打电话,网络繁忙。我可以想像此时此刻有多少人在跟自己的亲人,朋友,爱人分享喜悦。可是你算是我的谁呢?我一遍一遍不死心地打,却一次又一次地听见那个冰冷的女声在说,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我黯然地放弃,然后,你的名字就在我的手机上亮起来,铃声是我喜欢的陶吉吉在唱,就是爱你爱着你……我接通电话,你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听起来那么快乐的样子,你问我,怎么啦,总是正在通话中呢。
  你看我们多傻,居然同时在打对方的电话。

  中考的成绩下来了,大家也都为各自的学校做安排,这个假期百无聊赖,各自找过朋友散散心,出去玩,或者蜗居在家里,,那我就是蜗居在家里的,理由简单,我要陪狗玩,哈哈。

  我笑着说,下雪了下雪了,这是不是你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真正的雪啊?你说,是啊,H城没雪的,所以我现在很激动,转念你又说,但是你应该不是第一次看到了啊,怎么也这么兴奋啊?
  我一时竟不知道如何回答,要我怎么好意思说呢,每次看到好东西想跟你分享的心情总是那么强烈。
  你那边又女孩子的声音,叫你一起玩。我无比纠结地质问你,你恩恩啊啊了半天解释说那也是朋友啦。我的手指绞着头发不甘心地说,那你绝对不能碰她们。你笑得反复副要撒手人寰,知道了。
  挂掉电话我深呼吸,对着天空说,宁亚奇,你只能是我的。
  我跑回宿舍换好衣服,披散着头发就冲出去了,从我住的一区到你住的二区一共有四个转角,将近六千米的距离。我那双价值500多的靴子在雪地里踏呀跑呀一点都不觉得心疼,雪花在我的头发上结了冰,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你,我心里的欢喜就忍不住要溢出来。
  见你之前先买一包红双喜,再买两凭喜力,都是你喜欢的东西。超市的老板一边找零钱一边调侃我,美女怎么一个人呢?我装作生气的样子瞪他,谁说我一个人,我现在就去找我亲爱的呵,宁亚奇,我总跟人家说你是我亲爱的,谎言重复一千次就是真理。所以我也就理所当然地认为本来就应该是这样。在我的手机电话簿里,你没有名没有姓,只有两个字,爱人。按照音序排列,是永远的第一位。
  第一个转角,我想起我们之间的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故事的最初。
  众所周知
,是我先追你的。说起来也觉得奇怪,你实在不算帅也不算太高,还顶着一头好像被雷辟过的发型,每天戴着一顶棒球帽,胸前挂着LG的巧克力手机,整日都趴在桌子上睡觉。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喜欢的男孩子,定要够帅够高够拉风,还要有钱到男生一定会嫉妒女生一定会爱慕的程度。

  而我们需要在回学校拿走属于我们的毕业照,老多同学一起走回来,一个同学说大家要不要一起道个别,一个同学说,算了吧,又不是不见面呢!后来选择学校,我和同学发短信,在考虑去哪个学校,开始我也不知道别扭什么说小雨你还是别和我一个学校了。后来小雨说,嗯,本来也没想和你一个学校!这话怎么这么气人呢??可是后来我又听说我选的学校比较严格,考虑到小雨一个淘气的人,就说,你还是和我一个学校吧!就这样一个学校了!又可以一起上学了!!!可是熙雅却去了别的地方,我们不在一个城市!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1

  开学搬宿舍的时候遇见了一个初中同班同学,然后这个女同学比较白莲花,我傻呀,居然和她走的那么近,就应该知道,一个初中就招人烦的人,高中也不能好到哪里去!!!!我有时候经常和小雨一起出来,聊聊天,小白也就一起出来了,我有时候吧太主断,有一次就和小雨闹了矛盾,原因很简单,我听白莲花说小雨说了我坏话,我就信了,说,烦我这样的人,管的宽之类的。我就开始不理小雨了,奶奶的中计了,我居然还和小白好,后来和我初中的大明子同学走的比较近了,他经常照顾我,感冒了生病了,他都会主动给我买药,就像大哥哥一样,就像那次我说感冒了,他下午的时候就给了我一盒药,然后我特别白痴问了句,干嘛?他看着我说,你傻呀,给你买的,给完就走了,我风中凌乱着!!!!后来认识他的同学,大橙子,这个人呢可能比较贴心吧,会照顾人,会关心人,只是我们那时还不太熟,大明子和我有时候会经常拿着小本聊聊天,有时候橙子就会帮个忙,时间总是过的很快,我其实心里很不爽,不爽小雨居然这么久都不理我,而且还一句问候都没有,我还死要面子,有一天走路把脚歪了,中午还把手刮出血了,惨都是一天来的,老天你不公平啊!!!又比较急,手还一直出血,于是跑到楼下,一抬头刚好遇见小雨,我想翻白眼,大爷,不会和我说句话吗?不会主动问我一句吗?如果我摔倒了,会不会扶我一下啊?于是我们很自然擦肩而过,一直在吐槽,居然不理我,不理我,一生气一不小心又把脚歪了,屋漏偏逢连夜雨啊!!很伤心,可是自己也不是活的挺好的,(对于我走路的问题,我是经常性不看路,有一次匆忙上楼,一个转角撞了一个人,真的是额头结结实实的撞的胸口,居然比我高那么多,好吧!互相道个歉就完了,居然没来个浪漫的邂逅,果然电视剧都是骗人的)冬天很快就来了,冬天也是个爱下雪的天气,我很喜欢雪,喜欢玩雪,打雪球,看雪花飘,一片一片鹅毛大雪从天上飘下来,白了你的头发,白了他的肩膀,特别可爱,雪花也很害羞,以至于落到手上就害羞的跑了,变成了水珠,每次看见白白雪,都莫名其妙的开心!可是所有的东西都在改变,都在变化,就在那个飘雪的夜晚,明明路灯下的雪很漂亮,却让我讨厌上下雪的夜晚,小白和小雨恋爱了,一个朋友,一个过客,笑话吗?天大的笑话吗?对我来说真的很讽刺,我压抑着,那一刻我感觉我被全世界耍了,我就是个跳梁小丑,还期望着他会和我说一句,“嗨,好久不见!你还好吗?我们重归于好吧”都碎了,连个渣都不剩,好多情绪也说不清楚,就想找个人聊聊,吐吐苦水,引来了原子弹爆炸,小白哭着对小雨说我说她怎么怎么样,那个雪夜和宿舍同学下楼打水,突然宿舍的人和我说,快走,快走,我说怎么了?她也不容我问,就上楼了,到了宿舍才知道,他们说小雨要揍我,我当时以为自己听错了,我在外面确实听见有人喊了,但是没听清,舍友把整个过程详细的讲了一遍!我泪目了艰难问了一句她说,那个小雨和那个女的要揍你,手里的壶差点碎了,是同学扶了我一把,好久,后来才反应过来,心疼,很疼,呵,人家的女朋友啊!我这个“过去的过去的”朋友,或许算不上朋友吧!算什么呀?屁都不算吧!居然都不相信我了,那个女的给你灌了什么药,居然为了她………对,他在我眼里也不算什么,过客而已,想笑比哭都难看,深呼吸转身和宿舍人嘻嘻哈哈说没事没事,宿舍人很仗义,说要帮我处理那个女的,我居然同意了,因为我知道了许多事,出自那个女的的手,我在冷笑,却很颓废,心里是想哭的,我是特别爱哭的人,但是那天我没有哭,不想说话,很无力,心痛,很痛。也很恨,一夜未眠,我就睁着眼睛看着窗外,我到底在你心里算什么?那一晚天被灯光照的窗外红红的,我第一次一夜没睡,满脑子的回忆,满脑子乱哄哄的!满眼都是雪,可是变了颜色的雪,毁了一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