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的向阳花

 一。

隐藏村儿

第一次看见苏秦时,他不过是站在我家篱笆墙外,流着哈喇子,吃着仔仔棒的三岁小孩子。

文|毛二

苏秦是隔壁阿婶独自带大的,她从不跟苏秦提他的父亲。我比苏秦大三岁。年龄大就代表着绝对的权利。

-1-

他会经常跟在我的屁股后面甜甜的叫我姐姐。他更会经常厚颜无耻的叫我给他糖吃。

那西装革履在快要下车前,给莫笙留了一袋吃的,车到站的时候,趁他妈没注意,左手迅速伸进口袋,迅速抽出,向莫笙轻轻扔了10多块。

我会在每天早上八点准时敲响苏秦家的门铃,赖在他家直到下午五点才离开。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我既能吃到阿婶做的美味佳肴,又能欺负到苏秦这个小正太。如此,何乐而不为。

莫笙没有睁眼,她能感觉到他临走时侯那像进了沙子一样的眼神。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那一块黑疤在过山洞的时候好像没那么明显,他看到哪个层次?

这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改不掉的坏习惯。

去江苏有两天的车程,那西装革履在第一天下车以后,在没有人理会莫笙。每次有人下车,都会给莫笙一些钱,或是手脚轻的,或是大气的。

我妈更是一天唠叨说我是别人家生的孩子。

莫笙在第二日早晨起来,看着满床的钱,有一种感觉,他们对这纸的忠诚度不高,换句话说,他能懂得精神层面的某些东西。

二。

莫笙洗漱之后,跟火车售货员买了饭,莫笙看着这食物,默默的把肉挑出来,放在旁边,只剩满盘翠绿。

时间是一个不能逾越的鸿沟,它只会变得越来越深。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跟苏秦之间开始陌生起来。

就像动物一样,在捕食的时候,那是自然的规律,饿了,就得吃。可这盘子里的肉是一群行尸走肉的,不懂得自然竞争,只有满身的奴隶气息,没有肉质感。

他会像以前一样等我,然后一起回家。可是,我们却开始无话可讲。这种陌生的疏离感,让我不知所措。

勉强吃了些东西,莫笙坐在窗边。

他经常会跑到山顶去看日出。坐在山顶的背影带着无边的忧伤。

老旧的火车走廊上,很热闹,有趴在顶格上的小孩,叫妈妈,他觉着他可以看到火车里的所有人,比所有人高,他高兴的表现出来,叫着在下面拿馒头的妈妈,一会儿要这个,一会儿要那个。

他不说,可并不代表我不懂。每次当他看到有男人牵着小孩子时,他都会停下来。眼神里的惊慌与闪躲都让我心疼。

有啃大葱的中年人,配上毛豆,嘎嘣嘎嘣,旁边的人从没觉得这么香过;最多的还是吹牛的人,有人说他们村里没人见过高楼大厦,没人坐过火车、有人说自己要去城里买房了、也不缺乏自己儿子出息了的。

他曾问过阿婶一次。我不知道那天他们发生了什么。我只是听见了瓶子打碎的声音和不断的争执声。

-2-

从那以后苏秦就变得沉默起来。也在渐渐的堕落。

莫笙看着窗外,觉得这火车造的不好,应该把人分类,不按高矮分,按照从哪来的分。

在学校里抽烟、喝酒、打架。

窗外划过的一道道风景,还是终南的尖山好看,春天温暖、干净。

在家里就是无尽的争吵。我经常会在半夜听到阿婶的哭泣声。

“姐姐,你是女侠吗?”不知何时,那小男孩可能觉得上边太无聊,没人陪,索性也下来了,扯着莫笙的衣服问道。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会为那个曾经纯白如雪的男孩伤心。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对他也不再是姐姐对弟弟的感情。

莫笙看着这个孩子,淡淡的说“不是”。

有些时候,当你想明白某件事。并不代表着事情就可以明朗化,也许它会越来越复杂化。

“可是我在爷爷家的黑白电视上看到的黄蓉姐姐就有你这样的衣服,她会好多好多武功,她就是女侠啊!”

三。

莫笙不知道这孩子嘴里的电视,也不知道那黄蓉姐姐,倒是看到了孩子母亲一脸的宠溺。

握紧了手里粉红色的信筏,我看了看前方靠着墙壁抽着烟的苏秦。抬步向他走去。

“姐姐现在正在修行,所以没有武功啊,等哪一天我修行成功了,姐姐也是女侠。”莫笙摸着孩子的头,没有念念的头发软和,也没有念念的感情。

抽掉了他手里的烟,扔在地上。

“那,姐姐,你可以教我吗?我长大了想当一个大侠”

“不要再抽了。”

“那等你9岁的时候来找我吧”莫笙说。

苏秦抬头看着我,眼神有着令我害怕的森然。

那孩子母亲很聪明的叫孩子去吃饭,莫笙从她眼里看到了一点点的不高兴,她知道那是对孩子梦想的鄙视,或是对她。

我假装抬头看着天空,把手里握紧的信筏递到了他面前。

孩子是很好骗的,他不知道莫笙叫什么,也不知道怎么找到莫笙。

“咯,给你的。”

莫笙下车的时候把满床的钱整理出来,放在包袱的隔层里,这是尘世的东西,不干净。

苏秦并没有先接过信筏。而是扳回我的头,盯着我的眼睛问:“这是你给我的。还是你帮别人递的?”

待莫笙找到江南的那个寺院,已经是丑时。一个小和尚宽松的穿着里衣来给莫笙开的门。

我有些心虚的吐了吐舌头。看着苏秦眼里的希翼。我的喉咙就像卡了一颗刺,开不了口,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莫笙打发了和尚,自己也在房间里睡下了。

苏秦低下了头。“看来还是我自作多情了。”

当时我没有听清苏秦所说的话。也不知因为自己的矜持会差点失去他。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因为苏秦长的帅,再加上我又跟他同进同出。所以我以前也常帮别人递情书给他。我不怕他被别人抢走,因为我知道他不会接受别人。我奇怪的是为什么他们都不怀疑我跟苏秦有JQ呢。

我正愁着怎么向他表白的时候,同桌的末莉让我帮她把情书递给苏秦。我跟末莉是很要好的朋友,所以我很爽快的答应了。

我以为这次的事也会跟以前一样。可是我却忽略了,如果你总是让一个人从希望变成失望,那么最后希望也会变成绝望。

四。

第二天上第一节课时。末莉接了一个电话,然后跑出去了。回来时红霞满脸。

她激动的拉着我的手,对我说着感谢的话。

她说,他接受她了。

就算我是傻子,也知道他指得是谁。

心里就像长满了荆棘。每呼吸一次,心就痛一分。

“莫笙,你不祝福我吗?”她说。

看着她幸福的脸。我的嘴巴开了又闭上。祝福的话,我说不出口,也不想说出口。那里就像长了一棵刺,动一下就疼。

苏秦有了女朋友。每天下午等得不再是我。他每次都会亲自送末莉回家,只要是她的要求他都会做到。

每一次,我都会像一个小偷一样偷偷的跟在他们身后。心里明明知道这样做是毫无意义的,可就是忍不住要这样做。

有很多次都被末莉看到了。她渐渐的开始疏远我。就在我跟踪了一个月之后,她终于爆发了。拿着苏秦刚给她买的奶茶,泼湿了我身上的白色碎花洋裙。

浓郁的奶茶香环绕在我的周围。那一次,也是我第一次看到苏秦那么生气。

五。

从过去到现在,我眼里的苏秦对一切都是淡漠。

苏秦不会打女生。既便是他的拳头离末莉只有几厘米远。

苏秦阴冷着脸对末莉说:“给我滚!”

有些忍不住停下来看戏的人们在接触到苏秦恐怖的眼神后,都纷纷的逃开了。

无视掉呆滞的末莉。苏秦脱下外套,轻轻的给我披上。

他伸手搂着我的腰快速的离开,没有回头看末莉一眼。我的心里有一点小开心。他的心里应该没有末莉吧。

苏秦带着我来到了他每次看日出的山顶。

山顶的风很大。我的裙子向后飘扬着。

虽然意境很美,可是却是以我连打了三个喷嚏为代价的。

“做我的女朋友。”苏秦站在太阳落下的地方。昏黄的日光有着魔力,给他带上了光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