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爱情回来过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

  1.

纪年从来都是个固执的人,这样的人,也许也是容易伤人的吧,希安走的时候纪年没有去送车,也没有听她的解释,就这样任她离开,也只固执地扭过头去不去回望,生生地把痛烂在心里。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与江湖。

纪年一直都作着这样一个梦,梦里有个女人那样对她笑着,衣着,面孔都是模糊的,只一双漂亮的带着水汽的眼睛倒映着她仰视她的样子,梦里的她盯着她的眼,唤她希安,而她只是笑,隐约有着酒窝,可是身影却总会模糊了去,总是在这时候惊醒的,回头看时,空荡的房子也只剩下她一人,安静的可怕,她便会蜷缩在角落里,安静的闭眼,很久很久地安定沉默着,居然也就渐忘了梦境,这样久了,自然就麻木了,有些情绪大概就是这样习惯的吧。

  这是她时常说的一句话,南安不清楚这句话最初始的版本是怎般,在他的回忆里,最初看见这句话是那在她的签名里,上面写道“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离那个人不在有多久了呢?

  或许是好奇,总之南安选择了靠近她。

如果不是安佐问她,生日要怎么过,她甚至忘了又是一年,距离那个人的离开又是一年了呢,其实不是不想念的,只是极力忽视罢了,纪年的24岁生日这天,她买了一个绿茶慕斯,这是她和希安都喜爱的味道。

  那时候他已经在天涯社区混了大半个月,号是一个朋友给的,南安是不精专于取名的人,他的社区名很简单,“南安”,一字无差,没有半分变化,就是他的本名。

一个人品尝着细腻的味道,感觉奶油的细腻触觉似乎糊在喉咙一样,就生了一种厌恶的情绪,她把吃了不到三分之一的蛋糕丢进垃圾桶,连点蜡烛的心情也没有了,希安,她无意识地念着那个人的声音,回应她的只有满屋子的寂寥。

  南安是个喜欢听故事和看故事的人,社区其实是一个比较混杂的地方,当然也有文笔不错的人,她就是其中一个。

其实,纪年一直都是个很现实的人,是的,有一个词语用来形容她是极其贴切的,理智,但是,并不是真正的理智,而是那种表面冷漠,现实,精明,但是内心总是相信真实情感的那类人。

澳门新葡亰76500 1

纪年喜欢着写一些文字,也很喜欢在社区里看别人的文,这个习惯是开始上大学有了手机以后才培养了出来,她记得初遇见希安是在她的帖子里,是第一回写文章,那时候的纪年显得极稚嫩的,她也并不清楚如何排版,也不习惯怎么与他人交流,只是写了文,就静静地潜着,第一个看她的贴的人是不是希安她忘记了,只是第一个回她帖子的却是希安,那时候希安在性别栏填的是男,性格也是极温柔的,他的文字就像他的性子一般,干净,温柔,纪年几乎毫不犹豫就喜欢上了,不管是人还是文字,总之是慢慢地熟悉了,又加了好友,渐渐地聊到一起来。

  南安现在还记得她的社区名和她三年内没变更过的签名。她的社区名是“她是谁”,感觉是一个很迷惘的女人,可是她的文字却时常冷漠而清晰。

希安对她是极好好的,她看她的文总是极仔细,会静静地看文,会教她换行,会告诉她一些技巧,而更多的,是理解她的心情,那个人总是能从文章里去读她的情绪,而且总是能感受到她实际上隐晦地藏在故事里的真实情绪,真的,那个人对她说,“抱抱,我知道你累了,”的时候她的攥着手机的手指都有些发白,对于一个独自在异乡挣扎着两年的女人来说,这样一点温情,自然比许多人平淡的告诉她,“你的文写的不错”要感动得太多了,是不知不觉地靠近,或者说是刻意地靠近,连纪年都是分不清的,总之初那份几乎是难以克制地喜欢,连她自己都是觉得不可思议的,等到真正察觉,或者说开始警惕地时候,她也已经喜欢上那个人了呵。

  南安不是个自来熟的人,他生性带着些腼腆,送他号的那个人正是他的大学同学兼死党邻居,一是知道他喜欢看文,二是知道在网络中更能够放开自己的个性,至少可以认识更多的人,不至于那般沉默。

第一次和希安告白是在她的生日,那时候希安是特意熬到十二点给她发的短信,对她说阿年,生日快乐,不知怎怎,她是开心的落泪了,她一个人的时候也总是要给自己过生日的,许是不愿在时间中麻木地老去吧,总之是个习惯,虽然只有一个小蛋糕,也固定地点一根蜡烛,只是,今年多了一份祝福,还是希安送的,那时候,她真的就不由自主地告诉她,希安,我喜欢你。

  人总是需要朋友的,而他几乎就是南安唯一的仅有的亲近些的朋友。

说出来真的不难的,只是等待是极害怕的,那时,希安拒绝了她,她告诉她,她是女的。

  南安是那种人,不太轻易去接近人,总带些怕生,接近他是需要时间的。这样的个性自然是不讨喜的,于是越加少人接近,便越加沉默了。

其实在知道了希安的性别后,纪年是难过的,过了好久好久也不再上论坛,不接希安的电话,不回希安的短信,甚至想着要是不再靠近,那么喜欢是不是会减少呢?

  他送他号时只说一句,试着去玩玩,里面写文章的人很多,有你喜欢的。

可是似乎一切是晚了的,那时候的纪年早就陷得太深了呵…

  南安那时候还是大二,四级英语堪堪过关,偶尔得了闲,就登录了号在社区里闲逛。

很多时候,纪年甚至不如希安细致,纪年以为只是自己一人喜欢上了希安,却不知道,希安是先爱上了她总是带了淡淡伤感却又存着希望的文字,后又喜欢上这样一个细腻而固执的女人。

  她是南安生平第一次主动靠近的人了吧,虽然蕴酿了大半月的勇气。小小说

可是纪年对她说,希安,我喜欢你时,她下意识地欣喜着,却又忽然想起她从没有告诉过她自己的性别,这听起来很荒唐,但是纪年却不知道,这其实只是希安的本能的自我保护罢了。

  论坛里很多是求文的帖,也有交流或者其他事情,南安翻了几页帖,忽而被一个标题吸引住了,他点开那张叫作“南安”的帖,楼主叫“她是谁”,写的故事是关于一个叫南安的人的故事,是校园类的却不是言情文,写一个女人单恋了她的教授四年,却在那个教授希望与她交往时拒绝了,原是那人有妻有女,不愿让他成为背叛者。

失去纪年消息的十几天里,希安害怕了,那个人不见了,不见了,她无法在半夜看见她的身影,读她如同夜色一样迷离的文字,感受着她的情感,她甚至觉得,纪年是对她绝望了…

  并不是很特殊的文字,却给人一种真实的味道,文字很干净,几乎要让南安觉得这会是属于她的故事。他忍不住就搜索了她所有文章来看,那是个女人是不容置疑的,偶尔看到回帖里有她和其他人的回复聊天,他也会静静的看完那些对话,南安才知道她是一个女人,一个编故事的女人,她曾经告诉他的朋友,这些故事都是假的。

可是在好几天过去后,希安又接到纪年的短信,那个喜欢着她的女孩告诉她,希安,我还是喜欢你啊,知道你是女人,可是我还是喜欢你呢…

  可是南安时常在想,她那般偏爱描写骄傲冷漠的女人,是否她也是这样的人呢?

那是08年的八月,希安所在的杭州已经降温了,可是她竟觉得温暖,那样迫不及待地给纪年打电话,手机的铃声也掩盖不住她的心脏抨抨跳动的声音,她隔着电话对那个女人说,纪年,我们在一起吧…

  2.

希安是不知道的,对纪年而言,她是她的初恋。

  其实南安也写文,散文和故事,只是他是一个执拗的人,他习惯把它们放在他锁起来的博客了,而并不置于人前被人窥见。

纪年的家境并不算好,很普通很传统的家庭,也许是因为这样的教育,也许是因为忙碌的学习,总之在那样漫长的求学旅途中,纪年并没有踏足爱情的领域。

  其实不只是喜欢她干净清冷的字,更喜欢她那种随意的个性,这是他没有的,也学不来,便只能羡慕了。

只是人类本来就是需索情感的动物不是么,很多行为像是无师自通的。

  认识她,南安踟躇了大半个月。

希安总是习惯着每天叫纪年起床,每晚都与她道晚安,有时也邮一些东西给她,也给她写信。

 

希安的字同她给人的感觉一样,微微斜着,水墨晕开在印着莲花图滕的信纸上很是漂亮,希安并不是个喜欢说情话的人,但是她却是个喜欢把情感都表现在行动上的人。

澳门新葡亰76500 2
 

就是这样一个人,决定了便全心对待她的人,又怎么能够不投入呢?

澳门新葡亰76500 3

纪年就像所有投入恋爱的女人一样,除了工作,几乎想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希安身上,她写的文字也是不可思议的泛着甜,她喜欢用文字写着,我喜欢你,希安。

  后来终于在一次,她与朋友聊天,假装着路过,回复道,写得真好,其实她新贴出来的这篇文他还没有看,他只是不清楚该怎样主动打招呼而已。

希安,我们会幸福的。

  她却很温和地回复他一句,你好,南安。

纪年也同她的个性一般,固执地珍视着这份情感,想要靠近希安,那个照片中瘦高,穿着格子上衣的短发女人,她那么浓烈的喜欢着的人啊。

  南安偶尔会回想起最开始的遇见,如果没有她的回复,或许他会恢复成那个沉默看文的南安也说不定。

澳门新葡亰76500,可是希安不是纪年,她其实并不太会述说情感,她只对纪年承诺着,阿年,明年的生日我去陪你吧…

  后来他们就开始闲聊了起来,她笑说南安让她想起一篇她写过的文,他便猜想,她也是一个珍惜自己文字的人吧,而比起他害怕别人看穿他的心情,她却是不怕的。

纪年不明白,在她仍停留在文字情感的时候,希安已经在计划着现实,那么努力地想要靠近她…

  南安记得他陪她们聊了有几个小时,都是些很随意的话题,聊着聊着也聊到爱看什么书,再后来他提起他也有写文,而她竟然要求想看。

只是那时候,一切都显得那么虚无而幸福呐…

  南安的文章直到今天仍旧是锁在博客里的,而他曾经唯一的读者就是她。

纪年一直不知道,希安为了予她的那个承诺,是付出了多少努力的。

  她给他留了QQ,他加了她,发给她他写的文,其实最初会有这样欣喜而冲动的行为,连他自己都没办法理解。

希安对纪年那般的喜爱着,而对她来说,她也只是不想让自己喜欢的人失望而已。

  她的Q名和社区名不同,叫凌,并不特别的名字,可是他却记得很清楚。

其实是真的极疲累的,希安除了上课,还兼了三份工,另外网上也有帮朋友编辑文章,别人问她怎么这么卖命,她也只是笑,偶尔遇见熟人,便半看玩笑地说,赚钱养媳妇呢。

  她也是个喜欢看文的人,而他的文正好很对她的口味。

这些希安从没向纪年提起,几乎是每天都有那种一回家就倒床睡觉的感觉,但那样的情况下,希安都是能坚持着给纪年道着早安和晚安的,只是时间真的是太少了,每天每天都像一只在转轮上无止休跑动的小白鼠,但真正拿着去广州的火车票时,希安是高兴的,眉眼都带了笑意,想象着纪年对她说,希安,我们会幸福的。她的心里顿时就溢满了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