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晃

  这完全称得上是奇遇:柳浪和苏堤,这两个昔日的情敌,事隔十六年,居然在远离家乡的一列火车上相遇了。他们在同一节车厢,两个都是下铺。四目相对的一刹那,两个人都怔住了。

本来说好4个人去杭州,可因为钱的关系到了星期二才说不去,没办法只能和朋友两个人一起去了,因为火车买的晚的缘故没有座票了,也就两个小时,站站就过去了。星期三上网把酒店订好,也因为订的晚的关系,很多酒店都被订了,只能订速8了。先前工作全部搞定,就等星期六的到来。

  “你是……柳浪?”苏堤先开了口,并且犹豫地伸出手来。

13日早上3点多就起床了,赶4:51分的火车,没想到被告知火车晚点要5点22分才到,晕过去,第一次自己出去玩就碰到这事,只能等了,早知道就可以在家多睡会了,又一次受到打击,又晚了,要到5点38分,再次晕过去。居然在火车站等了1个半小时。终于盼到火车来了,原来车是从济南到杭州的,运气真好,在上海站下车的人很多,所以不用站咯,找了个位置坐坐。在车上买了份地图,先把研究了一下,吃了点早饭,眯了会,养精蓄锐。终于到了杭州,人暴多,因为之前同学告诉我们到了杭州别说上海话,一下火车我和朋友两个人就开始说普通话了。我们先去买了回乘票,坐上K7直奔酒店,杭州给我的感觉比较繁华,车多,星期六的上海交通应该还可以,但杭州……到了酒店(房间有点小,而且没窗,不过整体给人的感觉还是比较温馨的),先休息了一个小时左右,准备出发,先去南山路办IC卡,问了酒店的人,怎么去,我们先坐814到吴山广场,然后就靠自己找咯,一路上感觉杭州的绿化真的不错,朋友还说好像杭州的好车不多,没想到走到清波路那吧,一辆辆的好车向我们开来,还有保时捷,周围环境一看,小别墅一幢幢的,还有山,我想这里应该算是有钱人住的吧,终于找到了南山路,一边都是公园,我们逛了个学士公园,啊!西湖,第一次看到西湖、还有对面的雷峰塔,因为天气不是很好,西湖上的湖水波涛澎湃,湖面上一膄船也没有,估计风太大的关系吧。找了个人问哪办IC卡,5分钟左右就办好了。向第一个旅游景点-灵隐寺出发,坐上Y9,对了在这里不得不提一下杭州的公交车,他们大多是是以Y、K打头的,我们研究出来K就是空调车的意思,而Y就是游的意思(因为我和朋友在车站等车时看到一辆游9,以为是别的车没上,结果一看后面就是Y9一刚,终于悟出里面的道理,而且车站也比较好,不像上海要抬头看站牌,他都设计在一起,还有显示屏上还会提示有些车辆距离车站还有多少分钟,多少公里;我觉得这个不错,上海应该学学)坐上Y9发现还是个导游小姐介绍周围的景点,中午到达飞来峰,开始第一个行程:飞来峰里有许多石刻的菩萨,不得不惊叹以前的人。开始爬山,由于前一天还在下雨,地上还是湿湿的,而且有点滑,朋友在前面探路,我当然是跟在后面咯,其实爬到一半时,就想下山了,但朋友说爬都爬到一半了,还不如爬上去呢,继续上山,终于到了峰顶,什么没的就一块石头上写着飞来峰顶,晕,早知道就不爬不,还有意思的是也有小情侣,女的拍好照叫男的拍,男的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是:不拍,那几个字还没我写的好呢。下山准备去灵隐寺。那时的我们已经肚子饿,一心想着寺里的素面,走到寺里的博物馆问了那里的和尚,被告知素面没了。我们也没去藏经阁,走不动了。出了寺买了香肠吃,走到门口有家餐厅,买了两碗素面吃。吃饱后打算去第二个景点:苏堤。累了,在车上睡了会,先去了花港观鱼,兜到苏堤,这时的西湖已经平静了许多,也很多游船。本来想借自行车,可总看到别人骑,却没看到有借的地方,只能打消念头,靠脚步行了。开始走还好,可时间长了,不行了,只能坐会再走了,当走到第五座桥时终于不行了,打开地图一看,苏堤上一共有6座桥,忍一忍,拼了,终于步行把苏堤给走完了,从南走到了北,大概一个小时左右吧。不过周围的风景绝对是一流的,绿绿的柳树,不时还能看到小松鼠呢。晚上准备去河坊街吃晚饭,之前在网上查过一些资料,我们坐到火车站想换车过去,却发现那里没什么的到那,而且许多车的末班车都很早结束,想打的,叫了一辆,没想到拒载,司机说自己走过去(这时才想到在网上好像看到过杭州的出租车近的地方不载的)。没办法只能又靠自己的脚了,这时的我们已经快不行了,终于看到了希望了-河坊街,走了一圈没找到网上说的几家吃饭的地方,就看到一家甜品店,我们就随便找了家火锅店,那里倒蛮便宜的,我们想好少吃点,再去吃点其他的小吃,也就5.6个菜吧,才40几元,而且都吃饱,小吃一点也没吃。

  柳浪把手伸过去,有些局促地握了他一下,说:“没想到没想到,你去……”

第二天,由于我们前一天太累了,所以起来的比较晚,11点左右才出门的,打算游船,三谭印月。先到河坊街吃了东西,逛了条小吃街买了鸡疹,黄桃饮料,朋友买了西湖牛肉羹,还有外面包饭的丸子,走到小吃街的尽头发现了后面一条路上的咬不得生煎,外买了一两虾仁的(好吃感觉比小杨生煎好吃,汤水很多的),还在前面的茶楼买了小笼、鸡翅、牛肉粉丝汤好吃,我一直想叫我朋友吃炸蝎子,但他不肯,只能放弃,肚子饱饱后,坐车去西湖坐游船。去了两个岛,三谭印月蛮大的,岛上也很美。下船后看到了借自行车的地方,心不甘,就借了辆,骑了一会,由于时间紧凑,骑到白堤的五分之一吧,就折回了,发现白堤的景点比苏堤的多。接着又去了岳庙,匆匆的看了看,就去赶火车了。没想到这班火车人暴多,有的还没有位置,庆幸的是我们之前已经买好,否则要坐地上了。6点25分到上海,杭州的两日游算是结束了。

  “哦,出差,顺便去L市看看朋友。你呢?”苏堤说。

  “开会,一个研讨会。”柳浪说,“飞机票没买上,所以坐了火车。”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1

  苏堤一笑,说:“坐火车舒服啊,睡一觉就到了。我有恐高症。”

  两个人就这么寒暄着。讲了几句,没话了,就听着火车轮子哐当哐当地响,眼睛盯着窗外飞速而去的山川河流。不过,此刻,他们脑子里呈现的却是那些逝去的风景。

  十六年前,他俩在同一家医院。他们是好朋友,好得比亲兄弟还要好。可是,自从文央出现以后,他们的关系就发生了变化。文央是医院眼科的一名护士,文央的出现让医院所有花朵一般的女孩黯然失色。

  柳浪和苏堤同时爱上了文央。这一对朋友,他们的爱好常常是惊人的一致。一开始,他们想,如果知道对方会爱上文央,自己就急流勇退,做一个谦谦君子。但是,真正面对的时候,却怎么也按不住那股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爱情的暗流,并且越来越在各自的心中波涛汹涌了。

  朋友变成了情敌,柳浪胜出。之后的某天晚上,苏堤吃下了整整一瓶安眠药,幸好及时被人发现,抢救过来了。

  苏堤一把一把地流着眼泪。苏堤说:“没有文央我活不下去。”

  之后,文央躲在柳浪的怀里,像一只娇小的被猎人惊扰的兔子。文央对柳浪说:“你带我走吧,我不想待在这个地方了。”

  于是,柳浪带着文央离开了那个县城,在南方一座城市安身立命。从此,柳浪和苏堤彼此再无音讯。

  没想到,十六年后,他们这样相遇了。十六年,他们都已人到中年,肚子上多了赘肉,额头上添了皱纹,不过,彼此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餐车过来了,苏堤打破沉默,苏堤问:“你吃什么?”小小说

  柳浪说:“我来看看。”

  很快,中间的小桌上堆了一堆:鸡翅、香肠、五香豆子,还有啤酒。两个人抢着付账,苏堤赢了。两个人喝着啤酒,话题呢,好像总是打不开,心中有一个闸门关着,彼此都不愿意触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