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我想对你做些像春天对桃花做的事

  好高兴,可以到表姐家去了。表姐家屋后有一片桃树林,现在,正是桃子成熟的时候。表姐大我六岁,初中一毕业她就对姨说,打死我也不到学校去了。十七岁的表姐就到我们店里来帮工。表姐说回家拿换洗衣服,刚好周末,我要同去,母亲答应了。

阿呆,28岁,单身,木讷理工男,热爱摄影,擅长拍摄花鸟鱼虫以及自然风光。

  一辆自行车,我和表姐换着骑,一程山一程水,走了一半路程,表姐说累了,歇会儿。这时候,一辆自行车出现在我们面前。

阿呆经常去山里寻找灵感,希望记录下大自然里的每一处美妙。在南方的某个山沟里,阿呆为了拍一只兔子,专心致志地追了它好久,等他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迷路了。他不知自己身在何方,四周除了树还是树,连一条小路都没有。阿呆也不急,折了一根树枝,随手一抛,看到枝杈落地的方向,就迈开长腿顺着那个方向往前走。谁知越走树木越密,茂密的树枝遮了阳光,虽说现在已是春暖花开的季节,但阿呆还是感觉到一丝阴森的凉意。当阿呆把前面挡路的草木劈开时,映入眼前的是一幅绝美的画面。

  嗨!是河西的狗子,他经常到我们店里来,我认得。

远处的山脚下是波光粼粼的湖水,而岸边是一片桃树林,此时正值桃花盛开的时节,绿水粉花在阳光下煜煜生辉,几户农家散落在湖边和桃林边缘。阿呆看呆了,原来真的有世外桃源,甚至一时间都忘记了要拿出相机拍几张。他找路下山,沿途停停拍拍,竟花了好久才走到湖边。

  你干什么去?他不回答我的话,眼睛瞅着表姐,说,我到前村办点事,刚好捎你们一程。也好。我把车子留给表姐,走近狗子。我认为表姐一个人骑会轻松些。

此时已是夕阳西下,阿呆直奔桃林,眼前的美丽让他很兴奋。而当他走到湖边时,他发现镜头里出现了一位女孩,女孩穿着红色长裙,长发及腰,正垂头立在湖边,望着湖水发呆。阿呆很少拍人物,但此情此景让阿呆第一次觉得拍人物也可以这么有灵气。

  表姐低着头,脸红彤彤地,走过来拉着我的手说,妹,你一个人骑车子行不?

阿呆小心翼翼地找着角度,想拍一张完美的照片,不小心踩到了地上的枯树枝,“咔”的声音惊动了那位姑娘,在阿呆按下快门的瞬间姑娘回了头。阿呆有点惋惜刚刚的画面被破坏了,喊了一声“别动!”姑娘好像被他的架势吓到了,愣愣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阿呆低头查看了一下刚刚的照片,姑娘一副受惊的小兔子一般的表情回眸看着镜头,嘴巴微张,眼睛瞪得圆圆的,很是可爱。阿呆不自觉嘴角弯弯,抬起头才发现姑娘还在那里一动不动,一时间有些尴尬,挠了挠头皮,说“敢问这里是否是十里桃林?”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1

姑娘愣了一下,眼睛一眯,促狭地说:“这可不是折颜上神的十里桃林。”

  狗子左脚踩在踏板上,右脚伸在地上,双手紧紧地握住车把手,让表姐坐稳了,抬起右脚,用力把车轮子蹬起来。表姐的脸一直微笑着,像春天的桃花,我突然发现,表姐真好看。

阿呆尴尬的笑了,问,“折颜上神是什么神?”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下坡了,把我衣服抓紧,狗子喊。表姐侧过头看我一眼,脸又红了。她抬起一只手,捻起狗子的一角衣服,紧紧攥住。狗子叉腰开双腿,像只风筝般地,向前飞去,把我远远地落在身后。走过这段下坡路就快到表姐家了。狗子停下来,说,我回去了。

姑娘嘴角的笑容终于溢了出来,“你刚刚举着相机在拍我吗?”

  一起到表姐家摘桃子去吧。不了,我还有事。狗子走了,表姐站在路边看着,一直看到路上再也不见了人影。你也是,人家这么远送我们,你也不让人家来屋里喝口水。表姐轻轻拍我一下,说,小娃子,晓得啥。

阿呆点点头,走过去,给姑娘看他刚刚拍的照片,姑娘看了一会,喃喃的说,“原来我也可以这么上镜啊。”

  好多桃子啊,红红的,诱得人流口水。我挑熟透的桃吃,表姐不吃,她挑捡了一篮子,说给我妈留的。树顶上有一个小桃子,像颗红心。表姐站在树上,一摇一晃地,看得我心发慌。那个桃子好看不能吃,我不稀罕。

阿呆笑着说,“以一个业余摄像师的眼光来看,姑娘你还是很上镜的。我叫阿呆,敢问姑娘芳名”

  晚上睡觉时,表姐把那个小桃子用白纸包了一层又一层,轻轻放在枕头边上。起夜时,看到那枚桃子,我心生一计。

“陶子。”

  谁拿了?我在表姐失常的声音里醒来。表姐的表情很吓人,愣了好久我才缓过劲儿,赶紧把藏的桃子拿出来给表姐。

“桃子姑娘,我迷路了,也不知这里有没有旅店或者民宿可以借住一晚。”

  本来周末这天表姐要跟我一起走的,大姨的高血压犯了,半边身子动不得。表姐留下来照顾大姨,还有个几岁大的弟弟也要人照看。我只好一个人回家了。

“有啊,我住的旅店还有好几间空屋子,我带你去。”

  之后表姐再没来我家。倒是经常看见狗子,每天放学的时候他都到店里来,躲开母亲,有时给我一个青苹果,有时是一颗水果糖。他一次一次地问,你表姐她还来吗,她还好吗?很多次以后,不用他开口,我直接告诉他,表姐不会来了,她要嫁人了。表姐嫁给了一个大她八岁的男人,有钱,是他出钱把大姨送到医院,还是他出钱,让表弟上了学。

原来姑娘住的旅店是一个文艺青年开的民宿,老板热情地跟阿呆介绍自己的旅店,说面朝湖水,春暖花开,现在正是在这里小住的最佳季节。晚餐时间,几个年轻人聚在一起就着美食和酒谈天说地倒也是一番乐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