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狼当成了心中的宝

我生在农村,长在农村,父母也是普普通通的农民。在父母传统的教育方式下,我是一个典型的传统女孩,初中不敢和男生接触,师范有了朦朦胧胧的爱恋,但却将他压抑在心底。工作后的第一年,我遇到了他,可他却是一只多情的狼,而我还把他当成心中的宝,一直,一直都那他当心中的宝……
我是路边的一棵小草,没有绿叶的生机盎然,没有红花的姣好面容,更没有什么优异的特质,一个字“俗”。他是一棵大树,枝繁叶茂,完全可以独当一面。他有男性的阳刚,亦有女性的柔情。是那种外刚内柔的爷们,是小姑娘们喜欢的对象。我对他只有仰望的份,整天生活在憧憬之中。总奢望有一天他可以光临我的世界,为我黯淡的世界增添些许光彩。哎,这会是何年何月的事啊?我经常会这样感叹!他就是整个夜空,而我就是那个仰望者,期待着了解他的一切。其实,他已静静地居住在我的心里,不过,没有人知道,只有我自己,傻傻的自己。问我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这许多愁。……
等待啊,等待啊,等待啊……无休无止。
终于,在一个下午,他来到了我的世界。
那天下午,我吃完晚饭,照例伏案备课。“有烟吗?你这有烟吗?”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是他,猛一抬头,他与我碰了个正着。我手足无措,慌乱中蹦出来一句话“没,我这没,你到别处问问。”他淡淡的说了声“哦,然后转身就走了。”他走的很坦然,但我再也平静不下来,我日夜期盼的竟然就这么来临了,心情久久难以平复。为此我一连高兴了好几天。他来了,他来了,他到我的世界来过了!
有一个漆黑的夜晚,我独自一人坐在房间发呆,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谁啊?”我本能的问了一句。“我。”他回答了句。我以为有同事来,就机械的开了门。迎面看到的是我的同事##,再往身后一瞧,是他,是他,是他,我心跳不由得加快。你去给我们买盒烟。“我?我么?”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天这么黑,竟然让我买烟。但我没有拒绝。买完烟,回到房间,我百思不得其解。就在这时,敲门声又想起。我本能的打开门,抬头一看,是他。我也不知怎么让他进来的。坐下后,我不知自己该说些什么,他问一句,我答一句,心里像装了几十个水桶,七上八下的。也不知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只记得偷偷抬头看了他一眼,昏暗的灯光下,他使劲的抽着烟,嘴里一个劲的说着什么,看上去好有味。随后他就走了,没过一会,他又来了,原来钥匙忘我这了,取了钥匙,又走了,一切像是在做梦。久久难以平复的心情,促使我一个劲的问自己:这是真的么?这是真的吗?他真真切切的离我的世界越来越近。我兴奋,我激动,我回味。他真的来了,他真的来了,他真的来到我的世界了。
又一个漆黑的夜晚,那晚下着雨,一个人呆在房间还真有点害怕。一个短信打破了这份害怕的心情。“睡了吗?我想找你聊聊。”我想了好久,还是在手机上写上了两个字“可以。”也就是这个可以,让我们的故事继续发展了下去。等了好久,还是没有他的消息。外面的雨越来越大,恰巧那晚又没有电,门还开着,我怎么也睡不着,忍不住问了句:你来不?他答道:“来。你等。”于是,再也没有睡着,一直等着他的到来。时间太晚了,就在我朦朦胧胧之际,他的信息来了:我过来了。霎时间,我不知所措。门开了,他进来了。我却更加不知所措。他一把抱住了我,那热情难以阻挡。我完全傻了眼。一时间,乱了方寸,我完全被他征服了。就这样被他征服了。
第二天,天晴了,我遇见了他,他神情淡然,没搭理我。我心冰凉,我心痛楚,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是为他的淡漠吗?说不清道不明。之后,他的消息突然间销声匿迹,我也不敢轻易打扰他。只是静静地等待。有一个晚上,他来了。但这次我拒绝了他,因为我生气,因为他平时待我是一种我不能接受的态度,不明白,不明白。他也没表现出特别的反应,只是狠狠的抽着烟,然后转身离开。那一刻,我心痛了,也心碎的一塌糊涂。之后,我们再没联系,再也没了他的消息,我们的联系就此断了。我们见面形同陌路。再之后,我结婚生子,因为坐月子,一个学期也没去单位,他也没有任何消息。我慢慢的将它藏在了心底。但他永远是我心中那方夜空——永恒,美好!
夜空是美好的,他就是我心中永恒的夜空!
第二学期,开学了,我来到了学校,前去学校报道,遇到了他,他看起来很高兴,说了句:你终于来了。我只是淡然的一笑,但心中的兴奋,难以言表。在心底一个劲的唠叨:他没忘了我,他没忘了我。我们就那样平静的处着。每天能看见他,我很高兴,但我不会去打扰他。因为喜欢,所以倍感珍惜。但好景不长,他走了,剩下我独自一人。从此,我的夜空又空荡荡了,没有他在的日子,感觉好失意。
夜空每晚还会看到,但他却看不到了,只有淡淡的回忆。他真的离我而去了,难道这是真的吗?我不相信。但确确实实我的世界没有他的踪迹好久了,好久了。难道我们就是这样的结局吗?难道他真的那么决绝?我不甘心。为什么结果会是这样?他消失的这段时间,每每经过他曾经居住的房间,我都会驻足停留,向里面望望,希望有奇迹出现。但没有,一次也没有。我心灰意冷。很想拨通他的电话,但我害怕失望。我们就这样断了联系。
白驹过隙间,时间走过一年两年,当我已习惯了一切的时候,有人的提醒让我再次心潮澎湃。鼓了好大的勇气,我拨通了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电话,没人接,我倍感失落。没一会,一条短信发来了:“你谁啊?”
“我,你不认识,我拨错电话了。”发完短信后,我后悔了。为什么我这么说?是害怕失望吗?没过一会,电话打过来了,熟悉的声音再次想起。
“ 你谁?”
“ 我……我拨错电话了!”
“你是##。”
我愕然。慌忙说:“不,不,我不是。”
“你是的,我查过了,没错,你的声音不会错的。”
我一时无语。从此,我们的网上之旅开始了。
澳门新葡亰76500 ,我的夜空又有故事了,我的夜空不再是空荡荡的了。
一根纤细的网线连接了我们之间的故事,一天又一天,我与他的故事也越演越烈。我们发誓这一生再也不会将谁从心里删除,一辈子都将心锁住,永远都成为彼此的一部分。那段时间热热烈烈。在我眼里,他是完美的。但有一点让我想不通,网上的他是那么亲切,可现实中的他老回避我的眼神,是我做的不够好,还是他对我没自信,还是他对自己没自信。我猜不透,真的猜不透。有一次,他居然拿网友来称呼我,我心有点黯然,但还是默认了。但我的心还是痛痛的,说的信誓旦旦的他竟然只拿我当网友。原来我的痴心换来的只是一句网友。我无法抑制自己的情感。那次确实生气了。生气归生气,我并没将它放在心上。我们平静的交往着。这一过就是一年。但最近一切好像又归于平淡,没了信任,没了交流,只有几个问候的短息,或者简短的对话,网络也没有了他的消息。我觉得我的夜空又是一片空荡荡的。
一次无意中,我发现同事的电话中有他的电话记录,终于明白了一些,原来他的心里有比我更值得牵挂的人,他的情感是那么丰富,丰富的我难以接受,我知道我没权利限制他的自由,虽然心里痛,但我只能将痛强压在心底。但之后的一件件,一幕幕让我彻底心碎。
我心中的你啊,你到底懂我多少,为什么?为什么?记得我说过,我会永远将你放心底,永远!我说到做到!你呢?我心中的永恒美好的夜空!
我们的点点滴滴还在,但我的夜空已让我陌生。只留我空嗟叹!这真是物是人非事事休啊!
我的夜空,你告诉我,我们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的?我一直都把你当成我心里的宝,可你却是一只多情的狼,你让我多伤心,多伤心…….

澳门新葡亰76500 1

澳门新葡亰76500 2

文/枫拾贰

 

图/网络

 

目录

上一章


“老板的小名,我肯定不知道,但我知道她姓温。还有,我知道老板一直没有男朋友,但我听说,她心里一直住着一个人。”云飞扬望着都城落寞孤寂的背影,一句一句地念叨着,“还有啊!你是谁?为什么要打听我老板的事?”

“她是我心里住的那个人。”都城一听到这些,快步流星地走到云飞扬面前,“我是他想念的人,懂了吗?”

“懂了,懂了。我给你老板的电话,你自己打给她。”云飞扬说着便连忙从口袋掏出手机,快速地翻动着通讯录,“呶,你记一下,这个就是139142……”

都城用他快如闪电的目光扫了一眼电话号码,经过大脑,进入身体,直接将号码刻在了心上。他想着立刻拨电话过去,刚按两个数字便锁屏了手机。

都城抬头环视了一周:“这店,现在怎么说?还会继续下去吗?”

“当然了,老板说这是她的梦,也是她好哥们的梦。”云飞扬话语间充满了自豪与激情。

“嗯,好好干,你老板值得你为她好好工作。”都城脸上又闪过一丝温暖的神情。

都城开车匆匆离了分店,驾车打算去往燕子家。可车子刚行驶了一会,他想起这两天姐姐可能要回来,自己还不知道能不能赶到家,想着还是提前和父母讲一下。

挂了父母的电话后,都城紧紧地握着手机,他从未有过此刻的紧张。他觉得似乎自己的整个世界都被握在这小小的一个手掌心中,他不愿这个世界受饿受寒,不愿这个小世界被他人有所发现,更不愿这个小世界偷偷地溜走。

都城拿起一包已抽了一个多月的烟,他情不自禁地将一支烟放入点烟器点燃,缓缓冒出的青烟缭绕着整个车厢。“咳咳……”刚抽上第一口时,他被呛到了,咳嗽了好一会。

烟,在都城的唇边往返了几个来回后,停下了脚步,观望着这个用心良苦的男子,心中不勉有些歉意。

或许,都城再也回不到那个随心所欲的年龄。他抿着淡淡烟香的唇,静静看着反光镜中的自己,嘴角略带着点微笑。他希望,找到他曾经忘记的,也曾难以忘怀的感情。他左手伸出车窗外,弹着燃尽的烟灰,孤寂的烟灰被一股莫名的寒风拐走了,只留都城一个在车里慢慢地等待,等待翻腾的心慢慢地平覆下来,等待他自己不再那么的紧张,见到两年未见的燕子时的那一份紧张。

他很久没抽烟了,抽着抽着,心底翻起了一股莫名的失落、挫败感,怪只怪他这一次真的动了情。

这时,都城的电话响了。他在车里到处翻找着手机,翻了好一会,才发觉电话就在棉袄的口袋里,靠近心脏的内夹层的口袋里。

电话是都城妈妈打来的,只是询问晚上回不回去吃饭,什么时候回去。

都城简单地说了几句后便挂了电话,看看时间,他已经在车里坐了近三小时的时间,半包烟已被他燃了六根,这是从未有过的事。他抬头望着渐渐暗下来的天,想着是时候为自己努力一把了。

都城丢掉了燃了一半的烟,系好安全带,点燃自己的脑神经,迎着朦胧的夜灯,驾车前往燕子的家……

“燕子,出来吃晚饭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