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事情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

  1.

离开你的那年正是冬天,我记得那般冷的天气把你的眼睛和鼻子冻红了,可你仍旧措着手说那你走吧,转过身留给我你的背影。

  纪年从来都是个固执的人,这样的人,也许也是容易伤人的吧,希安走的时候纪年没有去送车,也没有听她的解释,就这样任她离开,也只固执地扭过头去不去回望,生生地把痛烂在心里。

2011年冬,距离和你分开的岁月,原本已然七年了,我仍然记得你,尽管你并不知道。

  2.

11年初,母亲捎来特产,委婉地寻问我是否有女朋友时,也只是笑笑不作解释,陪着年迈的老人四处走走就去吃鸳鸯火锅,母亲喜淡而我偏爱辣,迎合着重庆冬天的冷,合该吃些这样暖胃的东西。

  纪年一直都作着这样一个梦,梦里有个女人那样对她笑着,衣着,面孔都是模糊的,只一双漂亮的带着水汽的眼睛倒映着她仰视她的样子,梦里的她盯着她的眼,唤她希安,而她只是笑,隐约有着酒窝,可是身影却总会模糊了去,总是在这时候惊醒的,回头看时,空荡的房子也只剩下她一人,安静的可怕,她便会蜷缩在角落里,安静的闭眼,很久很久地安定沉默着,居然也就渐忘了梦境,这样久了,自然就麻木了,有些情绪大概就是这样习惯的吧。

母亲只待了三天,说是放不下家里的老头,搭上同乡出来置货的人的车回去了。老人家依旧很是健态,脸布满了皱纹,发丝都斑白了,眼神却仍很好,提着一袋子年货仍显得轻松,但我是清楚的,我的母亲,还有家里的老头,其实他们都已经老了啊。

  离那个人不在有多久了呢?

母亲走了,可她念叨了这么多天的言语却仍是在脑海中不断回放,老人家不停的提醒着我,其实我已经二十九了,新一年就三十了,该娶媳妇了啊…

  如果不是安佐问她,生日要怎么过,她甚至忘了又是一年,距离那个人的离开又是一年了呢,其实不是不想念的,只是极力忽视罢了,纪年的24岁生日这天,她买了一个绿茶慕斯,这是她和希安都喜爱的味道。

可除了笑,我又能说什么呢?告诉她我内心放不下的影子吗?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1

你知道吗?原本以为这般凉薄成性的我,自是从你我分开起,就该要将你放下,可是七年了,为什么你还是在呢?

  一个人品尝着细腻的味道,感觉奶油的细腻触觉似乎糊在喉咙一样,就生了一种厌恶的情绪,她把吃了不到三分之一的蛋糕丢进垃圾桶,连点蜡烛的心情也没有了,希安,她无意识地念着那个人的声音,回应她的只有满屋子的寂寥。

春节是在公司里过的,别人过节,我们反倒更忙碌起来了,老板为了犒劳员工,反常地办了场小宴会,在老板家中围着烤炉吃肉喝酒,看春晚,记得有一个弹吉他的女孩,脸孔都模糊了,却猛地想起你,那个为了要实现弹吉他给我唱情歌而报名去学习吉他的女孩,傻的有些张扬而痴狂的你呵…

  其实,纪年一直都是个很现实的人,是的,有一个词语用来形容她是极其贴切的,理智,但是,并不是真正的理智,而是那种表面冷漠,现实,精明,但是内心总是相信真实情感的那类人。

新年老板随着我们一起守夜,听新年钟声,主持人居然在钟声敲响以后才倒数完毕,老板喝得有些高,愣愣地寻问我钟声怎么还没有响,我就笑了,又一年,用手机在写字板上再次拼出你的名字,你看,其实是我自己没有忘记,无法忘记,不愿忘记,也只有在这样的时间里,才能允许自己这般肆意地思念你呢…

  纪年喜欢着写一些文字,也很喜欢在社区里看别人的文,这个习惯是开始上大学有了手机以后才培养了出来,她记得最初遇见希安是在她的帖子里,是第一回写文章,那时候的纪年显得极稚嫩的,她也并不清楚如何排版,也不习惯怎么与他人交流,只是写了文,就静静地潜着,第一个看她的贴的人是不是希安她忘记了,只是第一个回她帖子的却是希安,那时候希安在性别栏填的是男,性格也是极温柔的,他的文字就像他的性子一般,干净,温柔,纪年几乎毫不犹豫就喜欢上了,不管是人还是文字,总之是慢慢地熟悉了,又加了好友,渐渐地聊到一起来。

偶尔还上论坛,却不再是初的那件马甲,我还是怕你会认出我来,怕我忍不住想要再找你,怕你傻傻地又跟着我。

  希安对她是极好好的,她看她的文总是极仔细,会静静地看文,会教她换行,会告诉她一些技巧,而更多的,是理解她的心情,那个人总是能从文章里去读她的情绪,而且总是能感受到她实际上隐晦地藏在故事里的真实情绪,真的,那个人对她说,“抱抱,我知道你累了,”的时候她的攥着手机的手指都有些发白,对于一个独自在异乡挣扎着两年的女人来说,这样一点温情,自然比许多人平淡的告诉她,“你的文写的不错”要感动得太多了,是不知不觉地靠近,或者说是刻意地靠近,连纪年都是分不清的,总之最初那份几乎是难以克制地喜欢,连她自己都是觉得不可思议的,等到真正察觉,或者说开始警惕地时候,她也已经喜欢上那个人了呵。

新年只发了一张帖子,祝你幸福,新年快乐。

  第一次和希安告白是在她的生日,那时候希安是特意熬到十二点给她发的短信,对她说阿年,生日快乐,不知怎怎,她是开心的落泪了,她一个人的时候也总是要给自己过生日的,许是不愿在时间中麻木地老去吧,总之是个习惯,虽然只有一个小蛋糕,也固定地点一根蜡烛,只是,今年多了一份祝福,还是希安送的,那时候,她真的就不由自主地告诉她,希安,我喜欢你。

也许你看不见,但我还是写了,发了,熟悉的朋友追问是谁,也只是笑着说是所有的朋友。

  说出来真的不难的,只是等待是极害怕的,那时,希安拒绝了她,她告诉她,她是女的。

可是我知道,那句祝福仅仅只是给你一个人的,只是你不会知道,不会瞧见,可是这样就够了,真的足够了。

  其实在知道了希安的性别后,纪年是难过的,过了好久好久也不再上论坛,不接希安的电话,不回希安的短信,甚至想着要是不再靠近,那么喜欢是不是会减少呢?

离开我以后的冬天,多么希望再给你拥抱的那个人能给你温暖呢,而非我的冷漠…

  可是似乎一切是晚了的,那时候的纪年早就陷得太深了呵…

也许你不会知道我把你写成了一个故事,只是想写,我还是害怕失去,失去和你的每一点回忆,而又那么想忘记,你知道吗?你说思念是件甜蜜的事,你初说,念着我是那般幸福的事情。

  很多时候,纪年甚至不如希安细致,纪年以为只是自己一人喜欢上了希安,却不知道,希安是先爱上了她总是带了淡淡伤感却又存着希望的文字,后又喜欢上这样一个细腻而固执的女人。

可是为什么,我总觉得思念那么苦涩呢,比褪去了糖衣的药更苦涩难了,可是七年了,你是否早在我心中发了芽呢?不是不能舍,而是舍不得…

  可是纪年对她说,希安,我喜欢你时,她下意识地欣喜着,却又忽然想起她从没有告诉过她自己的性别,这听起来很荒唐,但是纪年却不知道,这其实只是希安的本能的自我保护罢了。

偶尔还是会找从前的旧帖来看,却还是很少再写帖,当初在你的要求下给你写的求婚帖还在,不长,不多,只说承诺唯一。

  失去纪年消息的十几天里,希安害怕了,那个人不见了,不见了,她无法在半夜看见她的身影,读她如同夜色一样迷离的文字,感受着她的情感,她甚至觉得,纪年是对她绝望了…

唯一,这是一个太沉重的承诺。

  可是在好几天过去后,希安又接到纪年的短信,那个喜欢着她的女孩告诉她,希安,我还是喜欢你啊,知道你是女人,可是我还是喜欢你呢…

我记得你的相信,你的感动,可是你不知道,原本我便是个承担不起情感的人呢…

  那是08年的八月,希安所在的杭州已经降温了,可是她竟觉得温暖,那样迫不及待地给纪年打电话,手机的铃声也掩盖不住她的心脏抨抨跳动的声音,她隔着电话对那个女人说,纪年,我们在一起吧…

我不记得是什么时候认识你的,只记得当初那个张扬的孩子对我说喜欢,是惊吓多于惊喜的,从前我是个喜欢文字的人,偶尔写文,甚至是温暖的文,但只有我知道,那些都是虚假的。

  3.

我从来只是个木讷寡言的男人,网络这样过分虚无的情感,我又怎么懂得同你一样地给予呢?

  希安是不知道的,对纪年而言,她是她的初恋。

我到现在仍难以相信那样活泼的你,怎么就对一个如此的我存在执念呢?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2

你知道吗,初会答应娶你只是因为被那般执着的你缠得无奈,不知如何应付,也就应下了。

  纪年的家境并不算好,很普通很传统的家庭,也许是因为这样的教育,也许是因为忙碌的学习,总之在那样漫长的求学旅途中,纪年并没有踏足爱情的领域。

是真的无奈,可这般的我确实是不值得你喜欢的啊。

  只是人类本来就是需索情感的动物不是么,很多行为像是无师自通的。

比我的个性,我的文字总是不像我的,我明白我的冷漠,冷淡,冷情,和第一个女友分手时就是这样一个原因。

  希安总是习惯着每天叫纪年起床,每晚都与她道晚安,有时也邮一些东西给她,也给她写信。

和她是在相亲中认识的,交往了三个月还是分手了,她厌倦了必须自己主动找我约我,而非我主动,你也会厌倦的不是吗?

  希安的字同她给人的感觉一样,微微斜着,水墨晕开在印着莲花图滕的信纸上很是漂亮,希安并不是个喜欢说情话的人,但是她却是个喜欢把情感都表现在行动上的人。

我是那张温润长相温润文字的人,可却独独缺乏这温润的个性啊…

  就是这样一个人,决定了便全心对待她的人,又怎么能够不投入呢?

你却像个不知疲倦的傻瓜,明知我疏远冷漠,却还不知冷暖地偎依过来,可我的答应,又何尝不是带了些感动呢?

  纪年就像所有投入恋爱的女人一样,除了工作,几乎想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希安身上,她写的文字也是不可思议的泛着甜,她喜欢用文字写着,我喜欢你,希安。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你是个活泼张扬的孩子,还年轻,总是活力无限的样子,大概也是年轻吧,原本以为我这般个性,真正靠近时大体过不了几天你就该腻了。

  希安,我们会幸福的。

可你偏偏不怕我这性子,主动而亲昵,几乎要让我落荒而逃了…

  纪年也同她的个性一般,固执地珍视着这份情感,想要靠近希安,那个照片中瘦高,穿着格子上衣的短发女人,她那么浓烈的喜欢着的人啊。

可还是习惯了,习惯一个会说我喜欢你,会贪念我的喜欢的女孩,习惯了一个眼里有你心上有你的女孩,习惯了那个时常吃醋的女孩…也习惯了与那张扬个性不相符的软腻声音,其实开始,一切都只是习惯呢…

  可是希安不是纪年,她其实并不太会述说情感,她只对纪年承诺着,阿年,明年的生日(ri)我去陪你吧…

我是知道你是一个温暖而冲动的孩子,那时候你找到了我,其实是真的有些无奈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