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与罚

  流水汤汤,利潋坐在岸边,浸足于澈凉的河水,将他白皙细致的足踝浸得有些透明。利家的男子都是温和而又近乎不食人间烟火的美,颠倒众生。我是众生之一,自然也逃不出他的美。

  漆黑的夜空中有几颗零星在闪烁,但唯独只有那一轮镰刀似的月亮如水般明净。

  “利潋,你真像初嫁的小媳妇。”我抱着双臂痞痞地说。

  在一条狭窄的小路上有一个黑影在向前行走着。道路两旁的水稻田里不时传来青蛙“呱呱”的叫声,那声音在黑夜里显得幽远而深长。

  利潋便低了头,红了脸,纤细的足撩拨着晶莹的河水,水面跃起更多的粼光。

  那个黑影停下了脚步,他转过头来四处张望,不远处的一棵柳树把他吓了一跳,那柳树只有一米多高,在漆黑的夜里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人影。他把目光从远处收了回来,他的思绪回到了一个小时前。他把手抬了起来,他用两只眼睛死死的看着那两只手,夜色下他的手也变成了黑色。突然他惊恐的睁大了眼睛,他皱着眉头,这时他的脸已经扭曲的变形了。他蹲下身去,抓起一把地上的泥土不停的搓着手。他告诉自己刚才他看到自己的手上不是夜色而是鲜血,是一滴一滴汇聚而成的鲜血。此刻他想起了那摊血,他知道那血是从那瘦老头身上流出来的,他想起了瘦老头那两只如深井般的眼睛,瘦老头倒在血泊中时嘴巴还半张开着,他像是还有什么话没有说完。这时一只手电筒发出的黄色光亮照亮了远处的水稻,他吓的立刻趴在了地上。趴在地上的他思绪却回到了一个小时前。

  “利潋,你以后嫁我吧,等我赚了钱就回来娶你。”我赤着脚踩着他的影子,眼光直直射到他纯黑的瞳仁里。

  一个小时前他来到了一家屋子的门前,隔着窗户玻璃他看到了那个瘦老头还在自酌自饮。瘦老头坐在桌子前,独自喝着酒,桌子上摆着一小碟花生米,瘦老头一边喝着酒,一边还哼着小调。他站在窗户外面,他闻到了一股恶臭,他听到了从猪圈里传来的嘟噜嘟噜的声音。他又把眼睛凑近了窗户,他看到那瘦老头正仰起脖子像喝水那样把一杯酒喝进了嘴里,他还看到有一只壁虎正爬在窗沿上,那壁虎一动不动的注视着一只蜘蛛,可是那蜘蛛只顾结着自己的网,全然不知在离它不远处有一双不怀好意的眼睛已经盯住它了。他摸了摸手里的铁锤,他在思考中挣扎着,他用尽力气与自己的心灵搏斗着。

  “真的么?”利潋如呓语般看着我。

  他用手敲了两下门,他听到了酒杯放在桌子上的声音,他知道这时那瘦老头可能已经站起来了。他没出声,等待着那瘦老头来把门打开。瘦老头在屋子里面问了一句:“是谁在敲门。”这时他的脑袋已经麻木了,他的心里只有一个意念。他又用手摸了摸手里的铁锤。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1

  瘦老头没有立刻把门打开,他侧耳倾听着屋子外面的响动。他全身抖的厉害,他忘记了下一步该怎么做。锤子掉在了水泥地上,发出了“哐当”的声响。响声惊动了瘦老头,瘦老头一下子从酒中清醒了过来,他警惕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门眼,一种恐惧感蔓延了他的全身,他觉得他身上的每一根毛发都在颤抖。

  “嗯,我修谦谦对天发誓!”我看着利潋,心里狂流口水。

  瘦老头把桌子放在了门的后面,而他自己却站在了那张桌子的后面,他右手拿着菜刀,左手拿着一个空酒瓶。

  利潋便笑了,面若桃花,倾国倾城。

  他站在屋外倾听着屋子里的动静,他似乎听到了那瘦老头的心跳,那是犹如万马在奔腾的心跳。

  七年后,我仍记得利潋,颠倒众生的男子,于是我去了利家。

  他拿着铁锤使劲的砸着屋子外面的墙。瘦老头想趁着他用铁锤砸墙的功夫把门打开逃跑。当门打开时,瘦老头看到一把铁锤在他的眼睛对面。

  利潋依旧一副温温和和的样子,垂着眼帘不敢看我,脸颊飞上两片绯红。

  瘦老头退回了屋子。他看到了放在桌子上的菜刀还有酒瓶。他把铁锤向着瘦老头挥去,瘦老头忙用手去护着自己的头,同时并后退一步。第一锤他砸到瘦老头的手,瘦老头疼的“嗷嗷”叫。接着第二锤他看到瘦老头身上的血从头上喷了出来,第三锤他看到了脑浆的颜色,瘦老头躺在地上,在他的身子下面,是一片被血染红了的地面。

  “伯父伯母,请让我嫁给利潋。”语出惊四座。

  他站在瘦老头的尸体旁边,他想不起来他刚才做了些什么。他看着躺在地上的尸体。他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瘦老头躺在地上,他的一只眼睛是睁开的而另一只眼睛则是闭上的,在他的头上有一个窟窿,那是血流出来的地方。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利潋正退向屋外,屋内我的父母与利家父母争执起来。爸妈决不肯同意。而利潋大的父母则拼命将利潋推给我。四个年过半百的人在屋里抢起两万元的存折——利潋的聘礼。只因为,利潋,是个美丽的精神病患者。

  在瘦老头的身上他一共找到两百元纸币,在后来的翻箱倒柜中他一无所获。最后在瘦老头的枕头下面他找到了一块上海牌手表和一张黑白的全家福相片。他把手表塞进了裤子口袋,而那张相片他却只是看了一眼。

  我和利潋走在小树林里,初夏,真的很美。并排走在一起,即使穿了高跟鞋,我也只到他的眉。

  他从地上爬了起来,夜变的更黑沉了,青蛙的叫声把他的耳朵塞满了。他记得他手里是有一把铁锤的,可是现在他却想不起来那把铁锤被他丢在哪儿了。

  “修谦谦,你还娶我么?”

  他漫无目的向着远处走去。穿过一片竹林时,他听到风吹的竹叶发出了下雨的声音。他看着一根根笔直的竹子,夜色下笔直的竹子让他感觉到了威严,他吓的跪在了地上。他再次想起了那摊血,瘦老头龇牙咧嘴的摸样让他一下子陷入了恐惧的深渊。

  利潋是个路痴,从我小时候见到他蹲在灌木丛中哭得梨花带水时我便知道。利潋一路上紧紧抓住我的手,任我拖着他在人流中穿梭,我突然错觉时间的定格,利潋在身边微笑地看着我,其他便是一片空白。

  三天前他来到瘦老头居住的屋子,当时瘦老头正提着一桶水沿着猪圈走。他走到了瘦老头跟前,接着他对着瘦老头说:“我家里没米了,我不能让我的母亲跟我一起挨饿,我母亲老了,经不住饿了。”瘦老头听后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然后轻蔑的说:“在这个世界上穷人多的犹如天上的星星,可我什么也不是,所以我帮不了你们。他听后,大概是明白了瘦老头话里的意思,可是他倾过身子继而又对着瘦老头说道:“我会把钱还给您的。”瘦老头听后笑了笑说:“还钱,你拿什么来还钱!”他用坚定不移的声音回答说:“等稻子收割以后,我给您挑两担新米来。”瘦老头听后“嘿嘿”的笑个不停,接着便对着他说道:“我这里也没有钱可以借给你,你去别家问问吧。”他听后用锐力的目光看着瘦老头。也就是在这一刻起,他的心里便萌生了那个念头。

  利潋无事可做,每天待在家里,静静地任阳光流淌在窗外,他将时间切割,磨碎,却不知细碎了的时间如何吞咽。

  他跪在地上,一种莫名的恐惧让他全身发抖。他记不清现在是冬天还是夏天,他只觉得有一股寒气在他身体里面游荡着跑来跑去。竹叶摇晃着,他突然觉得那摇晃着的竹叶是一只只历鬼的手,那一只只手在哪里挥舞着。他吓得向着远处跑去,在一条小河边他停了下来,夜色下的小河很安静,偶尔还能听到鱼儿跃出水面的声音。他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那块上海牌手表,接着他把那块手表扔进了河里,他觉得只要把那些抢来的东西统统扔掉,他就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他把那两百元纸币也扔进了河里,这时他突然笑了,他一个人站在河岸边上笑了,那笑没有声音,那笑是如此的诡异。

  利潋第一次出门,买回一只极昂贵的紫水晶镶银边的花瓶,他一路小心翼翼地抱着,见了我便笑弯了眼,倾国倾城:“谦谦,送你。”万家灯火,在他身后黯然失色。

  他躺在河岸边的青草上,天上的星星隐隐约约,他睁着眼睛看着,不多时,他睡着了,接着他做了一个梦。在梦中他看到了那个瘦老头,瘦老头带着牛头马面找到了他。满脸是血的瘦老头用手指着他对着牛头马面说:“就是这个人把我杀死的,如果他不受到惩罚,我就死不瞑目。”牛头手持钢钗,马面手握长矛。牛头对着他说道:“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我们要带你去地府见见阎王爷。”他听后,手忙脚乱接着惊慌失措起来。原来他是想要逃跑的,可是无奈他被马面用绳子绑了起来。

  “走了一天,累了吗?”我过去迎他,他轻轻对我说一句话,我的心“咯噔”一下,就像被人捅了一刀:“利潋,你这个白痴,那是我所有的存款!”

  他跪在阎王爷的面前,阎王爷

  我们喝了半个月的西北风,利潋立刻出现萎蔫状况,我一咬牙,向老板预支了工资。

  对他说:“你可知道在人间杀人是要偿命的,可在我这地府,杀人者则是不得好死的。”他抬起头,看着阎王爷。阎王爷又对他说:“你这辈子能做人是因为你前世的前世做了十辈子的牲畜换来的,如今你在人间造孽,还造下了杀人的恶果,我若不惩罚你怕是要让你这罪人逍遥法外。”他听后变得惶恐不安起来,他张开嘴,极力争辩:“为什么有钱人就可以吃的好,穿的暖。又为什么我们穷人就要忍饥挨饿苟活人世,一辈子受尽人间的疾苦与折磨。”阎王听后想了想说:“这辈子的富贵与贫穷上辈子就早已注定。你这辈子的贫穷完全是因为你上辈子做了太多的坏事。”老天爷让你这辈子做一个穷人是为了让你重新认识生命。谁曾料想你不思悔改还犯下这杀人的大错,从此以后你将永远不可能在见到天日。说完这话阎王叫来了两个鬼卒,两个鬼卒把他绑在了石柱上,鬼卒用皮鞭抽打着他,鬼卒一边打还一边对他说:“在人间犯了大错的人,来到我们这里,我们就得让他受到惩罚。”

  利潋很会做菜,只是他总在汤中滴下一滴自己的血,他说这样我就会一直爱他。我不以为然地朝他摆摆手,为他贴上创口帖。

  他从梦中醒来,这时天还没亮,他用手摸了摸被汗水浸透的衣裳,接着他又用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他用眼睛看着茫茫的夜色,夜色下他仿佛看到牛头还有马面真的向他走来了。他站在河岸边,突然他哭了,那哭声如鬼泣,如狼嚎。接着他跳进了河里,他要用水洗去他犯过的错,他要用水把他的灵魂洗干净。

  利潋发病时就蹲在阴影里,有一点点声响就会吓得他如深秋枯叶,瑟瑟发抖,就如多年前他救了我以后的情形。

  天亮时在派出所的外面跪着一个中年男子,他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一个手拿馒头的警察走到了他的面前。那警察见有人跪在派出所外面,急忙跑了过去,那警察一边嚼着馒头一边对跪在地上的他说:“快起来,快起来,有什么事慢慢说,我们一定帮你。”他用两只眼睛看着那警察说:“救救我,好吗?”那警察听后笑着说:“同志,为人民服务是我们的职责。”那警察接着又对他说:“你有什么事需要我们帮忙吗?”他用恳切的目光看着那警察,接着他对那警察说道:“我杀人了。”说完这话他把两只手伸了出去。那警察一听他说自己杀人了,把一口馒头噎在了喉咙里,呛的那警察直咳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