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地老天荒,只有你能给

 Part
1
  我叫陈洛兮。小的时候,段小楼总是牵着我的手跟别人介绍:这是我媳妇,陈螺丝。
  段小楼的门牙漏风,总是把我这风情万种的名字叫成陈螺丝。
  引得众人哈哈大笑,段小楼也一边跟着傻笑。我总是窘得抬不起头来。
  我说,段小楼,你如果再不能清楚的的叫出我的名字,我就不当你媳妇了。
  可是,我没有办法让段小楼的门牙不漏风,就像我始终没有办法让段小楼清楚的说出陈洛兮这三个字。于是我就生气,那个气呀,好多天没有理段小楼。就算是段小楼拿了我最爱吃的棉花糖来找我,我也只是一把夺过棉花糖,还是不理他。
  终于有一天,段小楼屁颠屁颠的跑来找我。隔着很远的时候,他就扯着嗓门喊我,螺丝,螺丝。其实,是洛兮。
  近了,段小楼因为重心不稳。扑通一下摔倒了。这下可好,一摔摔倒石头上了。段小楼的门牙从此不是漏风了,而是压根没了门牙。段小楼趴在地上哭,我看见地上有一滩血,还有两颗洁白的门牙。
  后来听段小楼他妈对我妈说,小楼窝在家里好几天非缠着我教他写洛兮的名字,这个笨小孩最后居然学会了。估计这么着急跑着去找你家洛兮,就是想告诉她自己会写她的名字了吧。最后,我从段小楼嘴里认证了这个事实。那天,他只是想告诉我自己会写我的名字了。以后,再跟别人说我是他媳妇的时候,就会把提前写好的我的名字给人家看。
  可是,没了门牙的段小楼真难看。不过,听妈妈说,以后会长出来的。所以每次吃棉花糖之前我都会悄悄的对棉花糖说,赶紧让段小楼的门牙长出来吧。
  那一年,段小楼五岁,我也五岁。

  Part
2
  上小学了,第一天分班级的时候,我在一年级一班,段小楼在一年级二班。那么多小男孩,我乐呀,很快就把自己是段小楼媳妇的事情抛到脑后了。我挥舞着自己小色爪,很快就抓了一个长的白白净净的小男生坐在自己身边,并时不时的捏捏人家的小脸。小男孩眼里有泪水在打转转。我可不管,反正我这么捏段小楼的时候,他总是笑。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最后的最后,那个长相白净的小男孩放声大哭。老师就把他从我身
边调开了。
  上学的第一天,我自己孤零零的坐一张桌子。有点儿想念段小楼了。
  第二天,妈妈送我去学校的时候,在我们班教室门口看见段小楼在地上撒泼。他说,我不要去那个班,我媳妇不在哪个班,我要跟我媳妇在一个班。
  段小楼远远的看见我,像是看见了救星。爬起来就搂着我。
  我跟段小楼的妈妈说,阿姨,就让段小楼跟我一个班吧。段小楼的妈妈没有办法,找了老师,把段小楼调到一班,并且让他跟我坐在一起。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1

  那一天,全校的老师都知道了,陈洛兮是段小楼的媳妇。下课的时候,总有小男孩围着我喊,段小楼的媳妇叫陈螺丝。他们不是门牙漏风,只是觉得这么叫起来很好玩儿。
  我有些后悔,不该为了棉花糖就答应帮段小楼的说让他跟我一个班。
  段小楼从地上爬起来搂着我的时候在我耳边说,陈螺丝,你要是让我跟你一个班,我就天天给你棉花糖吃。
  段小楼确实天天带棉花糖给我吃,可是,我也天天被人叫做段小楼的媳妇。没有小孩会叫我陈洛兮,他们都跟着段小楼叫陈螺丝。他们可不懂我风情万种的名字有多好听。
  我的小学时光就在段小楼的媳妇陈螺丝跟棉花糖中度过了。
  我发誓,上国中的时候,一定不要跟段小楼一个班了。

  Part
3
  不知道是我的祈祷被棉花糖记在心里了,还是我虔诚的态度打动了棉花糖。国中的时候,我真的没有跟段小楼在一个班了。段小楼也没有哭叫着喊我要跟我媳妇一个班了。我们都长大了,他不好意思哭了。
  段小楼只是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警告我说,陈洛兮,你是我媳妇,不准跟别的男孩子玩儿。
  彼时的段小楼,干瘦干瘦,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我一点儿也不喜欢这样的段小楼,真难看。比小时候没有门牙的时候还要难看。我飞起一脚,段小楼,要你管,我就是找好看的男孩子玩儿。
  段小楼咬牙切齿恶狠狠的冲我喊,陈螺丝,陈螺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