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四月天(5)

  他说:你看,你并不是瞬间的美,你的美竟然和时间一起在流动,真奇妙。

怕车子走掉,很早醒来。这时发现面临两个问题。一直穿徒步鞋,又没机会换袜子,脚被磨破皮了。包里的现金也只有一百多块,瓦厂没有银行,听说木里也只有农行。她的卡取不到钱。接下来的路线也不是很清楚,在依吉找不到完整的地图。每一天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去哪里,从哪里开始走。但心里那么平静。

  水洛不语,只笑。

昨晚守在帐篷不远处的小狗,见她一早从里面出来又叫,丢块石头就跑掉了。收拾好东西啃几块饼干,下面有汽车的声音,忙站到路边。昨天横着走把脚底打了水泡出来,有车搭就搭吧。大东风停下来,三张笑脸在窗口。彝族司机小王帮她把背包放后面货厢。藏族小胖子苏朗和大吕挤了点位置出来。他们说,你站那里戴着帽子,很象日本人呢,一说话才知道是老乡。遇到我们是你好运气。她也笑。很快天南地北神侃起来。苏朗的货车,再去水洛送最后一次货,以后买部康明斯,不再走这条烂路了。
这条路比依吉到瓦厂的路更坏。年久失修,加上风霜雨雪,对车和车技是很大的考验。也或许是这样才保持这环境的美丽,路盘旋直上,穿过森林和垭口,高至雪线。飞米那点可怜的常识不足认识所有眼中的花木,象走入天方夜谭的乡下孩子。两眼瞪大,什么也不能带走。小王是比她小两岁的孩子,有着比女人还美的黑眼晴和长睫毛。开车时很专注。大吕亦是搭车人,去水洛金矿收货款。他说货款就是对方付的一小袋砂金。虽说上面明令不准采金,却管不到这里来,仍有大批人私自开采。苏朗比她小四岁,他们三人挤在两人座上,他老是叫,你们的萝篼太大了!一会儿凑过来拉去她的帽子用手机拍照,一会儿抖着肩膀嗷嗷唱歌。

  她们知道你盗用她们的身份吗?

四月十二日 星期三 晴

  (7)

快到915了,迎接她的是一群肮脏的宠物狗。抬头看见小小的街,两旁没什么布局的零乱房子,一张张好奇的面孔。出于一种奇异的自尊,已经很累的飞米没有停留,也没回应那些好奇的询问,匆匆低着头从这里穿过去继续往前了。
下午两点,看到一块蓝底白字的牌子,水洛,茶布朗。她笑起来,水洛,降措的家乡,就在前方了。

  叫三睛的人可不多,那个三睛也很美,只是不如你年轻。

央珍那里来了很多朋友,他们的话她听不懂,便独自来到附近树下发呆。宁静的山谷。她的位置在一处山坡中上,山坡下面便是水洛河。下面人家的麦田里麦浪翻飞。左边的天空,太阳已经下山,余光还那么亮,云朵慢慢变红。放学归家的小孩赶了一群羊过去。这么安静。听见不同的鸟儿在歌唱。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1

四月十三日 星期四 晴

  (2)

晚饭一桌人,怕她吃不饱,碗一空就不停地添饭。又是藏、彝、苗、僳僳、蒙族,加飞米这个汉族。又象天方夜谭,她在四川境内,不能用四川话跟他们交谈,他们彼此却能听懂对方的话。她学会一个单词,发声介于“阿贝”和“阿不”之间,意为惊叹或咒骂吧。服装和行为完全汉化,喜欢骑放着音乐的摩托车,都有时尚的摄像头手机。
饭后他们还要去金矿,三个人齐齐对央珍说,她的安全就交给你了,一定照顾好她。
满满的感动。一路行来,遇到的人,无论民族,身份,都真诚以待。

  三晴希望,那花儿是假的,这样便永不枯萎。假花没有血肉,不会成长。人生就是这样,你所渴望得到的,必定伴随着你所畏惧失去的。

中午下车加水,他们发现货车后面带的母鸡不知什么时候跑掉了,大吕一个劲叫干脆把公鸡杀掉烧了吃,免得它伤心。

  她问李骋,怎么办?有些心慌。

关于她的行程,他们纷纷说,你一个人不可能到亚丁,不如跟我们一起走,买了康明斯就带上你,大家一起跑长途多好玩。你也能学会开车。她笑说可以考虑,但亚丁还是要去。苏朗又说,你一个人住山上会害怕,有老熊,有女鬼,头发这么长,飘来飘去。。拍了他一巴掌。这才正色建议道,要去也得从白水河开始,今天我们要到白水河,反正你这车是搭对了。她也点头。一路都是这样走的,遇到陌生人,和他们一起,走他们指的路,没有一点犹豫和怀疑。心里总是平静。

  三晴看着天,想,下一个目的地的天,是否一样蓝呢?也许,更蓝。

早上在旅馆的小店里喝酥油茶,吃一个馒头权当早饭。坐从瓦厂到木里的班车。之前听说在安定桥下,那里比较好找到水洛的车。下车后发现,安定桥是个地名,只有几家饭店和旅馆。而且当天去水洛的车都没了。她打算徒步回豹子坪,那是三岔路口,应该更好找车。

  李二妮,27岁。女犯回答自己的名字,说那才是她真实的名字。警察在她的包里搜到了3张不一样的身份证——蒋三睛,宋水洛,杜晓玲。

四月十一日 星期二 晴

  李骋每天都来,待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李骋的大相机远远地拍过很多张水洛。现在他恳求她可以给他一个近景。

下午四点到达水洛,过桥去白水河。车子翻进一个山谷。停在苏朗他们的朋友央珍的小店门口。跑了母鸡而郁闷的公鸡终于也被小王杀掉了,就在央珍的厨房里烹饪起来。多才多艺的小孩。十九岁的藏族女孩央珍开了这个杂货店,象沈卓玛一样,也跑过外面的世界,最远去过湖南学美容。出于安全,苏朗将她托给央珍,在她这里住一晚。

  他曾试着激怒她,就如刚才对她的紧逼,可是他再次败了。

阳光亮得让人眩晕,路上的积土可以淹没鞋子至脚踝。周围是无语的大山,阳光一如往日淡漠执著的洒下来。就是这样的路,埋着头走。全套冲锋衣裤把汗都裹在自己身上。中午十一点到豹子坪,路口除了道班还有两家小店,被清凉的树荫覆盖着。关了大门。她坐门外的长椅上休息。对面装货的小伙计说,下午一点半可能有车拉砖去依吉,路费一百左右。管它呢。又拿出《莲花》来读。
可是直到两点半也没见车来。下一站是915,一个道班的名字。再下面就是水洛了,不如自己走过去。
背好东西,横着走。重重的路。重重的山。耀眼不能直视的天空和孤独。

  她在一个夜晚逃了出来,那年她刚好读高三。

飞米在街上转悠一圈,补充干粮,顺便打电话,知道云已平安到家了。能打电话也是幸运的,本地人说,前几天信号塔坏了,刚刚修好。但生活条件仍比依吉好。至少有电,有两条小街。公路平坦,每天有班车出去。
飞米住的旅馆兼汽车站是一个老板开的,在下面他们的客厅里等司机。旅馆的服务员小女孩立刻过来把酥油茶倒上,她谢过并慢慢地喝。一位喇嘛走进来,长相非常清奇,很有教养的样子。但他和老板聊天时却拿出一部数码相机,拍完房子把镜头对着她。虽然这次没带相机,自己也算偷拍人像的高手,忙忙扭头,看到身边闪光灯一亮。便捂着脸偷笑。如此三番,那位喇嘛终于放弃拍她。他走后问老板才知道,这位喇嘛是本地人,一直在印度留学,刚回来。等到快中午司机才出现,他说,木里不去了。当天去木里的班车也一早开走,只能再住一晚。房间在旅馆二楼,长长的带廊椅的木走廊。屋子的天花板四周全绘上花纹。极富藏族风格。床旁边的窗户大开,外面又是一座大山,隐隐听得鸡犬之声。她在窗前凝望,山间旋绕的路,是否来时那条?
晚上有电,却点一只蜡烛在窗前写信。

  什么?

央珍的店也象俱乐部。自小练成的一次能喝几件啤酒的好酒量,天天都有本地的男孩来喝酒,有时通宵。当然酒钱他们付。
今晚因为飞米在,央珍拒绝几个朋友的逗留,很早就休息了。透过她小屋木头墙壁的缝里看见星光,一天结束,未知的一天既将到来。

  李骋的追求带着一种决然的态度。他觉得,只有盛大的才能配得上水洛的美。

选择一户人家路边转弯处搭下帐篷。这是旅途中第一次搭帐篷。炉头也派上用场。给自己煮了加火腿肠的方便面,就着头上渐浓的夜色和渐亮的星群,慢慢吃下去。

  那些她经历过的面孔,从她的脑海里一一闪现,她忽然不怕自己的那些过去了。

  真实的宋水洛是她的同学,云南女孩,美,矜持,温和,会泡好喝的水果茶。

  她的行李已经收拾好了,她不准备等韩驰回来,微小说www.haiyawenxue.com 也不准备给他留张字条发个短信。她希望自己真的就像风筝一样,飞上了蓝天,断了线,消失了。

  他伸手向她,她的手放了进去。

  (4)

  照片只许你一个人看。

  水洛说:希望你对我的每一天都如此刻。我会平生敬你爱你,回报你。

  她的店注册名字是宋水洛。她生在1984年;她的身份证地址是×市光华西路23号;她是独生女,毕业于某文科大学心理系。她的一切都是干净的,纯白的,美好的。她值得他为她发疯。

  只有蒋三晴知道,女犯答。她闭上了眼睛,再次回想起三晴阿姨对她说的话。回忆像黑色的云,在心里翻滚。

  (8)

  韩驰说:我怎么可能认错你。你的右胸有颗红痣,你的左肋有块胎青。你敢脱光了让我验身吗?

  她恨透了自己的身份,那个家,那个出生的小镇。

  那些身份证号码都是对的,地址也对,除了三晴的年龄不一样,另外两张连出生年月日都和原主的一样。

  因为她给他的,是假象。

  做喜欢的事情,遇见喜欢的人。

  他怎能不发疯,他看到她的第一眼,就呆了,就像一棵被闪电烧焦的树。从此她在他心里,到处乱窜,让他心疼。

  水洛对这一切不知情,只是发现小店的生意越来越好了。好多人来,好像并非为水果茶,而是来看她。

  那天的盛大场面被好事者偷偷拍了下来,并上传到网络。视频取名:史上最盛大的求爱。

  为什么,为什么人不能抛却过去,重新过活?那些过去,除了无望和痛苦,还能带来什么呢?

  她偷记了她们的身份证信息,并办了带着自己照片的假证。微小说www.haiyawenxue.com 她喜欢她们,羡慕她们,想成为她们。

  韩驰没有再见过她。

  韩驰看着三晴近乎完美的身材,优雅的走姿,有些恐慌。他的爱人,越来越美了。她的皮肤永远白皙光滑,她的衣着永远得体时尚,即使在家里,也会化妆。他从未见过她失态,她不恼怒,也不计较。她的微笑谁看到都如沐春风。这样一个完美的三晴,让他恐慌,让他觉得假,让他自卑。

  她在城里打工,做小保姆。蒋三晴是她第一个雇主,是她见过的最好的人,让她拿起课本,教给她如何优雅美丽,甚至鼓励她重新活过。她说她最想当三晴阿姨那样的女人,便得到了一个假身份证:从此,你就是蒋三睛。

  (9)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喜欢。女犯回答。

  你呢?他问,你看上去是个有故事的人。

  她和自己的那个三晴一样神秘,就如湖底,隐着幽深的美妙与光怪陆离。

  李骋邀请她看她在镜头下的样子,她欣然。他拍得好,看得出来很用心。他们聊天,他告诉她自己的过去,他生长在这个小城,大学读的摄影艺术,梦想便是在有生之年,留下他见到的所有最美的瞬间。他拍过很多静物,比如树,比如建筑,再比如,一家人的晚餐。

  他给她的玫瑰用千来计算,堆满了她小店的所有空间。他跪在玫瑰里,眼里含泪,求她恩赐他一个关注的眼神,或者并不用心的爱意。

  韩驰看到网上的视频,追了过来。这离她不辞而别已有半年。他喊着她之前的名字:三晴。你叫三晴,为什么要改名?

  李骋不是懵懂少年,他想了解这个谜一样的姑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