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4

  我以为我们会一直这样,却忘了,他始终是要成亲的,会有一位温柔美丽的仙子来陪他,而不是我这样一匹狼。

小说.猫不爱过圣诞节

你是我见过最傻的狗

——猫老大

老大说的对

——狗子

“你要去哪啊?圣诞节哎”傻狗晃着尾巴问我。

“少管”我见他已经穿上了花花绿绿的毛衣,就知道大事不妙了。一会两脚兽们就会想方设法的骗我也穿上,用一块长方形的铁板把我和他们的脸印在一起,得赶紧走。

“我也去。”狗子一脸期待的望着我,舌头吐的老长。

“碍事。”我烦躁的说,伸出爪子把他头上的小红帽拉下来遮住眼睛,乘机从门洞里逃了出去。我听见有只两脚兽好像打开了门叫我,真粘人,下辈子要养点别的宠物了。

 下雪了,街上的两脚兽们很少。偶尔有几只胖乎乎的白胡子两脚兽背着一个麻袋,听说里面装着给小两脚兽们准备的礼物。真幼稚啊,送点鱼干不好吗?玩具又不能吃。

路过一家咖啡店的时候,我停下了。顺着落地窗往里面看,糖罐旁边竟然有两盆猫草!我眼睛都直了,扒在玻璃上直流口水。

“哇!小猫哎,真可爱。”两只坐在窗边的两脚兽看见了我,开始习惯性的大呼小叫。“滚!挡着老子了!”我晃着脑袋想找一条偷偷溜进去,嗑个痛快的路,却被他们巨大身躯挡住了视线“它还在冲我喵喵叫!是不是喜欢我啊”母两脚兽越说越兴奋,指着我问一旁的公两脚兽“喜欢你大爷的腿啊!能不能让点地方?”我着急了,本来圣诞节唯一的乐趣就是磕草,正好今年两脚兽搬家,新草还没种出来。要是今天吸不到这两盆,这一天可就失败透顶了。

“哎它又叫了!是不是也喜欢我啊。”这个有我家两脚兽两个壮的男人看着我突然羞涩了起来,看的我一阵恶寒。完蛋。我心想,再不走他们就该冲出来摸我了,忍忍吧。

在我溜达到街尾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在一盏路灯下停住了脚,开始舔毛。家里晚饭应该已经做好了,狗子应该会分到一根火鸡腿和一截香肠,代价是给两脚兽们表演追自己尾巴玩的愚蠢游戏。收这么个小弟真是丢我的人,一点尊严都没有…

“老大!”这时,狗子哼哧哼哧的从远处跑来,嘴里还叼着半截香肠。

我把爪子从嘴里拿出来,有些诧异的望着他。

“饿了吧老大,我给你带吃的来了。”狗子把香肠吐到地上,摇着尾巴对我说。

我微微点了点头,“算你有心了。”我说,然后低头小口小口地吃了起来,狗子流着口水盯着我。

我白了它一眼,用爪子把剩下的一小截香肠拨拉过去“就会吃,废物。”狗子笑嘻嘻的说,在家没吃饱,急着找你。

于是我们俩就这么并排待在路灯下,看着漫天雪花在昏黄的光下起舞,看着两脚兽们在圣诞树和槲寄生下接吻,急着回家交配,看着白雪覆盖的街道上留下的两行爪印…狗子吃完了香肠,抬起头来问我“老大,你为什么不喜欢圣诞节啊?”

“因为火鸡腿油炸比较好吃。”

“啊?为什么?”

“因为我不喜欢圣诞节。”

狗子听不懂,以为我说了什么高深莫测的道理,于是在原地假装思考了起来。我翻了个身,开始舔肚子上的毛。天越来越冷了,我有些后悔没有穿上两脚兽给我准备的圣诞毛衣再逃出来。“喂,走了,回家睡觉。”我招呼一旁正在思考的狗子,他很高兴能从脑力运动中解脱出来,咧着嘴跟在我身后。

路过教堂的时候,阵阵福音顺着窗户飘进了空气里,我停下脚认真的听着,两脚兽的歌声是这个世界上我为数不多喜欢他们的地方。狗子觉得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应该是“该吃饭了”和“该散步了”,所以他听的并不认真,不一会就开始追着自己的尾巴玩。

最后一个音节唱完的时候我才回过神来,冷的一哆嗦。回头见狗子正玩得满头大汗,高兴的牙花都快呲到天上去了,我生气的用爪子拍了下他的脑袋。

他委屈的摸摸头,望向街对面的时候突然眼睛一亮“哎老大,对面窗户里有一盆猫草!”我转头一看,果然是。不过此时我已经没有磕草的兴致了“今天不想磕,回家。”我扭头继续走,过了一会才发现狗子并没有跟上来。

“傻狗?”我叫了一声,这才发现他正摇着尾巴往对面跑,听到我叫他才转过身来,用爪子指着那盆草向我邀功。

一辆两脚兽用来代步的大铁皮箱子突然出现在狗子身后,瞪着会发亮光的大眼睛,“滴滴”的吼叫着。狗子吓坏了,愣在马路中间一动不动。

“真蠢。”我暗骂一声,后腿一蹬地,闪电般的冲过去撞飞了他,自己却被铁皮箱子的前轮结结实实的压了过去。钻心的痛感袭来,我昏过去了。

“老大!老大!”狗子的叫声吵醒了我,睁开眼,发现自己正飘在天上。狗子绕着我的身体来回转圈,伸出舌头伤心的舔着我的脸。

“真恶心!”我在天上骂道,要是还活着,我准保一爪子抓的他嗷嗷乱叫。

“又死了?”那个披着黑斗篷长着翅膀的两脚兽准时来到我身边,我一直没搞明白他为什么能听懂我的高级语言。

“还有几条命?”我问道。他从怀里掏出一个本子,舔了舔手指翻了起来“我看看啊…第六条,第七条…有了,这是第八条,还有一条命了。”他把本子收回去,笑眯眯的说。“用这么快啊。”我叹了口气,无奈的说。“怎么样,最后一条命要不要给你安排一个女王或者总统家里?”

我舔舔爪子,看着地上不知所措的傻狗。“不用了,继续用这个身体吧。”我说。黑衣两脚兽耸耸肩“随便你了,不过最后一条命省着点用啊。”

我点点头,朝地面飞了过去。

“老大!你醒了!我还以为…”狗子见我睁开眼,兴奋的活蹦乱跳。

“以为个屁,你再敢舔我的脸我就抓到你毁容。”我伸出爪子威胁到。狗子把头伸过来,蹭了蹭我的脸。

“…回家吧。”

“可是猫草…”

“回家。”

我们并排走在雪地上,狗子看我冷,想把头上的圣诞帽摘下来让我带,被我一脚踢开老远。

“待会绝对不能表演追尾巴玩。”

“啊,为什么啊?”狗子很失落,小心翼翼的问我。

我瞪了他一眼

“因为我不爱过圣诞节。”

  其实梓兮是配得上凌渊的,一个是蓬莱公主,一个是天界神君,还有,梓兮那么美,厨艺还那么好,但是我就是不待见她。

  我真的不喜欢梓兮,每次看见她和凌渊在一起,我心里就酸酸的,我承认,我就是匹恶狼,总想着她会离开凌渊,却不知道凌渊的想法。

  以往每半年凌渊都会带着我去打猎,自从梓兮来了,便要带着梓兮。我们还是在秦律林打猎,秦律林里关着的都是作恶的妖兽,凌渊说关着也是关着,还不如用来修炼。梓兮的法术是很高的,我认为她完全可以应付那只白虎精,可是她却在它扑过来的时候,旋身躲开,她分明是想让凌渊去帮她。

  一股火冒上来,我以最快的速度扑向那只虎精,将他撞出十丈开外。凌渊似乎被我惊到了,我无视他那声“沐歌”,再次向那只虎精进攻,我本就不敌它,所以这次换我被撞飞,就在那只爪子到我眼前时,梓兮已经揽了我的腰闪到一边,那只虎精已被凌渊一道缚妖索缚住。我也不知道当时在想什么,居然挣脱梓兮直接扑向虎精,撕裂了他的胸膛,咬出了他的心脏。血液黏在我的嘴上,皮毛上,分不清是我的还是虎精的。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1

  我趴在地上,凌渊蹲在我跟前,皱着眉头,我感觉到他好像在生气,伤口汩汩冒着鲜血,我受不了疼痛,“嗷嗷”哼了几声,可能是我的可怜样,让他没办法。他重重叹了口气,伸手将我从地上捞起来,避过伤处抱在怀里。

  梓兮伸出手:“我来抱她好了。”

  我别过头去,往凌渊怀里蹭了蹭,但是,凌渊最终还是把我塞到梓兮手里。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很伤心,他从来只把我当一只兽……

  我趴在亭中的石桌上,心里其实很后悔,当时脑子一片空白,失去理智了,我的修行确实不够,很快,我又失去理智了。

  凌渊将我身上的血迹清理干净,抬起我的前爪,将纱布一圈一圈缠在我的爪子上,他的手很漂亮,手指很长,指节分明,他的脸也很漂亮,在我心里,他就是最完美的神。但是,我能感觉到,他在对我生气。

  梓兮端来一碗药,放在石桌上:“凌渊,我父亲来信,他希望我们尽快成亲,你……”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凌渊依旧低头包扎我的爪子:“嗯,你高兴就好。”

  我看到梓兮弯了嘴角,可是我的心,好难过好难过,他成亲以后就不会再管我了,就像今天一样,跟了他几百年,他从未生过我的气,可是梓兮来了以后,他就不再喜欢我了。

  感觉有人摸我的头,梓兮拿过药碗:“沐歌,把药喝了。”

  看着她的笑脸,我莫名来气,偏过头,将药碗甩开,却没注意将滚烫的药汤全部泼在梓兮手上了。

  我不是故意的,看着梓兮倒吸凉气,痛苦的表情,我也很内疚,凌渊托着梓兮被烫伤的手,轻轻吹气。我不知所措,只能呆呆看着。

  凌渊回过头,表情是我从未见过的严肃:“今天过分了。”

  没有呵斥,但我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眼睛酸酸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