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爱得都太傻

  每次从公车上下来,我都会选择一条离家更远的路步行。

初遇决绝,情浅缘深何以见

  夜风很凉,我将厚重的围巾紧紧裹住脖颈,将冻僵的双手揣在冬日长衣的口袋里。


  披散的发丝虽然挡住了部分凉风,但偶尔袭来还是令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

     
 昨晚,在亦兮发完微信的那一句“嗯、不联系”后,羡楠的会话框再也没有“正在输入……”,亦兮紧紧的盯着微信头像,等了许久,感觉头像暗了,年节下的气氛竟也冷淡了许多。前几天的那个傍晚,亦兮清楚地记得羡楠看到自己乐开了花,忙地六神无主,忍不住要和自己去看电影和逛街,享受这难得的约会时光,毕竟亦兮清楚,这样的时光是那样短暂和不易,但她多恨自己总是毫不留情地按下幸福的暂停键。

  抬头看乌黑的苍穹。

     
 “不要,我要回家!”亦兮嘴里不忍但又坚决地说下这句,她看到羡楠的眼神里一闪而逝的失落,羡楠心心念念了一周的电影时光又一次泡汤了,“那好,我送你回家”羡楠温柔地看着亦兮,说道。他们俩站在马路旁的路口
,亦兮没有回话。亦兮转身,往前走,走的又急又快,她是恨自己总是这么矛盾和纠结,一出口就伤人。羡楠紧紧地跟在旁边,小心翼翼地保护着,他害怕年节下的车辆和人流冲撞亦兮,更恐惧的是亦兮未说出口的那些话。在一个人流较少的街道旁,亦兮走地慢了,羡楠放缓脚步,小心地牵起了亦兮的手,没有说话。

  今晚没有月。

     
 亦兮的手被紧紧包住,一股暖流涌进心里,她想回过身来抱抱这个被自己冷落、欺负的男朋友,但又马上制止了自己,继续装着冷酷的外表,像刺猬,伤人。她一把挣开被羡楠紧握的手,甩了出去,羡楠还是默默地跟着,眼角些许湿润。“我们这2个月不要再……联系了吧”,亦兮轻轻地说出口,声音极其微弱。静了几秒,羡楠缓缓地“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了,送了亦兮回去。

澳门新葡亰76500 1

        昨晚,羡楠问,
“我们是这两个月真的不再联系了么”,微信头像里闪动着一丝丝乞求,
亦兮有些不忍,但依旧语气尖锐,“不要来招惹我,我也不会联系你,你知道的,我说话算话”。怕羡楠还心存幻想,亦兮又发了一句“嗯,不再联系”。

  只有依稀的几颗星零零闪闪。


  未免又失望的低下了头。

      今晚,亦兮回想着,生怕错过羡楠发的任何一个符号……

  转过笨重的身躯,想向后看看他有没有在那里。

  昏黄的灯光,空荡荡的马路。

  今晚又因为老师拖堂坐上了末班车,所以见不到他。

  心里不免又是一阵失落。

  可是,连月都不愿陪我。

  吸了吸鼻子,我开始向另一个方向走,望了一眼他所在的小区,只能独自伤感。

  我所庆幸的是,我们的住处只相隔了两条马路。

  我在左边,他在右边。

  想到这里,心情也好了些,重新理了理发丝,转身。

  一刹那,几乎是同一时间,我看到他从公路的另一条人行道走过来,惊讶使我的喉咙里无法发出一点声音。

  他大概也惊讶我为何会选择另一边的路去另一个小区,所以目光在我的身上停留了几秒。

  可是,他也不同样选择了另一条路回自己的小区吗?

  和他眼神自然的对视,我很快就感到呼吸不畅。

澳门新葡亰76500 2

  我就那样呆呆的站在马路中间,看着他一点点靠近,再一点点地擦肩而过。

  我没有转身,虽然已经习惯了偷偷的跟着他,偷偷的看他的背影。

  我捂住面孔,慢慢蹲下身去。我的脸已经变得滚烫,这是他第一次,开始有注意到我吧……

  忍住心中莫名的喜悦,我蹲在原地傻傻的笑了起来。

  “同学,你没事吧?马路中间很危险……”

  听到声音的我被彻底惊到,脑子里嗡嗡作响。

  我惊愕的抬起头,在看到他的那一刹那简直快晕眩过去。

  刚才那么花痴的样子,有没有被他看到?

  我立即手慌脚乱地站起身来,迅速朝一边跑去。

  可跑着跑着,我才发现自己跑错了方向。

  猛然回过神来的我和路旁的树干来了个亲密的拥抱。

  “唔,好痛!”

  因为惯性的力量,我再次跌入了大地妈妈的怀抱。

  抬眸,看见他逆着光朝我徐徐走来。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却隐约的看出他的唇角略带笑意。

  我立刻心虚地爬起来,顾不得身上的疼痛慌忙乱窜。

  “阿念,跑什么?我有那么可怕吗?”

澳门新葡亰76500,  头顶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我直直地站立住僵硬的双脚。

  “你……怎么知道我叫阿念?”

  心里忍不住一阵阵颤抖。

  阿念。

  那是我小时候在孤儿院里的名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