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的宝贝疙瘩

  烈日炎炎的芦子湾,麦茬地里的蝈蝈在舞蹈,草丛里的蚂蚱在鸣叫,在乡野的音画王国里,贵生与杨爷惬意地扯着家长里短,愉悦地吮吸着大自然馈赠他们的氧吧。

年过了。
正月十五也过了。连正月也一天一天地过去了。日子还是原样儿,日照有暖,风吹有寒,染了热病就熬药,有人死了便埋人。
人埋了,想起来还是学校里好。热病和热病在一起,说说和笑笑,日子轻快着。热病们都在自家散落着过,寂寞堆满屋,挤满院,三分病也成了七分的病。七分病就该下世了。就又都想往学校去过那集体的日子了。想往学校里去,介着大家去找我爹要过棺材的事,顶了嘴,吵了一些架,不好到学校跟我爷去说了。说到底,我爷还是我爹的爹,骨肉亲的爹。
这一天,罢了早饭后,日头悬照着,庄子里的暖如被文火烤着样。赵德全、丁跃进、贾根柱、丁竹喜、赵秀芹,都在庄里晒着暖。我叔和玲玲,也在晒着暖,立站着,隔了人群相互地看。
他们是贼爱。贼一样地爱。
在他们的贼爱间,有人说:”谁去给丁老师说说大家还住到学校吧。”
我叔就笑了,对着一片有了热病的人,说:”我去吧。”大家都说你去了好,你去了好。我叔就又看着众人唤:”谁和我一块去?”不等有人答,他就接着道:”玲玲,你和我一块好不好?”玲玲正犹豫,赵秀芹便扯了她的嗓子道:”玲玲,你去吧。你病轻,腿上有力气”。
玲玲就和我叔走出丁庄朝学校走去了。
不远的路。路两边的小麦已经在冬暖中泛了青,有一股青藻的苗味在日光里飘荡着走。平原上的透明里,远处的柳庄、黄水、李二庄,在空荡荡的天空下,影子样卧在地面上。身后的丁庄近得很,可庄口没有人。人都集中在庄子中央的饭场晒暖儿。我叔和玲玲并着肩,回头望了望,朝前望了望,拉了玲玲的手。
玲玲惊一下,也回头望了望,朝前望了望。 我叔说:”没有人。”
玲玲笑:”想我了?” 我叔说:”你没想我呀?” 玲玲板着脸:”没。”
叔说到:”我不信。” 玲玲说:”我天天想着我的病,不知道我会哪天死。”
叔看玲玲的脸,发现她的脸色比年前枯得多,藏着了不少死前的黑,像一张本就带黑的红布包了腐枯的水。年前她脸上显少的疮痘儿,年后在额上又多出十几颗,红褐褐的亮,还带着浓点儿。我叔拿起玲玲的手,翻转着看,看见她的手背、手脖上,并没几粒新的疮痘儿,皮肤上还些微闪着她那年龄的光。新媳妇,二十几岁的光。
“没事儿,”我叔说。”放心吧”。 玲玲说:”你懂呀?”
“我快病了一年了,成医啦。”叔笑着:”让我看看你腰上的疮痘啥样儿。”
玲玲就站下,盯住叔的脸。
“玲玲,我想你想得忍不住。”叔说着把目光从她腰上收回来,就要拉她往路边的一片草地里走。谁家的地,不种了,荒了过膝深的草。冬末里,那草虽干着,还是过膝的深,显着上一年的旺。干草味里有着霉腐的香,在冬日中散发着,倒比那青草绿苗还润人的肺。玲玲死活不往那草地里去。我叔就问她:”你真的不想我?”玲玲说:”想。”我叔又用力拉着玲玲的手,玲玲说:”没意思,活着没意思。”叔就更用力地拉着说:”没意思,就是要活一天就有一天意思来。”拖着她,往那草地里走。踩着枯草一前一后地走,到草深的地方坐下来,压倒了一片草。
躺下来,又压倒了一片草。 他们就在那草地里做了男女的事。
做事时像是疯了样。我叔像疯了。玲玲也疯了。彼此都疯着。忘了病,和没病一模样。日光从他们身后照过来,我叔看见玲玲身上的疮痘充了血,亮得像红的玛瑙般。腰上、背上都有那疮痘,像城市里路边上的xx子灯。到了激动时,她的脸上放着光,那枯黑成了血红的亮,在日光下玻璃般地反照着。那时候,叔就发现她不光是年轻,还漂亮,大眼睛,眼珠水汪汪地黑;直鼻梁,直挺挺的见楞有角的筷子般。她躺在避着风的草地间,枯草间,原先人是枯着的,可转眼人就水灵了。汪汪的水。身上虽有着疮痘儿,可因着疮痘那比衬,反显出了她身上的嫩。身上的白,像白云从天上落下样。叔就对她疯。她就迎着叔的疯,像芽草在平原上迎着春天的暖。
疯过了,有了汗,也都有了泪。平躺着,并了肩,望着天空的日光眯着眼。
我叔说:”你是我媳妇就好了。” 玲玲说:”我猜我活不过今年了。”
我叔说:”你就是活不过一个月,你要愿嫁我都敢娶你。” 玲玲说:”嫂子婷婷呢?”
我叔说:”管她呢。”
玲玲便从草地折身坐起来,想了一会说:”算了吧,你我都是快死的人。”
我叔也坐着想一会,也觉得犯不上,就彼此站起来,望望那一片压倒的草,都笑了。
淡淡的笑,抿嘴笑着往学校里走。
爷正在收拾着年前大家常集中的大教室,用抹布擦着谁用粉笔在黑板上画的猪狗和王八,还在那猪、狗、王八边上写着的名。擦着时,看见我叔站在门口上笑,爷就问:
“你写的?” 我叔说:”大伙都又想回到学校来住了。”
我爷说:”该让孩娃们来学校写写作业啦。”
叔就问:”大人快死了,孩娃们上学有啥用?” 爷便说:”大人死了孩娃也得活着呀。”
“大人都死了,谁养活孩娃们?”玲玲望着我爷的脸,忽然觉得爷的脸的亲,和她没见过的公爹样。她的公爹早死了。她嫁到丁庄时,只在家里正堂桌上见着公爹的照片儿,清瘦里有着留恋人世的心。现在她就把我爷当成公爹了,问着话,望着我爷的脸,说:”伯——你想想,大人们能多活一天,孩娃们不是就少当一天孤儿,少受一天的罪?”
爷便把手里的抹布挂到黑板架的钉子上,拍着手上的粉笔灰:”那就让病人都来吧。”
玲玲便和我叔又回庄里通知让大伙还到学校住着的事。出了学校门,他们就又拉了手。到那一片枯旺的草地间,彼此望一下,没说话,就那么望一眼,就又手拉手去那旺草中央了。
坐下了。 躺下了。 日光从正顶悬着照在她们赤裸的身子上。
要往学校里住,首先得把病人的粮食收上来。老标准,每人每月多少面,多少的玉蜀黍粉儿或大米。就在庄子中央收粮食,把缴上来的面装一个袋,米装一个袋,大豆小豆混装一个袋。跃进是会计,他在过着秤,多退少补着,让人把粗粮、细粮分开倒进公家的袋子里。赵秀芹管烧饭,不用缴粮食,她等粮食收缴毕了时,把集中起来的面袋、米袋满了扎口儿。扎口儿,她就发现了那装满了面的袋里塞了几块砖。一块砖足有五斤重,四块砖就是二十斤。又去另一个面袋里摸,没有摸出砖,摸出了一个碗似的石头来。再到米袋里摸,没有砖,没石头,有几块几斤重的瓦片在那米袋里。把摸出的石头,砖瓦都扔在街中央,白白哗哗一片儿。一堆儿。石头像男人们刮了发的头。砖瓦像面做的方糕和烙馍。沾了面的砖石瓦块在地上堆了一大堆,有着上百斤的重。统共收缴白面四袋半,大米两袋半,豆子一袋多,还有几袋玉蜀黍,砖石瓦块就占了一袋多的重。人们都围着那砖石惊奇着,说着风吹心寒的话。
说:”奶奶呀,这人心,都患着热病了,还贪这便宜。”
说:”操!快死了的人,还做这样的缺德事。”
赵秀芹就举着一块沾着面的砖,扯着她的嗓子唤:”有种你就站出来,每人交五十斤的面,你放了四块砖,你独自一人就少缴二十斤。”骂:”你这黑心烂肺的人,你少交二十斤,到时候我烧饭粮食不够吃,人家以为又是我赵秀芹偷了粮食哩。”
举着砖从这个面袋到那个面袋前,撕着她的嗓子唤:”喂——丁庄的人你们都看见了吧?先前你们都骂我赵秀芹是庄里的一个贼,我是贼我不过是路过谁家菜园了拨掉一棵葱,见了萝卜拨个萝卜回家给我男人、孩娃拌一盆萝卜丝,见了黄瓜摘一根当水解解渴。可人家不是贼,敢在五十斤面里放上四块砖。敢往半袋米里装上几个大石头。”赵秀芹把手里的砖扔在一个面袋边,又去抱那沾了面的白石头,碗一样大,先前没病时她一人能抱好几个,能挑两箩筐,可现在,她有热病了,没有力气了,那石头她抱了一下没有抱得动,又抱一下才从地上抱起来,像抱着一个孩娃的头,在人群里走来走去唤:
“你们看,这石头到底有多重,连我都抱不动了呢。不知哪个王八龟孙儿子把这石头当粮食,有能耐你出来把这石头抱回你们家,放到锅里煮煮吃。”她把石头咚地一下扔地上,拿右脚蹬在石头上,左腿直在地面上,和男人一样双手卡在腰上骂:
“你们家每天锅里不下大米只煮石头是不是?你们家的大人孩娃都是吃风屙沫是不是?你们家孝敬老人时是用盆子端一盆石头瓦块是不是?”
赵秀芹她在人群里骂,边走边骂着,骂累了,就一屁股坐在一袋粮食上。收缴粮食是在午饭后,这时候,日已平南,凝在庄顶上。庄里的暖,像被子捂了般。冬未去,春来了,人们都还穿着袄,披着大衣、小大衣。老年人身上还套了羊皮袄。可庄里的槐树枝丫上,却已经有了嫩绿的芽,黄嫩的芽,透明的黄绿在枝丫上,像挂在日光里的水珠子。所有的人,所有的庄人都从家里出来了。收缴粮食是件热闹的事。粮食里有了石头瓦块是再热闹不过的事。二年来,自庄里有了热病后,庄里就没有过这么热闹的事,便都老老少少地从家里走出来,挤着看,围着看,骂那缺了德的人。
看赵秀芹骂那缺了德的人。
贾根柱是新患上热病的,最想往那学校里住。他去住了他娘就不用每天看着他暗自掉泪了。他媳妇也不用担心这病会传给她和孩娃了。他缴粮食时交得米最白,面最细,见别人没有他缴的米白面细时,他就觉得吃了亏。这时候,他就觉得吃了大亏了。就望着那一堆石头说:
“我操!我操!把我的米面退给我,我不去那学校了。”
我叔说:”要退得扣你十斤面。” 根柱瞪着眼:”为啥呀?”
说:”都退了那石头瓦块退给谁?” 根柱想了想:”他妈的,那我还是住到学校吧。”
面对那堆石头和瓦块,所有缴过粮食的丁庄人都去摸了摸。日便西偏了,庄街上有了红。冬末的风,像冬末的风样在平原上吹起来,人都在街上跺脚搓手取着暖。这时候,我爷走来了。他是等不着庄人们从学校走来的。问了情况后,就立在那一堆石头、瓦块边上看了看,说:”找不出是谁掺假你们就不去学校了?”
大伙说:”去呀,谁愿在家等死啊。” 我爷说:”那走啊。”
大伙却都不动弹,都盯着那地上的石头和砖瓦,像每个人都吃了天大的亏。也不是天大的亏,就是觉得自己没有占下那便宜。
就都僵下来,彼此站着、坐着不动窝。
我爷说:”你们要不去学校了都各回各家吧。” 大伙依旧不说话。
我爷说:”要去了就弄个车快把粮食拉到学校里。”
坐着的,站着的,两手插在袖里或是插在兜里的,你看我,我看你,沉默着,横竖觉得事情不该这样儿。不该这样儿,就都僵在庄中央,让落日在静中吱吱响着往西去,像火球要坠落一样发着末后的光,还有它的暖。到末了,我爷看大伙不说不动弹,就问丁跃进:
“这石头瓦块有多重?” 跃进说:”秤秤吧。”
贾根柱和赵德全,便用篮子装了那带面的石头和砖瓦,让跃进一篮一篮秤。累计了账,共有九十六斤重,我爷又问共有多少人要去学校住,摊到每个人头上,平均合每人多少粗粮和细粮,可不等把话说完全,贾根柱就竖在爷的面前说:”丁老师,打死我都不摊这粮食,不信你问丁跃进,我缴的米面本身就是最好的。米粒儿又大又白,和娃儿们的奶牙样,面细得和河边溅起的水沫样。”
贾根柱说完后,赵德全也跟着说话了,一屁股蹲在一袋面边上,终于憋着嘟囔出了一句话:”我……我也不摊这粮食。”
别人也都说不摊这粮食。
我爷站一会,想一会,没言声,往庄东走过去。往新街走过去,把庄人们丢在庄中央。庄人不知我爷要干啥,就都在庄子中央等着他,像天旱了等着一场雨。没多久,爷果真回来了。从新街回来了,在庄里的落日中,我爷让我爹用自行车推了两袋面。他们父子一前一后地走,爹前爷后地走踩着庄里的静,迎着庄人们的惊奇和目光。不慌不忙地走,爹推的自行车的链条响出银格朗朗的声,歌一样,到了近前时,就都看见爹推的是公家面粉厂的标准面。我们家吃面都是吃城里人的标准面。爹在前边推着面,我爷跟在车后边。开始时,爹的脸上有一脸的寞然和不屑,很瞧不起丁庄人的模样儿,可快到十字路口时,待庄人们能看见他的脸色时,他脸上又挂了大度的笑,红灿灿的笑,到人群边上瞟瞟丁跃进、贾根柱和赵秀芹,还有别的人——那些都到他家要过棺材的人,笑着说:”不就是九十几斤面,乡里乡亲的,都病到了这时候,还值当那么计较吗。”
说着话,看看那一摊儿一堆的面石头,他把两袋面卸到那收缴上来的粮边上,拍拍车后座上沾的白面粉:”这是一百斤,都是城里人吃的精粉面,就算我丁辉给大伙的心意吧。”完了话,把自行车调个头,说话的声音变硬了:
“你们都记住,在丁庄,我丁辉不会做半点对不住你们的事。只有你们对不住我丁辉,没有我丁辉对不住你们的。”
说完爹走了。 说完就走了。 推着车,走了几步骑上去,很快消失了。
事情就这样解决了。丁庄人渐渐有了悟,悟过来,觉得对不住我爹了,对不住丁家了,从此就对我爹好长时间不疑他啥儿了。
到夜里,学校里一如往常的样,原来睡在哪里的,就还睡在哪里去。我叔还睡在爷的屋里边。睡前他们躺在床上暗着灯,说了一段儿话。
我叔说:”他妈的,吃亏了。” 我爷说:”咋?”
我叔说:”我只往米里放了一块石头,我哥就给人家两袋面。”
我爷从床上坐起来,望着窗口的二叔不说话。
二叔说:”爹,你猜那砖是谁放进面里的?”
二叔说:”我猜是跃进。他过秤,只有他过秤,一袋里才敢放上四块砖,二十斤。再一说,年前他媳妇死时他家买过砖,买砖箍他媳妇的墓口儿。”
说着话,窗外有了响,像是咳嗽声,咳一下,那声音就嘎然止住了,只留下朝哪儿走去的脚步声。我叔听着那声音,又和我爷说一会话,说要出门上茅厕,也就穿上衣裳随着那声响出去了。
二十几天后,叔和玲玲被锁在了存米放面的那间屋子里,爷被叫来时,学校里所有热病的人都已经围在了那门口。
夜还是清朗朗的明,月光水一样洒在校院里,人群在那门前散散乱乱立站着,都说把门开开吧,开开让他们出来吧,可却是找不着钥匙在那里。大伙都穿上衣服出门看热闹。看风景。看天下最有看头的贼欢被人捉了的事。待门外的脚步声响成一片、乱成一片,又都到那窗下落寂时,我叔在那屋里唤:”都是快死的人,都是活了今天没有明天的人,你们这样对我和玲玲忍心吗?”
赵秀芹就从人群走过去,拉亮灶房的灯,让灯光从门口出来映着邻仓屋门上的锁。见是一把新的锁,锁上黑漆的光亮都还看得见,就对着仓屋里唤:”亮弟啊,这门可不是我锁的。我早就看出来你和玲玲好,可我谁都没说过。我的嘴严得和这屋门样。这锁是谁从家里带来的新铁锁,是人家早就要捉你和玲玲了。”
叔就在屋里默一会,气都都地对着门外大声唤:”捉了又咋样?现在把我枪毙我都不怕呢。和我一块有病的几个都死了,我活着就是赚下的命,捉了奸我还怕谁呀。”
门外一片雅雀地静默着,反倒谁都没话可说了,仿佛把玲玲和我叔锁在屋里是件错下的事。错极的事。倒是我叔和玲玲在那屋里偷欢对着了,正当了。丁麦全、王贵子,贾根柱、丁跃进、赵秀芹,一群的人,立在那门外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赵德全在那人群中是年纪偏大的,他借着灯光望望门前的人,像替我叔求情一样说:
“把门开开吧。” 贾根柱也便瞅着他:”你有钥匙呀?”
赵德全便又木桩一样蹲在地上了,不言不动了。
丁跃进就从人群走出来,到门口拉着那锁看一看,扭回头来瞟着人群问:”是谁锁了门?”说:”人都活到快死的时候了,还捉奸干啥呀,能高兴一天就让他们高兴一天吧。”说:”把门开开吧,丁亮比他哥丁辉好得多。把门开开吧。”
贾根柱也上前看看锁,扭回头来说:”把门开开吧,丁亮和玲玲都才二十大几岁,活一天他们就要做一天的人,千万别把事情闹回到庄子里,闹到他们两个的家里去,那样他们就没法做人了。”
都上前看了锁,都扭头说了要开门的话,却是不知是谁锁了门,不知钥匙在谁的手里边。玲玲就在那屋里哭起来,蹲在一个墙角的地上哭。哭声像穿堂风样从屋里挤出来,都觉到她的可怜了,二十刚过几,嫁到丁庄还没过上几天新婚的喜日子,就发现自己患着热病了。不知道她是发现自己有了热病才急急嫁到丁庄的,还是嫁了后发现热病的,横竖是她把灾祸带到婆家了。横竖她一来,婆家那平静的日子没有了,像一块玻璃被她打碎了。日子成一地碎片了。自然地,她就合该遭着婆家一家人的冷眼冰嘴了。
有着病,还又偷男人,这让丁小明知道可是了不得的事。偷男人,还又偷的是本家亲叔伯哥哥丁亮这男人,更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收拾不起事,也就只能哭,伤天悲地地哭,待玲玲在那屋里哭到放大悲声时,待我叔在屋里把门窗摇得叮咚咣当时,我爷听见动静走出来。才知道我叔总是半夜离开他,不是说去和别人聊天儿,就是说到别的屋子串门下下棋,却原来都是出门来和玲玲野合贼欢了。
爷就气愤愤地走过来,人们自动给他让开一条道,让他快步地朝着前边去。也都静下来,看我爷如何去迎这一桩儿事。就都听到了我叔在那屋里的唤:”爹……”
爷终于立在门口上,气急地说:”你爹早就让你和你哥给气死啦”。
我叔说:”你先把门开开再说呀。” 爷不吭。 叔又说:”你先把门开开再说呀。”
爷扭回身,望着庄人们,求着大家谁把钥匙拿出来。静得很,人都彼此地看,谁也不知是谁锁了那屋门。谁也不知是谁拿了那钥匙。玲玲也不再哭得呜呜了,她立在门后和叔一道等着门锁一开就出来,是死是活地走出来。可却没人把钥匙拿出来,也没人说他看见是谁锁了那屋门。校院外,冬末的寒气已经升上来,越过院墙和水漫了堤岸样。能听见寒气在平原上的流动声,哗哩哩的响。静哗哗的响。还有一种虫鸣声,是冬夜偶而响着的啥儿虫鸣声,吱儿吱儿地,不知是黄河古道在静夜中的叫,还是平原深处的啥儿虫呼和虫鸣,这时候,在这深静里就都听见了。
清晰晰地听见了。
我爷说:”你们把钥匙给我吧,不行了我先替亮和玲玲给你们跪下行不行?”
我爷说:”好坏都是一个庄的人,都是活不了几天的人。”
叔就在屋子里边唤:”爹,你把锁砸开!”
就有人去边上找石头,去灶房找锤子和菜刀,要把门锁撬开、砸开时,却是忽然不用砸、也不用再撬了。
玲玲的男人丁小明从庄里急急赶到学校了。
叔的叔伯弟、我的堂叔丁小明从外边赶到学校了。
他没病,因为他没卖过血他就没热病。他爹卖过血,可他爹在很多年前就发烧死掉了,今天用不着再为这热病煎熬了。堂叔没有病,正年轻,他从校门外大步走进来,径直地朝着人群这边走。
不知是谁在人群后边冷不丁儿说:”快看啊——快看啊——看那走来的多像玲玲的男人呀。”
所有的人就都齐摆摆地扭过了头。
就都看见丁小明朝着人群扑过来。老虎、豹子一样扑过来。也就都看见我爷立在灯光下,脸成白色了。苍白了,像是学校白的墙。说起来,小明爹比我爷小两岁,同父同母的亲,可自搭卖血那一年,我家盖起了楼房后,叔家盖起了瓦房后,而他们家还是草房土瓦后,为这来往就少了。接下来,小明的爹突然下了世,小明娘有一天立在庄街上,没缘没由就指着叔家的瓦房说:”哪那是瓦房呀,哪是全庄的血库哩。”指着我家楼房的白墙说:”哪能是磁墙呀,那是人的骨头呢。”这话传到爹和叔的耳朵里,两家就开始生份了,除了上坟就不往一处站着了。
到了热病漫到丁庄后,我被毒死了,消息在丁庄家家里传,传到小明娘的耳朵里,她脱口就说报应啊,真是活报应。我娘就扑到丁小明的家里去,又是吵,又是闹,从此,两家就不相往来了。
从此,一家人就和两家一模样。
可现在,我叔和玲玲有了贼欢的事,丁小明已经像老虎、豹子样朝着他们扑过来。就都慌忙为他闪开了道。没等他到就闪开了道。月光里看不清他脸是啥颜色,却都感到他走路时带起了一股风。他就扑到人群闪开的道里了。人群的脸色就都在灯光里呈着苍白了,像所有人的脸上都没了死人的热病色,没有了生着、结着疮痘儿的铁青和枯干,只有了被水湿过的纸又晒干了的白。没有血的苍白了。
我爷僵僵地立在那门前。 所有的人都僵僵地立在那门前。
那一会,就静着,静极着,连平原上深静里的吱吱也没了,消失了。都盯着丁小明朝那仓屋走过来。扑过来。盯着他从我爷的身边风过去。像风从一棵枯树的边上刮了过去样。
没想到,谁也想不到,谁都想不到,我堂叔他手里竟握有那仓屋门的白钥匙。他竟有着那钥匙。竟然有着那钥匙。到门前立住脚,他从手里拿出一把钥匙就把那屋门打开了。先是没打开,钥匙往锁里插时反着了向,插不进,他又把钥匙翻过来。
打开了。 呯的一下锁开了。
门开了,事情如酷夏里袭来了一阵寒,酷热酷寒间自然要落下了一场冰雹样,哗哗啦啦响,叮叮当当响。一阵子。哗啦一阵冰雹过去了,天气就还了原先的天气了。
门开了,堂叔一把就把玲玲抓在了手里边,像玲玲就站在门口等着他去抓。
他就抓着玲玲往外走。虎虎的人,不算高,礅礅的胖,揪着玲玲肩上的衣服往外走,如老虎禽了羔羊儿。往外走,玲玲脸上一阵苍白一阵青,头发披在肩膀上,像是被提了起来样,双腿离开了地面样地走,还像她被拖着双脚挂着地面地走。丁小明他不说一句话。一句也不说,就那么铁青了脸,先从僵在门前的我爷身边擦过去,又从人群让开的道里闪过去。拖着的玲玲也从人群面前闪过去,白的脸,苍白的脸,像一道闪样闪过去。丁小明从我爷身边过去时,我爷没说话,只是扭着身子看他怒乎乎地走,可待他从我爷身边过去时,我爷往前追了一两步,也就一步儿,立下身来唤:
“小明……” 他就顿了脚,回过了身。 “玲玲的热病已经不轻啦,你就放她一码吧。”
没有立刻说话儿,也没有停多久,我堂叔小明立在灯光里,乜了我爷一眼睛,朝地上”呸!”一下,在我爷的面前”呸!”一下,又用鼻子哼了哼,冷冷道:
“管住你家儿子吧!” 也就走掉了。 转身走掉了。 一转身拖着玲玲走掉了。
这时候,校院里的热病们,赵秀芹,丁跃进、贾根柱、赵德全,七七八八的人,八八九九的人,都觉得事情不该是这样。一场大戏不该这样简简单单收了场,就都追望着堂叔拖着玲玲穿过校院子,跨过大门消失掉,都还站在原处儿,如同没有明白发生了啥儿事,都还站在原处儿。
就都那么木呆着。 呆站着。 无所事地呆站着。 月亮偏西了。
想起我叔来。想起贼欢该是两个人,女的走去了,还有一个男的哩。便都扭回头。便都看见我叔不知啥时从屋里走出来,衣服穿得齐齐整整着,连袄脖子的扣都严实实地扣结着,坐在仓屋门的门槛上,低着头,像进不了家的孩娃样坐在门槛上,把两条胳膊垂在两个膝盖上。垂挂着手。吊挂着他的胳膊垂着手,像进不了家的孩娃一样坐在门槛上,有些饿头就无力搭下去。
人都扭头望着我二叔,望着爷。等着看我爷、我叔下一步会做啥儿事。
我爷就上前做了事。上前猛地抬起腿,不由分说在我叔身上踢一脚:”还不快回屋,想在这丢人丢死呀。”
我叔便起身往着屋里走。路过人群时,他脸上竟然有了笑。挂了挤出来的笑,瞅着庄人们,淡淡笑着说:”让你们笑话了——让你们笑话了——求大家千万别让我媳妇知道啊。快死的人,我还做最怕媳妇知道的事。”
走了老远的路,还又回头交待着唤:”求你们,千万别让我媳妇知道啊。”

  你咋不用旋耕机耕哩,你看骡娃身上湿淋淋的,全是水,一道一道的鞭子印,你心真黑,不要良心的东西。贵生爹一边向骡子喂着苜蓿,一边用手抚摸着骡子身上的鞭印。

  贵生媳妇把瓷罐放到地头说道,快吃饭,饭都坨在一块了。

  一支烟还没有吸完,远处急切地走来了一个人。贵生,你看,你爹来了,还背着背篼。

  供奉上就供奉上,比你强多了,比你通人性。

  贵生爹挎起背篼,牵着骡娃,在烈日的映照下,徐徐地退出了芦子湾。

澳门新葡亰76500,  来了来了。杨爷用牛鞭撑着爬上地埂说,你看这地埂上的草,割点让骡子吃去,光把你灌饱。

  没见着,是不是集上去了。贵生媳妇吃力地弯着腰,拾地里的麦穗。

  你不让我耕,啥时能耕完,庄里揽的活还等着我哩,要不你耕去。

澳门新葡亰76500 1

  沉默,依旧是沉默。

  他不是不愿意买铧,不让我用骡子耕地,还到集上干啥,恐怕买旱烟叶去了。贵生说罢,吸得面条噗噗直响。

  好了好了,吵啥哩,屁大的事,让外庄里的人听着难听不难听。杨爷捡起牛鞭说道,贵生啊,你就不对了,这骡子我是看着长大的,跟你同岁,自你娘过世后,它与你爹相依为命,大伙儿都看在眼里,你就看不着。

  还耕啥哩,谁让你把骡娃拉来耕地的,赶紧给我歇下,热头火辣辣的,你不怕把骡娃挣死。贵生爹扯破嗓子地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