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2014)

  零七年小城下雪,是漫长宁静过后依旧宁静的一天。

近日抽时间读了野夫的江上的母亲。看了最近的书评说,买此书或只因近日乡愁太浓。本希望能消解思乡之情,可是却更有一种钻心的痛,一种痛彻心底的悲伤,时常不知觉间泪眼迷糊,好像是黑夜中呦呦自语的悲苦的声音,一点点的吞噬自己。

  城北有小镇,挖地为渠,引水成河,河水空明如镜,倒映出整座小镇的宁静。河岸树自成荫,花鸟随行。雪落半空成霰,凝水成晶化做帘。

掩卷长叹,在那个动乱的年代,生命太过无常,人的本性有时候何以就被扭曲至此啊?可是为什么又有很多人还能保存善良与天真呢?直到今日,我才逐渐明白是父母早就给我们挡掉了世间太多的恶,从他们指缝中看到的总是阳光吧。在一个胜者为王的时代,老百姓的尊严总是如泥土一般。哪一个父母不是为了自己的儿女四处求人,四处碰壁啊。可是他们总是尽力避免让自己看到一个母亲,一个父亲的所面对的窘迫和尴尬。这个时候,就算再不太懂事的孩子,也能感受到了生存的不易。小时候总是想发奋读书,不知道为了什么,或许就是为了父母艰辛的眼泪吧。

  人聚人散,已至傍晚。天色暗淡下来,景色涣散而开,小城宁静的一天,下起宁静的雨点。

离开家到外地读书,一转眼,十多年过去了。从青春到成年,从市里到北京,从中国到美国,乡愁都像一种躲不掉的病一样在心中晃荡。高中市里读书住校的时候,需要坐十多个小时的大巴回家,一路颠簸,到家基本都是筋疲力尽,全身虚脱,即便这样,不管到了哪儿也总惦记着那大山深处的小镇。

  城南有山,山中有村,村有竹林环绕,渺渺如隔世。

就是那个小镇,大山环绕之中的在普通不过的小县城。外乡人第一次来,都要晕车,说是进山的路太陡,太弯。在我记忆中,前几年县城的主干道都还是六角水泥板铺的,一到下雨,小孩还要故意在上面蹦蹦跳跳,溅的路边的行人一身的泥。县城直到前几年才开通了公交车,以前出门长期靠走,很久以前一般都会坐火三轮,前几年是两三块钱,走得远了五六块,摩托三轮的发动机嘟嘟响着,喷的黑烟。有许多条街,胜利街,上街,下街,就算是主干道了吧,从一头走到另外一头只需要十多分钟,现在城市发展建了新城区,但还是老城是主要的商业区。主干道上有些店的高音喇叭常年喊着“放血大甩卖”;滨河路的豆腐脑,炸土豆,游乐园,充满了小时候太多的回忆,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的啊;穿城而过的古蔺河,是否也变清澈了呢?

  女孩从城南出发,追赶着忽明忽暗的光,走在路上遐想远方。列车抵达城北,雨雪纷飞,来来去去的行人,直到没了身影,才知道每个人也很宁静。

就是这样的一个小城,离开了它,却还会想念它。唯有那样破落的一个地方才能使你明白,原来你自己是忘不了它的。以前每次一回家都吵着什么时候离开,可能因为这儿太小,陈不下年轻的心吧。可一旦离开,又舍不得,即使才离家几月,乡愁又不知觉上了心头。这是一种太模糊的情绪。思念不像恋人亦不似友人,不是手机上几个按键便能消减。甚至回去看她也是没有用的。即使身在小城,心里却还飘着异乡时的愁绪。越是模糊,想要消除便越是困难。似乎也慢慢懂得费翔歌里唱的故乡的云的那种游子的悲伤,心中的那个故乡好像再也回不去了。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1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相比于小城,人更容易改变。多少年过去,身边的人或许已经寥寥,小城却还在。还是那个地方,还是一样俯身等待你的归来。所谓小城,其使人铭记的地方便在于此,是一种缓慢而持久,是一种安稳的姿态,像一个母亲一样,以自身的衰老和静止容纳她远方的孩子,以不变的方式等待他们的归来。等着有一日你累了,想有一处容身之处,不再流连于他处的光华,你回去,她还是一样沉默着,没有改变,似乎你离开的那些时光与她而言静止没有流动。

  小镇上有着流年中旧时的影像,有着时光勾勒在女孩脑海中旧年的印象,一眼望出悲伤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就如次第散开的灯光,风吹树林猎猎作响。嗅着地面上濡湿的芳草清香荡气回肠,曾经走过的路上有太多迷茫与彷徨。

或许,许多骨子里有种流浪本性的人都有着一种矛盾,想到远方去却又心心挂念着自己的那座城,可回又回不去,只能到更远的地方去。于是便陷入了一种循环的矛盾,人到处走,内心却时时想要一种安稳。我太年轻,无法预料这种矛盾能够在我的生命里流淌何时,但猜想或是永久,毕竟有些东西无法改变。

  寄居在朋友家,简单地交代,而后入住。打开窗,树叶带着满城寂静倾洒了一地。城南到城北,经过小镇,路过小河,还没来得及回忆,便没了踪迹。远方就以这样平淡的方式,出现在自己面前。闭上眼,世界变得漆黑,小城变得更宁静。在宁静的世界中沉沉睡去,任那四处飘荡的思绪。

我只愿,若有一日回去,小城曾经所承载的我的童年和青春都已沉睡。我只愿她宽容我四处奔走的任性。我只愿小城依旧,家人依旧,心中的自己依旧。

  起得很早,只是睡不着,饱满却恍恍惚惚的一觉。浴室里,水流蔓延在肌肤上,女孩透过蒸汽看向镜面中的自己,清秀的脸上有着朦胧的忧伤。

为什么我还是会激动?是否是那一片山 一片水在呼唤我呢?

  出了门这才发觉阳光有些晃眼,于是她谢绝了朋友的好意,匆匆向前方走去。

  是一家新开的奶茶铺,简单而有些平淡的装潢,怡人的奶香。女孩渐渐喜欢上这里的工作,喜欢上这里的宁静。

  她感到奇怪的是小城北边的人似乎都习惯于午时间来访,于是早上无所事事地转悠,下午便没了空闲。忙到晕了头,却也快乐着。

  她感到奇怪的还有一件事——总会有一个人从早到晚坐在同一个角落静静地喝着一杯永远喝不完的奶茶。身边是一朵从早到晚散发朝气的向日葵,她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那么动情的画,有了淡淡的满足。

  七天后角落里的人不辞而别。当女孩半晌等不到人时,想到的是这样一个词。与自己素昧平生的人,何必向自己告别。直到她终究想不出理由否认这词,也不知道有什么理由可以用到这词时,她放弃了思想上的挣扎。于是到了黄昏,她叹了口气,有些失意,但一天过得还是很开心。关上门的时候,她看见那人背着向日葵走来,是她意料不到的时间。

  心情好了,莫名其妙开了门。她依然想不通自己怎么没有拒绝,便也不去想了。兀自坐在角落,那人只点了一小杯奶茶。女孩就这样木然地站在旁边,可以清晰的看见向日葵的角度,然后定定地看。那人喃喃自语,她才听明白是在讲故事,却怎么也听不明白讲了什么,越听越懵懂,索性继续愣愣看着。

  那人离开时带着天边灰暗的颜色。她凝视着一杯奶茶满满的屹立在角落,冰块化作空荡的回忆——她愈发捉摸不透那人的心境。一直没有裱褙的向日葵微微泛黄,漫漶出不适合的凄凉。

  走出店铺后女孩径直来到街市。好像只有黑夜会带来繁华,车辆混杂。她尽心保护着那幅画捧在手上有些惊慌。

  挑选了一副淡绿色的框架,如释重负地从墙上轻轻取下。

  第二天早早起床,脸上有着挥之不去的阳光。平淡生活了七天,再看看自己在城北的房间,有久别重逢的感觉。她将死灰复燃的画带到奶茶铺,一路引来不少目光在她身上停足。一位清秀的女孩,脸上笑容粲然展开,向日葵呼之欲出的朝气扑面而来。

  女孩把画安安静静地摆在角落,便去无所事事地工作。时而抬头看看门外,时而期盼那人到来,继而慢慢地等待。才发现这样过日子,也是很充实。她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抬头,那人早已端坐在角落,饶有兴致地面向自己。突如其来的羞涩势不可挡,相向示好,付之一笑。

  周遭的人沸沸扬扬,那人很不应景地抬头看向远方,女孩忙起自己的活来。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2

  临走时大雨即至。女孩好奇地目送那人离去,撑着伞有些古老韵味。向日葵平放在桌面上,用纱布包装。她似是想不起自己为何而等待,抑或从来没想过为什么要等待,所以等到最后还是一片空白。

  回家的路上女孩想了很多事,然后很用心地把想到的事拼凑出另一件事,直到脑袋装不下更多的事,于是忘了先前所想的事。整理一下思绪,无意进了家门,恍然发现走错了路。

  从别人家出来,一家三口齐刷刷地放下手中碗筷。热情的送别让她不知所措,慌忙走远了。

  晚上窝在棉被里,呼吸温热了空气。探出头,铺天盖地的凉意,内心空明,助长了黑夜本就旺盛的宁静。

  收到电话很是惊讶,于是接听。她不知道有多久没听到父亲的声音,以致现在出奇生分,便有些想念家人。开始时少许牵挂,随即是开门见山的斥责,转眼变成女孩撕心裂肺地痛骂。亲情里暗流涌动的叛逆顷刻间来袭。她挂断电话,透过窗户进来的晚风拂去脑袋中的余温,才渐渐后悔起自己的冲动来。打开灯,润湿的睫毛切割出不尽的缥缈。闭上眼,彻夜难眠。

  凌晨三点爬起来,她只感觉整个房间在不断颠倒。摸黑走出门,路边有灯光照向远方,女孩看见冷冷清清的百货商场,进去东游西逛,最终买了杯冷咖啡,庆幸自己没带钱包找到钱。回去的路上天色微亮,再次出门时阳光晃得眼生疼。绾起肆意飘扬的长发,她舒展开僵硬的肩膀。新的一天,还是要继续。

  推开门,还没转身,就迎来今天第一位客人。那人手中握着一幅新画,摊开来时映照了周边强烈的光,稍纵即逝,如同顺势而来的惊慌。没有向日葵,是大片大片火红玫瑰,像是把生命中所有极端的璀璨,凝集成物极必反的平淡。这过分鲜艳的红色便看上去不再过分,她尽情地欣赏世间少有的辉煌,却发现自己仿佛在看野草般平凡。忽而因涣散中看见它美而万分激动,细细观望又说不出美在何处。神秘的画,神秘如他。于是女孩越加期待了解那人的一切,只是难以将岁月赋予他的神秘真实看透。忍不住思绪涌上心头。

  回到现实中,铺里三三两两坐着人,似乎想起他们都从自己身边经过,很快红了脸。回望时那人已经离开,鲜艳的玫瑰收敛了它的美,静静地停留在它所应该停留的角落。

  有人说相遇是缘份,她不置可否。在城北这不是很大的地方,每条路上都走满了人,每个人都在走自己的路,便会有人不经意撞上别人。女孩不知道自己跟那人,究竟谁撞上了谁。

  沉浸在幻想中时间消失得很快,不知不觉到了黄昏时分,她发觉自己错过太多的事。

  城北十二月的夜晚出乎意料,很热闹。挂遍整条街的灯笼透着暖暖的气氛,家家户户敞开门,门外街市里缤纷。女孩本是信步在公路上,很快便发现每向前走一步都是那么困难。人行道上行满人,如若流水淹没了灰尘。路边灯光倾洒在她的脸庞,雕琢下挥之不去的笑容在脸上。

  十二月,年底狂欢。朋友告诉她,今夜城北的繁华将延续到天亮。人们习惯在这一天歇斯底里的玩,在欢笑中遗忘烦恼的本质,在遗忘中消除一年来的悲伤。有人陶醉地弹奏着乐器,女孩听得入迷。琴声婉转转入夜晚不为人知的宁静里,曲声跌宕荡出心灵与现实的交集。

  朋友拉着她走向街道深处,义不容辞地将她卷进暴风雨般的狂欢。就好像不谙人事的孩童般,在歌舞升平的繁华面前,女孩天真得一无所知。于是手足无措,羞赧的脸上渐渐有红晕扩散开来。

  绚丽的霓虹光华给女孩的视界裹上一层薄纱。如雨水润湿了脸颊,茫茫然倾泄而下。酒吧在她面前呈现一片盛世浮华的景象,靡靡色彩以身旁幽微的酒香在脑海中荡漾。向来滴酒不沾的朋友喝了酒,并以猝不及防的速度醉了。女孩伸手夺过酒杯,被朋友拽进人群中。有一丝惊慌翻江倒海。

  不远处是舞池,朋友顿时心血来潮,在摇摆的人群中缓慢地跳。轻飘飘,飘出不尽的妖娆。

  融入幻觉中的朋友有着女孩不曾见过的肆意,又在忘情的沉醉里显得那么平静。于是回味一路走来朋友说过的话,才发现所有人脸上都是被自己忽略的安详。她感到城北浓浓的喜悦背后,潜藏着浓浓的忧愁。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3
 

  似是让朋友的煽情所带动,不知不觉间女孩手舞足蹈,却生涩得不能自已。很快便能灵活的跟着音乐纵情地跳,然后逐渐步入高潮。她摘下发夹,松开缠住的头发,如丝绸般飘洒。没有动人的化妆后的容颜,没有华贵的打扮后的光彩鲜艳,清秀的脸上有开怀的欢笑点缀在人群间。衣袂翩翩,抬手气定神闲,沉醉不知深浅。

  当有一双手向自己伸来时,女孩睁开眼,看见陌生的男人莫名地向自己表白,心有余悸地跑开。回去的路上朋友笑她见色忘义,她又是很快红了脸,想到这就是城北不一样的一天。

  再次回到奶茶铺,一切像换了摸样,昨夜城北狂欢给了女孩全新的眼光。然而那人的出现又让她陷进了迷雾。微笑的神情,瞳仁看不出深邃,平静的外表下似是一颗永不躁动的心。

  这天她坐在角落与那人聊了很久,顾客来来往往,疑惑地看看女孩以及无人的柜台,悻悻离开。女孩猎奇地盯着那人一成不变的笑脸,将此时的印象与曾经的记忆条分缕析,在思想崩溃边缘终于找到期待已久的评价——一个坚持着某种信念的人。顿悟后心情很快放松,便发觉自己当了一天生意上的局外人。周边安静的可怜,后怕得坐立不安。

  关门前,那人把两幅画挂在西面的墙上。昏暗中的玫瑰索然无味,向日葵清淡如水。诚恳地表示歉意,而后告别,留下女孩默默发呆。

  阳光烧红了半边天,也烧红了整座小城。余晖带着晚霞火热的激情撒向大地,却被每个人踩在脚下化作宁静。心里说不出好或不好,女孩只记得还有许多话仍没有问明白,就不假思索地跟了上去。那人不紧不慢地走在前面,她也不紧不慢地走在后面。

  街头弄堂拐角深处,走过一条石砌台阶,是偏僻得少有人住的地方。女孩始终不敢贸然上前,直到那人消失在家门口,才迟疑跟了进去。恐惧与兴奋让她感慨万分。

  很古老的房间,古老得令女孩不相信现实中它的存在,却真真实实地看到古老的房间,正在向她展示着一座更为古老的小城——像是消失的寓言——挂满墙壁的照片。女孩望得出神。

  照片中的小镇是随处可见的断壁颓垣,人们早出晚归,麦田有望不穿的金光,点缀着灰暗里梦幻般的虚妄。清贫年代,大人常把疲惫的身躯纵情暴露在夜晚悄无声息的宁静里,手摇蒲扇进入悠长的闲谈。这时间,追逐了整天的小孩才会屏息倾听,端正的姿态似是不敢挪动丝毫,周而复始地将隐藏在内心的向往推升到高潮,转化成满脸的笑。

  那人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慢条斯理地讲述小城那些属于过去的故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