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许诺

  时间已经过去了许久,许久。久到只剩下一块荒凉的石碑,和一个黑衣守墓人。有人问他,葬的是谁?他说,是他的妻子。

      一

  五岁那年,墨离忧在茫茫人海中望了一眼,就看到了墨天霖。他迈过世间的喧嚣,走到她的面前。

     
公主府里红色的灯笼依旧亮着,有风拂过使得灯笼微微晃动,连带着烛火也跟着微微跳动起来,和着四处悬挂的红绸起舞,那样的妖娆绚丽。今儿个是皇上最宠爱的静安公主与大将军嫡长子景煜大婚的日子,两人本就是人人称赞的一对金童玉女,恭贺的人自然是佳话不断。此刻已是深夜,前来观礼的达官贵人们都已经走了个精光,只见得几个公主府里还在打扫善后的下人的身影,喧嚣过后更显得府里一片清冷孤寂。

  “我叫天霖,你叫离忧吗?放心,以后我会保护你一辈子的。”

      公主府的主院喜房内,今天的两位主角正两两相对
,一人站于床前,而一人立于门外。所有的下人都已被遣散开去,本是洞房花烛夜,然而气氛竟反常的有些冷凝。

  后来,他们携手度过了年少岁月,悲欢喜乐。离忧八岁那年,天霖将枚一文钱铜币放入她的掌心。“离忧,以后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与你一起生死相守的。”

     
“景煜,我哪里不好?”苏静安手里紧握着从头上扯下的喜帕,目光紧紧盯着对面的景煜,尽管心中已是苦涩异常,却也并未表露出分毫,这是她身为公主的骄傲。

  可笑岁月蹉跎,当时年少,何曾真正懂过生死相守这四个字。一句承诺,在血缘面前单薄无力,最终也只好随着风一起散了。

     
“不,公主很好,是我配不上公主。”景煜并不看她,低首作揖,谦卑得过分,声音亦是冰凉得刺骨。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1

     
“配不上?景煜,你怎么说得出口?既是如此,你当初为何要来招惹我?我向父皇请求赐婚时,你又为什么不反驳,你当时不是就在一旁吗?景煜,你说啊!”苏静安整个人都气得颤抖起来,扔了手中的喜帕就冲着景煜而去,狠狠地揪住了他的前襟。景煜也不动,只任她发泄,似是无论她做什么都无法激起他心里的波澜。

  她自始至终都知道,她是南国的离忧公主,只是没想到,他会是自己唯一的哥哥。

     
“而今天,只要你说一句不愿意,我就放你走,但是你没有,你非要等到拜完堂才来对我说你不愿,景煜,你这是在羞辱我!”苏静安已经红了眼眶,抬头和那双朝思夜想的眸对上,那里依旧是平静得毫无波澜,仿佛被针扎了一下,她立即松开了手,转身背对着他,不想再多看他一眼。

  “哥哥,真是没有想到。”她素爱绛紫,他也随着她。不知这绛紫是否曾融过血,不然怎成了这般绝丽的色彩?

        “滚,不要再出现在本公主面前。”

  不顾反对,她重回了寒山。无数个日日夜夜,她都会从梦中惊醒。似乎有一个人,在一遍又一遍地告诉她,他们是兄妹,有着血缘的兄妹。铜币斑驳,她将其放在心口。想着,是不是这样就可以连她的心也一起随岁月沉淀,然后埋葬在一片雪地之中,再也不去拾起……

       
“公主殿下保重。”景煜一如既往的行礼拜别。苏静安回身看他离去的背影,泪水突的就溢出眼眶,砸在地上。

  她躲不过的。重回永乐,得到的却是他即将娶妻的消息。这样很好呀!一句错误的,不该出现的承诺总经不起时间的打磨,显得荒唐而可笑。他们,总算都可以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了。那枚一文钱握得很紧很紧,最后在掌心留下了般般血痕。

      这一次,如你所愿。

  他紧捏着她的双肩,“离忧,你种的紫竹还没有去看过呢,它们长得很好。还有你要的莲花,我帮你种了。这时候应该快开了吧。还有海棠,还有……”一切都还有机会的,都还可以回去的,不是说好生死相守的吗?

图片源于网络

  “十年匆匆,难为哥哥了。可惜这些,如今我都不爱了,都快忘了呢!”她看着他,笑得肆意。人真的是很奇怪的呢,怎么可以做到这般违心?可是,她还能怎么办?

      二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这世间的诺言,就像烟花一样,绚烂夺目,可在这之后,空寂的夜空又与谁共赏?

     
“苏静安,你给朕再说一遍!”皇上显然已被气得不轻,本来还高高兴兴地坐着等着喝茶,哪里想到这逆女却来告诉他说已经把人给休了,这,这是要气死他!一旁坐着的皇后见事不对立马扶住皇上的手臂,同时给一旁候着的太监宫女们使眼色,看他们都出去并关上了殿门才开口说话。

  就像他要娶妻,而她会笑着,告诉他说,“祝哥哥与嫂嫂白头偕老,永结同心。”

      “皇上别急。静儿,别瞎胡闹!……”

  因为,她是他的妹妹!

     
“母后,儿臣并没有胡闹。”苏静淡然地安截过话,接着道:“我昨晚就已经把他赶出了府,就在散席后不久,今天来就只是想和父皇母后说一下,这个驸马,我不要了。”

  大婚前日,落花倾血,细雨沁心。他追上她,为她打伞。“离忧,你不高兴吗?那我不成亲了!我们回寒山好吗?若你不喜欢,我们也可以去别的地方,离忧!”

     
“啪!”皇上一拍桌站起来,上去就是一巴掌,皇后也被这突然的动作给吓懵了,半天忘记了反应。苏静安也不再做辩解,歪着头不吭声,皇上无奈也只得哼了一声一甩袖就走。这个逆女,早晚得气死他!要嫁的时候跪着几天死活要嫁,结果人一弄到手了说不要就不要,真以为大将军是吃素的吗?他还得去找大将军收拾这个烂摊子,顺便还要补偿人家……这是造了什么孽遇上这么个冤家!

  我娶你,然后我们一起天地潇洒。

     
“静儿!”皇后反应过来一把把苏静安拉进怀里,心疼地摸摸她的脸。“你父皇也不是诚心的……他只是……”

  她浅笑回身。“哥哥在说什么呢!你与苏小姐明日就要大婚,也可了却父皇一桩心事呢。”

      “母后,我知道的。”

  他忽地松开纸伞,只是抱着她,紧紧地抱着,让她喘不过气。他想用尽一生的心力去爱,去守护。“为什么要这么说?我们的生死相守呢?离忧,你答应过的!”

     
“告诉母后,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终归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怎么会不了解。就算静儿再刁蛮,也不会把婚姻当儿戏,何况是才拜堂成亲的第二天。再者,静儿对那景煜也是欢喜的,又怎会是如此结果。
而苏静安也只摇摇头,并没有多说些什么。

  “哥哥还要与苏小姐白头偕老。我们,会永远是兄妹。”

      “让母后担心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要始终记住,他们只能做兄妹。这是这辈子已经定好的。

      不过是他不爱我。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2

图片源于网络

  她转身回院子,身后传来他不明情绪的声音。“明日,你会来吗?若你不来,我就一直等着你。”

      三

  “或许,会的。”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景煜的呢?苏静安想,大概就是初遇的时候。他一袭白衣坐在树上,手里拿着玉扇,午后的阳光恰巧照过来,斑驳的碎影洒在他脸上,衬得那张脸越发英俊,所以她才会失了心,丢了魂。

  大婚之日,府内的人都被喊去帮忙了。她独自靠在长椅上,发丝静垂。些许的风吹动着紫竹叶,瑟瑟之声,终究抵不过乐礼之喜。

     
当你并不在意谁的时候,这整个世界就好像没有任何人,而当你开始在意起某个人的时候,这整个世界就好像都是他。她开始知道他叫什么,是哪家的公子,年约几何,以及他喜欢的一些东西和常去的地方。

  不是她不愿意,只是她没有机会了。一昼一夜,花开花落,她逃不过二十岁的宿命。只恨,当年,他又为什么要闯入她的生命?又恨,她生命短暂。但这样也好,在世时,还能看见他心中有自己,不用去看他和别人成成成对。

       
知道景煜是皇兄们的伴读,她苦苦央求父皇准许她一同入学,为此还答应学习好几个月她并不喜欢的什么女戒、女红之类的东西,父皇才勉强同意。

  曾许诺,生死相守;今剩我,天长地久。

     
那时,她时常打着求教求解惑的名义去接近他,也会缠着他带她出宫去玩,有时还会偷偷跑出宫去将军府找他,甚至在他躲着不见的时候,去翻将军府的院墙。自然,翻院墙只翻了一次,还未实施成功就被大将军给揪住送回了宫,自那以后她就多了件要学的事――翻墙。之后,父皇便不再让她和皇兄们一起入学,而景煜也跟着大将军去了边关,多年未曾见过。

  苍白的手,血色早失。阳光似乎有些烈了!她慢慢合眼,这一生,够了。

     
直至大约半年前,景煜才和大将军从边关回城,从父皇那知道这个消息时她高兴了好几天。父皇为大将军接风洗尘的那日,她花了几乎一天的时间梳妆打扮,只为了给他留个好印象,而那天直到宴席撤完她都没有看见他。大将军说景煜受了些伤在养病,她担心想去瞧瞧,但因为种种原因只得放弃。

  红锦满目,暗合零失。吉时已到,他却始终不见她的身影。

       
再然后,景煜因功升职,她见他的时间便多了起来,偶尔遇见时相处也没有像从前那样拒绝得明显……她便以为他也同她一样是喜欢她的。于是她事先求着父皇几天说通了关键,才当着他的面向父皇请旨赐婚,他也没反驳,她更以为他是愿意的……却原来,一切都只是她一个人的痴心妄想。

  她若不喜欢,他们就一起走,走得远远的,再也不要回来了。他们去看日出日落,去看潮起潮伏。无论她要做什么,他都会陪她。只要她喜欢,都可以。只要她说一声,告诉他。

       
成亲那晚,她满心欢喜等他进房,虽然感觉得出那天他的兴致并不高,但却并未多想,毕竟这是他们都答应了的,不是吗?不过,最后他还是给了她一个当头棒喝。他就站在屋外,遣走了所有的下人,包括媒婆,然后就站在了原地。那不过是短短的一柱香的时间,她却感觉长得像是走完了一生,心也跟着慢慢的凉了下来,然后耳边就传来了那句“静安公主,你可知我不愿意?我景煜不愿意娶你”。以前在私底下,他只叫她静安,说这样才显得亲切,现在看来,他其实一直不曾喜欢过她。

  可现在呢,她竟然同意他去娶别人!这怎么可以!他这一生想娶的人,也只有她。

      原来在这一场所谓的情爱里,从始至终都只我一人。

  “父皇,我去看看离忧。”

图片源于网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