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不是主角

  遇高冉-走过气场强大的城

苏晓笑着点点头,转身逃回了宿舍。

  后来,贾小姐再也没有一个来电,

“啊?”苏晓瞪大眼睛看着他。

  高小姐,你知道嘛,每次和你在一起,我总能感觉到你身上散发出的那种强大的气场,一种属于女强人的气场,让我心生退缩,可能这跟你一直当班长的习惯有关,而后天逐渐养成的一种气场。那段时间,每次聊天都能通宵达旦,仿佛有无数的话想和对方分享。大学的最后的生日,谢谢你送的很特别的礼物,那份用心,真的有感动到我,我相信,在那段岁月里,你是最懂我的人。在送你上车离去的那一刻,我多么奢望你的一个拥抱,一个分开后或许不再有丁点交集的安慰,或许,你也像我一样,期待着我主动送出的拥抱吧!天性使然,所以我们彼此相欠,所以我们即便分开了,也会藕断丝连。

苏晓愣住了,她知道这个“她”是谁。“是吗?时间真快!”

  答辩完毕,并顺利通过,剩下的日子便是等待着毕业拿证,好多人都选择毕业游,我想邀你去爬泰山,当时你以正在家教的理由推掉了,我知道,我们的关系,还没有熟悉到两个人可以一起出去旅游的程度。

“她明天回学校,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她喝的尽兴,又要了好多啤酒,还特意上了一瓶干红,我还怕她喝酒难受,特么加了一个果盘,还没开始,服务员便拿着POS机过来结账。一杯咖啡58,果盘366,干红880,啤酒380,我天,抢钱呐,突然意识到这可能是家黑店。当时我和服务员理论,要扫酒瓶上的条形码,服务员显然有些慌乱,这时,贾小姐站起来,嚷着要买单,大爷的大男子主义,虽然价格不合理,最后还是我买的单。见我起了疑心,贾小姐起身坐到我腿上,撒娇道:谢谢帅哥的酒。一手揽着我的脖子,一边轻轻点水似得在我脸上送了一个吻。。。。。。

“我们分手了!”说完王翔宇哭了。这个在学校里叱咤风云的男孩子……哭了,却是为了别的女人。

  15年的自己就像着了魔怔,想把自己处理掉的感觉越发强烈,无法阻挡。仿佛连世界都在嘲笑我把自己活成了一个笑话。单身久了,不会找不到爱情,而会逐渐失去相爱的能力,这种能力,一旦丢失再也难寻觅,得赶快找一人相伴,陪一人同行,所以,着急赶赴一场场的相亲,找朋友介绍一个个单身女孩,想办法认识每一位单身的女子。身体内的雄性荷尔蒙,像蠢蠢欲动的火山,随时都会爆发,当然,笔下的荷尔蒙,不是指性爱的释放,而是一种久藏灵魂深处的孤独的呐喊。

这份美好一直持续到毕业即将到来。王翔宇请宿舍兄弟吃饭,叫上了苏晓,大家起哄在一起,他并没有制止,也没有否认。饭后,他主动送她回宿舍。在女生宿舍楼底下,他叫住她,苏晓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微笑着等他接下来的话,等来的却是:“她回来了!”

  后来,你把那本写了将近2000字观后感的散文送给了那位女同学,只希望它能够淡化你留给女孩的尴尬模样。

“我知道啊,学校的交换生!但是就两年的时间,两年她就回来了。你不是吧?分开两年就受不了了。”说这话的时候,苏晓的内心在滴血,她以为这两年的时间,她已经对他们的爱有抵抗力了,但事实证明,她不行。只要面对他,她努力铸造所有的铠甲全都烂的稀碎。

  有一天中午午休,微信突然跳出一条消息,名为“君乃良人”的陌生人预加好友,备注是一个28岁的单身女人,很快便同意加为好友,简单礼貌地聊了两句,便没了下文。本来,我对网恋一直持着不靠谱的态度,心里也只把她当作一个过客网友,聊几天便会消失在彼此的网络世界,仅仅把她看作误闯进我世界的小丑,没放心上,然而,故事却完全不是我想的这么简单。

苏晓第一次见王翔宇的时候,他站在她们宿舍楼下,斑驳的树影落在他菱角分明的脸上,引来无数女生的侧目。见到苏晓路过,王翔宇赶紧跑上前去搭讪:“你好!你是苏晓吧?”苏晓抬起头推推厚重的眼睛,木木的看着他。

  七月的天空,总充斥着一丝躁动,一腔火热。那时,你借宿在亲戚家复习考证,姑姑总是下班很晚,于是通过网络,每天开着语音陪你到晚安,于是每天习惯在早晨和晚上叮嘱你喝一杯柠檬水,于是每次在你生病后嘘寒问暖一堆话,于是每次晚安前都会写一首小诗,赠与努力的你,于是,一昼一夜,一早一晚,慢慢一层一层拨开你的心,窥视你的内心世界,看遍你遗留在心底的所有回忆,那些你孤身一人走过的岁月,那个爱哭又倔强的影子,让我心生怜悯,让我心海溅起波澜。

从王翔宇家出来,苏晓默默地说:我又何尝当过你世界的主角。你说的对,男二注定不能和女主在一起,而女二注定也不能和男主在一起!我注定不能陪你走过这一生,但是谢谢你出现在我的青春里,让我变成更好的自己,这样一个自己足够在接下来的人生里熠熠生辉,也足够让我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对待爱情,我始终学不会撒谎,不会委婉,感觉对了,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去表白,被婉约拒绝,就会转身离去,不再做一丝的挽留和二次的奋不顾身,更不用提死缠烂打的招式,虽然很多姑娘都招架不住狗皮膏药式的追法。不知为何,对待爱情,我就是不会做一块合格的狗皮膏药,所以只好转身离去,继续前行。

很多年后,苏晓回忆起这个笑容,不禁感慨:年轻真好,一个笑容就能灿烂了整个青春。越来越长大,见过各种笑,体会过各种温暖,却再也找不见当初那种心动的感觉。

  我也毫不示弱,举起酒杯:好,为了前世的五百次回眸,干杯。两人,皆一饮而尽。

王翔宇有些激动:“只要你想去就行了!”

  如果你想知道自己知否真正的喜欢一个人,那就想办法走进她的世界,陪她一起体会她生活的全部,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也会反射出你自己接地气的生活模样,这才叫相处,这才叫生活。而远行和网络,只是留给彼此的一个美好的缩影,不真实,不可信。

王翔宇醉醺醺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苏晓心跳加速:“你在哪?”

  直到你毕业那年,你流着泪,狠心把我赶出你的世界,你的城堡,再也没有我的微笑。可惜了那一地我为你种植的玫瑰,就像我的心,一夜枯萎。。。。。。枯萎的,还有那厚厚的八本泛黄的笔记,134封信件,126张往返的车票,31篇诗词。

再接到王翔宇电话的时候,苏晓以为他们要结婚了,等来的却是他们分手的消息。苏晓以为自己会很高兴,自己终于又有机会了。但是她却无论如何都高兴不起来。或许这个叫做青春的人,她始终是希望他得到幸福的吧。

  那一晚,一杯杯,饮尽的是未来我离你而去的一丝丝怀念。

苏晓抽出手,笑笑说:“你喝多了,早点休息吧。”

 

“就这样?在我记忆里,你不是轻言放弃的人。”苏晓喝了一口酒,有点苦。

  这一次,冷战的时间很长,新年春节的喜庆,丝毫没有暖化我们的冷战。仿佛我们之间有一场战役,谁先认错谁就认输。新年假过完,带着新希望又返回到奋斗的地方,想了很多,而后写了篇文章发给了你,是关于我们相处问题的反思和总结,指出我的过错,道出你的任性。

他转而握住苏晓的手,笑着对她说:“晓晓,我知道你一直都喜欢我,我们还能在一起吗?”

  单身在路上的我们,总有一段时间,害怕孤独。刚开始,我们或许只是想多交一个陪伴自己前行的朋友,并未想着日后定要和谁睡白头偕老。可岁月总是这么多情,偏偏把我们的生活轨迹拧在一起,岁月就是这么顽皮,喜欢看我们交集后碰撞出来的故事。

这一次,王翔宇没有在酒吧喝的大醉,而是在家里准备了几个小菜,说老朋友叙叙旧。苏晓下班赶过去的时候,桌子上有酒有菜,王翔宇穿着居家服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那个月未圆的中秋节,乘坐南下的动车,又倒时光的快车,去
你的城。一切的安排都是你所为,大到几天的游玩计划,小到吃饭坐车住店,三天两夜,睡过你的床,敷过你的面膜和防晒霜,还吃过那味道独一无二的烧的黑不溜秋的红烧肉,仿佛当下的你,是我最喜欢也最想见到的你。原来。卸下一切,你也是那么的小女人,你也可以左手柴米油盐,右手锅碗瓢盆,那些藏在你骨子里的所有高冷、所有强势皆烟消云散。

王筱瑶回来了,大波浪卷披在身后,烈焰红唇,依旧浅笑晏晏。而他们,她和王翔宇,又回到最初的样子。

  贾小姐娇嗔道:帅哥,你不能喝咖啡,要陪我喝酒,喝酒,陪人家喝酒嘛?而后她起身拉我坐了过去,一手揽着我的胳膊,一手去抓桌子上的酒杯。扑鼻而来的一种香,闻的让我失态。

每个女孩是不是都有一个灰姑娘梦?梦中英俊帅气的白马王子拿着水晶鞋单膝跪地,你含羞颔首,从此两个人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但是现实生活中,你没有魔法棒和南瓜马车,王子也并没有对你一见钟情。

  毕业后,我选择考研(虽然落败)你选择出国,我苦苦的挽留,没能打动你的心,最后,你还是选择离开,不知你是为了逃避当下的迷茫还是逃避遥遥无期的我。就在你出国的前几天,阴差阳错的我仍然没能见你一面,此一别,怕是天涯海角,永无交集,只好相忘于安静的岁月里。

03

  那时的你,还一直在想长大后,走一遍作者走过的地方,看一看作者见到的风景,感同身受作者的人文情怀,这一走,匆匆几十载,春夏复秋冬。如今的你,再也不会去重温初中的那个梦了,无关面子,无关幼稚,无关时间与金钱,只因为你已然长大。作者拿文化作苦旅,你又何不把爱情当历练。反正,思考是面对生活和自我的一种态度。

“没什么!那个,宿舍长号召,大家一定会响应的。”一个笑容在他脸上慢慢漾开。

  最终,还是没能留下我
,还是没有带你走,像茅十八和荔枝的爱情,像王慧和袁鑫的结局,我只能,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筱瑶是个文静的女孩子,平时图书馆、教室、宿舍三点一线,但是这一点也没有影响众多追求者纷至沓来。筱瑶一副清秀的模样,齐腰的长发,白皙的皮肤,还有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仿佛会说话。换做任何一个男生都会喜欢的吧。

  此刻的我,喜欢你早已在字里行间,在每次的置气中,在没有言辞的诗歌里,在燃沫成灰的烟尘里。

之后的两年时间,苏晓努力把自己填的满满的,参加各种社团活动,有空闲时间就去图书馆,不去看他们,不去想他。她以为用这种方式可以把王翔宇彻底赶出自己的世界,但是他的一个电话就彻底把她打回了原形:“晓晓,你有时间吗?我想和你聊聊。”

  贾小姐拿着酒杯轻轻和我碰了一下,妩媚道: 帅哥,我干了,你看着办。

“筱瑶要去英国了。”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曾有那么一瞬,我真的想留在你的城,陪你日升而起,日落而息,陪你风里雨里。曾有那么一霎,我以为你就是我行了八千里路而寻觅的后半生要执手前行的姑娘。。。。。。

“酒吧!”

  去之前,在银行取了2500元,心想第一次见面,总不好意思让女士买单(去她大爷万恶的大男子主义)。她发了位置共享,一小时后我准时赴约,地点是一个主题餐厅的小酒吧装修的很有情调,也比较安静,我直接去了她所在的小包厢,第一眼,一个穿的很性感、身材超棒的、长发及腰的微醉女子,趁着昏暗的灯光,那么忧伤。她也慢慢抬头,愣愣的望着我,我尴尬道:你好,君乃良人,我是来赴约的几米阳光。

接下来是一阵长达一个世纪的沉默。“所以呢?”苏晓在心底问他,脸上挂着笑,什么也没说。

  为什么?我不明白,我只想寻一份平淡真实的爱情,只想找一人携手,难道这也违背了上帝的旨意?生活,本来就充满坎坷与波折,为何还有暗处的欺骗,拐角的陷阱,卑鄙的隐瞒?

“这个……我需要去征求一下宿舍成员的意见。我不知道他们想不想去。”苏晓说着,心里默默念:那群花痴怎么可能不去,他们早就对王翔宇虎视眈眈了。当然,也包括自己!

  恋爱,是一个人是兵荒马乱,有些劫难,我们终将躲逃不过。

02

  这几年,我兜兜转转,熟悉你城堡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却始终没能读懂你善变的心,依依,还记得那个三年之约吗?三年之后,你的城,是否依旧荒无人烟?。。。。。。

我可以不是主角,但不妨碍我活得优雅

  毫无征兆,杨同学就跳了出来,从此,我好友列表常常闪烁着以加菲猫为头像的未读消息。

他说他喜欢女孩子长直发,没有太多杂质显得很清纯的样子。于是,苏晓卸掉了厚重的眼镜,续上了和王筱瑶一样的长直发。有时候她看着王翔宇看自己的眼神,觉得或许他们还能在一起,于是自己一点一点小心翼翼地把破碎的梦补回来。

  遇杨小乐–路过小公举的城

将近两年的时间,苏晓努力变成了王筱瑶的样子,变成了所谓他喜欢的样子,但是两年后的她却不是原来的样子了。可他最终爱的还是她!

  不止江南,不止岁月,不止容颜;

苏晓急忙忙赶到酒吧的时候,王翔宇已经喝了不少,意识已经有些混沌了。她抢过他手里的酒杯,坐到他对面:“你怎么了?把自己灌成这样!”

  自遇到坏女人后,就莫名对网络有了一种隔阂,一份失望。幸好那段时间去上海出差,每天忙得茶饭不思,才没有时间和心情去理会受骗的心。其实,伤心并不是心疼那点被骗的钱,更多觉得自己被耍,是件特别丢人的事。

“你好!我叫王翔宇,是四班的。那个……我们应该见过?昨天的公共课我们两个班是在一起上的。”

  也许,这就是上天为我安排的遇到真爱前的一场考验。

第二天王筱瑶走了,大醉一场的王翔宇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只是再也没有提过王筱瑶的名字。苏晓和王翔宇又回到了刚开学时候的样子,称兄道弟,一起参加活动,一起去图书馆。

  一次次在质问自己,直到知道你妈妈住院。8.27号,我依然记得,晚上十点钟说的晚安,以为你跟往常一样,早已进入梦乡。快到一点的时候,你的电话拨了过来,我才知道妈妈休克住院的事,我能体会你的心情,那种自己至亲最爱的亲人,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恐慌,像一剂药劲十足的毒品扎在心脏,足以疼痛我们一生。

就是这个下午,让苏晓觉得自己可能就是童话故事里那个灰姑娘,寻找了十八年,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白马王子。可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白马王子要找的却是白雪公主——同宿舍的王筱瑶。

  小学妹,与你的相识,像一个笑话,更像我的一个恶作剧。本来在食堂捡到了一张带大头贴照片的饭卡,在我上交办卡处时,却突发奇想在你照片后面留了联系方式并赋了小诗两行。本是恶作之举,没想到你却联系我了,加为好友,我们命运的脉络,便有了交集。

说着王翔宇又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苏晓不知道该如何劝他,也不知道该如何阻止他,她看着他心里默念:喝吧,或许醉过就好了。

  那年夏天,刚参加完高考,没有过一本的线,觉得自己对不起父母,对不起那么努力的高四,如此拼搏的一年。随便填了志愿,就一人北漂流浪,确实也想出来走走,毕竟荒凉紧张了一季青春。在QHD体验了一周的工地生活,最后真心没能坚持下来便拍屁股走人
。几经辗转,最后在TJ某四星级酒店找到了一份游泳馆监督工的工作,月薪一千五,管吃住,之所以留下来,是因为每天有足够的时间游泳和看海。当然,另一个原因是因为有你在。高马尾,白蓝红格子相间的T恤,过膝的白裙,亮白的帆布鞋,不过对你印象最深的,当属酒窝下的那对小虎牙,微微一笑,美得恰到好处。四十五天的朝夕相处,很少主动找你说话,只是在离职时鼓起勇气要了你的联系方式。而后我回SJZ,你回JZ。

“郑轩有女朋友了,所以……她还是单身。”

  我默默凝视她的眼睛,心想这到底是一位怎样的女人?难道真的是混于声色犬马、纸醉金迷边缘的捞女?长了一副好模样,为什么不能过“正常人”的生活。

“是这样,我觉得大家都是从不同的地方过来上学的,对这里也比较新奇,周六我们宿舍想举行一个联谊活动,邀请你们宿舍成员去爬山。就学校后面那座山,据说还是本省的旅游景点呢!”见苏晓没有反应,王翔宇讪讪的说:“你们周末……有时间吗?”

  渐渐的,我们之间的联系少了,问题多了。偶尔,会发生一些争执;偶尔,会因为一个小小的玩笑而置气;偶尔,没能及时回复对方的消息而冷战;偶尔,聊天到三句半便没了下文。期间朋友给你介绍了大表哥(对象),你们聊的很来,后来又陆续听到别人对你的爱慕,每次你跟我讲这些,我都会略略生气,说你是一个肤浅低级趣味的人,然后吵架,大吵直到你哭,那些之前的偶尔性事件,被我们作成了经常性事件。

这样的事情持续了两个月,王晓宇和王筱瑶在一起了,苏晓在当了一次一千万的电灯泡之后,彻底失业了。再见王翔宇的借口也少了,每次见面都是他和王筱瑶一起在食堂吃饭、他和王筱瑶一起在操场散步、他和王筱瑶一起在自习室上自习、他送王筱瑶回宿舍……以前听他在自己面前秀恩爱的时候心痛,现在听不到见不到,心更痛。

  酒过半,贾小姐的电话突然响起,说她的闺蜜要过来找她,已经在路上了马上就到,这种情景更加证实了我的想法。原来,从一个月前的网聊,从各种小红包,从拒绝发照片,都是为了今夜的鸿门而做的铺垫。趁她出去接朋友的间隙,我把钱包里的钱和卡都抽了出来,用纸巾把钱包塞的鼓鼓的。五分钟不到,贾小姐和她的朋友一起进来。只是她的朋友,我看着眼熟,好像之前去市里找朋友聚会在哪个KTV里见过,对,就是KTV。简单介绍后,又是一通加单,两瓶干红,一个果盘,两打啤酒差不多又是两千多的东西。我必须在两分钟内走出包厢,于是把钱包扔在座位上,以上洗手间为由溜了出来,然后,假装去厕所,假装打电话,假装信号不好,终于两分钟逃了出来,狠狠的骂了一句:你大爷的,你大爷的,你大爷的。打车落荒而逃。

对!见过!你是四班的班长!系里公认的系草!苏晓想着,收起内心的波澜壮阔,点点头。

  在回来的路上,想到过警察叔叔,又觉得特别丢人。虽然生气,但还是选择了忍气吞声。苍蝇不叮无缝的鸡蛋,原来,自己早就已经臭的发霉。不然,怎么会把千里之外的苍蝇吸引来呐??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1

  后来,微信拉黑前,还是骂了她一句::婊子。

王翔宇苦笑着摇摇头:“你不懂!”说着抢过了酒杯,将酒杯中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后来,我找工作去了北方那个最大造梦的城市,你考研成绩揭晓,很遗憾的被调剂到武汉大学的光学专业,并不是你喜欢的物理学,很佩服你的勇气,只考虑了一天,就决绝的放弃了读研,转而全身心准备教师资格证的考试。不知道为什么,跟你总是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似明非透,仿佛大半生不联系,见面后依旧有很多话要说。不用刻意找话题,不用伪装,也无需隐瞒。短短的一个月,便走进了你的城,而后,知道你深藏心底的每一个小秘密,熟悉你喜欢什么颜色的花儿,谙知你喜欢穿什么风格的衣服。虽然你的气场强大,让人觉得你是一个干练强劲的女子,可相处下来,我慢慢地习惯了你的强势。

那天一直喝到凌晨两点,苏晓连拖带拽把王翔宇送到酒店,静静的坐在床边看了他一个晚上,等到天空泛白,在他床头放了一杯热牛奶才离开。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2

苏晓的声音弱下来,难掩心疼和失落:“怎么回事?”

  初读余秋雨的《文化苦旅》是在中学时代,那时,你刚接触散文,总怀着一颗做作的心,走马观花的浏览,而后在女同学面前大肆的高谈阔论,想极尽展现你的文学功底有多么雄厚,更像极了一种炫耀的使命。直到有一天,后桌的一女孩和你深刻探讨《文化苦旅》的观后感时,你竟连一句自己的感悟都讲不出来,只是用蚊子般小声回道::我,我,我只记住了一些名胜古迹,尴尬到自己想变成一只小虫子,钻入地下,消失在她的面前。

王翔宇自嘲的笑笑:“郑轩回来了,说要和她结婚。”

  所以我,难以开口说爱你,所以你,那么近,又那么远的活在我的世界里

王翔宇醉眼朦胧:“是啊,我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她占据了我整整一个青春。但是我却忘记了,原来自己并不是她世界的主角。男二再怎么坚持也是不会和女主在一起的,不是吗?”

  不会的,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喜欢上一个人?而且依旧是网恋,不会的。

周末的联谊活动很愉快,不太爱笑的王筱瑶那天在王翔宇身边浅笑盈盈,俊男美女也很抢眼,只是苏晓的爱情梦还没有开始,便碎的一塌糊涂。最悲惨的是她一下由灰姑娘变身成了白雪公主的信使。每天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在自己面前眉飞色舞的谈论着另外一个女孩,帮他打探军情,出谋划策,是苏晓至今想起来还内心抽痛的一件事情。

  毕业答辩,你偷偷跟着我们班女生去了,说是为我加油,却变成了目睹我们组各种尴尬的场景。不知道是谁惹毛了主辩老师,我们十二组的人,每人都被问成了傻缺,按流程本来每人二十分钟的答辩硬被问成了每人四十多分钟,好在我的程序功底不错,被问到程序流程及各个子程序的功能时回答还算过关,主要是实物做的漂亮,当场要演示,获得不少掌声,整体下来,磕磕巴巴,也算过关。走下台的一瞬间,瞥见你为我竖起的大拇指,我一直悬着的心,才逐渐落地。

苏晓急了:“我不懂你告诉我啊!你在这把自己喝死,我就懂了?还是王筱瑶就懂了!”

  后来,贾小姐打来无数个电话,

王翔宇的思绪一下子拉得很远:刚开学的时候,我追她。她说她有喜欢的男孩子,叫郑轩。高考过后郑轩去英国留学了,他离开之前他们分手了。筱瑶哭的死去活来,说要等他回来!郑轩却说:“你知道我不喜欢牵绊,我也不想做你的牵绊。如果四年之后,我们都还是单身,我们再在一起,如果我们有了另一半,就各自祝福。”筱瑶不想成为他的牵绊,不想还没有等到四年就变成了他讨厌的人,所以同意了分手,但是她在心里默念她一定会等他,等他毕业回来。后来我出现了,在我的疯狂攻势下,她告诉了我这个故事。但是我觉得我对她来说是与众不同的,所以我提议我们试试,事实证明我们这两年也过得很好!她去做交换生,我也是支持的,但是她说她放不下他。我该怎么办?我能怎么办?

  和杨同学成为好友,是许久之前的事了,久的记不清是大三还是大四的时候加的好友。我们就这样安静的躲在各自的好友列表中,不吭不响。这种朋友,我相信,每个人的网络世界中都存在着少许,他们不聊天,不发状态,就安静的待在你的列表里,成为你虚拟世界好友大军的一份子。

几杯酒下肚,苏晓率先开了口:“说说吧。我以为你们都要结婚了。”

  估计,贾小姐,也只是她行走江湖的一个代号吧。。。

渐渐地,苏晓放弃了偶遇的念头,把所有的热情和心思都投身到工作中,就像当初为了躲避他们的感情投身社团活动一样。还好有付出总会有回报,她的职位一升再升,薪资一涨再涨,也有了新的朋友圈子。只是在某个寂静的午夜,她还是会想起,在肆无忌惮的青春里有一个不可能的人,他叫王翔宇。

  后来,通过认真的谈心,最后,我没有勇气去你的城生活,你也放不下你的牵挂眷恋,我们相爱,必定相伤;我们相聚,必定相离。

01

  记得张嘉佳说过:一个人的记忆就是一座城池,时间腐蚀着一切建筑,把高楼和道路全部沙化,如果你不往前走就会被沙子掩埋,所以我们泪流满面,步步回头,可也只能往前走。

毕业之后,王翔宇要留在陕西,因为王筱瑶的父母不想独生女儿去外地受苦。苏晓毅然决然地离开了这座伤心地,却选择了王翔宇的故乡北京。她说因为北京发展快就业机会多,想去大城市开开眼界。但是在内心深处,她不知道自己是在期待着什么。或许是街角的不期而遇,然后笑着说一句“好久不见!”但是北京实在是太大了,毕业五年了,她一次都没有遇到过他。

  故事的开头,就是这样,恰逢其时,猝不及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