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鸽子飞过

  一切是怎么开始的,王小倩显然已无从知晓。等到她发现,那个羞怯的小男生是那样喜欢过她时,已经隔了快三十年的时间。

     
那晚回到宿舍,我和小倩本来打算要收拾东西回家的,但是等我们下楼的时候,发现下雨了,而且还不小。我们又都返回宿舍,跟家里打了电话,打算在宿舍里先睡一晚,第二天早上再回家。小倩去洗澡的时候,电话铃突然响起,我放下手中的书接起了电话,问:“你好!”,“是你吗?二妮?”我“嗯!”了一声,我听出是赵阳的声音。赵阳说:“我已经到家了,你们是不是被雨拦着了?晚上我妈开车去学校接我的。”我说:“是的呢,本来想回家的,不过,在宿舍住一晚也没什么,这里挺安静的,明天一早就回去。”赵阳问:“王小倩不在宿舍吗?”我说:“在,刚刚她洗澡去了,现在就我一个人,隔壁宿舍也有两三个女生。”赵阳说:“你刚才是在看书吧?最近看的什么书?”“《傲慢与偏见》”“书名很熟悉,作者是女的,对吗?”“是的啊,看来你知道也不少啊。”我的这句话有几分调侃之意。赵阳换了个话题,他问:“二妮,要是你有时间,这两天的天气要是好转了,我们几个同学一起去郊外烧烤,怎么样?”听赵阳这么一问,我有些犹豫,之前小倩就跟我提过烧烤的事情,我没答应,如果冒昧答应了赵阳,又有重色轻友之嫌,我停了两秒,赵阳好似读懂了我的心思,他继续说:“估计明天天气也一时好不了,我到时候先看看天气再决定,如果万宝路他们几个同意去,我会让王小倩给你打电话,你看好不好?”居然这么快就替我想好了不让我为难的策略,我的心里涌上一丝暖流,他这么仁义,我也不好当机拒绝,我回答他:“好,到时候看看吧。如果你没有别的什么事情,就先这样,好吗?”赵阳说:“好,先这样吧。”我刚想说再见,赵阳突然蹦出一句:“二妮,听着窗外的雨声,我突然有些想你。”哦,天啊,他又来了,我的心又开始怦怦直跳了,我回答他:“赵阳,不好意思,我要挂电话了,小倩估计快要回来了。”我匆忙和他在电话里道了别,坐回床上的那一刻,我心里还是有些慌乱。

  这期间,王小倩上大学、结婚、离婚、再结婚,把鸡毛蒜皮的生活逐渐过得风生水起。忽然有同学建了微信群,那些散落在各处的花儿与少年们再次被聚拢在一起,穿成了一个圈。

     
小倩站在阳台晾衣服,她见我躺着不睡,还盯着她看,她朝我叫一声:“喂!”我被她吓一跳,“干嘛啊?吓到我了!”小倩把脸盆一放,坐到我床边,说:“你是不是中邪了?这么直勾勾地看着我,咋?是不是发现我美若天仙啊?”说完她就钻进我的被子里来,我把她推开,她不动,她问:“说不说啊?发生啥事了?表情不对啊。”我没理她,转过身去,说:“你赶紧去关门哈,不要把狼引进来了。”小倩下了床,把门给关好了,又重新钻我的被子里来,她自言自语到:“哎,不知道我的‘吉他哥’现在在做什么?”我说:“我看你才是中了邪呢,最近这么迷恋徐宁。”小倩想把手搭在我的腰上,我触电一样叫起来,“喂!你的手好冰啊,讨厌啊,你赶紧走啊!”小倩哈哈大笑,“那当然啦,本姑娘刚刚洗完衣服,我就是来取暖的。”她不由分说又把手放在我的手臂上,我甩开了她,“再不走,我要哈你痒痒了!”小倩其实很怕我哈她痒痒的,她一听,马上钻出我的被子,“行啦!真小气!不就向你要点儿温暖嘛?白雪公主的后妈,没有同情心。”我在小倩踩着床铺的梯子上床的时候,用枕头打了两下她的脚,她把脚赶紧缩了回去,她故意把床晃了两下,我刚想爬起来揍她,她马上停了,说“好啦,二妮,我不闹了。我告诉你个秘密哦。”我问:“什么秘密?不要卖关子,爱说不说的。”小倩把脑袋从被子里探出来,说:“你知道吗?徐宁,他是我们涂老师的外甥呢。”“啊?”我不禁叫出了声,“你怎么知道的?”小倩洋洋得意地说:“我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能有我不知道的事吗?上周有一天下课的时候,涂老师和徐宁走在我前面,我听到涂老师对徐宁说:‘我约你爸妈星期天中午来家里吃饭,你也一起来。’徐宁回答她:‘好啊,小姨,我爸这周六正好去外婆家,我叫他给你带点儿你喜欢吃的藕尖儿吧。’涂老师说:‘好啊,别带多了,怕放坏了。’你想一想,不是外甥是什么?”说完小倩就安静躺下了,我说:“你这家伙,还偷听别人说话。”小倩说:“什么叫偷听?我可是离他们远着呢,怪我耳朵灵,好不好?”我说:“看来,你是想叫涂老师‘小姨’了。”小倩把头又伸了出来,说:“你这人真没意思,就不允许人家在心里偷偷喜欢‘吉他哥’吗?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你懂吗?”我真是服了她满脑子的歪理,我回答她:“知道了,那你就慢慢单相思吧,我不打扰你了。”我下了床,把灯一关,黑暗中,小倩突然又坐起身,说:“二妮,你说徐宁会喜欢像我这样的女生吗?”我好困,敷衍了她一句,“喜欢啊,聪明伶俐的大美女,谁都喜欢。”小倩说:“哎,不指望了,我感觉他对我都不来电。”我回答她:“别想太多啦,想想咱们的高考独木桥,孰轻孰重,你自己掂量一下?”小倩被我这当头一闷棍给镇住了,但她似乎又不服气,反驳到:“难道就不能来个双丰收吗?既不用压抑自己的情感,又可以考上自己理想的大学。”我说:“我们的精力总是有限的,你可不要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小倩也不好再说什么了,我感觉到她轻轻躺下,临睡前,她又说了一句:“二妮,谢谢你,虽然你给我浇了一盆冷水,但是冷得我心里很舒服。”我们道了晚安,都入睡了。

澳门新葡亰76500,  突然有同学说:怎么不见吉恩?

     
五一节,我尽快把作业完成了,期待着小倩的电话邀请我出游,那几天虽然没有大太阳,但是也没有下雨,到了第三天早上,我有些疑惑,怎么小倩的电话一直没有来。那时,我正在楼下的餐馆给爸妈打下手,小妹在楼上叫我上去接电话,我猜应该是小倩,果然是她,小倩说:“二妮,你知道吗?昨天赵阳他们篮球队的在体育馆室内打篮球,他不小心摔跤了,受伤了。”我心里突然一颤,“啊?很严重吗?怎么会这么不小心?”小倩好像在吃着零食,我听到她一边嚼着什么一边回答我的话:“我是听万宝路说的,好像说是跟一个家里开乐器店的同学打赌,投进三个三分球,免费学吉他,估计太拼命了,不小心给摔的。万宝路说,好像也没啥大碍,就是脚踝伤到了,上医院拍了片,医生说养一养就好了。”我的心里很是自责,早知道,我不该跟他说我喜欢吉他乐,我问小倩:“那你没给你赵阳哥打电话吗?”小倩说:“正想打呢,这不先跟你打一个嘛,昨天他打球之前我就跟他电话过了,他还说要是今天天气好,我们几个去烧烤呢,现在看来,天气好不好已经不重要了,就他,伤兵一个,烤个鬼嘛。好了,不跟你说了,我给赵阳打个电话问候一下。”我刚要挂断电话,突然想到我也应该关心一下赵阳才对,至少可以减轻一下自己的负罪感,我问:“小倩,你把赵阳家的电话给我一下吧,我有时间也打个电话给他。”小倩把号码报给我了,然后突然说了一句:“叶晓蕾上午正好来找我玩呢,刚刚回去,我和万宝路还有叶晓蕾约好了下午去赵阳家看望他,你要不要一起啊?”她这个邀请太突然了,我一想到叶晓蕾就犹豫,我说:“算了,家里还有好多事情需要帮忙,我就不去了,你们替我问赵阳好。”挂完了电话,我就继续下楼帮忙了,我心里一直想给赵阳打个电话,看看他伤势怎么样,我的心始终是悬着的。大姐和小妹不时地楼上楼下走动,我们的电话在楼上的客厅里,打这么一下特殊的电话确实有诸多不便。下午2点多,大姐和小妹问我要不要一起去逛商场,我假借还有几面作业没完成,婉拒了她们。爸爸出去进货了,妈妈在房间里休息,客厅里就我一个人,我把电视打开,我生怕妈妈醒了听到我在讲电话。我心里有些紧张,我第一次主动给男生打电话,而且是赵阳,我左思右想,不如不打吧,就当不知道,不过,又觉得不妥当,真是七上八下,好闹心。我最终还是鼓起勇气拨通了电话,对面是个女生的声音,她接起电话说:“你好!请问找哪位?”不是小倩的声音,是叶晓蕾的声音,我说:“你好!请问赵阳在家吗?”叶晓蕾估计没听出是我的声音,她说:“在呢,不过,他现在躺在床上休息,不太方便接电话,要是有什么急事,你告诉我你是哪位,你电话里把事情跟我说,我帮你转达,我先不挂电话,好吗?”哎,我心里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袭来,我回答她:“没啥急事,就是想找他问点儿事情,如果他不方便就算了,我过几天再打吧。”我跟她说了再见,我还没有马上放下电话,估计叶晓蕾在对面也没把电话的听筒挂好,我听到赵阳的声音,好似在楼上问:“叶晓蕾,是找我的吗?”叶晓蕾回答他:“是啊,是个女的声音,但是她没说她是谁,她说想问你点儿事情,你不方便她就过几天再打。”赵阳回了一句:“哦,那算了,你赶紧上来吧,‘打七’开局了。”我把电话挂上,赵阳说的“打七”是我们当地的一种纸牌玩法,和打升级类似。原来他们四个在打牌,看来伤得也不是太严重,至少还有心思娱乐,我原本对赵阳的担心和歉意竟然完全消失了,而且那时我的心里隐隐作痛,而且还夹杂着丝丝的醋意。不过,我知道,这事情也不能怪赵阳,他一定也没想到会是我打给她的,我没向他要过他们家的电话号码,我突然又为自己这无端的呕气感到羞愧,我心里转而默默地念到:赵阳啊赵阳,你没大事就好,不然我该有多歉疚。

  于是,那个晚上,全部的话题都围绕着吉恩,包括他对王小倩的一往情深。王小倩说:我怎么不知道?

     
第二天上课,赵阳是单脚跳着来的,万宝路倒是很贴心地在他旁边“护驾”,此情此景惹来不少同学的嘻笑和戏谑,他倒挺大方的,还自我解嘲到:赐老子一个宝葫芦,老子就要当铁拐李了,不!是铁拐赵!他的玩笑话把周围的同学逗得哄堂大笑,小陆问他:“赵阳,你这是咋搞的?伤成这样啊?”万宝路马上过来“救驾”,说到:“陆哥,你不懂,你是没看到,前天赵阳三个三分球,轰动全场!”小陆问:“哇!是嘛!厉害啊!”万宝路继续说:“不过,最后一个三分球投完,被对方的球友撞倒了,把脚踝给崴到了。但是英雄就是英雄啊,赵哥的表现实在太完美了,我对赵哥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小陆笑道:“万宝路,你这马屁拍得可真响。”赵阳装作一幅很享受的样子,说:“说得真好,把哥的形象刻画得如此伟岸。好了,你赶紧滚吧,要上课了。”万宝路一边走一边回头说:“哥,课间要上洗手间说一声。”“你有完没完啊?难不成你还怕哥大小便失禁?怎么废话那么多,赶紧滚,赶紧滚!”赵阳不耐烦地催万宝路走开。小倩正好进来,她一坐下就对着赵阳嚷开了:“吖,昨天万宝路和叶晓蕾输了,就只给买了咱们买了两瓶可乐,这也忒抠门了,不行!今天说什么中午都得让叶晓蕾和万宝路给咱们加菜!”万宝路听到小倩在说他,又跑了回来,他撇了小倩一眼,说:“哎呀,算了!就你那牌技,简直太考验赵哥的智商了,如果没有赵哥,赢你是分分钟的事啊!”小倩白了万宝路一眼,“哟!不服气啊?输就是输,还来劲了。要不是我带晓蕾去,你有机会跟她共同战斗吗?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还要不要下次的机会,中午的菜是加还是不加?”被小倩这么一“要挟”,万宝路就硬气不起来了,声音都软了几分,他说:“好好好!加!中午放学一起出去吧!”小倩得意地笑了笑:“就是嘛!识时务者为俊杰,万宝路,我最喜欢这个人的一点,就是你很识相。好吧,中午给老娘加个炖猪蹄。”万宝路没说什么,回到自己座位去了。赵阳伸手拉了拉小倩的衣服,说:“喂,昨天是谁说要减肥的啊?我告诉你,一斤猪蹄三斤膘!”小倩轻轻拍了一下赵阳的桌子,说:“哥,你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啊?一斤猪蹄三斤膘,那两斤哪里来的啊?啊?你说啊!”赵阳回答她:“你傻啊!那两斤是汤啊!”小倩狠狠地拍了一个赵阳的桌子,说:“你才傻呢!老娘只吃猪蹄不喝汤!耶?你这不是正好伤到蹄子了嘛?汤你喝啊!”徐宁和松子这个时候正好走进教室了,我看小倩马上慌张地转过身,装作整理书本的样子。天啊,王小倩同学简直判若两人。

  大家群起而攻之:装。都知道你们那会儿谈恋爱。

     
那天白天,我没跟赵阳说上话,我看他虽然伤到了自己,但是依旧是很快乐的样子,没对他的生活和学习造成什么影响,我心里放松多了。晚自习下课的时候,万宝路跑过来聊天,他坐在小陆的座位上,问:“赵哥,你下周岂不是可以去学吉他了?你打算啥时候买吉他啊?”赵阳回答他:“不慌,等小李他爸爸那边时间确定再说吧。”万宝路说:“马仔说他哥以前有一把吉他,九成新,他说要是你没意见,就先用他哥的那一把,他说那把吉他是品牌货,买的时候还死贵呢。”赵阳说:“也行啊,先用用再说,用得顺手,以后自己再买一把新的!”万宝路突然又问:“赵哥,我觉得好奇怪,你是哪根筋搭错了吗?突然想学吉他!”赵阳拍了一下万宝路的后背,说:“哥就是想掌握一技之长,万一以后考不上大学,还可以卖艺为生。”小倩本来没吭声的,被赵阳这句话给逗笑了,她转过头去,笑个不停,说:“哥,卖艺多辛苦,看你这长相,你完全可以卖身不卖艺啊。”我在旁边忍俊不禁,赵阳火了,扔一个橡皮擦过来,说:“王小倩,中午猪蹄吃撑了吧?信不信,老子把你丢出去!”小倩立马拿着两本书跑开了,她在教室外面对我说:“二妮,我先回宿舍了。”我答应了她一声,她就走了。万宝路回到他的座位了,我给赵阳递了个字条:“赵阳,很抱歉,我知道你的脚是怎么受的伤,希望你早点儿好起来!”过了一会儿,万宝路过来邀赵阳回宿舍,赵阳离开前把纸条递回给我,上面写着:“二妮,只要你喜欢,我做什么都愿意。不必道歉,过一段时间我就康复了。等我学会了,我弹给你听。”

澳门新葡亰76500 1

      临睡前,我把字条又看了一遍,回想赵阳单脚跳的样子,我的心里有些疼。

  吉恩她当然记忆深刻,他们同一个乡,又是前后桌。每月放假的时候,两个人会结伴去汽车站等车,摇摇晃晃两个小时,再步行一个小时,到一个水库边分手,各自回家。周日下午,再在水库边见面,一同上学。

  仅此而已。但仔细想想,似乎并不是仅此而已。一点一点回忆,她觉得当时她确实感觉到了,但吉恩没有说,她就不能当真。

  确认了这一点,王小倩也有些期待联系上吉恩了,不为别的,为三年的相伴吧。

  一拿到吉恩的电话,她立刻打了过去:吉恩吗?我是王小倩。

  吉恩说:是我,王小倩你好。熟悉的声音。

  但似乎哪里不对。

  王小倩顾不了许多,继续问他的近况。吉恩说:还好,一切照旧。听同学说,你现在挺好的。

  聊了两分钟,聊不下去了。挂了电话,王小倩又去问另一个和吉恩同在一个县城的同学。那个同学说,吉恩现在的状况挺不好的,企业效益不好,孩子也比较叛逆,老婆下岗在学校门口卖烤冷面。

  她似乎理解了他的冷淡,但心里又有些痛惜,吉恩不该这样的。王小倩甚至想,如果当初他们真的捅破了窗户纸,认真谈了一场恋爱,或者一直在一起,吉恩会不会不一样呢?

  王小倩决定帮他。经过多年的编织,王小倩的人脉足够深厚,再加上现任老公的权力,到县里解决吉恩的问题还是比较简单的。

  她驱车到达吉恩所在的县城,约了他见面。她特意把地点选在一家杂粮食府。

  吉恩进来时,表情和动作有些夸张,王小倩看不到,她其实也一样。两个人从孩子聊起,把近三十年的生活轻描淡写地勾勒了一下。菜上来,一盘大丰收,吉恩从里面拿起一块蒸红薯,递给王小倩:记得你喜欢吃这个。王小倩愣了一下,她喜欢吃红薯吗?她也不记得了,起码她现在不喜欢,她想吃的是山药。

  一块红薯,吃得王小倩有些噎得慌,她只好不停地喝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