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一起到白头 你却偷偷焗了油

1、

本文为《爱情面前谁怕谁》第三集剧情介绍。
电视剧《爱情面前谁怕谁》通过讲述余小渔、罗美琪、安叶、佟童四个不同年龄女孩的经历,展开一幅幅都市女性百态图。

在沿江路这个最火的酒吧,我注意到一个女孩子,她舞跳的很好,引得周围的人一直吹口哨,我趁着她中途下来休息的时候,上前搭讪,还好,没受到震耳欲聋的音乐的影响,我们聊的很嗨,刘峰儿凑了过来:

第3集

“嗨,美女,请你喝一杯怎么样?”

余小渔有一个表姐,姐姐的名字叫佟童,佟童已经结婚,嫁给了富二代高大松,她非常关心余小渔的情况,在一家餐厅中跟余小渔见面,余小渔来到表姐身边坐下,开始跟表姐谈话。

“好呀,不过一杯不够呀,我们可是有三个人。”

佟童看着余小渔,语重心长提议她赶紧找一个男人嫁了,如今她已经是三十岁的女人,不适合再花大量时间花前月下跟男人恋爱,当务之急就是迅速找到喜欢的男人结婚,将心中想法说出来之后,佟童记起了余小渔与黎海波发生争吵的事情,余小渔透露当时击了黎海波一拳,事后黎海波反而安慰她向她赔礼道歉,佟童询问余小渔是否喜欢黎海波,余小渔搞不懂自己到底是否喜欢黎海波。

“哈哈,没问题呀,管够。”

姐妹俩分开之后,余小渔晚上与黎海波见面,黎海波希望以后待她如哥们一般亲热,言外之意是两人不合适,余小渔含着眼泪看着黎海波,最后转身离去,待她刚刚离去,罗美琪来到了黎海波的身边,黎海波愧疚的看着罗美琪,透露已经打发走了余小渔,罗美琪也打算离去,黎海波赶紧劝她留下来。

刘峰冲我眨了眨眼睛,我明白他的意思,刘峰是我大学同学,是住在我上铺的兄弟,现在,他多了一个绰号——“夜店小王子”,自从女友出国留学抛弃他之后,他就放飞自我,经常混迹于各大夜场,搭讪的口才、酒量都有了飞跃。他惯用的伎俩就是喝快酒,把女孩子喝多后带走,第二天一拍两散,用他的话说是:“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佟童在家中与婆婆发生了争吵,高大松不敢得罪母亲,赶紧劝说佟童不要跟母亲吵架,高母看着佟童不服气的模样,提醒她有病应该去医院治疗,佟童一时来了火气还想跟婆婆争吵,却被高大松用眼神制住。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1

余小渔心情失落,拿着一瓶酒坐在街边买醉,随着脑子一点一点被酒精麻醉,她回想起了表姐佟童当初说过的一句话,女人要是到了三十岁依然是处女,势必会发生很多祸事,一想到佟童的提醒,她决定要破掉自己的处女之身,最后来到一家酒吧里面打算跟男人发生一夜情,可是坐在吧台喝了很多酒,没有一个男人上前找余小渔搭讪。

一排“轰炸机”摆了上来,刘峰用打火机点燃,火焰一下子就起来了,熊熊燃烧,他插上吸管一口气喝完了,喝完以后还来了个仰天长啸,引得不少人侧目。女孩子毫不示弱,一样的动作,甚至更加熟练,我们五个人轮着喝了一遍,出乎我们的预料,三个女孩子好像都没啥事儿,刘峰的劲头上来了,他竟然叫了5杯“恶魔坟场”,五个人干杯,我硬着头皮喝了下去,感觉一股灼烧感,从口腔、到喉咙,再充满了整个胃部,胃里面翻江倒海,我赶紧跑去了洗手间,一阵狂吐之后,我漱了漱口,洗了把脸,喘着粗气回到了座位上。

高大松开车与佟童回家,一路上他劝说佟童不要跟母亲一般见识,母亲当初带着他跟弟弟生活非常不容易,从一个砖瓦老板变成如今的女强人,其中的难辛是一般人无法体会的,佟童见高大松如此夸赞婆婆,心中立时来了火气,要求高大松停车,高大松只得把车开到街边停下,佟童从车中走下来向前急走,高大松赶紧追上前继续劝说佟童。

刘峰已经不行了,趴在桌子上,我赶紧掏出电话,打给胡师傅,胡师傅是代驾公司的,刘峰是他的老客户,每次刘峰喝多了,都是胡师傅负责把他送回住处。

余小渔喝了很多酒走出酒吧,意外与一个男子相撞,男子见余小渔喝了酒,骂她冒冒失失不长眼睛,余小渔看了男子一眼,忽然觉得男子非常面熟,仔细一想,她终于记起了男子的身份,当初她去租房子遇到一个自称优美的女骗子,女骗子向她展露相片,相片中的男人就是骑摩托车的男人,认出了男人的身份之后,余小渔对男人破口大骂,最后反剪男人双手把男人摁倒在摩托车上。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女孩儿和我一人一边,扶着迷迷糊糊的刘峰走出了酒吧,不一会儿,胡师傅骑着电动车就来了,我把刘峰的车钥匙扔给他:

佟童打算收拾行礼搬走,高大松非常焦急,耐心的劝说她不要跟母亲一般见识。

“胡师傅,拜托了!”

《爱情面前谁怕谁》全集剧情介绍

“放心吧,都是老朋友了”

《爱情面前谁怕谁》演员表和角色介绍

刘峰躺在车后座,胡师傅开车带他走了,剩下我和姑娘,姑娘问:

《爱情面前谁怕谁》什么时候播?在哪个台播?

“还进去么?”

“还进啥呀,我刚才都吐了。”

“哈哈哈”女孩子捂着嘴猛笑,“你这哥们儿,存心想把我们几个灌醉,他可是不知道我们几个是酒精考验的老司机了,哈哈。”

“那,老司机,你一会儿去哪里?”

“去……”

当天晚上,我们一起回了我的住处。

2、

第二天醒来,我们彼此才知道了对方的名字,她说:“我们算什么?一夜情?炮友?”

我说:“你觉得呢?”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2

“我觉得?我觉得挺奇怪的,要是一夜情,要是炮友,哪有带回家的呀?你这明显不符合套路呀,你要是也是单身的话,要不,咱俩就谈谈恋爱呗,反正,我有很久没谈过恋爱了。”

“谈谈就谈谈呗,谁怕谁呀。”

没几天,女孩儿就收拾自己的东西住了进来。

女孩子真的不错,虽然头发染的五颜六色,身上好多处文身,但住在一起后,让人感觉很舒服。我一下班就会去菜市场买菜,然后回家做饭。在国外留学的时候,我学会了做饭炒菜,手艺还不错,她喜欢我做的饭,吃过饭,就抢着刷碗,她也非常爱干净,把房间收拾的清清爽爽。吃过晚饭后,我们喜欢在小区里面散散步,她挽着我的胳膊,我们边走边聊天,天南海北的扯,从叙利亚形势到戛纳影展红毯秀,在路灯下,两个人的影子一会儿拉长,一会儿缩短。散完步,回到房间,她喜欢看一些综艺节目或者是电视剧,还硬要拉着我陪她一起看,她超级喜欢韩国的玄彬,而我却不知道玄彬是谁,她笑话我土鳖,立志要把我培养成韩粉,也就是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了一些韩国明星。

我们两个反而连酒吧都很少去了。

她有时候神龙见首不见尾,跟我打个招呼就出门好多天,回来后,告诉我,跟朋友去韩国、日本玩了。她知道我喜欢喝茶,就从日本带回来一把纯手工的铁茶壶送给我,茶壶很重,煮茶很好喝。

她每晚睡觉前,都要问一遍:

“你爱我吗?”

“爱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