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我爱你

  1、

幸运的人常是糊涂虫

  钱飒飒喜欢黄自然,从初一到大四,整整十年。这事儿谁都知道,黄自然也知道。

——回忆高中时的班主任黄老师

  黄自然是我们院里很有名的人物,屁股后面一年到头地跟着一群人。一开始是穿开裆裤的小屁孩儿,后来是长满青春痘的少年。有些人天生就有一种领袖魅力,很容易被簇拥,黄自然就是这样的人。

昨天,邹欣老师在微信上分享了他以前的一篇回忆恩师的文章。还说,回忆要趁早,我理解为感恩要趁早。

  初中生黄自然常常在校门口追女生,手法重复老套——他跨着一辆崭新的“阿玛尼”山地车,一只脚点着地,像个十足的流氓,搭讪每一个姿色尚可的女生:“同学,一起滑旱冰啊?”

我中学就读于武汉市第十一中学,位于硚口区。这所中学的学生是骄傲的,因为这是当时在硚口区排第一,现在在武汉市也数得着的省级示范中学。

  大多数女生都不理他,偶尔有性子野的接茬儿,和黄自然处几回后,就又被甩了。他这样在校门口晃荡了小半年,在一个温暖的春日傍晚,黄自然向一位扎马尾的女生发出邀请时,被对方成功地终结了自己“沾花惹草”的行为。

中考后,我以年级前几名的成绩进入高中1班——两个理科快班中的一个,班主任是快人快语,走路如风的男英语老师,姓黄。黄老师每天早上都要在操场上跑1500米,风雨无阻。女生们私下议论,觉得黄老师这个肌肉男,走起路来雄赳赳气昂昂,气质上不像斯文先生。我倒是对此不以为然,我觉得黄老师长得蛮帅,女生们对我的审美眼光嗤之以鼻。

  那女生就是钱飒飒,当时她穿着一身火红的运动服,抬起下巴轻描淡写地看了黄自然一眼:“就凭你?”

毕业三十年后,中学同学聚会,另一个理科快班2班的女同学们回忆起她们的那位女班主任,笑闹之余都还带着未能释怀的情绪——那位班主任是语文老师,总喜欢把“女生到了高中,学理科就没有男生有后劲了”这种鬼话挂在嘴边,她明显地流露出对男生的欣赏,对女生的不够信任,除了班上极少数女生学霸,几乎大部分女生都被她打击过,从而对学习理科产生了心理阴影。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1

而我们的班主任黄老师,从不在班上讲这种对女生有偏见的话。他自己算是自学成才,本是中专生,参加自学考试,一步步拿到大学本科文凭,工作很拼命,曾因为太用功而晕倒过,醒来继续乐呵呵地坚持长跑。我们这个班,是他带的第一个高中毕业班,他对这帮学生充满热情。我们从上英语课的第一天起就被告知:你们在我的课堂上别想听到一句中文!
他说到做到,我们班的英语课上得特别带劲,我们也很快就适应了他的全英文讲课模式,而且到了高二,班上一多半人做起研究生入学考试的英语试卷都能拿到不错的分数。(我们那个年代还没有托福之类,是80年代初,中国女排连连夺冠的时候)

  黄自然愣了一下:“怎么,看我约不起你吗?”

我是班上的学习委员兼英语课代表,学英语对我来讲比较轻松,每次考试都拿高分。黄老师在别的老师面前夸我,有次被我听到了,他说:“….上课时,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黑板….”
听到这样的夸奖,我不是太开心,觉得那个样子的自己有点傻。于是,我上课开始开小差,不再“一眨不眨”。而且我从不上晚自习,晚上大家在教室里做作业,复习预习,我吃完饭就溜到操场上玩单双杠,绕着操场一圈圈走,吹口哨,就是不进教室。黄老师从来都没为我不上晚自习而批评过我,印象中他就没怎么批评过我。

  “敢和我比赛吗?”钱飒飒挑衅地看着黄自然,“输了可得娶我。”

开小差的结果是,成绩开始忽上忽下。有次摸底考试,我的总成绩一下子排到全年级50多名。黄老师抱着胳膊望着我,脸上表情并非“恨铁不成钢”,他眼睛里依然含着笑,那副表情,就像看他才五六岁的调皮女儿一模一样。为了这样的笑容,我发发奋,又考了个年级前几名,晚自习继续玩我的单双杠。

  “啊?”黄自然挑了挑眉毛,转头看看我们。

我爱吹口哨在全校都出了名,有时一忘形,下午自习课一边做作业一边也在吹口哨,班上个别男生对此相当不满,屡屡去黄老师那里告状。黄老师听到告状不能不来,他的做法是不说话,抱着胳膊站在我身旁,直到我感觉到头顶洒下一片阴影,但是一抬头,依然会看到他板着脸,可眼睛里却含着笑。每次他都是站一会儿,一句话都不说,看到我发现了他,就离开。班上女生从没为此告过我的状,于是我分析,告状的那个男生可能是嫉妒我口哨比他吹得好。毕业后才发现,原来是这样。

  “胖子要怂——”我们起哄架秧子。

又有一次,我翻校园后花园的铁门,想溜到后花园去玩耍,结果一不小心,被铁门的尖尖刺伤了胸口,同学们把我送到医院缝针。父母闻听此事,气急败坏赶来。黄老师一句埋怨批评我调皮捣蛋的话都不讲,只安慰父母别担心,这只是小事一桩。

  “得得,你要赢了,我答应你!”黄自然被逼到梁山,发出豪言壮语。

高考结束,大家都结伴去看望班主任和其他老师,晚熟的我在家里贪看小说,所以没去看望老师。直到毕业后10年,才和同学们一起回到母校看望老师。黄老师在电话里听到我的声音,非常高兴。我早就听同学们讲,黄老师知道他的学习委员在大学里留级了,但他对此一句话也不置评。我问自己,毕业10年了,再见当年那么宽容自己的班主任,会不会因为大学里留级了有点委屈,有点情怯?
这么问了之后,发现自己没心没肺的本色未改,于是买了些鲜花水果什么的就跟着同学去了。到了老师家门口才发现,这么多年过去了,老师还是住在这么狭小的房子里,他可是英语特级教师啊!而且房子不仅小,装修也是如此简陋。老师的女儿长大了,上高中了,见到我还是那么亲热,她小时候是我的跟屁虫,成天价跟着我一起在操场上玩单双杠。

  “那咱走吧。”钱飒飒麻利地从书包里掏出一副大红色的旱冰鞋,一屁股坐到黄自然的“阿玛尼”后座上。

10年过去,我的班主任黄老师脸上添了皱纹,两鬓有了白发,但是那双充满了热情的眼睛依然如故。他根本不问我大学的情况,也不问我工作的情况,就是笑笑地看着我,那是我熟悉的表情。

  我们像看好戏一样簇拥着黄自然带着钱飒飒来到旱冰场。钱飒飒的旱冰滑得非常好,居然能转出花来。她高昂着头,像只仪态万千的天鹅,优美地在黄自然身边旋转,从大圈到小圈,一步步离他越来越近。黄自然看到钱飒飒的滑冰技术,只剩下摇头苦笑的份儿。

我写这篇回忆,距离上次见黄老师,已经又过去了20年。人生啊,翻页不要太快。

  “怎么样?”钱飒飒从休息室换鞋出来,又抬起下巴,挑衅地看着黄自然。

有黄老师这样的班主任,是我的幸运。做学生的时候太晚熟,根本不知道由于有这样的班主任,自己得到了怎样一片任心灵自由发展的天空。毕业10年去看望黄老师的时候,也是懵懵懂懂的——幸运的人常是糊涂虫

  “同学,你滑得确实不错。”黄自然看一眼钱飒飒手里的旱冰鞋,“不过你天天都带这个上学?”

如果不是写这篇回忆,我也还是对此缺乏认识。昨天想到写我的老师,很自然就想到黄老师,但我敲键盘前又有些踌躇:写什么呢?
我和黄老师之间的对话都很少,他会把别的同学叫到办公室去谈话,但从没叫过我。当我敲下标题时,黄老师的笑容便浮现在眼前,写着写着,我的眼眶有些发热。

  “你输了,就得娶我。”钱飒飒不理黄自然的疑问,坚持说,“你答应过的。”

日后在大学里,我留级了,但依然快乐地吹着口哨,让班上最帅的男生爱上了我,这份自信里,就有着黄老师给予的宽容做底气。黄老师的笑容里似乎始终藏着这样的潜台词:我信任你,别看你调皮,但我知道你行。

  “那我总得知道你叫什么吧?我未来的新娘。”黄自然嘻皮笑脸。

写到这里,我给高中同学发了条微信:你知道黄老师的微信吗?

  “钱飒飒,钱财的钱,飒飒英姿的飒飒。”钱飒飒一本正经地回答,“我观察了你几天,发现有点模样的女生你就去搭讪。”她甩甩马尾巴,骄傲地说,“我觉得我还挺漂亮的。”

  黄自然脸上全是想笑却发不出声音的古怪表情。他张了张嘴,摇摇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愿赌服输!我喜欢你,所以你得娶我,而且你也一定会喜欢我的。”钱飒飒自信地说。

  “见过胆子大的,没见过这么大的。钱飒飒同学,你把我吓着了。”黄自然下意识地后退几步。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2

  “所以我先给你一个心理准备。”钱飒飒盯着黄自然,寸步不让,“黄自然,十年内你一定得娶我。”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3
 

  2、

  黄自然在一种莫名其妙的情况下,有了一个未婚妻,而且她在未经我们这些毛头小伙的许可之下,强行插进了我们和黄自然中间。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起初我们感到心烦,黄自然更是唯恐避之不及。谁没事带一个女孩儿出去玩啊,再说,她能干什么?又会干什么?很快我们就发现我们错了,钱飒飒是一个非常值得交往的朋友,她没有一般女生的那种大小姐脾气,她懂礼貌、识大体。让人舒服的是,她不矫情;让人惊喜的是,她什么都会。

  电脑游戏、滑旱冰、游泳、台球、足球……无论我们这些男生玩什么,钱飒飒都能跟上。在一些靠技巧取胜的项目上,她表现得甚至比我们的“头儿”黄自然还优秀。

  而且钱飒飒很漂亮,是我们喜欢的那种野性的、自然的漂亮。和这样的女孩儿在一起,我们都很高兴。

  黄自然也接受了钱飒飒的加入,但对于那个约定,他却死活不承认。钱飒飒好就好在这一点,她不像别的女孩儿,对自己喜欢的人死缠烂打,她不拖泥带水,也不患得患失。黄自然没有接受她的表白,她并不介意,依旧真诚地邀请我们去她家玩儿,自然地叫黄自然一起上学,和他亲密得就像两兄妹。

  从那个春日傍晚的滑冰场开始,我们和钱飒飒保持了十年的友情。这些年来,我对钱飒飒印象最深的就是她那种胜券在握的表情。这个表情常常出现在她脸上,还伴着两颗飞扬的小虎牙。就好像她一直知道,黄自然退缩也好,拒绝也好,甚至和别的女孩儿谈恋爱,他也只会喜欢她,最终一定会娶她。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