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爱你1001夜(第2章:入学)

  
第一章初遇
现在才发现那段爱在我心中从未离开。尽管我千百次的掩饰这份爱,但,当我再次回到曾经承载爱的地方,深藏的记忆又再次被崛起。
有时候,相爱的人不能再一起,不是有人阻止,而是他们身上背负着太多的责任与情债,不是不爱,而是无法去爱。
电视剧的剧情永远都会在生活中上演,只不过是,生活中的剧情更复杂一些,更出人意料;而且,永远不会有剧情透漏给你接下来会上演什么,只能是作为剧情中的主角听从命运这个大导演的安排,而我们却无法与导演沟通,任其安排
时间是命运的引导者,跟随时间的脚步,可以让你忘记伤痛,也可以让你铭记爱恋,或许,我们之间相遇的时候如果有个时间差,那么结局会大不一样吧。
三年了,当我再回到这个熟悉又充满回忆的地方我以为我会释怀,但,疼痛依然溢满心房。
三年前。
“秋天、秋天,你快点来看看啦,今年的小学弟比上一年的质量好很多哎!”我快被犯花痴激动的伊梦从椅子上晃下来。
“行啦你,赶快吧,又有人来报到了。赶快隐藏你的色魔嘴脸吧!”说完我冲梦梦扮了个鬼脸。我和梦梦从初一开始认识,至今已经在一块五年了我们两个是死党更是结拜姐们。整天犯着花痴,虽然追她的人也不少,但她没有一个看上眼的,还总是美其名曰,等我这个妹妹找到那个我看一眼就能陷进去的人之后她才会把自己放心的出手。
“你好!”
正和梦梦拌嘴呢,听到一个我今生都不会忘记的声音。他的声音没有进入我的耳朵,而是直接冲进了我的大脑,击的我浑身一颤,连缓冲的时间都没留给我。
我猛的抬起头,向声音的源头看去。突然发现九月份的阳光是那么的强烈,尤其是今天的。他站在耀眼的光芒下,形成了一道剪影,耳朵如果冻一样透明,加以咖啡色的肤色,还有阳光透过T恤而使身材产生了一个完美的轮廓。眯起眼睛以适应强烈的光芒。还好,他的身体为我挡住了大部分的光线。
“新同学,欢迎来到第一高中学习,请出示你的录取通知书。”我立马调整
自己的情绪,亮出甜死人不偿命的笑脸与声音。
“同学,请在这里签个名字,你的教室是高一二班。
梦梦赶紧凑到我这边来看着他写下的名字念叨着“恩,仲龙,名字和人一样帅。”
“ 嘿嘿,学姐见笑了,如果不介意的话叫我贝贝就行了,以后还要学姐多多关照呢。”
说着向我这看来,我不得不承认他长的确很诱人。雪白的牙齿,高高的鼻梁,细长的眼睛,染着一头金黄色的头发,标准的倒三角型的模特身材。
“喂,我说帅哥小学弟,姐作为过来人可提醒你喔,你的这一头宝贝头发不出三天就会被勒令染回来的。”
“嘿嘿,谢谢学姐提醒啊,学姐可以告诉我你的联系方式吗?”
“当然可以啊!”
我在那继续接待着陆续到来的新生,直到两个人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后他才离开。
学校并不是很大,所以新生接待工作也很快就完成了。晚上忙完学生会的工作回到宿舍,就见梦梦又在做花痴状,两眼直勾勾的盯着手机屏幕,口水早就已经垂涎三尺了。
不用想,肯定又是在和哪个帅哥聊天。
“哎,秋天,你怎么才回来啊?”
“我有想掐死你的冲动。”说完我很阴险的笑着朝举着双手朝梦梦扑去。
“我怎么啦,啊!秋天,你敢谋杀你亲姐。”梦梦一边和我还击着一边嘴也没闲着。
“好吧,为了让你死的明白,我就告诉你原因。”说完我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表示停战,见梦梦也停了下来就梳理了一下被散乱下来的头发继续说﹕“你啊,只顾得和你的帅哥聊天啦!我都回来半个小时了,洗完澡了,没看见你晾在外面的洗净的衣服我已经给你收回来整理好了吗?”
“哎呀!还是我们家天儿好啊!我这不是一聊起来就忘了时间了吗?对了,我跟你说哦,我在和今天那个小帅哥聊天哎,他还说要请我们吃饭呢!” 
“你又挂上哪个帅哥了?”我很鄙视的看着她。
“就今天那个黄头发的仲龙,小名贝贝。”梦梦手舞足蹈的向我解释着。
忽然,心就微微的颤抖了一下,又想起来了他的笑容,他的眼神,是他吗?他就是那个我一直等待的人吗?那个让我看一眼就深陷进去无法自拔的人吗?甩甩头,不再想那么多了,睡觉。
第二章  相识
高三的学习生活永远是那么变态的紧,尤其是我们这些学习美术的艺术生,学校里一直都是当做重点培养对象,把我们这些宝贝蛋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管的松了怕成绩下滑了,管的严了怕压力大了。所以,三天开一小会,五天开一大会。
“天儿,给你说喔.贝贝约我一起去吃饭,就在学校附近刚开的那个小餐厅里。还说也叫上你一起去互相认识一下呢。”
“什么时候?”我好奇的说道,“干嘛叫我啊!”
“互相认识一下吗,”接着梦梦就开始数落起来着雷打不变的周一的思想教育会议了。终于,在系主任那一系列的高考的重要,升学压力,就业严峻,知识重要,大学的美好…。
“世界如此美好,主任却如此啰嗦,这样不好,不好。”刚开完会,梦梦就开始数落起主任的罪行,“像我这样貌美如花,冰清玉洁,冰雪聪明,风华绝代拥有仙姿的活泼少女一看就知道非池中物,整天在我耳朵边啰嗦,小心哪天惹急了我,让他上不了天堂下不了地狱。”
“Stope,stope,主任摊上你这样的学生可真倒霉,你不说有人请吃饭吗?放学都这么长时间啦,估计人家早就等急了。”我赶紧转移她的话题,以免自己的耳朵再受罪。
梦梦一拍脑门,“哎呀!你不说我都忘了这事了,赶紧走,赶紧走,”说完拉着我的手就狂奔起来。跑着嘴也不闲着,“哎!第一次约会就让人家帅哥久等了,太不好了”
澳门新葡亰76500,到餐厅门口见到贝贝正和另一个男生等在那,依然是淡蓝色的T恤,休闲的牛仔,白色的帆布鞋。黄色的头发干干净净反射着太阳的光芒。不知为什么见到他有种莫名的紧张与心动,但我什么都没说。
“嗨,学姐,这是我哥们,闻强。”说着指了指旁边的那个人。长得挺白净秀气的一个男生,身高和他差不多都将近一米八,用梦梦的话说就是没贝贝具有爷们气质但也属于帅哥的范畴。
“你们好,我叫秋天。”
“学姐的名字很好听哦。”他笑着看过来,微眯这眼睛。我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哎呀!又来一个帅学弟,我叫伊梦,你们叫我梦梦就行啦!行啦行啦,我们也都互相认识了,就去饭桌上继续深入了解吧!”听梦梦这样说我就知道她是在美食面前禁不住诱惑了。

“你好,请问地铁站在那边?”

澳门新葡亰76500 1

都说做人要谦虚,张宇豪在陌生人面前从来都是很谦虚。

在吃饭期间,了解到仲龙也就是贝贝其实成绩并不是很好,但是,歌唱的却是很好。
忽然很期待听到他的歌声,不知道那将是一种什么样的声音,会不会和他本人一样像一个巨大的黑洞,一旦靠近,便无法将目光撤回来,直至最后被它深深地吸进去。
“秋天,听说你是学美术的,一边画画一边学习文化课会不会很累啊!一定要注意休息哦!”贝贝说着往我碗里夹了点菜。
“还好啦,只要考过专业之后就会没那么累了。”
“哎呀!我从来都不担心秋天的学习和身体,作为一个永远都是专业课第一文化课第一的好学生即使是有个小感冒什么的也会被考神打败的,对不对啊,天儿。”说完梦梦又拿出来她那奸诈的笑容。
我夹起一块日本海鲜豆腐塞进她嘴里,“快吃你的饭吧!”对于梦梦的说话方式我也早已习惯了,只能无奈的笑笑。
梦梦被我塞进嘴里的豆腐烫的直叫唤,用手胡乱的往嘴里扇着风。还含含糊糊的骂着我,“秋天,你能耐了啊,竟然谋杀亲姐啊,你。”一桌子人都被她的行为逗笑了。

“你朝西北方向走200米就看到那边有个地铁口,顺着下去就行。”

 

这个浑身都背着包的中年男子说完便匆匆朝火车站的检票处驰行。

 

张宇豪顺着那个男子所指的方向走去,坐了一个半小时的路程终于到了。才挤过拥挤的地铁,像是跋山涉水似的旅途,终于到了校门口,而校门口拥满了人,好像什么人都有,小孩,老人,便装的,校服装扮的,拿相机的,穿婚纱的。

 

张宇豪耸了耸肩,拎着行李箱便小步往前移去。

“让一让,让一让。让我过去一下,谢谢,谢谢。”

刚向前几步路,张宇豪抬头一看:

北京Dreaming大学这几个字被金边包裹,‘蓝图’依衬,镶附在齐密的瓦檐下,红墙灰瓦,雕梁画栋。

刚进小入口,以大门中轴线,并以此为脉络铺开是迎接新生的学哥学姐,他们几个人簇成团,等待着新来的学生,张宇豪环望了一周,还是没有找到自己的设计系在哪!

正要往回退一步时,不小心碰到了一位男生,他身高和张宇豪一般高,一米七六的个头,可是长相就不得不说说了,面色灰黄,不能说丑了点,只能说看起来一副踏实样,留着小平头,身材健壮,一个人拎着三个包,左右手个一个,背上还背着一个,背上的这个包压着湿漉漉的黑色二条。

“不好意思,撞到了你。”那个男的说。

张宇豪见他先主动的有礼貌的道歉,让张宇豪不由得想起了他最好的哥们儿罗熙,当时张宇豪也是很有礼貌的先向罗熙致歉。

“没事。”张宇豪裂开了嘴哈哈一笑。这也许是他这一年里第一次这样敞开心怀的笑。

两人望了望对方,一口同声道:“你叫什么?你先说吧,你先。哈哈……”

“我叫张宇豪,设计系。”

“魏东,医学系。”

魏东道:“你报完名了吗?”

“没有,还没找到报名处呢!”

魏东接着说道:“设计系在医学系的旁边,也就是我身后。人太多了,估计各个系的牌子都被挡着了,快去报名吧。”

“谢谢。”

“东子,报上名字了没有?”走过来一个沧桑的大爷,额头那三条皱纹深深的镶嵌在头颅上。

“这是我爸,俺爸陪俺一起来报名的。”魏东向张宇豪介绍着。

“小伙子,你也搁着念书?”魏东的爸爸用着粗糙的东北话问到。

“哎!是。”

张宇豪点了点头,老爷子又道:“好好念书。”说完将目光投射在了魏东的身上,从老爷子的眼神中可以看得出似乎寄托了家里所有人的希望,而希望的眼神后又有无限的父爱,父亲陪伴着自己引以为豪的儿子一起来的。

“那我们回头见,我先送送我爸。他今天的火车回老家。”说完,张宇豪望着离去的父子俩,心里有些酸酸的感觉。

“让一让,谢谢,谢谢。你,好……”

“你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