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阳无辉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

 

Part 13天子岗

 Part 10   出发

半晌过后,在王辰风的极力鼓动下,众人终于开始重新起程。此时,正是上午十点,天空中射下的阳光开始渐渐地有了温度,好在易晏等人皆是在林中穿行,略感疲惫的同时,倒也没有多少炎热之感。

2003年4月14日星期五,下午二时四十五分,桐庐某职业高中放学铃声准时响起。同学们收拾了一番整个星期都未整理过的行囊后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学校。

队伍前方,仔仔与王辰风二人各自拿着一把镰刀不时挥动着,为身后的五人带来了不少方便。而易晏与宋君杰则是走在了队伍后方,与前方的仔仔、王辰风二人“护”着中间三位女生缓缓的向着山顶的方向前行着。

一辆开往深澳(天字岗所在之处,也就是宋君杰的村里)的乡村巴士中,易晏、林若涵等七人靠在座椅上正闲聊着。

天空中的太阳越升越高,在临近正午之时达到了极点。而易晏等人也在此时,经历了一波三折后终于抵达了山顶。从早晨八点钟出发至此刻,近四个小时的攀登,终于将这海拔七百余米的天子岗征服在了脚下。原本预期是两小时完成此项任务,哪想充当向导的仔仔竟然将众人带入了一条常年无人踏足的山路,故而才将行程延长了近两倍时间。

“喂,王辰风,你说的那个到底地方好不好玩啊?”童艳琳嚷嚷着。

途中经仔仔说起,天子岗虽小有名气,但是由于地处偏僻,往日里并无多少游客。不过,此地在春夏之季盛产一种名为“九节兰”的兰花,故而每当春过夏临之时,总会有些赏花的游客不辞辛苦的来到这里一闻花香。此时正值春夏交接之时,一阵山风吹来,“九节兰”迎风招展,花香随着山风的吹送弥漫整座山岗。

“去了不就知道了。”王辰风淡淡的回道。

山顶一处被人刻意清理出来的平台上,易晏七人盘坐在一起,惬意地用着“午餐”。此刻,平台上面已有几批游客先一步于他们来到了山顶。边吃边听,易晏等人从一些游客口中得之,这哪里是孙权的母亲安葬之处,分明是差了数个辈份的曾祖母安息之地。除此之外,他们还了解到,离此平台不远处还有两口“龙眼”,一处风水宝地。酒足饭饱之后,倍感好奇的一行人随着其它游客来到了之前听闻的“风水宝地”。

澳门新葡亰76500 1

原来所谓的“风水宝地”实为一处安葬之地。易晏等人看去,一个黄土坑呈现在他们眼前。土坑呈长方形,如果所料不错,此坑应为一处棺椁的安放之地。在土坑四周插着许许多的香火,有些已然燃尽,有的则仍然徐徐地冒着青烟。

“你们叫我们三个女生去那什么天子岗是不是有什么不轨的意图啊?”李思思一脸怪笑着看向易晏。

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飘入众人耳朵:

“我说李思思你看我干嘛,又不是我叫你去的,要有意图也是老王他有意图。”易晏立马回道。

“小伙子们,这里是整座山岗的龙脉汇聚之地,灵气十足,如果在此求福,很是灵验的。”

“三位美女别误会,这是我提出来的。这不是要毕业了嘛,所以我就琢磨着搞些什么活动,也好为将来留下一段美好的回忆嘛。”见状,宋君杰立马出来打圆场。

七人抬眼看去,只见一个年过六旬的老者正捧着三根细香对着黄土坑频频作辑,嘴里还轻声念叨着什么。

“李思思,你们放心吧,天子岗很好玩的,保证不会让你们失望。”这时,仔仔也加入了他们的话题。

“这老人家可真行,这么大年纪了都来爬山,风采堪比老王啊!”宋君杰打趣道。

“最好别骗我们,不然你就惨了。”说着,李思思握了握她的秀拳,恨恨地盯了仔仔一眼,饶是可爱。

“看你们手里也没带香火,喏,我这里还有一些,你们拿去拜拜。”说着老人家递来几根红色的细香。

“看来有意图的还不止老王一个啊,哈哈。”易晏终于抓到机会,还了一击。

易晏虽然不相信什么龙脉,风水的,但也和其他人一样接过了红香。点燃后,七人便效仿老人对着“风水宝地”拜了起来。

“好了思思,在车上还跟仔仔打情骂俏,当我们不存在呀!”童艳琳也开起了玩笑。

站于左边的林若涵接过香后望了一眼易晏,俏脸上露出了一副思虑的神色。之后,便也弯下了身子,缓缓地开始祭拜,或者说许愿,只是她心里所许为何无人可知。

“艳琳,怎么连你也取笑我啊!”李思思嘟着嘴说道。

与此同时,林若涵心里默默许愿的时候,易晏也在打量着她。看着林若涵小嘴微启,说着一些只有她自己能听到的呢喃,他突然有种期待,期待她所求的能与自己有关。想到这儿,易晏微微自嘲了一下,便也不再关注了。

“本来就是呀!你现在有仔仔追着,若涵也有何靖了,就我没有。”

简单的一番拜祭过后,易晏等人跟随那位老人来到了“龙眼”旁,而所谓的“龙眼”只是山中的两处水洼。说来倒也奇特,整座山岗除却此地一上一下两处水洼汩汩冒着泉水外,其它地方不见一滴水存在。听老人家的解说,似乎此处为龙脉双眼,有灵气滋养,故而长久不会干涸,听得众人啧啧称奇。

谁也没有发现,在童艳琳说完这句话后,易晏的手指不易察觉的抖动了一下,继而转头望向车窗外。

闻过花香,拜过宝地,喝过龙泉,后,三位女生拿手机拍了几张照片以作纪念后,倒也算“不虚此行”了。

这时,一直都沉默不语的林若涵也下意识抬起了头,看向前座的易晏。只见易晏单手撑在车窗上,拖着下巴,静静的看着窗外。

终于,在下午两点钟左右时,他们踏上了归程。

巴士快速行驶着,迎面袭来的风吹动了易晏的衣领和发丝,发出猎猎之声。看着窗外的景色飞速的往后退去,易晏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

Part 14 下山

这一幕,林若涵看不到……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这次虽有其它游客引路,不至于如来时那般走错山路。然而,这天子岗因来者不多,加之其山势又很是陡峭,上山时可以借助沿途的树枝藤草往上攀爬,但下山时就没这么容易了。为防失足滑落,众人只能一步一哨,异常缓慢的前行。

Part 11   昙花,美么……

许是想着好快点下山,而后好好休息一番,途中三位女生也停止了如上山时的抱怨不停。安安份份的跟着其他几位男生在后面小心翼翼的走着。

       
 时过半晌,在一阵喧闹声中众人走下了巴士,并随意的购买了一些吃的用的以备明日爬山时所需。随后,再步行了大约十分钟光景,终于到了宋君杰的家中。此前,由于仔仔本就和宋君杰同村,在车辆抵达时,便与众人打过招呼之后先独自回家了。

半小时后,在接近半山腰的一处山崖边,七人停下了脚步,略作休息。

澳门新葡亰76500 2

山崖边,七人喘着气,慵懒的躺在一块大石上面。徐徐的山风伴着兰花的幽香缭绕在他们身边,让人感到清凉愉悦的同时,并渐渐的消除了疲劳。

       
 不大不小的房间里,简单的摆设着一些家具,在房间正中央靠墙位置,一张双人大床横陈着。床边上,王辰风、宋君杰、易晏、林若涵、童艳琳以及李思思等六人“正襟危坐”。

在这柔和凉爽的山风吹佛中,易晏他们终于恢复了一些体力。这时,林若涵起身走到大石边缘,眺目远望。在她脚下,郁郁葱葱的树木在这盎然之季欣欣向荣。

       
 “现在我都是几个星期回家一趟,父母也都住在桐庐,方便生意。平日里家中只有住老房子里的爷爷奶奶偶尔过来打扫一下卫生。所以家里也没什么好玩的,就连电视机也没装。”见大家都无聊的坐着,宋君杰耸了耸肩讪讪地说道。

“艳琳,思思你们快过来看,好美丽啊!”林若涵那清新的声音伴随着山风传入众人耳朵。

       
 “刚才不是买了几副扑克牌吗?可以拿出来玩玩。”王辰风想了想缓缓开口。

说着,李思思二人闻声也走了过去。

         “喏,牌拿去。”易晏翻了翻包裹,找出两副扑克牌随手扔给了王辰风。

看到三位女生都走到了崖边,宋君杰冲她们喊道:“你们当心点呀,可不要上演一曲天外飞仙!”

         “六个人怎么玩呢?”李思思双手撑着下巴开口道。

“乌鸦嘴!”三女同时鄙视道。

       
 “你们先玩儿吧,我去仔仔家里一趟,顺便看看明天爬山需要些什么,他们本地人可能会清楚一些。”说着,易晏起身向房外走去。

“若涵,我看我们还是离开一些吧,这里看起来有点渗人啊”童艳琳望着这高过数百米的山崖,不禁打了个冷颤。

         “等等,我也去!”不等众人反应过来,林若涵抢先一步走出了房间。

“不是啊,你感受一下,这里多凉快啊,而且还可以欣赏这么壮观的美景。”林若涵闭着双眼,迎风说道。

         …………

“若涵,还是回去吧,快点下山,也好快点休息,我都累死了。”李思思的声音透出一丝不耐。

   
四月的天气,除了偶尔会有一阵子的阴雨霏霏,其它时光倒也较为清凉,舒适。万里无云的天空中,时有几只飞鸟掠过,留下几声清脆的鸣啼,渐渐地消失在了天边。

“那好吧,我们回去。”说着林若涵便要转身往回走去,突然她目光一顿,望向离自己较远的一处野草众中,那里,已临近崖边。

       
 一条用水泥铺就的道路上,两道身影默默地走着。道路两旁,一片金黄。微风佛过,淡淡的花香弥漫四野。

“林若涵,怎么了?”见林若涵又止住了脚步,易晏也走了过来。

       
 “再过两个月不到的时间,就要毕业了,你有什么打算呢?”林若涵打破沉默问道。

顺着林若涵的目光望去,只见三朵明显大于普通“九节兰”的兰花随意的生长在杂草丛中,格外显眼。此兰通体呈浅青,一副淡雅之色,似乎还未彻底成熟。

         “我和他们约好了,放假后先去社会上面实践一番。”

此时,察觉到异像的王辰风三人也走近易晏身前,看向那三朵兰花。

         “打算去哪里?”

“兰花?”易晏声音带着疑惑。

         “还没定,有可能去其它城市。如果感觉可以,他们就不去大学了。”  
            

“那三朵兰花好漂亮!”

         “那……你呢?”林若涵低着头轻声问道。

听完,易晏盯着不远外的那几朵九节兰,目光闪动。

         “我还是一样……”

         “哦……”她的声音更轻了。

澳门新葡亰76500,         说完,两人又陷入了沉默之中。

       
 空旷无限的田野中,金色的浪潮跟随风儿的吹动,不断的翻涌着。几片花瓣在春风的带领下,飘到了道路中,还未落地,一道微风吹过,便又欢快的飞舞起来。

         “你喜欢昙花吗?”望着两旁金色的花海,易晏轻轻的问道。

         “昙花,好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