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emprop=”name”>红军强渡大渡河的英雄壮举,为世人所折服

赵金泰想造一条能够横渡漕河的船,因为他想和李凤珍搞对象。

参谋回答:“迫击炮已经架好了。”刘伯承说:“叫赵章成瞄准对岸那两个碉堡。我们就几发炮弹了,听命令,一定要打准。”这时,刘伯承取出怀表看了看,正好9点整。他抬头对杨得志说:“开始!”杨得志大声说:“同志们!千万红军的希望,就在你们身上。坚决地渡过河去,消灭对岸的敌人!”然后下达命令:“轻、重机枪掩护,强渡开始!”嘹亮的冲锋号吹响了。轻、重机枪一齐向对岸敌人进行压制射击。系在岸上的船缆解开了。小船一颠一簸地向河心斜漂过去。敌人的枪弹在小船四周“簇簇”落水,溅起朵朵浪花。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口。这时,刘伯承、聂荣臻都走出了工事,站在岸边。为了首长的安全,冲锋号停吹了。刘伯承说:“号音为什么停了呢?继续吹!”萧华几步跑上去,从司号员手里夺下号来,甩了两甩,挺起胸膛吹起来。团里的冲锋号响了,各连司号员也跟着吹起来。刘伯承与聂荣臻不顾个人安危,故意暴露目标,目的在分散敌人火力。岸上的干部、战士,情绪激昂,都争着朝前站,把刘伯承和聂荣臻挤到后边去。此时,大家都是一样的心情:打吧,向我们打吧,只要别打中我们的船就行。红军六挺重机枪、几十挺轻机枪从不同的角度向敌人密集射击,压得敌人趴在工事里抬不起头来。但是,胆战心惊的敌人,终于依仗着碉堡工事的掩护向我渡船开火了。“打!”杨得志向炮兵下达了命令。神炮手赵章成的炮口早已瞄准对岸工事,“通通”两下,敌人的碉堡飞向半空。红军的机枪、步枪也发挥了威力,子弹像暴风雨一样射向对岸,划船的老乡们一桨连一桨地拼命划着。渡船随着汹涌的波浪颠簸前进,四周满是子弹打起的浪花。岸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渡船上。突然,一发炮弹落在船边,掀起一个巨浪,打得小船剧烈地晃荡起来。只见渡船随着巨浪晃了几下,又平静下来。渡船飞速地向北岸前进。对面山上的敌人集中火力,企图封锁岸边,阻止渡船靠岸。17勇士冲过一个个巨浪,避过一阵阵弹雨,继续奋力前进。一梭子弹突然扫到船上。杨得志从望远镜里看到,有个战士急忙捂住自己的手臂。“他怎么样?”没待杨得志想下去,又见渡船飞快地往下漂去,漂出几十米,一下撞在大礁石上。岸上所有的人都紧张地注视着渡船。只见几个船工用手撑着岩石,渡船旁边喷起白浪。要是再往下漂,漂到礁石下游的漩涡中,船非翻不可。“撑啊!”杨得志禁不住大喊起来。岸上的人也一齐呼喊着,为勇士们鼓劲、加油。就在这时,从船上跳下四个船工,他们站在滚滚的急流里,拼命地用背顶着船。船上另外四个船工也尽力用竹篙撑着。经过一阵搏斗,渡船终于又前进了。渡船越来越靠近对岸了。渐渐地,只有五六米了,勇士们不顾敌人疯狂的射击,一齐站了起来,准备跳上岸去。突然,小村子里冲出一股敌人,涌向渡口。不用说,敌人妄图把突击队消灭在岸边。“给我轰!”杨得志大声命令炮手们。“通通!”又是两声巨响,赵章成射出的迫击炮弹,不偏不歪地在敌群中开了花,接着,重机枪也发出了怒吼。敌人东倒西歪,一个接着一个倒下去。“打!狠狠打!”河岸上扬起一片吼声。敌人溃退了,慌乱地四散奔逃。“打!打!延伸射击!”杨得志再一次命令着。又是一阵射击。在我猛烈火力掩护下,渡船靠岸了。17个勇士飞一样跳上岸去,一排手榴弹,一阵冲锋枪,把冲下来的敌人打垮了。勇士们占领了渡口的工事。敌人并没有就此罢休。他们又一次向立足未稳的勇士们发起了反扑,企图把他们赶下河去。我们的炮弹、子弹,又一齐飞向对岸的敌人。烟幕中,敌人纷纷倒下。17位勇士趁此机会,齐声怒吼,猛扑敌群。17把大刀在敌群中闪着寒光,忽起忽落,左劈右砍。敌军被杀得溃不成军,拼命往北边山后逃跑。勇士们终于胜利地控制了渡口。过了一会,渡船又回到了南岸。孙继先营长率领机枪射手上了船,向北岸驶去。这时,天色已晚,船工们加快速度,把红军一船又一船地运向对岸。后来,红军又在渡口下游缴了两只船,一起加入接渡后续部队过河的行列。后续部队一船一船昼夜不停地渡河。然而,船的最大容量只能坐40人,往返一次要一个多小时,直至26日上午10点,红一团才全部过河。刘伯承一计算,照这种渡法,全军过河要一个多月。这是敌情所不允许的。据总部通报,敌薛岳纵队26日已进抵西昌以北的礼州,杨森的第二十军先头部队已达峨边以西的金口河,离安顺场只有几天的路程。刘伯承又陷入了深深的焦虑中。他指示工兵连千方百计地架桥,同时令各连千方百计地找船。工兵连根据他的指示立即劈竹扎排,试着架桥,但搞了几次都失败了。找船也未能如愿。这样,架桥和找船的希望都落空了。

 

这事儿还要从八十年代末那年夏天说起,那一年是二龙治水是个涝年,入夏的一场大雨下了整整一个星期,汹涌的河水携裹着泥沙、牲畜的尸体和一条破棉裤汇合大清河、拒马河的水一共奔向漕河。

 

第二天早上,人们出门看时。洪水已经退去,漕河又显出了它平静柔和的原貌,只有岸上那黑青的淤泥、冲毁的庄稼和挂在歪脖树上那条破棉裤昭示着昨晚的灾难。

 

桥塌了,在军民桥的原址上桥面不见了,只剩下两个孤零零的桥墩茫然的戳在河里。

 

军民桥原先横跨在漕河上,连接着漕河的南北两岸。南岸是义和拳庄,北岸是一些田地和通往镇上的公路。这是义和拳通往北岸最近的一座桥,离此最近的另外一座桥在舍龙村,要走5里地。

 

从此,所有去镇子里上学的、上班的、买农药的、告状的……不得不多走五里路。李凤珍也要多走五里路,因为她要去镇中心小学教书。

 

原先桥还在的时候,每天早上六点钟李凤珍从家里出发路过赵金泰家门口过桥去镇里教书,所以赵金泰每天六点坐在自家房顶上就能看见李凤珍。现在桥没了,李凤珍要和所有人一样要绕道去舍龙庄过河,赵金泰坐在自家房顶上看不见李凤珍了,这还不要紧,最要紧的是同样在镇中心小学教书的舍龙庄的杨小白脸偶尔还会骑着自行车来接李凤珍,李凤珍一屁股坐在车后架上两人有说有笑的走了,这可气坏了赵金泰。

 

修桥赵金泰是办不到的,于是他发誓要造船,造能横渡漕河的船,这样李凤珍就能坐他的船过河,到时候傻子才去舍龙庄绕远去呢,除非李凤珍爱上了杨小白脸。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第一次造船大业开始了,他想造筏子,小小竹排江中游的那种筏子。赵金泰伐了自家一亩速生杨,每一棵都有胳膊那么粗,这事儿赵金泰他娘不知道。他爹更不知道了,他爹瘫在床上好几年了。

 

他请镇水利所的王副所长画了筏子的图纸,自己扎了筏子的小样。在村委会门口的大场地上动工了,他还放了两挂炮,崩掉了来看热闹的蒯老太太的一颗门牙。

 

“赵大兄弟啊,你要是有劲儿没处使,我们家地里可是好多活儿呢,你帮衬帮衬呗。”蒯二嫂和一群娘们儿坐在水碾子上调侃。

 

“你家炕上有活儿不,我能帮衬帮衬”赵金泰一边绑绳子一边说。

 

赵金泰也是有帮手的,村子里一群成天四处野的孩子成了赵金泰的小工,前提是一天三毛钱。

 

那群孩子里肯定是没我的,那时候我还不到一岁,缩在母亲的怀里对这个陌生的世界正好奇着呢。而现在写下这些文字的我想到,如果事情放到今天我一定会去帮他。一定会的,因为爱情的力量是如此的伟大。它让人发疯似的要完成一件事,它让人浑身充满力量,哪怕当事人根本就写不出爱情两字,哪怕当事人是几百辈子、几千辈子的农民。

 

三天,筏子扎好了。几十根木头并排,粗大的绳子依次的把每根木头捆牢扎紧,筏子下面又绑了四个拖拉机的外轮胎当漂儿。

 

竹筏子试水那一天,漕河边上围满了男女老少,在这个农闲的时节他们以此为乐。赵金泰的娘也来了,此时木已成舟,赵金泰的娘再生气也补不回那一亩速生杨了。索性,由了他去,这小子要真把船造好了还能解决村里人的大问题。赵金泰他爹也来了,坐在手推车上,歪着脑袋一尺长的哈喇子耷拉下来,赵金泰他娘一边忙着和人们说话一边抹着赵金泰他爹的哈喇子。父亲和母亲本来是要抱着我去镇子里治病的,这个时候也折返回来到岸边等待着赵金泰这伟大的筏子下水。

 

赵金泰把筏子一推顺进了河里,筏子在河面上慢慢的停稳当了。好,岸上传来一阵阵的叫好声。赵金泰回过头在人群里搜索李凤珍,李凤珍今天穿了一件单件的小粉褂子,和几个娘们儿一边磕着瓜子一边瞧着这边。赵金泰的眼和李凤珍的眼无意中对了一下之后,赵金泰就更加得意了。

 

“谁上船”赵金泰站在筏子上,一手叉着腰一首握着插进河底的竹竿说。

 

众人七嘴八舌起来,就是没人上前一步。

 

“大嫂,大嫂,你上来吧,我把你和同同渡过去。你们不是要去卫生院么”赵金泰冲着母亲说。

 

母亲听完,看了看宽阔的河面,又看了看那个笨拙的筏子之后摆了摆手。

 

“没人去呀,没人去我去,我坐坐我大侄子的船。当年我跟着部队打渡河战的时候也没做过这样式的船啊,我尝尝鲜儿,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喽”说完王老汉一个趔趄窜到了筏子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